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八百零七章 业火幻境
    这火焰完全没有任何温度,烧灼在皮肤上,似乎完全不存在一样,但却给老铁带来一种全新的痛楚,从未体会过的疼痛。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剥开了皮肤往肌肉和神经血管上撒盐一样。

    这种痛楚,用撕心裂肺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并且,这种疼痛还是那种不可碰触的疼痛。

    老铁的一双蛇瞳收缩得几乎看不见了,这些红色的火焰还在不断的钻进老铁的身躯之中,随后老铁就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撒上了滚烫的热盐,杀得他嗷嗷怪叫不止浑身上下的蛇鳞都竖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

    方荡在这怪叫之中猛的破开那藤球一般的法宝,从中一窜而出。

    此时的方荡、叫他红莲,脑顶上浮动着一团红色的火焰,宝相庄严!

    红莲宝甲!

    方荡一声轻喝,脚下的红莲立时崩解,化为一片片莲叶朝着方荡身上粘去,片刻之后,方荡变得威武不凡,肩膀上还有脊椎骨上犹如鱼鳍一般都是尖刺一般隆起的莲叶叶尖,远远看去,威武不凡,加上方荡红莲宝甲上不时滚动的一道道猩红业火,越发显得方荡不可战胜。

    方荡趁着老铁被业火烧灼精神处于极度混乱的状态下,从那藤蔓法宝之中一冲而出,自然不会放过眼前这个机会,当即手指直指正在嘶声大吼的老铁,方荡手臂上构成红莲宝甲的莲叶猛的飞出,在空中化为一道道的猩红剑光,朝着老铁就攒刺过去。

    老铁此时正在饱受业火烧灼的这么,最开始这种折磨还是在肉身的痛楚上做手脚,但此时这种折磨已经开始真正深入他的灵魂,此时的老铁陷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之中。

    老铁的四周是橙黄色的,他一抬头,就发出嘭的一声,也不知道脑袋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老铁一愣,随后再次抬头,这一次因为他的力量比较轻,所以并未发出什么声音,但他的脑袋也已经碰到了什么东西上。

    随后老铁的脑袋四处乱转,不断的碰壁,老铁心头大怒,在他看来一定是方荡做了手脚,将他困在了这里。

    老铁蓄力猛的一仰头,咚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那淡黄色的看不到的东西上。

    就听咔的一声脆响,老铁的脑袋竟然直接撞破了那黄色的东西,从中钻了出去。

    随后老铁整条蛇都呆住了,因为他此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撞破了一个蛋壳,并且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叫他震惊了,因为这画面他似曾相识,不,这画面本就是他亲身经历过的。

    他回到了那个生他的巢穴里,回到了那个蛋壳中,而此时,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兄弟姐妹,还有……还有他的母亲!

    此时母亲正叼着一只半死的老鼠,一甩头丢了过来,老铁一个没留神被砸个正着,随后,他的兄弟姐妹们便猛的扑上来,在他的面前开始撕扯那只半死的老鼠。

    对于这种粗鄙的食物,老铁早就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了。

    但老铁竟然不受控制的朝着那只老鼠拼命的爬了过去。

    老铁随后就加入了争夺之中,这个时候,一头小蛇猛的一挤,老铁一下就被撞翻在地。

    而那头小蛇则趁机占据了老铁的位置,拼命地撕扯那只小老鼠。

    老铁心中愤恨以极,随后,老铁猛的爬起。朝着那头将他挤走的小蛇爬去,继而,老铁忽然猛的张开大嘴,一口将那小蛇的尾巴给吞了下去。

    小蛇大怒,猛地掉头,朝着老铁的脑袋咬了过来。

    老铁根本就顾不上逃避,因为他的嘴巴里面正塞满了另外一条蛇的尾巴。

    小蛇一口咬在了老铁的脑袋上,而老铁此时也反应过来了,他不管不顾的吞噬嘴中的那条校舍的那把。而此时在老铁的嘴中,老铁的喉咙在不段的变化,一圈圈的,如同传送带一样,将老铁口中的东西不断的送往老铁的肚子里面。

    那小蛇转瞬间就将老铁咬得头破血流,然而,即便这么样,老铁依旧没有松口,而老铁对面的那个老铁的兄兄弟则变得慌张起来,因为他的尾巴已经开始感受到一阵阵的刺痛,这是进入了胃里面正在被胃液消化掉。

    小蛇越发疯狂的在老铁脑袋上不断撞击,撕咬,老铁的一颗脑袋被咬得遍布疤痕,而慢慢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条发疯的小蛇开始没了力气,耸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看着老铁。

    四周的小蛇们此时已经没有谁再对老鼠感兴趣了,他们齐齐露出畏惧的眼神看着老铁。

    而老铁此时已经将那条小蛇的身躯吞下去九成,眼前所剩的,也只有一颗奄奄一息的蛇头而已。

    老铁一出生就活吞了自己的兄长,这使得周围的小蛇们都对老铁敬畏有加,这种事情已经被老铁忘记了太久太久,怎么会忽然如此清晰的重新出现在面前?

