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六子阴珠
    “可愿加入我火毒仙宫?”方荡直接问道。

    陈娥闻言连连点头,两人简直是一拍即合。一个缺少门人弟子,一个看方荡怎么看怎么顺眼。方荡此行一方面是为了修行,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仙宫招收更多的弟子,有这个拉拢人入伙的机会,方荡当然不会放过。

    就在这个时候,陈娥忽然说出一句话来,叫方荡心头一惊:“不过,你上次毁掉了我一只手的那笔帐怎么算?还有,冰魄针是不是该还给我了?”

    方荡表情没有变化,心中却翻滚起来,方荡不认为自己的化身千万能够被人轻易识破,但对方能够这么问出这一句话,就应该已经掌握了什么,方荡也没有不承认非常光棍的回应道:“当初我好好的在房间之中休息,是你闯进来,钻到我的床底下,然后还用你的冰魄针来杀我,这笔账你要算的话,恐怕我更有理由将这笔账跟你好好算算。”

    方荡一边说着,一边还是将那两枚被他封印起来的冰魄针放了出来。

    两枚冰魄针见到陈娥立即兴奋至极,一头就扎进了陈娥的袖子之中,消失不见,似乎生怕再次落在方荡的手中。

    陈娥香腮鼓起一下,随后叹息一声,方荡也不知道陈娥在叹息什么。

    “你是宫主,那么我就是宫主夫人了!”陈娥理所当然的一句话,使得方荡险些喷出一口血来。

    方荡这一生活得还算精彩,什么都见识过,唯独如陈娥这样的女子没有见过,方荡忽然觉得,叫陈娥成为火毒仙宫的弟子或许是他进入上幽界以来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

    “你是门中弟子,勉强给你一个长老干干,以后等门派发展起来,有了更多的四品、三、两品、一品丹士后,你就变成弟子。”方荡对陈娥的非分之想立即进行纠正。

    陈娥却没有说话。

    方荡此时看向那氤氲着的罪业虚火,内中五颗金丹已经有了要融合的趋势。

    虽然不知掉六子阴珠有什么用处,但想必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方荡连忙将被他吞掉了黄元的金丹投入罪业虚火之中。

    随着黄元的金丹进入罪业虚火之中,罪业虚火里面被烧熔的血毒花的花粉开始缠绕上去,金汁转眼就将金丹完全包裹,随即六颗上面金汁流淌不休的金丹缓缓汇聚在一起,六颗金丹忽然变成了六滴金汁,最终汇聚成一颗金滚滚的圆珠,这圆珠噗的一下从罪业虚火之中飞出,随后,就那样悬浮在方荡身前。

    方荡和陈娥对视一眼,随后方荡伸手一招,那六子阴珠便朝着方荡缓缓飞去。

    方荡对于这六子阴珠还是有着一些戒备,这宝贝炼制的方法阴毒无比,炼制出来的东西一定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说不定碰一碰都要自己倒霉。

    所以方荡尝试着缓缓接触,大概摆弄了几分钟的时间,方荡依稀对这件宝贝有了一个了解。

    知道这东西是不会伤害主人的,也不会一碰就爆。

    方荡当即将这六子阴珠收起,只要排除了危险,现在不是仔细观瞧琢磨的时候。

    现在摆放在方荡面前的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那株血毒花,方荡此行就是为了血毒花的叶子来的,但血毒花被罪业虚火包围,这罪业虚火相当诡异,方荡不敢轻易碰触,现在看来只能铩羽而归了。

    此时陈娥在一旁看着方荡皱眉沉思找不到破解罪业虚火的办法,一脸苦恼不舍得模样,终于忍不下去了开口道:“刚才那颗六子阴珠好像不怕罪业虚火吧?”

