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尽人事听天命
    典万就那样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这是什么意思?

    在天阳君的想法之中,典万现在应该焦急的等在斗场中,备受煎熬,等着死亡一步步的降临在自己身上。

    就算典万莫名其妙的自大,认为自己不会输,也应该严阵以待,养精蓄锐,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典万竟然躺在斗场中呼呼大睡。

    这是对他的一种藐视。

    天阳君险些咬碎了满口牙,狂妄的家伙他见得多了,但如典万这么狂妄的家伙,他还是首次见到。

    一个人狂妄总是有边际的,但眼前这个典万的狂妄是无边无际的。

    天阳君强压心中的怒火,缓步走向斗场。

    此时斗场周围观战的修士们才看到了天阳君,天阳君虽然在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怒火,但天阳君那铁青的脸色还叫所有的人都看出了他心中的暴怒情绪。

    随后嗡嗡之声再起,议论纷纷。

    最后在场的所有人得出了一个一致的答案——花样作死!

    之前天阳君或许只是杀了典万就得了,但是现在,天阳君绝对会虐杀掉典万,天阳君不这么做,连他们都会替天阳君感到不甘心。

    典万似乎被纷杂的声音吵醒,微微张开双目,随后就看到了脸色漆黑,姗姗来迟的天阳君。

    “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典万一句话,险些叫周围围观的修士们喷出一口老血来。

    这话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从典万口中说出来的,天阳君说出这句话还算合情合理。

    这个叫做典万的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会抢台词的疯子。

    天阳君怒极反笑,桀桀连声:“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凭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虽然我不是一个喜欢虐尸的人,但我还是会等你死后将你的嘴巴切下来,看看是什么东西做成的!”

    典万打个哈欠站起身来,“开始吧!”

    天阳君眉头挑了挑,这个典万又在掌控主动权,“你说开始就开始?你以为你是谁?”

    “哦?那你说开始吧!”

    天阳君略微满意典万的表现,正要说开始,却发现自己一下坠入一个怪圈之中,无论他说开始还是典万说开始,现在掌控权都在典万手中。

    因为是典万叫他说开始的,现在好似典万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样,他简直就像是典万的跟班,完全听从典万的命令,这种感觉,叫他相当不爽。

    天阳君一直认为自己胜利不是问题,他要的胜利是完全的碾压典万,叫典万彻底的失败,尤其是在掌握主动方面。

    天阳君一双眼睛微微眯起,此时他无论怎么做都不能掌握主动,既然如此,那么他就放弃掌握主动。

    以退为进!

    天阳君开口道:“紫阳君既然不在,炁火君,还是由你来宣布开始吧。”

    炁火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典万,你现在还有一个机会退出公斗。”

    典万一口回绝道:“这个机会还是让给天阳君吧。”

    此时典万的狂妄已经让大家感到有些适应了,似乎典万口中说出任何狂言都一点都不奇怪了。

    炁火君看向天阳君,天阳君怒极反笑道:“你看我干什么,难道我还怕了这个小崽子不成?”

    黄易此时呆呆的看着侃侃而谈,完全不将在他眼中如神一般存在的天阳君放在眼中的典万,那个和他同时入门的外门弟子,和他住在同一个房间之中的家伙,现在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甚至在面对天阳君的时候,依旧毫无悲剧,甚至放胆玩笑,这种感觉,叫他生出一丝自卑感来。

    不得不说他的信心被典万挫败了,那种感觉很无力,就好似当初和他一起在垃圾堆找食儿的家伙坐拥整个天下一样,而他依旧还在垃圾堆中艰难度日。

    黄易的情绪挫败得厉害,但黄易最擅长调整自己的情绪,使得自己保持清明,所以这种挫败还打不败他,他努力深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黄易想起不久前他问典万的那句话了,典万要走去道宫的时候,黄易从后面追上典万,问他:“典万你是不是一切早有计划?”

    典万当时那种莫名其妙的眼神使得黄易心中纳闷无比。

    “典万,你究竟在做什么?你做的事情看上去完全不冷静,难道你就不怕一步踏错,他日后悔么?”一向冷静无比,以活着就要清醒来做人生座右铭的黄易实在是不能理解典万的所作所为。

    典万却笑了,只说了一句话:“后悔?有些事情做了后悔,不做更后悔,你一向如此清醒,那么你告诉我,我究竟是选择后悔呢还是后悔呢?”

    黄易觉得自己对于这句话,无言以对。

    好不容易将那种自卑感挫败感打败,黄易扭头朝着身边望去,那里原本站着的应该是子雄,可是现在,子雄已经不知去处。

    黄易皱了皱眉暗忖道:“我说怎么没有吧嗒嘴的声音了,原来是那个家伙不在了,估计那家伙看到典万如此,也不会太好受吧?”

