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无上神王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帝王道
    老师!

    事隔三年,再次从孟凡的口中吐出这两个字,脑海之中那一幕幕的画面不断的闪过,让其双手抓住这一张书信,久久无语。

    毫无疑问,在很多年前老疯子就是开始为他布局,从当年在轮回殿当中的初出茅庐,一直到放逐之海的无尽争斗,直至后来留在黑龙崖的无数道藏,这都是老疯子用尽一生所学,来帮助孟凡洗尽铅华,不断涅槃。

    这一等布局,虽然无形,却是不知道给予孟凡成长多少,乃是孟凡能够到达今天功不可没的一个原因。

    而曾经老疯子便是又是留下了一处后手,便是在这帝宫当中,交给天都保管这一个盒子,乃是送给孟凡的准备。

    这一等师恩,何以为报?

    只有一滴泪水落下,孟凡便是稳住情绪,将书信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当中,目光看去。

    在其眼前这一个盒子极为古朴,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而在孟凡伸手将其打开之后,便是发现其中只有一块令牌,上面刻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字,

    “帝王道!”

    “是他!”

    一刹那之间,小天惊颤,语气之中有着根本无法掩饰的骇然。

    “你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孟凡缓缓道,

    “何止是知道……”

    小天咽下一口口水,低声道,

    “你应该知道神物之巅为九阶,而在九阶之上的神物则是叫做神器,例如我以及上古十大神物等等,都是应该这一个级别的存在,只不过上古十大神物实力更强大,威力更高而已,而有着不少神物有同样是有着这个资格进入其排名。

    当年在排列当中,这帝王道便是具有着进入其中的资格,并且传闻其乃是一尊神王炼制,花费了无数心血,而在这成功的时候觉得这东西太过有伤天合,实在霸道,方才是只留下其三分威力,但是其已然是…通天彻地,鬼神莫测!“

    一件神器,超越神物之巅!

    心头震动,孟凡盯着这盒子当中的一块古朴令牌,一言不发,心头酸楚,却是再也无法留下一滴眼泪。

    大悲….无言!

    这便是老疯子为其做的准备,时隔多年放在这里的礼物,花费何等心思,又是何等的贵重,这东西保存的可是极为完好。

    一旦是传出的话恐怕是将会引起大波澜,大震动,任何一件踏入神器级别的存在都是足以让老怪物强者疯狂,更何况是帝王道这一等霸道神器。

    手掌伸出,孟凡将其抓起,放在手中,体内的元气一点点的融入在这令牌之间,顿时一句沧桑的声音落下,

    “孟凡….你现在还好么?你开启他的时候就代表着在帝宫了,我….很为你骄傲,原谅我不能够在最后关头亲自救你,让你前去放逐之海,我昔年一战受过重伤,那黑死之气跟我我很久,除非我能够突破神道…这是我当年镇压天下之物,本来打算一同送给你,只是怕你因为他而迷失了自我修炼,带着他,好好努力,这对于你踏足帝宫很有帮助,好好参悟,有他….也就是为师在你的身边……”

    声音沧桑,那般熟悉。

    乃是老疯子昔年将自己的一道神念留在了帝王道之中,如今被孟凡开启,再次听到这一等熟悉的声音,让孟凡再也无法控制住….痛彻心扉!

    曾经老疯子便是想要为孟凡护道,帮助其修炼,并且特意在这帝宫当中给孟凡留下机缘,让其掌控这帝王道。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时隔近日,双方之间也已然是再也无法见到,天人永隔。

    有一种人再也无法相见,有一种痛….言语无法表达!

    “老师……”

    孟凡啜泣,手掌握紧,用力抓住这帝王道令牌,想要永远的留住这声音在其耳边回荡,只是这根本不可能,这声音不断消散,最后直至无影无踪。

    一道神念,终究只是一道神念而已,根本无法长久!

    “轰开规则,逆转此生!”

    双拳握紧,孟凡嘶吼,宛若癫狂,白发都是漫天飘舞。

    哪怕是以他的定力都是无法控制主自身,陷入一种极度暴走的状态当中,不得不说这之间的打击实在是太过巨大。

    前有若水依,后又老疯子,又是两个对于孟凡最亲,最近的人,却是都永世葬送在这时间的长河当中,不再相见。

    若是无法再见一生所爱,纵然战力逆天,打破九天十地又如何!

