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寻宝美利坚 > 第130章 十全老人的笔筒?(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啦!)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啦!还没订阅VIP首章的书友能不能帮忙订阅一下第一章?没几分钱的,这个数据对蚂蚁很重要!

    *****************

    这只笔筒通体青绿色,上面雕刻着人物和草原画,雕工非常细腻,漂亮,仔细看雕工图案,就能看出这雕刻的应该是一副清朝时期大草原上的牧民游牧画面。

    笔筒大概有二十五厘米高,直径大概十五公分,配有红木底座,看起来非常的高贵大方。

    而最关键的则是这笔筒身上所闪现出来强烈的绿光,金沐晨在这里逛了好一会儿,也看了不少宝贝,还真没见过几件和这支笔筒一样,能够闪现出这么强烈珠光宝气的宝贝。

    金沐晨推门进了店里,一进来就能感受到这家店浓浓的中国风情,这家店外面挂的牌坊就是方块字,叫做玉坊,不用进门金沐晨都能猜到这家店应该是中国人或者是华裔开得。

    果然进了店里面,就看到了在后面柜台里老板那张华裔的面孔,是一个二十多岁不到三十的年轻人,身材中等,短发干练。

    “你好,老板,欢迎光临。”

    这店老板看到推门进店的金沐晨,连忙用带着广味儿的普通话,笑着和金沐晨打招呼说道。

    “你好。”

    金沐晨也笑着和店老板打招呼说道。

    这家店是专门做玉器生意的,店铺的面积不大,大概百十个平方。和其他的古董店不一样。其他的古董店。墙壁上都会挂着很多字画,或者摆放一些博古架,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古董。

    这家店里没有那些装饰,只有一排排的玻璃柜台,而在玻璃柜台里面的红色衬布上,则是摆放着一块块雕工各异,档次参差不齐的玉器。

    光看这家店的布置和摆设顺序,这里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家珠宝店,而不像是一家古董店。

    “老板,请随便看,看上哪个尽管招呼,我是这家店的店主,我叫大卫张。”

    这个老板一听口音,就知道应该是华裔移民的后代,尽管他也学着国人做生意打招呼的方式,但是他的普通话口音实在是有些蹩脚,听他介绍起来。真的有些别扭又好笑。

    金沐晨也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就开始在店里四处转悠了起来。并没有让那老板把橱窗里那只笔筒直接拿出来。

    刚刚接触,金沐晨还不知道这张老板的深浅,所以也不敢轻易的暴露自己的目标,不过在店里面看了一圈,他心里也大概有了谱。

    这家店里确实有不少好东西,尤其是那些柜台里的玉器,摆放在最外面的一排玻璃柜里面的,大多是一些近几年从国内进口的现代工艺品。

    玉质也非常一般,有青海料,岫岩料,甚至还有俄罗斯料的,就是没有和田料的,而且雕刻的出来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不像是传统中国风的东西,有一些甚至是为了迎合西方客户口味而专门设计的。

    看样子应该是店里的老板,从国内专门采购回来的,这样的东西,大多是机械加工出来的,价位大多是几十美元到几百美元不等,这些东西很对西方消费者的口味,但是中国藏家肯定不会买。

    再往里的两排柜台里面摆放的则是一些民国时期的玉器,料子大多也是一般,但也有几块非常不错的,属于和田籽料,雕工也能算是精湛,不过价位也要比前面那排柜子里面的玉器高出不少,基本都是几千美元起步。

    这样的玉器已经具备一定的古董价值了,所以定价偏高倒也说的过去。

    而最里面的一排柜台里面,摆放的玉器,那可就都是好东西了,有几块是明朝时期的玉把件,而更多的应该是清中期的玉器,几乎全都是和田玉雕刻而成,虽然器型不大,但是雕工精美,而且那些玉石一看就是把玩的都有些年头了,包浆油润,品相完整,在玉石爱好者眼里,绝对都是难得的精品。

    金沐晨看了几眼,心里就大概对这家店有了判断,这店的老板应该非常懂行,按照他的摆设布置,最便宜,雕工最花哨的全都放在门口位置,吸引走过路过的人的眼球。

    而最好的东西,却都放在里面,这可是很多古董店的摆放布置路数,这说明人家店主,对自家的东西都是心中有数。

    “老板你这店里好东西可真是不少啊,这里面的玉器,应该是我在美国几年来,看到的最顶级的玉器了吧?这些明清时期的老物件,就算在大陆那边也都不多见呢?”

