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最强武神 > 2948.兵器逆主
    显然这尊生灵之前还是很在乎世间的生灵的,生怕给世间带来什么灾祸,否则的话他不会做这种自斩一刀的事情。

    但是,现在看来的话,他的神灵虽然遁出,自我封印,没有被污染,但是他的肉身却出现了执念,而且彻底的失控了,彻底的走到了对立面了。

    “我让你离开,你不走,现在麻烦大了,我不想要杀你,因为你可能是这片残破世界最后的希望,但是今日你却多半要陨落在此地了。”尸骸的眸子散发出了阴阳二色的光,这样叹息着开口道。

    叶重知道,这应该是他之前走脱的神灵在说话。

    叶重皱眉,因为就连他都没有想到,那似死非生的生灵,居然是那尊主宰的神灵,这超越了想象。最为关键的是,他们此刻居然突兀的融合了,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令人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你觉得,我要杀你不容易吗?事实上,我要杀你的话是很容易的,毕竟你很多所谓的机缘,都是我的。”那具尸骸的瞳孔幽幽,而后开口道。

    下一刻,在叶重的身边之处,那口本源剑器骤然间爆发出了无量光芒,散发出了主宰级别的气机,就这样向着叶重所在之处劈砍而去。

    叶重震撼,本源剑器也来自此人?

    到了准主宰境界之后,他原本不认为,四件成仙大器、四件本源大器是同一本源之物,但是现在看来的话,至少四件本源器,都是来自眼前之人。

    这一幕超越了想象,被叶重炼化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本源剑器,居然在此刻爆发出了主宰级别的威压和气息,而且丝毫不受他的控制,调头向着他所在之处斩杀了过来。

    剑芒璀璨,锋锐到了极致,撕裂了万古长空,震动星河,威能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在这一刻,似乎一剑斩落,万物能够兴,万物能够衰,万物能够生,万物能够灭,这样的一剑,似乎能够代表岁月长河一般。

    这一刻,仙威浩荡,神威莫测。

    诸天万界开始开辟,诸天万界开始湮灭。

    在这样的一击之间,真的是天地开阖、乾坤崩灭的场面出现了,如同星海之中的浪花一般,无穷无尽,涛生涛灭,太过浩瀚了,给人完全不真实的感觉。

    它的神威是无穷的,至高无上的,这样的一剑可以说能够影响万物,能够影响万灵,能够影响万界。

    若是十万年前,这样突兀的一剑如此的可怕,如此的突然,根本就是躲避不过的,也意料不到的,毕竟谁能够想到,寂静了无数岁月的本源剑器居然能够爆发出主宰级别的威压!

    它赫然是真真正正的主宰器!

    然而,他如今已经数次变化了,曾经踏足主宰境,虽然退出了,但是现在实力的确强大了。

    所以,在第一时间叶重的身影就是化为了一道光雨,就这样在原地消失了。

    可以说,叶重道法真的是盖世,战力真的是惊天动地,他能够躲避出去,能够在虚空之中幻灭,能够在开天辟地之间行走,屹立在天地尽头之处。

    但是下一刻,他依旧觉得毛骨悚然,因为那本源剑器似乎他避不开,就这样在眼前之处浮现,距离他很近,冰冷的剑锋几乎就要触及他的肌体。

    而事实上,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退回了原来之地了,根本避不开,只能说这一幕万分的诡异!

    “噗!”

    鲜血飞溅而出,都是他的真血。

    事实上,这一剑还没有彻底的落下,至高无上的剑气已经彻底的劈砍而出,伤到了他的肉身了。

    “轰——”

    叶重浑身绽放出了无量光,再一次从原地消失了,他打破了虚空,得见长生永恒,他离开了此地,浮现在了宇宙尽头之处。

    下一刻,他依旧觉得汗毛倒竖,依旧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因为剑器依旧在眼前之处,而且更近了,几乎贴在了他的肌体之上。

    几乎同一时间,他的瞳孔收缩,这一次他真实的看到了,他的确还在原地,又出现在了原来的位置了。

    这一幕很诡异,非常的不对劲,完全不符合常理,要知道他应该是遁到了宇宙边缘地带了才对啊。

    就像是刚刚,他明明已经到了远处,到了天边,但是到头来却发现,他又回到了原点,依旧处于离开之前的那一刻,似乎因果被逆转了,向着远空之处遁去。

    叶重意识到了,这是主宰级别的威压,反逆了时间,将他整个人禁锢在了寂静的时空之中,他脱离不了这个点。

    哪怕叶重纵横无敌,能够天下无双,能够逃遁出去,但是依旧会被拉回这个时间点来,会接受这一剑的斩杀,可以说,这一剑已经涉及到了因果了。

    “因果不可定也!”

