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天经手段
    这清冷声音一响起方荡就觉得不妙,这声音叫他想起一张脸,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冷面孔。

    冷容剑!

    这家伙竟然找上门来了!

    外面那声音等了片刻,见没有回音便再次开口道:“方荡,你欠我云剑山的,难道你想要赖账不成?”

    方荡连忙悄声对石头力士右卫道:“就说我不在,说你没听说过这个人。”

    右卫当然不能违抗方荡的命令,扬声道:“方荡说他不在,他还说你没听说过这个人!”

    方荡惊诧的看着右卫,右卫那憨厚的石头脸上挤出一丝愉悦的笑容。

    右卫没有违抗命令。

    “方荡,你不出来也无所谓,反正三年内你已经进入了上幽界凝结了金丹,从现在开始你得还债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道侣,我知道火毒仙宫还有三年时间,三年之内,如果你走投无路可以去求我收留,三年之后如果你还能活着,并且活得不错的话,我就亲自将自己送上门来与你双修!”

    “呵呵!”

    随着呵呵两声,那清冷的声音消失无踪,不再响起。

    相对于一进入上幽就甲级金丹的冷容剑来说,垃圾级金丹的方荡和她之间简直就是白富美和穷矮挫之间的对比。

    方荡用手指按住额头眉心,他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假装没有听见过这句话。

    冷容剑最后的那呵呵两声实在是叫方荡感到不妥。

    方荡倒不是因为身份差距才想要推脱,而是一想到和冷容剑结为道侣他就天然排斥,在他心中洪靖才是第一位的,结为道侣也是他和洪靖之间的事情。

    随后方荡就放弃思考这些了,三年,他先想办法度过眼前这三年再说吧。天底下最难受的事情就是欠债,比欠债还难受的是欠人情债。

    方荡看了一眼心思坏透了的石头力士右卫,随后迈步走进了仙宫道藏殿。

    “没用的,你以为在这里闭门造车就能金丹一步步上升么?没用,要想金丹快速提升境界,最好的办法就是吞噬别人的金丹,靠苦修的话,给你一千年你也不可能达到一品赤丹的境界,宫主,你放弃吧!”方荡身后传来那破烂石头的叫声。

    方荡权当是狗吠!

    方荡走入道藏殿,这里有一排排的书籍,不过大多数都被损毁,但能被损毁的都不是真正的大道,真正的大道传承是受到丹宫保护的,谁都损毁不了,正是因为有真正的大道道藏在此,所以道藏殿相对来说受到的损害最小。

    当然如果三年后火毒仙宫禁制开启,那个时候这大道道藏就属于雄主门了。

    方荡在凌乱的书籍中找到了被加持了金光的完好无损的整本《炼毒天经》。

    原来他在凡间看到的《炼毒天经》只是真正的《炼毒天经》的一小部分,浊世凡间的火毒仙宫不过成立数百年的时间,想必是那位火毒仙宫的弟子将道藏传递下去的。

    上幽界各派会想尽办法去下界传承自己的道统,这样才能不断有新鲜血液汇入,一个在五浊九世之中没有传承的门派等于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至于谁去传承道统,就看谁愿意牺牲自己成就元婴的希望了,毕竟回到凡间重新修炼,是一条不归路!

    方荡将《炼毒天经》翻看起来。

    《炼毒天经》中有内丹外丹之说,方荡自然主修内丹,外丹炼制起来麻烦无比,对于杀伐手段没有多少帮助,并且,方荡也不会炼制外丹,最重要的是方荡已经有了奇毒内丹,炼内丹要比一般人容易许多。

    方荡进入金丹境界后,自然而然的就能以毒气化兽甚至化人。

    方荡随手一抹,毒气窜出,就是一头凶兽,再一抹又出现一个潇洒人物,但和那狰狞凶兽比起来,方荡毒气幻化出来的人物,远称不上活灵活现。

    按照《炼毒天经》上的介绍,丹士修毒不提大道境界,只有三重神通,一重叫化身千万,一重叫做夺丹,一重叫做鸠杀!

    在浊世凡间,修行其实更注重道而不怎么注重术,但到了这上幽界,因为丹士之中的争斗无有止休,所以更加注重术,无论如何,你都得先想办法保命然后才是修行。并且要想修行的比别人快,直接夺取对方当金丹永远是最快的速度,凡间是个靠修行的地方,主要修心也就是道,上幽界则是个靠掠夺的地方,主要修术。

    火毒仙宫的好处是方荡不必再找通天大道,火毒仙宫的道法就能叫方荡成就元婴,不过这对方荡没什么意义,方荡真正在修炼的其实还是《阴符经》,方荡坚信《阴符经》直指大道,能带着他直入元婴,甚至走到更高的境界。