    黄易也没在意,扭头继续观瞧场中。

    但黄易看着看着,缓缓扭过头来,看向身边,看向子雄应该在的位置,随后黄易眉头皱起,看向座无虚席的斗场,片刻后,黄易从座位上站起来,朝着斗场外走去。

    炁火君此时开口道:“公斗开始!”

    黄易一愣,挣扎了片刻后,还是走出了斗场,没有继续观战。

    随着炁火君一声令下,一直都慵懒无比的典万猛的一窜而出,典万和天阳君之间的距离大约有一百米左右,这个距离对于凡人来说,自然是太远,但对于典万这样的存在来说并不算什么,两三步就到,一个猛冲而已。

    天阳君不由得一声冷笑,典万这种修为的修士的那点手段在天阳君面前根本就拿不出手。

    天阳君甚至都不需要服用外丹都能碾压典万,他可不是冯云,他的修为至少比冯云要高上一倍不止。

    天阳君伸手一捏,脑后猛的喷出一道毒气烟柱来,一件毒气氤氲的法宝冲天而起。

    这法宝是一座只有拳头大小的宝鼎,宝鼎上有二十一个窍孔,内中喷出一股股的各色毒气,毒气喷吐化成一头周身斑斓的猛兽,张开大嘴朝着典万就扑了过去。

    正常情况下,道宫中修毒的修士到了开窍境界就能够毒气化兽,但对于丹宫的炼丹士们来说,单凭自己身躯之中存储的毒气来化兽他们是完全做不到的,就算做到了也是用丹药辅助,或者以法宝代替。

    从战斗力上来说,外丹远远比不上内丹。这是不争的事实。

    丹宫修士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就有了诸多的法宝,各种各样的能够催发神通的丹药。

    天阳君手中的这件叫做九兽毒炉的宝贝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九兽毒炉别出枢机,将毒雾还有九兽神魂凝练在一起,以毒雾打造九兽身躯,这样一来,九兽毒炉里面钻出来的毒气就成了内中封印的九头猛兽的身躯,这样的猛兽简直比毒修凝聚出来的毒兽还要栩栩如生。

    天阳君准备叫九兽中的毒牙兽,撕掉典万的手臂,然后是另外的三肢,当然,他不会过于虐待典万,那样对他在仙宫之中的威信并没有太大的好处,一个暴虐的人永远都是不受欢迎的,对待敌人适当的惩罚才会赢得尊重。

    撕碎了典万的四肢,然后一口毙命,是天阳君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所以九兽朝着典万的左臂猛扑过去,血盆大口之中毒气滚滚,相当可怖。

    所有的人都替典万捏了一把冷汗,即便想看典万怎么死,骤然遇到这种狰狞毒兽,还是叫人心中发堵。

    尤其是道宫之中典万的几位师兄更是一个个紧张无比,他们和典万之间的关系很纯粹,就是师兄弟的关系,他们倾尽全力做一个好师兄,为的也不是典万这个人,为的是道宫。

    道宫实在是太衰败了,眼瞅着就要泯灭消失掉了,紫阳君的寿数也就只剩下十余年,等到紫阳君一死,那么道宫将被吞掉,片瓦无存,他们这些人估计也就只有一个被贬下凡间的下场,他们虽然努力,但却也认清楚了一个现实,那就是他们恐怕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成为一位金丹修士,修毒之路实在是太艰难了,就算是天赋最高的大师兄许权,都觉得自己只能止步在当前的境界,再也无法更上一层了。

    道宫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位天才,一位至少能够叫仙宫看到金丹有望的天才。

    只要有一位天才能有修成金丹的可能,那么仙宫就能允许道宫继续存在,不为别的,就为了一颗金丹。

    他们都没有指望了,现在唯一能够寄托希望的就是典万了。

    所以他们倾尽所有来传授自己悟到的心得。

    典万身上寄托着他们所有的人的希望。

    但现在他们自己想想,觉得自己的选择实在是太可笑了,典万或许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成就金丹,但那又怎么样?典万根本就过不了眼前的这一关。

    典万能够战胜天阳君?开什么凡间都没有的玩笑?

    或许典万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虽然明知道典万这根稻草根本就浮不起道宫庞大沉重的身躯,他们还是本能的抓住这根稻草。

    至少他们努力了,将能够想到的办法全都想到了,能够用到的力气也全都用到了,等到道宫陨灭的那一天,他们也不会后悔。

    尽人事而听天命!

    郑樵甚至闭上眼睛,只等着最后的结果到来,然后绝望的回到道宫中,继续过着那绝望的日子,典万要是死了,他就去偷三十只鸡一口气吃光,不他要将整个仙宫中的鸡全都偷走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