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仙途遗祸 > 976全文阅读

水馨很不喜欢这种只能静待**发展的局面。

不过,说到底事不关己。

再怎么悲天悯人也是大局上的。对不认识的人的伤亡,她还无法感同身受。所以才算是能镇定的说出那番话来——不好听的大实话。

而且她的大实话还没有完。

“以前的北海仙坊,应该不至于这么频繁的死人吧?更不要说这样每次死人前,还都有金丹级别的威压了。现在北海仙坊的修士还能保持镇定吗?”

还能就怪了!

水馨轻易地送几个真人的脸上得到了确凿的答案。

她叹了口气,“讲真的,猜疑和迷茫是混乱之源。这点修士只会比凡人更糟糕——他们更擅长动手,破坏力还比凡人大多了。北海仙坊的诸位,应该不会想要在五色试炼过后,得到一个满目苍夷的北海仙坊吧?”

到时候,就是想要守住北海仙坊都困难了。

不过,水馨这番话说下来,却没有引发太多的共鸣。

三个真真人,一个伪真人,都面带怪异的看着她。

“怎么,我说得不对?”

“不,你说得很对。”桓扬真人忍了忍,没忍住,“林道友真是从南边来的?”

“是啊。”水馨道,“南方的剑修就不能考虑这些了。”

桓扬无言以对——说起来,就算水馨确实是北方的剑修又怎么样呢?现在这事儿也无关紧要。正正当当修炼到的剑心的兵魂,远比任何修士,都更不会转走魔道。

“对了。”水馨叹了口气,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决定先把自己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我之前的衣服基本毁在海里了。现在看来这五色试炼也不可能平安结束。侯真人,水炼坊有没有法宝法袍的储存?我现在这衣服可经不起真人级别的战斗。要是有的话,我就直接向你们水炼坊买了。”

侯水遥一愣。

似乎没想到,水馨会在这时候,忽然转成这个话题。

但是想想看,这也真是合情合理的。

她现在身上的顶级灵器法袍,真要是火力全开的战斗,只怕连她自身的剑元都扛不住。

侯水遥想了想,干脆站起来,“虽那孽畜没有去藏宝阁的权力,但这么一提起,我倒是有些担心起来。且如今这事态……光是放在那儿,浪费不说,那孽畜也未必不惦记着。几位道友,都请吧。”

水馨倒有些诧异了。

没想到,只是想要换身衣服而已,居然得到了前往水炼坊藏宝阁的优待!不过这事也刚好。如果合适的话,或者可以给宁朔找一两件法宝。

她虽然不知道那些战利品的价值,但好歹都是真人的随身收藏,想来几件非定制的法宝还买得起。

&

水馨有一点想得没错。

那就是,水炼坊放着的法宝,都是非定制的。在法宝之中,往往属于下品。

都是水炼坊的两位真人和他们的前辈真人,修炼时炼制出来的东西。既然是为了修炼,自然不会用上特别珍贵的灵材。

若是为了冲大关卡所用,炼制出了什么奇物来,那也是千人求取,很快就会被卖出去。

这样的下品法宝,一般也只有那些散修,功法中没有配套法宝,或者配套法宝无法炼制的散修,才会来购买。

不过,现在这局面,如果有机会……

那些五色试炼的试炼者们,是肯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而那些用不上这里的法宝,想要阻止对手变强的人,当然也会想到这里。

但是,这藏宝阁已经位于地下数百米的地方了。

水馨估摸着,到了这种大陆边缘的地方,再深保不定就要入海。而且,前往藏宝阁的通道,简直是步步禁制。明的暗的,防御不止一重。

远非蚀水那点儿禁制可比。

水馨跟在侯水遥的背后走过,感受着那明、暗的威胁,自认就是她单剑闯入,只怕也难以毫发无伤。

水馨就惊讶了,“藏宝阁这里这么安全,为什么蚀水放在那么……不安全的地方?”

