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逆转
    大皇子下马走出,来到方荡身前躬身一礼,开口道:“这一拜,拜的是方家列祖对我夏国的忠诚。”

    说罢,大皇子又是一拜,“这一拜,拜的是方文山和赵敬修的友情。”

    说完,大皇子又是一拜,开口道:“这一拜,拜的是方文山对我的恩情,没有方文山方大夫那一杖砸醒三弟,夏国可能早就衰败下去了,没有那一杖,我或许也已经做了地下亡魂,阴间孤鬼。”

    大皇子这三拜,一下就将人们的记忆拉回了十年前,三皇子在望京中凶残无道的残杀,毫无缘由的株连,血流成河人头滚滚的菜市口,历历在目,可以说大皇子这三拜,将三皇子一下就挂在了耻辱柱上,三皇子现在想要翻身去掉那落头魔的外号,都不可能了。

    大皇子用这简简单单的三拜,将自己和方荡变成一伙的,将自己和有恩于天下的方家捆绑在一起,同时将三皇子变成了一个人人憎恶的凶魔,不得不说,这一手玩得漂亮。

    三皇子看着四周各种不善的目光,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此时靖公主开口道:“三皇子,我记得几日前你问过方荡,问他你有什么?滔天的权势?练气境界的修为?河水般滔滔不息的文采?还是叫天下变色的容貌?你说他不足做你的对手,那么,现在的他,有这些,够不够?”

    摆在三皇子面前的是一座小山,更有一城的百姓民心,那小山或许不值一提,但一城的百姓民心,重的叫三皇子喘不过气来。

    情势陡然逆转,就因为方家两个字。

    方荡呆呆的站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一一切是怎么回事,从烂毒滩地中走来的他,还无法分析这么复杂的事情。

    但有一件事方荡明白,那就是这一次爷爷似乎没有吹牛,方家真的有恩于天下,并且,方家真的很牛!

    三皇子原本以为自己碾死方荡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却没想到此时的方荡变成了一头巨象,而他却一下变得渺小起来。

    要想杀了方荡,就必须先踏碎了方荡身前的那数十个百姓,那里面有老弱妇孺,有贵人也有草民,他们现在是方荡身前的一块肉盾,称不上坚不可摧,三皇子可以轻易的将其踏碎,但后继而来的后果,不是他三皇子能够承受的,此时的三皇子空有一身武力,莫大神通,竟然难以施展。

    三皇子一双眼睛眯了又眯,表情未变,心思却已经百转。

    骑虎难下!

    他若退,那就是将靖公主双手奉上送给了方荡,那简直比带绿帽子还可怕,还丢人。

    三皇子万难忍受。

    一个连自己的女人都送给别人的家伙,自然绝对不可能成为夏国之主,人人唾弃。

    继续前进,踏死这几十个蠢货,将对他的声誉造成巨大的影响,他将真的变成一个魔鬼,同样被人唾弃。

    现在三皇子不论是前进还是后退,都将成为笑柄,几经衡量,三皇子当然不会退,但他也不想贸然出手杀了那些肉盾!

    “方荡,你可敢与我公平一战?”三皇子都有些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要知道,在几天前,方荡才刚刚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情势逆转叫人心凉。

    方荡此时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几乎要将他埋没的那些各种宝物,有各种贵重的药材,也有金银重宝,其中甚至有一些法宝,也有馒头小米之类的不值钱的物件,方荡的目光凝固在那一队队的药匣子上,那些都是各种补药,方荡甚至还看到玉贝石的踪影,这些应该是那些对方家感恩戴德的人家将家中最值钱的物件拿了出来。甚至有些是镇宅之宝。

    方荡听到三皇子的言语,这才缓缓转过头来,随后方荡忽然笑了起来开口道:“公平?要是大街上随便钻出一只阿猫阿狗都要与我公平一战,我岂不是要被活活累死了?”

    这是几天前三皇子用来蔑视方荡的言语,现在被方荡一字不差的送了回去。

    三皇子被噎得嘴唇微微发抖,一张脸阴沉得比之前看到靖公主和方荡亲亲密密的样子还要难看,此时的三皇子坐下龙马踏虹马蹄开始踢打地面,随时准备朝方荡冲来,而三皇子身后跟着的那些送亲队伍也开始躁动起来,他们都是三皇子蓄养的死士,三皇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机,就是他们前冲的命令。

    方荡看了眼不远处那具被踏碎了头骨的尸体,深吸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方荡的目光最终凝固在挡在他身前的数十个老弱妇孺身上。

    方荡的脸上充满了无畏的豪气,此时方荡心中回荡起一幕幕的画面,三皇子当日的嚣张可恶,爹娘在石牢中遭受的种种痛苦,还有刚才那个武将被一蹄踏碎了脑骨的画面,对于方荡来说,眼前这些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他的人,一个也不能再死了!

