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陷阱
    洪熙之死不同,洪熙是因为他方荡而死,方荡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一想起当初那个胖墩墩的家伙,方荡就感到惋惜。

    玄天帝国乃是玄天大陆第一帝国,占据整个玄天大陆上最广袤的土地,拥有玄天大陆上最富饶、历史最悠久的城池。

    十天之后,方荡面前摆放着洪熙的尸体碎块!

    方荡一双眼睛目光冰冷。

    四周是噤若寒蝉的数十位玄天帝国官员,其中官职最大是一位身穿团龙袍的王爷。

    四周站满了军卒,这些军卒同样一个个浑身僵硬,看他们的眼睛就知道他们此时充满恐惧。

    方荡凶冥赫赫,连修仙门派都不敢惹,他们哪敢得罪?

    玄天帝国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将修士摆得太高,毕竟玄天帝国拥有整整十位准金丹修士,这是玄天帝国倾尽国力培养出来的,专门用来和修仙门派对抗的,足足十位准金丹修士,足以藐视所有的修仙门派了。

    一般的修仙门派,玄天帝国的王爷根本不会理会,但方荡不同,人的明树的影,方荡一人砸碎无尽妖洞,修仙界早有方荡一人一尺便可破一门的言论,玄天帝国自然也有自己的渠道能够知道这句话的真假,原本都以为是夸张之言,但调查一番之后,才知道,这句话是半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所有的修仙门派畏惧方荡犹如蛇蝎一般。

    方荡看着那一块块的被切割得极为整齐的尸块,眼神这种冰冷的光芒不断涌动着。

    随后,方荡看向那站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一身团龙袍的王爷。

    方荡咧嘴一笑,那王爷拘谨犹如猫前老鼠一般,想陪笑都不敢。

    方荡的袍袖微微一摆,那站在方荡面前的王爷愣了愣,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方荡。

    方荡的目光也看着这位王爷,内中一片冰冷。

    随后这位王爷脑门上绽开一道道的细线,纵横交错,那位王爷呆呆的看着方荡,连他的眼睛之中都开始裂开。

    就像是一个由无数方块堆砌出来的人形被打翻了一样,那位王爷哗啦一下崩解成满地乱滚的肉块。

    随后王爷身后的数十位官员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就也一起崩解,化为满地的肉块,最外围那数百个军士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尚未来得及发声,也开始迸碎。

    四周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再无一个活物!

    与此同时一道道身形出现在四周的房顶,确切的说,是十道身影,十个衣着各异的男女出现在四周的房顶上!

    “方荡,你是怎么识破我们的计划的?”这十个身影为首的一个是一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称得上是英俊潇洒,身上穿着一件侍卫服,不过与一般的侍卫不同的是,这侍卫服胸口上竟然也绣着一条龙。

    龙,不是任何人都能用的,只有达到了一定的品级或者说做出过极为特殊的贡献才能拥有龙的使用权。

    由此可见这人身份地位一定不低。

    不过,方荡目光扫过去,就发现,这十个人每一个身上都有龙,有的是在袖口,有的是在衣领上,有的则在腰带上。

    随后方荡双目蒙上一层白膜,略作观瞧之后,方荡不由得笑道:“怪不得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我下手,原来是玄天帝国的玄天龙奴,准金丹境界,十个人一起来对付我,未免太抬举我了吧?”

    为首的男子呵呵一笑道:“不算抬举,事实上,我们十个凑在一起研究一番之后,还是觉得没有底,方荡你实在是太强大了,所以不光我们十个老家伙对你下手,还有很多你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朋友准备在某个时刻给你一个惊喜!”

    方荡不以为然的一晒,环视这十个龙奴,随后问道:“是玄天帝国的皇帝想要杀我?”

    龙奴为首的那位笑道:“我们既然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封了皇命,不过想要杀你的人太多,我们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方荡再次环视四周,却依旧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伏兵存在,对方若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手段能够躲开他的五贼观法,就是藏匿在远处。

    既然对方处心积虑的设下这么一个圈套,那么他们必然已经准备好了他方荡完全无法抵抗的杀招。

    想到此处,方荡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落在一众龙奴眼中格外残忍,尤其是方荡那双亮若水晶般的眼睛,更使得这残忍透骨冰寒。

    不过方荡没有立即下手,而是蹲下身来,将洪熙的肉块一块块的捡起,归拢在一起,伸手一晃,这些肉块消失无踪。

    “方荡,你收不收这些尸块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你马上也要变成一块块的尸块了!”为首的龙奴笑着说道。

    方荡臂骨之中传来长剑出鞘般的龙吟虎啸,刷的一下,千叶盲草剑从方荡臂骨之中钻出,直接落入方荡手掌中。

    一众龙奴看到方荡竟然出剑,不由得齐齐皱眉,为首的那名龙奴眉头皱起疑惑道:“方荡,你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进入准金丹境界么?用剑?你难道认为用剑就能对付我们十个?”

    方荡笑道:“试试看。”

    方荡说着,一摆手中剑,在方荡身周立时出现了十三个人。

    对,就是十三个人,而不是十三道影子,这十三个人完完全全就是真正的人,活生生的,但他们确实不是人,而是千叶盲草剑中的十三道前主人留下来的烙印。

    方荡此时将他们十三个重现就说明方荡已经将这十三种剑术修炼得超过了这十三位前主人。

    方荡手中剑锋一指,十三道烙印所化人物当即施展各自的最强一剑朝着为首的那个龙奴冲去。

    为首的龙奴不由得轻蔑一笑,“方荡你用准金丹境界施展人皇尺,我自然怕你,但你以普通修士的身份施展剑法,老实说,我只觉得可笑至极!”

    为首的龙奴说着,身上陡然绽放出澎湃的战意,同时龙奴身上伸手隔空一拍,一道掌印在空中立时凝聚成型,化为一堵厚墙朝着十三个剑手猛、撞过去。

    所谓一力降十会就是这个意思,你就算再巧,手中剑再怎么花哨,我一块大石头砸下去,直接叫你完蛋!

    不过,这十三个剑手非比寻常。

    其中一位直接劈出一剑,破风剑,当真是剑锋凛冽,连风都能斩成两段,一剑斩中那堵厚墙,一叠声的巨响响起,那堵墙猛的一顿,直接被破风剑斩出一道长长的凹槽,不过,破风剑依旧没能将这堵墙斩断,这堵墙毕竟是准金丹修士的手段,非同小可。那施展破风剑的修士如泡影般消散在空中。

    紧接着掣地剑击中在那堵墙上,掣地剑一剑斩出十道剑痕,纵横交错密密麻麻,那堵墙依旧未曾被毁灭掉!

    大开山剑!

    这一剑雄浑如岳,这已经不是剑的概念了,剑一般都是斩击,这一剑不叫斩,叫做砸!

    咚的一声砸在那堵墙上,那堵墙本身就被切割出十余道裂痕,此时被大开山剑砸中,立时分崩离析,彻底迸碎。

    其余十剑一股脑从墙的碎片之中穿过,朝着那为首的龙奴撞去。

    为首的龙奴没想到方荡用三剑就破开了他的金墙神通,冷哼一声,双手一伸,两只手上如同度了一层金膜,光芒璀璨,朝着猛冲过来的十个身形一下抓去。

    这两只手掌心之中喷出如雨般的金色豪光,直奔犹如一根根的钉子一下就射中那十道身形。

    方荡的凝聚出来的十道剑气立时被洞穿成筛子。

    龙奴不由得大笑出声,“这种微末伎俩,还是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