    金沐晨试探着说道,果然这个姓张的老板一听这话立刻就忍不住了。

    “这话可绝对没错,金先生我看您应该是第一次来我的店,您可能还不知道我这家店的名气,别的不敢说,在旧金山我们家在玉器方面绝对是这个。”

    这张老板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得意之色,同时竖起了自己右手的大拇哥,果然是从小在美国这边受教育长大的,根本就不知道谦虚这两个字怎么写。

    “这家店是我爷爷当年传下来的,到我手里已经是经营了三代了,一直就专门做这玉器的生意,所以如果你在美国想买到合适的玉器,您来我这里就算找对了。”

    “果然名不虚传啊,来旧金山之前,我朋友就和我提起过你这家店,果然没推荐错。不过我看您这里的玉器,年代跨度都挺大的,搜集这么多应该挺不容易的吧。”

    金沐晨继续和这张老板套近乎说道。

    “那可不,当年为了收集这些古玉,我爷爷和爸爸可是费劲了心思,不光全美国的跑,香江,宝岛每年都不知道要去多少趟,这才收集来这些宝贝。不瞒你说,就算苏富比和佳士得要举办中国玉器专场拍卖的话,都会来我这里拿货!”

    这张老板说到这的时候更是满脸的傲气,金沐晨也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预热已经做好了,剩下的就该进入正题了吧。

    “金先生,您到底看上哪件宝贝啦?要不要我给您拿出来,您仔细看看?”

    这张老板一看金沐晨不断在那些柜台前晃悠,可是却犹犹豫豫下不定决心的样子,就出声问道。

    金沐晨没答话,又在店里走了一圈,然后装作不经意来到橱窗前的样子,突然抬头咦了一声,指着橱窗里那只青玉的笔筒对张老板说道。

    “张老板,这支笔筒能拿出来看看嘛?”

    张老板的眼神里闪过了一抹鄙夷之色,又是一个不懂装懂的菜鸟,不过脸上却笑着说道。

    “当然没问题。”

    说完就把那只笔筒给拿了出来,金沐晨从柜台上小心翼翼的拿起那只笔筒,开始观看了起来。

    笔筒上手温润,手感不错,青绿色的笔筒迎光看来,光色通透,用料很实在,重量大概能有三斤多点。

    在细看笔筒上雕刻的牧民,草原,羊群,线条非常鲜明,阴线柔和,阳线刚劲,平凸,隐起,镂空等工艺都有使用,绝对称得上是栩栩如生,雕工精美。

    一看就不是出自凡家之手,而且也不是平常人家能用得起的东西。

    再把东西翻过来看看底足,这一看可不得了,之间底足上赫然写着十全老人四个大字。

    看到这里金沐晨在吃惊的同时,脑子里也终于是豁然开朗了,难怪自己看着笔筒上的珠光宝气如此浓厚呢,感情只皇家用过的东西。

    如果是别人就算看到十全老人的名号,也不敢轻易断定,这就是乾隆用过的笔筒,可是金沐晨却因为自己的黄金眼的缘故,就有这样的把握。

    乾隆皇帝一生和玉有着不解之缘,更是有着玉痴皇帝的外号,他这一生经手的玉器,可以说是不计其数。

    他喜欢各种各样的玉器,玉扳指,玉挂件,玉把件,玉杯玉碗,玉质的文房四宝,光是有记录的就不下上千件。

    而且这个皇帝,还有喜欢在玉器上署名的癖好,很多传世玉器,都有他署上的名字,这样的癖好,让如今的考古专家们可以说是哭笑不得。

    因为一方面,有他署名的玉器,只要年代没错,基本都是正品,毕竟皇帝收藏的东西,在上面署了名,就相当于留下了自己的题跋,当时可没人敢作假山寨。

    可另外一方面,他在玉器上喜欢胡乱署名,却又破坏了那些传世玉器的完整度,就比如当年明朝传来来的不少玉器,因为有他乾隆皇帝的署名,就显得是不伦不类,看起来非常的别扭。

    这要是搁到现在,绝对一条毁坏国家一级文物罪是跑不了,妥妥的了。

    眼前的这只玉笔筒,如果金沐尘估计的没错的话,就应该是当年乾隆时期流传下来的一只玉笔筒,可是这么名贵的东西,怎么会被放在橱窗里当成最不值钱的吸引扫街客户眼球的陈设品呢?

    这张老板之前听他说话,虽然是有些浮夸,但是看他本人,好像在玉器鉴定方面还是挺有一套的,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会是一只乾隆年间的笔筒呢?

    金沐晨手里把玩着这只笔筒,心里也是不断的在琢磨,刚刚他让那张老板把这笔筒拿出来的时候,这张老板眼里闪过的那一丝轻蔑之色,他可没错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