    他可以躲在人群后面看着三皇子拿他完全没有办法,但方荡看出来了,三皇子绝对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家伙,而眼前这些肉盾,显然是挡不住三皇子的,这些人的死除了污掉三皇子的名声外,毫无用处。

    方荡看了眼身旁的那一堆宝物上。

    方荡闭上眼睛,一幕幕的画面使得方荡胸口处憋闷住一股气,不吐不快。

    “荡儿,眼前局势,你想怎样?”方荡爷爷的声音在方荡脑中响起。

    方荡陡然张开双目,嘴唇裂开,露出森白的牙齿,扬声道:“我方家从无一个缩头乌龟,你要战,我便战!”

    这是方荡首次对自己方家子孙的认同。

    此时顾白还有早到刚好赶了过来,看到这个场面,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依旧感到热血沸腾,方荡身上的那种豪气,瞬间感染了周边所有的人。

    云剑山几个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即便之前方荡亮出身份,他们都没有感到太惊讶,其实就算方荡说自己是炫龙皇帝的私生子,他们也不在意,人间的种种,在他们眼中皆是尘埃,但此时他们一个个都露出惊讶的神情,在他们来说,实在看不出方荡有什么本事能够战胜三皇子这样的练气境界的修士,方荡之前是逼上梁山,不得不战,现在他完全可以躲在肉盾后面,说着风凉话活活气死三皇子,但方荡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去送死。

    古怪的选择,古怪的人。

    劈山剑却笑了起来道:“看来这小子对于自己身上的那种将蛊毒融入剑法之中的手段相当自负,刚才我还以为今天不必出手了,现在看来,咱们得准备好捞一个大蠢瓜了。”

    子午剑摇头道:“蠢到家了,你们猜这小子能坚持几招?”

    “三招,不能再多了,多一招我就吃了这个茶杯。”

    “要是多了十招呢?”子午剑看了眼那个粗瓷茶杯,质地坚硬粗糙,吃到肚子里一定不好受,顺便问出一句无聊的话来。

    “十招?哈哈,他要真的能接下三皇子的十三招,我就去吃屎!”偏锋剑一张冷酷的脸上露出轻蔑笑容来,不是他看不起方荡,而是双方实力相差太多了,方荡或许有隐藏手段,但三皇子也不是吃素的,皇家子弟,手中的隐藏手段,只会比方荡的手段多,绝对不会少一点。

    甚至可以说,虽然三皇子的修为远远比不上劈山剑,但三皇子身上的诸多宝贝足以叫劈山剑都心生忌惮。

    远处的黄奴儿双目微微一闪,笑着点了点头,“这小子蠢得可以,蠢得可爱。”随后黄奴儿嘴唇轻动,再次犹如老僧般的默默念叨起来。

    三皇子眼瞅着方荡说出这句貌似豪情横溢却傻得流油的言语,眼中神光不由得微微一闪,心中暗道:“烂毒滩地中长大的家伙果然蠢笨如猪!”

    三皇子轻夹马腹,踏虹当即迈步向前,朝着方荡一步步走来,马蹄敲击地面发出嗒嗒的悦耳铃音。

    然而方荡却站着没动,丝毫没有走出来和三皇子正面对决的样子,这叫三皇子心生一丝犹疑,难道说自己1这个家伙耍了?这家伙刚才是在随便说着玩?

    方荡开口道:“等我吃饱了,咱们便开战!”说完,方荡直接坐到了那一堆小山般的各种宝物之中,随手抓起身边的各种大补药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毒是什么?

    是补药!

    是药三分毒,补药这东西吃少了自然是对身子有益的,一旦吃多了,补药就变成毒药了。

    《炼毒天经》中说得分明,所谓生克之道,就是将生变成克,将克变成生,方荡是要将自己变成炉鼎,用自己的身躯将这些大补药变成剧毒。

    听到方荡这么说,三皇子略微紧绷的神态松弛下来,意态悠闲,完全不再将方荡看在眼中,在他眼中方荡就是想做个饱死鬼罢了。

    此时一个侍从急匆匆的从后面跑了过来,一直跑到三皇子身边,气喘吁吁的低声说了句什么,三皇子听到后先是一惊,双目精光绽放,随即露出一脸笑意来。

    三皇子摆手挥退那侍从,志得意满,看向靖公主,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道:“你这不知羞耻的贱人,要嫁给这个蠢夫,本皇子偏偏不让,本来本皇子还想要和你结为道侣,你既然如此不知好歹,本皇子也就放弃这个念头。”

    “本皇子要与你当街洞房,叫这个姓方在旁边看着,叫天下人看看,看本皇子如何占有你,如何占有这天下!”

    四周人齐齐一惊,三皇子这句话说的太大了,如何占有天下?炫龙皇帝还在,他就这么说,这简直就是要造反!

    三皇子一摆手,队伍中间那四米宽窄的大床被扛了出来,咚的一声砸在了三皇子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