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最强武神 > 正文 2471.强势逆天
    “你想要做什么?要对抗帝主?就不怕人族一脉因为你有了灭族大祸吗?”此刻,那半步至尊帝境的强者厉喝开口道,他头顶之上的天地玄黄母气鼎之中,一道道绚丽无比的光彩闪烁着,化为了一道道神虹一般的厚重气息,就在这样垂落,里面有帝道气息,让人睁不开眼睛,可以说这是上天最为完美的杰作了。

    “你不过是一个送信的信使而已,你安心吧,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我不会和你一般见识的。”叶重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

    半步至尊帝境强者此刻大怒,他是什么身份?在万世神庭之中为一部首脑,但是想不到今日对方真的将他当作了一个信使,而且那样的口气完全是满不在乎的,将他看做了一个下人,可以说是不削一顾、极度轻蔑。

    “不过,虽然我不会杀你,但是送信的下人就得有下人的礼节,既然你失礼了,我也得替你家所谓的帝主好好的管教你,免得你日后在其他人面前失礼了。”叶重神色冷漠的开口说道。

    众人哗然,叶重亲口这样说了,相当于是将这尊半步至尊帝境强者的身份定性了,这是将他当作了一介奴仆了,没有将他看做同类人。

    要知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刻这个半步至尊帝境强者的境界还高叶重半步,但是叶重此刻却这样的无视他,根本不将他当作一个应该认真对待的对手。

    半步至尊帝境强者怒了,此刻他的眸子越发的冰寒了,今日他就是想要借助万世神庭帝主的威势,来践踏叶重的尊严,但是想不到对方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势太多了,就算是帝主距离证道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是对方依旧不肯屈服,或者应该说直接无视了。

    “你不是来送信的吗?帝主既然有好意的话,我倒是想要仔细的听听是什么回事,你跪过来念吧,大家一起听听。”叶重神色平淡,似乎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

    众人都是吃惊,一个个脸上都是露出了诧异之色,想不到叶重居然如此化解这一次的危机,不着痕迹,没有低头,但是也没有将帝主得罪死。

    而灵剑子、红尘子、古鹏妖等,此刻一个个脸上都是露出了笑容,意味深长的看向了那半步至尊帝境强者所在之处。

    半步至尊帝境强者心头一跳,觉得头皮发麻、毛骨悚然,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叶重这样做,不得不承认他的用心真的是很险恶的,要他跪下来念信,这不仅仅是在破坏他的计划那么简单。

    因为他这样做的话,叶重绝对不会丧失尊严,但是也不至于和万世神庭的帝主彻底的交恶,不过这个半步至尊帝境强者就惨了,可以说所有的屈辱都需要他去背负了。

    事实上,这一次的事情也都是因为他而起的,全部都是他自己搞出来,想要借势压迫叶重,让他走上一条绝路,可是想不到叶重居然强势到这个地步。

    叶重这样做,即便是传出去,被万世神庭的帝主知道的话,他也不好说什么,甚至他还会觉得叶重此人值得欣赏也说不定。

    半步至尊帝境强者的神色阴冷了下来,他绝对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一旦如此的话,最后丢脸的就是他了。

    但是很可惜,很多事情来时容易,去时就难了。

    叶重手中的九天棺已经镇压了下来了,与此同时,吴厚道长也出手了。

    一件九天棺已经很不凡了,加上吴厚道长手中那么多的皇道帝兵碎片,就算是天地玄黄母气鼎再不凡,但是它毕竟只是准帝器而已,哪怕只差一点就是皇道帝兵了,但是差了一点就是差一点,虽然因为它的主人当世的原因,始终都处于复活的状态,但是,面对九天棺这样的成仙大器,和吴厚道长以皇道帝兵的碎片组成的大阵,它真的不行,此刻被强行镇压,几乎就要撕裂虚空,直接冲出去了。

    “唔,怎么突然间那么急着走?要走可以,跪过来把信读完,让我明白了帝主的好意之后,你尽管走。”叶重微笑着向着前方之处逼近,神色说不出的和蔼可亲。

    天地玄黄母气鼎就这样飞走了,它的气势无比的宏大,几乎和天地万道一起沸腾,而补天教这面也没有出手将其阻拦,而是任由它离开。

    因为,现在还不是和万世神庭决裂的时候,留下这件兵器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根本无法阻拦其证道,一切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现在,众人最缺的就是时间,不管是叶重还是神皇子,甚至是吴厚道长,基本上都有帝路尽头争锋,问鼎证道位的资格,只要他们成长起来未必将来就没有一战之力。

