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执掌乾坤 > 第2394章 玄剑宗
    十三道黑色长烟带着邪异,凄惨,令人惊恐的呜呜咽咽声,恍如山鬼夜枭的啼鸣,凄厉无比。

    “难道你就不怕那神秘人了么?”

    便这时,林楠陡然冷喝一声。

    翁长老豁然转头,血红的眼睛盯着林楠,发出一声低低的冷笑。

    “以为被困在这里千年的废物就可以救了你们么?”

    此时的翁长老诡异一笑,旋即张开大口,陡然如同鲸吸百川一般,十三道黑色长烟立时齐齐进入口中。

    随着黑色长烟的进入,林楠直觉的翁长老有了一丝不同。

    而韩城却清晰的感受到翁长老周身的气势随着那十三道原本是他师弟师妹的魂魄的进入,开始攀升起来。

    凄厉,哀婉,狰狞,阴毒各种表情下,韩城直觉的浑身如坠冰窖之中,浑身发冷。

    掌控者中期……掌控者后期。

    “你不怕出去之后,被我玄剑宗追杀么?”

    韩城神色惊恐不安。

    “玄剑宗?只要能成大道,玄剑宗又是何物?用玄剑宗也想框住老夫?”

    “不想死,就拼死一搏。”

    韩城霍的转头,盯着林楠。

    “你们的事情自己去解决吧。”

    林楠看了一眼身边兀自奇怪的小猴子,冷笑道。

    虽然林楠的实力不俗,但也懒得管这种事情。

    边说便向着身后而退,不敢大意,若是此时贸然逃出大殿,自己必然会是翁长老第一个攻击的对象。

    如此,和自己的本意可是冲突了。

    “怪不得老东西你如此支持我来寻这凤凰秘境中的古迹,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这古迹中的种种手段。”

    韩城阴狠的瞪了林楠一眼。

    韩城此时明知道拼死一搏,也未必会有胜算。

    但还是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来,在空中划出道道法决,宝剑一指,顿时光芒大涨,幻化出一头斑斓凶虎,气势滔天向着翁长老而去。

    翁长老冷笑一声,毫不在意。

    眼见幻化凶虎飞来,轻轻伸出两根手指,只听金铁交击的声响,那幻化而出的凶虎顿时湮灭,韩城的飞剑正被翁长老两根手指牢牢的夹住。

    “这就是宗门第一的天才么?如此不堪一击,宗门凶虎剑只有这点威力么?枉费你韩家的血脉。”

    蓦地,翁长老身形陡然消失,再出现已经在韩城的身前,伸出一双有些枯瘦如死人的手掌,在韩城的胸口重重一拍。

    噗。

    韩城立时飞出,大口喷吐鲜血,中期和后期的距离,竟然是如此之大。

    “啊。”

    倒在地上的韩城顿时长吼一声,翻身而起,手中立时飞出一古朴石珠,色质暗淡。

    甚至连山间里被溪水冲刷干净,打磨没了棱角的鹅卵石都不如。

    可是飞出之后,被韩城喷出的精血一沾染,顿时光华璀璨,如同最闪耀的夜明珠。

    那石珠陡然浮出一个古字。

    “斩。”

    “连这等宝物都拿出来了么?你们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想当年韩家老祖是何等的威名赫赫,如今血脉已成废血,若不是老夫另有用途,岂会留你到今日。”

    翁长老陡然冷笑一声,声音有些感慨。

    那石珠子轰然向着翁长老砸下,虽然翁长老神色冷漠,满是轻视,眼神也有些凝重。

    当下,全身仙力灌注在手中定名铜盘之中,旋即飞起,化成一方巨大无比的铜因,悍然砸落。

    轰。

    那石珠子身上光芒陡然一暗,韩城喷出一口血去。无穷的劲风袭来,似乎要将这天地都掀翻了一般。

    小猴子见状,横身在林楠面前,一向顽皮的嘴脸也变得凝重许多。

    轰。

    韩城脸色再次苍白,嘴角苦笑,心中不免悲凉。

    “那件宝物或许与我韩城无缘,与那件宝物相比,这苍流大化又算的上什么?枉费我韩家推演百年,推演百年啊。”

    韩城满心悲愤,眼见自己洗凡之器石珠子在翁长老的定命铜盘下摇摇欲坠,咔嚓一声,密布裂纹。

    下一刻轰然破碎,韩城黯然悔恨,噗,一口鲜血染得胸前殷红,栽在地上。心灰意冷的眼神中,满是死意。

    似乎看见这一幕,翁长老感到甚是滑稽,嘴角一咧,整个人顿时消失在原地,林楠直觉的一股巨大的危险降临。

    “真是无知啊,还想跟我动手?”

    林楠冷笑一声,他忌惮的是那个困在这里千年的神秘人,可不是这翁长老。

    顿时一指点出,漫天都是凌厉的攻势,连定海神针这样的宝物都懒得动用。

    翁长老痛吼一声,直欲癫狂。

    而这时,小猴子孙悟道猛然大吼一声,巨杵轰然砸在翁长老的身上,将其砸飞,一条手臂顿时碎成齑粉。

    “你是谁?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翁长老嘶声怒吼,血红的双眼如火在燃烧着。

    先前以为林楠不过进入凤凰秘境寻找机缘的普通掌控者,或许连掌控者的境界都没有达到,可是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的待宰的羔羊,竟然是一头饿狼。

    “哈哈哈,不管你是谁,都要死在这里。”

    翁长老猛地长笑起来,神色癫狂,“我要把你抽魂炼魄,不,这太轻了。”

    翁长老丝毫不顾忌断掉的手,口中念念有词,刹那间穹顶上的苍流大化陡然垂落而下几道云气,灌注在体内,气势非但没有衰弱,更胜一筹。

    一旁的韩城嘴角溢血,看着林楠有着同病相怜之色。

    “吼。”

    小猴子孙悟道长吼一声,飞身而出,举着巨大的杵悍然砸下,小猴子一身怪力,林楠可是见过。

    “小小猢狲也敢撒野。”

    可这一下,翁长老只是退了半步,头顶上的云气一暗,翁长老顿时怒喝一声。

    定名铜盘轰的砸在小猴子身上,只一击何止千钧,万钧?

    直接砸的小猴子撞破古殿墙壁,倒在乱石之中。

    “敢斩我一臂,老夫要血洗你九族。”

    翁长老癫狂大笑,一指林楠。

    而此时,这个翁长老的目光却不是在林楠的身上,而是走到了韩城的面前,

    拖着如同死狗一般的韩城,翁长老取出一张纸,写着古拙的文字,如契约一般。

    旋即一掌拍在韩城头顶,顿时脑浆迸裂,鲜血竟然诡异的被这契约所吸收,直到韩城已然变成一具干尸,被翁长老随意甩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