    叶重厉喝,此刻浑身都是焚烧了起来,古老的符文和秩序神链等同时冲天而起,如同要打破永恒,脱离这片法则领域,从此逆天。

    “杀!”

    然而,看到叶重的动作,那终极地最深处,那具尸骸已经彻底的站起来了,他的每一根发丝都是飞舞了起来,眼神阴冷到了极致,而后飙射出了帜盛的光束来。

    他动用了最强的杀机,因为他感受到了威胁,在那个年轻人身上,他居然察觉到了出现真正的主宰的气息了。

    虽然不过是一缕而已,但是已经足够惊心动魄的了。

    在他看来,区区一个后来者而已,居然有资格触摸到这个领域,而且很有可能成为一代主宰?从此君临人世间,从此无敌?

    他很担心,因为真的出现这样的存在的话,恐怕他就不是叶重的对手了,再慢一点出手的话多半就晚了,他生怕自己无法杀死这个后来者。

    “咚——”

    在这一刻,这具尸骸动用了禁忌级别的秘术,想要籍此斩杀叶重。

    “噗——”

    叶重身形一震,身躯如遭雷击,在此刻他大口的吐血,神色难看到了极点,此刻他觉得自己一阵阵的虚弱,自己的存在如同要被强行从这人世间抹除掉了一般。

    “这是为什么!?”

    叶重根本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他下意识的催动自己的眸光,眸光在时空长河的上游看去,就见到一尊巨大的尸骸,探出了遮天蔽日一般的巨手,释放出了恐怖无比的神能,哪怕是隔着无尽星空,依然要镇压一个刚刚出走在四荒界的少年人。

    而那个少年人不是其他人,赫然就是叶重。

    “什么!?”

    叶重此刻真的是震撼了,居然有人能够沿着岁月长河逆行,寻找到一个如此准确的时间点,而后在古代大动干戈?要抹杀一尊准主宰的过去?

    这样的事情相当于是在改写历史,世间谁能够承受如此严重和可怕的后果!?

    那具尸骸敢这样,而且他真的这样动了,他针对叶重而绝杀,觉得在这一世既然无法将其斩杀的话,那么就要去过去磨灭他的一切,终结他的存在意义。

    事实上,若是这样做的话,结果会是怎样是难以预料的事情,最为可怕的就是,一旦这样做的话,整部修炼古史都可能改变了,未来都可以改写。

    可以说,一切都会变了!

    到了那一步,很可能就连天地本身存在的意义都会消失,等同于一切推倒重来了。

    但是,哪怕是可能引发这样的后果,这具古老的尸骸也动了,而且很果断、很霸道,他强势的出击,攻伐少年叶重的时候,要将其磨灭之。

    同时,叶重也看到了,那主宰最后仿若也在忌惮什么,到了最后一刻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影响其他的力量,他居然催动了万妖山的人出手,影响他们的意志,想要让他们灭掉少年叶重。

    但是这样有意义吗?一旦真的利用这种手段杀掉叶重的话,那么依旧是在改写历史,而一旦历史有什么因果的话,这具尸骸依旧要承受。

    不过,他既然如此做的话,是否说明他有一定的信心能够避过什么。

    “吼——”

    他仰天长啸,怒极而狂。

    此刻他整个人都不再躲避了,而是直面那本源剑器,在这个时候,他的气息万分的恐怖,威压诸天万界、威压仙域,威压终极地,此刻的他,战力再度飙升到了主宰境界,虽然不过是瞬息而已,却也令得那终极地中的尸骸震怒。

    “噗——”

    不过,叶重终究还是没有避开这一击,在这一瞬间鲜血四溅,他相当于是被本源剑器斩开了,直接被力劈为两半了。

    “我居然被追随自己多年的兵器所斩了……”叶重苦笑不已,他直面这一击之后,居然没办法瞬息恢复过来。

    本源剑器威士无双,粉碎万灵,覆灭万界,真的是太过强绝了。

    “四大本源古器,原本就是我的主宰兵破碎之后炼制而成的,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以你的实力,你觉得你能够真正的炼化不成?”终极地深处,那具尸骸冷漠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