    心头大悲,孟凡站在原地,气息扩散,震慑虚空,久久不语,然而伴随着时间的度过,在一炷香之后孟凡终于是平静下来,眸子当中所有的凌厉都是化为那一种问鼎至高的坚定,将这一种悲痛藏在心头。

    如同其之前所说,这便是孟凡注定将要走的道路,轰开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之路,玄元不行,变为神元,神元不行,我做神王,也要找到一条让这灵魂重聚的道路,再见自己的一生所爱。

    这便是孟凡的道,这便是孟凡的意!

    纵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是也会去做,用尽全力,付出所有,来逆转这….一切的一切!

    恢复平静,孟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神念感应,继续融入在这帝王道的令牌当中,顿时在这帝王道令牌当中所蕴含的信息直接落入在孟凡的识海之间。

    感悟半晌,孟凡睁开双眼,精芒一闪,清楚的明白老疯子给予他所留下的这一个礼物可谓是太过巨大,太过重要了。

    所谓帝王道,这三个字的来历就是已经说明了这一块令牌的一切,因为这令牌出现就是为帝王所打造,帝王一出,谁与争锋,帝王之道,压服苍穹。

    这一道令牌就是意味着成就人间无上帝王,君临天下,横扫一切,而这一切的根本就可是力量,所以这帝王道完全就是绝对霸道的力量,一旦是祭祀出现这令牌,那么就是极致杀戮,压制所有。

    在短时间之内可以让修士爆发出帝王之势,人令合一,镇压一切!

    真真正正的霸道之器,出世就是为了征战天下,怪不得小天所说其有伤天合,的确是如同所说,这东西单单是留漏出来的一丝意念就是太过可怕了,让孟凡都是一阵心惊肉跳。

    只是瞬间的接触便感觉到其中仿佛有着洪荒野兽一般的力量囚禁在这令牌当中,充斥着无穷的暴戾,一旦是释放,可想而知!

    当然,如此霸道之器可并非是谁都能够拥有的,必须要到达足够的境界,并且还需要度过最为可怕的一关,就是意念融入在这帝王道之中。

    这一个过程必须压制其中的帝王道的器灵之力,完全将其征服,方才是能够运用这帝王道令牌,这一关看似简单,但是这可是神道之器,和小天在同一个等阶之上,还处于全胜状态,并没有任何损伤。

    尤其是那一种暴戾气息浓郁,足以证明帝王道的器灵凶猛极致,一旦是无法镇压的话那么说不定就是会被他反噬,成为这帝王道的人形傀儡。

    哪怕是孟凡多年下来有着无数这方面的经验,不过也是明白想要降服这帝王道的器灵可是极大的考验,一个不小心就是可能一念而亡。

    “我不信,我会失败,吾师传承,必将光大!”

    孟凡自语,旋即是盘膝静坐,手中持有这帝王道的令牌,体内的意念已然是直接融入其中,一动之间所有的精神力都是犹如潮水,轰然喷发,迅猛极致。

    如今距离帝宫开启只是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也就是意味着孟凡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之内就是需要运转精神力,突破自身枷锁,将这帝王道的器灵完全融入在这自身当中,否则的话可就是要错过了这帝宫开启。

    而仅仅是精神力一动之下,孟凡便是感觉到精神力仿佛是陷入一道无尽的漩涡,滔天的暴戾之气袭来,蕴含着极致霸道的力量,单单是威严感就是仿佛要将孟凡的精神力一点点的粉碎,在其耳畔更是传来了一道冷漠的声音,

    “桀桀….竟然是有人闯入这里,看来是不要命了…”

    语气阴森,无匹冷漠。

    毫无疑问,这声音正是来自于这帝王道的器灵,伴随着这声音落下,同时周天震颤,一切阴暗,无尽的气息向着孟凡袭来,在这一种包裹之下让其中的孟凡完全无法自拔,所有的精神力都是被其开始逐步吞噬。

    这种杀机,骤然袭来!

    如此之下包括孟凡都是难以保证从容,不过在这无尽的黑暗当中,其精神力却是完全合拢,也是同时化为了一道印记,这一道印记便是逆神印,同样是具有着无尽的吞噬之力,没有抵抗周天当中的黑暗吞噬,而是向着周围的黑暗吞噬起来。

    相互吞噬!

    若是这一幕被其他人看到的话必然是将会引起大波澜,孟凡这一举堪称他独有,除了修炼逆神卷之人根本没有其他人能够复制他的手段。

    除了本身之外,连精神力都是有着一种吞噬一切的霸道,而在这一种吞噬之下,两种力量相互纠葛,碰撞,顿时爆发出无穷的震颤。

    其中只要是孟凡有着一个不小心,就是完全化为这帝王道器灵的食物,而后者在外界的身形则是波澜不动,始终是坐在原地,但是绝对面临着…大凶险,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