    方荡闻言不由得干咳一声。

    “没关系,智者千虑么。”陈娥似乎相当体谅方荡,抿嘴笑着开口为方荡找借口。

    方荡嘴角歪了歪,觉得陈娥还不如闭上嘴巴一句话都不说来得好些。

    方荡随后将六子阴珠再次祭出,这六子阴珠在方荡的催动下一头扎进罪业虚火之中,随即直接撞击在血毒花上,将血毒花从根部直接撞断,在火焰中推动血毒花,将血毒花生生从罪业虚火之中推了出来。

    血毒花在罪业虚火之中就已经相当美丽,红花金芒,绿叶如翠,此时从罪业虚火之中飞出,就更是不凡,与此同时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息弥漫在四周,雪血毒花那艳红色的花瓣在着血气的配合下,似乎是从血液之中诞生出来的一般,显然血毒花的名字估计就是从这里来的。

    同时四处飘飞的花粉犹如血毒花绽放出来得流萤金光一样,围绕着血毒花开始四处飞散。

    方荡伸手一摄,将火毒花收入手中,一旁的陈娥却惊呼一声道:“不要碰,火毒花有剧毒!”

    陈娥呆呆的看着方荡抓着血毒花的,脸上神情惊悚,似乎就等着看方荡毒发身亡了。

    紧接着陈娥看到了更加叫她骇然的一幕,就见方荡张嘴直接将血毒花的叶子咬了下来,嚼了嚼竟然咽了下去。那样子就好像是一头羊在吃草一样。

    随后方荡一口一口的将火毒花大大的翠绿的叶子给吃了下去,陈娥眼瞅着方荡浑身开始变得漆黑起来,这是中毒的征兆,但方荡吃得似乎很过瘾。

    紧接着方荡的头顶上竟然开始冒起滚滚烟来,那是方荡的奇毒内丹都消化不了的毒性。

    这血毒花号称上幽界毒性前十的存在,虽然只是吊着个末尾,但依旧不容小觑,方荡的奇毒内丹虽然对于毒性有极强的消化力,但遇上这血毒花的叶子也显得有些抵抗不能,不过好在方荡汲取不了那些毒性,就将其从头顶上释放出去,虽然这样白白丢弃了多少有些浪费,但至少方荡不会被剧毒所伤。

    不过这些毒气从方荡头顶上喷薄出去的同时,那些在空中犹如流萤般飞舞的血毒花花粉忽然一头扎进这些雾气之中,此时的那些金色的花粉就像是一块块海绵一样,汲取了滚滚的毒性,随后金色的花粉似乎盛载不了毒性的力量,开始从空中滴滴答答的跌落,犹如下起了一场冰雹,方荡的脑袋被敲击了不知道多少下。

    终于方荡将血毒花叶子之中的多余的毒性全都喷出去,剩下的毒性全都灌注进了奇毒内丹之中。

    原本方荡对于奇毒内丹充满怀疑,并不想要太快的祭炼奇毒内丹,甚至方荡还想着要尽力压制奇毒内丹,因为方荡觉得奇毒内丹实在是太陌生了。

    但是这次的经历使得方荡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之中实在太弱小了,正如当初在凡间的时候一样,方荡必须依仗奇毒内丹,不然奇毒内丹或许还没有怎么样,他已经死在了这一界其他丹士的手中。

    方荡现在所缺的,就是力量。

    当然在这同时,方荡也会全力修行那颗米粒金丹。

    方荡闭目感知,奇毒内丹此时犹如喝得烂醉的酒鬼,来回乱晃,不久之后,就缓缓沉寂下来,再无声息一动不动,不知道或许以为奇毒内丹已经死掉了,方荡却知道,奇毒内丹现在进入了休眠状态,或者说,奇毒内丹此时收敛了一切浪费力量的东西,正在全力炼制汲取血毒花叶子的毒性。

    方荡知道奇毒内丹一时半刻内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便张开双目,看着满地都是一颗颗的血毒花的花粉。

    方荡将其全部捡起来,大约有四十多颗,收入袖中的山河级别的法宝天书天地中。

    做完这些,方荡才注意到陈娥的那种惊悚表情,显然方荡如此食毒大大的震惊了陈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