    这叫老铁感到一丝惊诧,就在此时,那奄奄一息的蛇头忽然之间变得格外狰狞,并且原本已经没有了力气的他似乎突然间被赐予了力量,猛的一挣扎,竟然从老铁的口中整出挣出了一节身躯,有了这么一节身躯,这蛇头掉头朝着老铁的脖子咬去!

    这不是当初老铁亲身经历的场景,这是怎么回事?

    咔嚓一声,老铁感觉自己的喉咙处有些发甜,那原本已经奄奄一息,注定将成为他的肚腹之中的一块肉的那个不知名的兄长此时竟然开始翻盘。

    而随着老铁喉咙被咬得疼痛不已,那咬住他喉咙的兄长开始不断的从老铁的喉咙中抽出自己的身躯。

    那些被老铁的肚腹之中的消化液消化得斑驳糜烂的蛇身。

    老铁瞪大了一双眼睛,慌张极了,原本他刚刚诞生就吞吃掉了自己的兄长在老铁看来是一件极为值得骄傲的事情,但现在他却忽然陷入了绝境之中,此时的他只不过是刚刚出生而已,什么手段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看着本应该成为他口中肉的兄长从他的嘴中抽出自己的身躯,同时死死咬住他的脖子,使得他感到越来越恐惧。

    咔的一声脆响,老铁的脖子陡然被咬断,老铁的蛇头咚的一声摔在地上,四周的那些姐妹兄弟们忽然聚了过来,一张张蛇口大开,随后就是一片漆黑。

    昏沉混乱之中,老铁挣扎着苏醒过来,而此时老铁惊诧的发现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一场荒唐的梦,这使得老铁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现在他重新回到了太清界,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渺小,现在的他拥有强横无比的战斗力,这样的他,绝对不会再失败!

    老铁心中有满腔的怒火需要宣泄,此时正好有一个宣泄的对象,那就是方荡!

    老铁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忽然之间陷入那古怪的梦境之中,但老铁很清楚,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肯定就是方荡,是方荡的那些怪火造成的!

    老铁当即伸手一指,那藤球法宝猛的裂开,将内中的方荡显现出来。

    老铁随即扑了上去,携着一阵腥风,老铁身上的蛇鳞层层炸开,鳞片好似银屑一般猛的飞舞起来,化为一头银光闪闪的巨蟒朝着方荡扑了上去,张开蛇口一口咬在了方荡的脖子上。

    方荡应声而倒,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老铁哈哈大笑,他只是想给方荡一点苦头吃罢了,还并不想真的直接弄死方荡,毕竟方荡的价值极大,送到九婴都皇那里去,简直就是天大的功劳!

    但这并不妨碍老铁给方荡多吃点苦头,多听一听方荡的惨嚎!

    方荡凄厉的叫声响彻天际,老铁那种刚刚被堵得憋得慌的心中,不由得畅快了一些。

    “嘿嘿嘿……小崽子,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

    红莲业火直抵人心!

    方荡静静地看着老铁,此时的老铁一动不动的悬在空中,老铁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连方荡都不知道,只知道此时的老铁似乎处于一种失神的状态,完全丧失了感知,从方荡刚才的红莲宝甲所化的剑光将老铁的身躯刺穿了数百个大大小小的洞,老铁都毫无半点动作上就能知道一二。

    方荡此时站在老铁的对面,双目凝视老铁的那双眼睛,随后举起了手,方荡手中红莲宝甲一阵变化,红色的莲叶凝聚成一把锋锐狭长的宝剑,剑身微微颤动,发出嗡嗡轻鸣。

    方荡不知道老铁正在经历什么,但却很清楚,以老铁的修为绝对不可能一直处于这种意志丧失的状态下,他必须马上了解老铁,这一次他能困住老铁,是因为老铁从未见过这种佛家神通红莲业火,但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此时冷宿天皇出现在不远处,方荡双目微微一眯,看向冷宿天皇。

    冷宿天皇却并没有看方荡,而是直勾勾的看着老铁,冷宿天皇的一双眼睛之中遍布猩红的血丝,方荡可以在这双眼睛中看到刻骨的仇恨。

    方荡缓缓收了手,而此时冷宿天皇已经飞了过来,冷宿天皇额头上飞出北斗七星来,这七颗星辰绽放出冷冽的寒芒,朝着老铁就印了上去。

    正在自己的意识之中虐待方荡,发出一声声大笑的老铁面目陡然一僵,他忽然之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随着老铁发现问题所在,四周的一切猛然被撕裂,地上的痛苦哀求的方荡嘭的一声化为烟尘,天空迸碎,大地迸碎,四周是一场迅疾的爆裂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