    而这个时间段也不用太过久远,真的要踏上那条路的话,岁月算不上障碍,有个数百年说不定就够了。

    不过,此刻说这些都有点太远了,叶重头顶着九天棺,一步步的向着前方之处迈出。九天棺之中的那具帝尸在黑暗血时代之中毁去之后,这件成仙大器虽然依旧玄奥无比,但是叶重操控起来却更加的得心应手了,此刻它发挥出了绝世的威压,蔓延而出。

    至于那半步至尊帝境强者此刻早就被压得脊梁骨将要龟裂了,他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的威势,只能够伏跪下去,因为根本挡不住这种威压,若是敢强撑的话,今日注定会成为劫灰。

    “来吧,念信吧。”叶重冷漠无情的开口说道,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来。

    因为,此人真的是欲借势压迫他,想要让他受辱,逼得他走上绝路,而此刻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脾气,自然是应该怎样就怎样,直接针对,没有客气分毫。

    此时此刻,这封信笺依然在散发出大道的威压,上面有一个将要证道者的道则,虽然没有杀气,但是同样很可怕、很惊人。

    没有了天地玄黄母气鼎的护持,此刻半步至尊帝境强者虽然是一个信使,但是手中的信笺也是在微微的颤抖着,说是浑身欲裂也不为过。

    “叶重!你不要……欺人太甚!”他此刻艰难的抬头,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够和叶重对视。

    可是,前方之处,那口九天棺在沉浮,散发出来的威压远超他之前携带着的那口天地玄黄母气鼎,此时此刻,他颤栗了,面色苍白,根本就说不出一句话来。

    “到底是谁欺人太甚?这是我的婚礼,你却这样放肆,想要借势来欺凌我吗?你还不够这个资格!”叶重冷淡的开口道。

    “轰隆”一声,恐怖的威压蔓延而出,叶重的声音在这种威压之中轰鸣,惊天动地、浩大无边,此时此刻的叶重像是代表了一尊天帝在呵斥、在俯视脚下的罪囚一般。

    摆在了半步至尊帝境强者的面前只有两条路,如同他给叶重的两条路类似,要么臣服,要么死。叶重足够强势,有足够的底气可以逆天,但是他却不行,他没有叶重的底气。

    此时此刻的他,浑身都在抖动着,这种级别的威压令得他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肉身几乎失控了,至于他的神灵,也有几分坚持不住了,像是要面对洪荒猛兽一般,似乎有什么要将它吞食掉。

    到了这一刻,他的本能背叛了他的意识,灵魂最深层次的东西在此刻颤栗,面对这件成仙大器,面对叶重,他畏惧到了极点。

    半步至尊帝境强者伏跪在了地面之上,颤抖着伸出了双手,而后缓缓的打开手里的信封,这个时候,帜盛的光芒流动而出,令得他几乎要崩溃了。

    一个将要证道者的气息蔓延而出,令得他此刻的处境更加的雪上加霜,他几乎软倒在了地面之上,不断的打着摆子,十分的不堪。

    按理来说,他之前能够携带着天地玄黄母气鼎来,帝主的本意应该是护持他不被这信笺所伤,但是想不到他却自作主张,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众人都是鸦雀无声,这是一尊半步至尊帝境强者,境界就算是在场中这么多的强者之中,也算是强大的了,但是在一缕将要证道者的烙印面前,在一件成仙大器面前,他什么都不是,就连一丝一毫对抗的可能性都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本能驱使他打开了信笺,声音颤颤抖抖的开始念出了这封信。大意内容是说帝主敬重叶重,想要招揽他,册封他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神王,虽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但是也有礼贤下士的气度。

    众人都是叹了一口气,如同叶重所言的一般,帝主对他颇为看重,但是这个半步至尊帝境强者却想要仗势欺人,傲然立于场中之处,想要籍此来威压叶重,但是想不到到头来却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也不知道应该是说可悲还是可叹。

    这样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一尊半步至尊帝境强者,臣服在了叶重的面前,手捧信笺,一字一顿的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