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执掌乾坤 > 第1827章 冤孽啊
    这个时候,踏雪院首座双眼之中突然流露出一种奇异的光彩,她怔怔的看着洛雪与沈冰清,突然开口说道。

    “啊,师父!”

    两个少女几乎同时张开了嘴巴,吃惊的喊道。

    她们来天龙门已经二十年了,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

    两个女孩也偷偷地问过踏雪院首座,但是踏雪院首座只说他们两个是孤儿,自己救下的。

    两个女孩这么多年相依相伴的走过来,虽然不是姐妹,但是更胜过姐妹。

    今天不知为何,踏雪院首座竟然主动提了出来,实在是有点不同寻常。

    “唉,冤孽啊。”

    踏雪院首座说完这句话,突然身体化为一道玄青色的光芒向着踏雪院的大殿飞去。

    两名少女傻愣愣的看着踏雪院首座飞去的方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想知道你们的身世,就跟我来。”

    踏雪院首座的灵识传音一霎那间就响彻在了两名少女的脑海中。

    “师姐。”

    沈冰清微微哽咽的叫了一声。

    她从小就和洛雪在一起,这么多年过来,已经把洛雪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姐姐。

    今天踏雪院首座要告诉她们关于他们的身世,这实在是有点让这个女孩的心里有些承受不住。

    “冰清,走吧,既然师父要告诉我们,我们就去。”

    洛雪也同样忍受着心中泛起的阵阵波澜,异样的对沈冰清说道。

    “嗯,走。”

    沈冰清这个时候突然放开了自己内心压抑的感觉,有一种很洒脱的存在。

    这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这种心理素质是任何人不能比拟的。

    说完这句话,沈冰清和洛雪纷纷化作一道玄青色的光芒,向着大殿御风飞去。

    两个人都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但是两个人又纷纷企盼那种秘密被解开的感觉。

    是震撼,还是沧桑。

    这也许已经并不重要了。

    大殿之上,踏雪院首座坐在属于她自己的首座座位上,眼神之中满是慈爱。

    “唉。”

    踏雪院首座看着面前的两名少女,微微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师父?”

    洛雪没有沈冰清那么变态,总是在心中忐忑不安的想着下面将要发生的事。

    无论如何,自己都要面对,她轻轻的唿唤了一声。

    “雪儿,你可知道,你的父亲是谁?”

    踏雪院首座终于开口了,她面带着些许慈爱的微笑,问道。

    “雪儿不知。”

    洛雪被踏雪院首座的问话惊得浑身一震,许久之后,才回答道。

    “雪儿,你的父亲,为了追求天道,舍弃了我们母女,现在想来,他差不多已经成功了。”

    踏雪院首座带着苦涩的微笑,轻轻地对洛雪说道。

    “啊?师父,您说我们母女?您是我娘?”

    开始,洛雪并没有听出话里的意思,只是慢慢的回味着,打算出山之后仔细的打探一下父亲的消息。

    但是没想到,后面回味的内容却足以使她原本不抱任何希望的内心充满了激动与渴望。

    “唉!雪儿,过来,让娘好好地看看你。这么多年了,虽然你在娘的身边,可是娘并没有做好做母亲的责任,娘错了。”

    踏雪院首座说到这里,眼泪已经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虽然她是一院之主,但是她是女人,是一个孤苦了百年的女人。

    二十多年来,面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却不敢相认,这又是一份怎样的心情。

    “可是您与父亲分离近百年,我才二十三岁,这是怎么回事呢?”

    洛雪有些激动,但还是理清了事情的经过,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微微的颤抖。

    “当初怀你的时候,是在一百一十年前。但是你父亲与娘分散,追求天道,是娘用真元将你护住,让你暂时停止了生长。在踏雪院成功成为首座之后,娘这才把你生下来,想想,这些事情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踏雪院首座眼泪已经连成了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的掉落下来。

    “娘。”

    洛雪这个时候再也没有怀疑,飞快的朝着踏雪院首座跑过去,一头扑在她的怀里大哭起来。

    踏雪院首座微微轻抚着洛雪的背部,怅然的叹了口气。

    沈冰清一直静静地聆听着踏雪院首座诉说着洛雪的事,但是这个结果未免太震撼了。

    虽然沈冰清知道这件事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依然被踏雪院首座的爱女之情打动。

    更何况,她与洛雪从小就是最要好的姐妹。

    “清儿。”

    踏雪院首座与洛雪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踏雪院首座微微调整了一下心态,看着下面一直默不作声的沈冰清喊道。

    “清儿在。”

    沈冰清低着头,她现在已经不敢看踏雪院首座了,生怕她说出自己身世的时候,自己会失控。

    洛雪的父亲至少没死,虽然追求天道已经与死人无异,但是至少能向往,期待一下。

    但是如果真的死了,那就没有了任何希望。

    人就是这样,有了目标,有了向往,就觉得生活充满了色彩。

    “清儿,过来吧,让姑姑也好好的看看你。”

    踏雪院首座含笑的看着沈冰清,轻声说道。

    噗。

    “姑姑?”

    不只是沈冰清,就连洛雪一起也惊叫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踏雪院首座的女儿,一个踏雪院首座的侄女。

    但是,世事无常,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却带着些许的温馨。

    “是啊,你是我弟弟之女。十九年前,你的父亲带着只有一岁的你来到天龙门找我,恳求我收留你。他因为修为有成,天劫即将来到,所以想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是很遗憾,据我所知,他并没有度过天劫,与你的母亲一起双双被天雷噼的形神俱灭,魂飞魄散。”

    踏雪院首座说到这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天劫在她看来,分明就是恐怖的象征。

    “啊。”

    沈冰清没想到自己的父母竟然全部都已经不在人世,心中的悲愤立刻冲了出来。

    噗!

    只感觉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清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