    所以,方荡对于火毒仙宫的道并不怎么专注,更多的去观瞧火毒仙宫的法术。

    方荡细细研读,才终于明白化身千万就是一种分身之法,能够以毒性塑造一个活灵活现身躯出来,就算是丹士都无法分辨,所谓化身千万其实是有些夸张了,当然这个手段更大的用处是用来重塑自己的身躯,正如当初方荡在浊世之中的时候以毒性来易容一样,毒性易容很容易就会被看出来,更瞒不过但金丹修士,但这种化身千万的化妆之术则不同,用《炼毒天经》中的说法是只要修到化境,瞒天瞒地瞒元婴。

    若是别的门派说这样的话,方荡一定认为是夸张之言,但火毒仙宫不同,方荡见过的门派之中最脚踏实地的就是火毒仙宫,云剑山尚且在起身后次之,这从火毒仙宫给丹药起名上就可见一斑。

    方荡对于《炼毒天经》深信不疑。事实上如果你怀疑一种你自己修炼的功法,那就是大忌,你永远不能将这种功法修得纯粹。

    而夺丹就更有趣了,是用毒来将对方的金丹给污染,可以用快速污染之法,也可以缓慢为之,快速污染就需要比对方更加高明的手段,强行碾压玷污,至少你的境界要比对方高一个层次,如果是缓慢污染的话,只看毒性高低,不看修为相差多少,当然,你得有办法缓缓下毒而不叫对方察觉。

    方荡对于夺丹相当感兴趣,方荡曾经用玄丹撞碎了雄主门修士的一颗金丹,那金丹爆碎成雨,对于玄丹滋润不小,但看到这夺丹之中的内容方荡才知道,这种强横霸道的掠夺等级最次,能够汲取的金丹之力最小,同时,以玄丹汲取金丹的跨界汲取,玄丹受益又要打一个折扣,所以一般的玄丹修士根本懒得汲取金丹修士的金丹,方荡觉得受益不小,其实在玄丹修士看来,收益实在太差。

    而夺丹不同,这种夺丹是据为己有的意思,不光是汲取金丹之力那么简单,而是能够直接将对方的金丹剥夺,同时还能将这颗金丹留为己用或者赋予某人,不过如果赋予他人,因为对方无法对金丹进行修炼,所以只能纯粹消耗金丹,什么时候金丹的力量消耗殆尽,什么时候金丹也就崩碎了。

    如果将这种夺丹来的金丹进行汲取的话,至少会比方荡那种粗暴的方式多汲取三成金丹之力。

    方荡看到这里眼中不由得一亮。夺丹这种神通果然很妙!

    再看鸠杀,这种神通是火毒仙宫修士们最常修炼的是神通,将一切以毒杀人的手段全都汇聚在一起,这就是一个大杂烩,什么手段都有,总之就是用毒杀人的办法。

    方荡观瞧这一种法术的时候,甚至感觉纸张之中要渗出血来一般,这是**裸的杀人手法,从这些手法就能看出上幽界的丹士之争究竟有多么残酷。

    方荡看完这几十页,不禁在衣角上擦了擦手指。

    随后方荡发现了自己的可笑之处。

    不过方荡却笑不出来。

    这里面有些手法残忍至极,比如在人身上种下毒胎,毒胎植根于丹士金丹中,隐蔽性极强,很难发觉,当能够发觉的时候,这种毒胎已经尾大不掉,深入金丹,与金丹结为一体,谁都无法剥离,最终丹士只能活活疼死。

    还有一种叫做毒魔,将毒打入丹士身躯中,丹士最初毫无异样,只要施术者动念,丹士就将瞬间发狂浑身剧痛,继而对周围的人乱砍乱杀。

    种种手段,穷尽邪恶智慧,这鸠杀一道就是人族最狰狞的一面。

    脏!

    脏得叫人触目惊心,但不得不说,这些东西行之有效,叫人防不胜防。

    火毒仙宫若非是洪钟下了那么大的力气潜伏进来三百年的话,绝对不会被轻易戳翻,光凭这些手段,就足以叫不少门派心中畏惧。

    如此说来,雄主门和火毒仙宫实力相当,那么雄主门的手段一定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正如一个国家一样,总要有正义之师,也必须得有暴力机构,一个人还有两张脸,更何况是一个存续上万年的门派了。

    方荡此时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就算明知道他是一颗垃圾金丹毫无威胁,对方也一定要追上来赶尽杀绝,这样的家伙做事,会一下就将事情办绝,断然不会给你留下半点成长空间。

    方荡以往还觉得自己只要示弱,对方总会马虎大意,正如对战雄主门金丹甲级丹士一样,但方荡现在明白了,个人怎样和一个门派怎样是完全不同的,个人总会出错,但一个门派,存续上万年的门派,一切都运转得如同精密的仪器一般,不是说不会出差,是很少出差。

    遇到一个丹士你可以存侥幸心理,但遇上一个门派,最好还是将侥幸收起,那会要了你的命。

    方荡此时重新摆正自己的位置,收起一切侥幸。

    方荡再次开口,召唤石头右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