侯水遥苦涩的道,“还能是为什么?不能收服蚀水,能起到的作用就有限得很。放在那里,也是想看看有没有弟子能收服蚀水。收服异水,和资质之类的关联却不是绝对的。”

想想也是有理。

水馨就不说话了。

穿过了重重禁制,他们到了地下额外不同的一栋建筑前。

虽说是地下,却是开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穴,穹顶甚至是变幻的蓝天(这也是禁制之一),一栋楼被绿水环绕其中。虽然“护楼河”只有几丈宽阔,但河水中时不时闪烁的晦暗光芒却表明,这同样是一个禁制。

从“护楼河”到那栋其貌不扬,显得有些敦实的楼之间只有一座窄桥相连,那窄桥看着,同样不是凡物。

“这里面得有多少法宝啊!”得原谅水馨是个土包子。

就是小宗门的藏宝之处,也从来没有去过。

侯水遥摇头道,“林道友误会了,这儿虽然禁制重重,却也不只是禁制而已。活水带来灵气,而我们的法宝都是水炼之物,这条河能给予滋养。”

说着,侯水遥率先踏上了那座比独木桥宽得有限的窄桥。

随着他的脚步踏上,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波纹荡漾开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褪去了。

侯水遥道,“几位可以上来了。”

水馨好奇问,“如果我们刚才踏上去会发生什么?”

“……自然是会受到一些攻击。不过,如今也只是日常维护的禁制,想来还奈何不了道友。”

水馨笑了笑,跟着上了桥。

一片平静。

没有发生任何事的走过了窄桥,而那栋楼的大门,也仿佛知道了主人的到来,自己敞开了。

楼内是一片宝光闪烁的天地。

从外面看来,这栋外星古朴的楼大约有三层楼高,但在里面看,楼内却完全没有分层的样子。数十个或大或小的朦胧光球不规则的漂浮在三层楼高的空间里。只能隐约看清里面物品的模样。

以水馨的眼力,哪怕有些朦胧,也很快就认清了光球里的模样。

这座藏宝阁,看起来藏着法宝,或者还包括一些贵重的灵材,却没有藏着符箓啊、功法之类的东西。

并没有功法等物。

侯水遥这次没有那么轻描淡写了,伸出手,做了几个法决,就有足足五个光球漂浮了下来,围绕在他的身边,竟然都是衣物。

折叠起来的衣物看不出款式就是了。

他又捏了个法决,从楼顶处就又飞来一块碧如海水的玉牌。侯水遥用神识探查了一会儿,苦笑道,“久不来这里,我都要忘记居然有这么多了。”

顿了顿又道,“这里有三套法袍都是给剑修的。其中一套是前辈的练手作,也就罢了。”

随着他的话,一颗光球飞走了。

“剩下两套……”侯水遥沉吟片刻,看着水馨道,“这两套是同一个剑修定制的。他下单之后,似乎出了事,匆匆出海,再未回来。已经过了保留期限,我水炼坊可以自主处理了。却是没有什么女子气息,且来路略有忌讳,就看林道友你在意不在意了。”

“最后两套,却是为道修玄修准备的。”侯水遥继续道,“虽说材质也过关,但终归还是重阵法禁制。要说衣服材质,肯定比不得前面的。若是林道友你用的话……算是有利有弊吧。”

水馨对那个利弊完全不感兴趣。

法袍的禁制一般都是设置得可以用灵石启动,侯水遥所说的“利”就是,这样的法袍可以让她多一份防御手段。但水馨要这么一层防御做什么?

她想了想,直接从自己的储物环里搬出来一座巨大的金身傀儡,有些期待的看着侯水遥,“不知道水炼坊收不收这个?”

这是她在万花国上古洞府捞来的傀儡。

在万花城得到了一个很不称心的鉴定结果。

明明很值钱但是卖不出价……

这个结果让那些金身傀儡都砸在手里了。

就卖了一个给顾清城真君——水馨还有点怀疑那是友情帮助。

再扣掉一个准备交给苏羽卿做礼物的,也还剩下十几个,特别占位置。要不是她的修为增长够快,顾真君又有支援,水馨在得到了几个真人的战利品之后,已经有扔掉的冲动了。

侯水遥看到那金身傀儡,也有些愣住了。

他的脸色更是有一瞬间的僵硬。

做了许久壁花的桓扬立刻注意到了,嗤笑一声,“怎么了,这东西我看都知道十分不凡。你们水炼坊,不是号称‘水性至柔至强,无物不可炼’么?”

“话虽这么说……”

侯水遥伸手探了探那金身傀儡,露出一个苦笑来,“只怕炼起来费的功夫太大了。”

水馨眼神微闪,随即收敛,耸耸肩道,“我手上也有其他灵材和灵石。但灵石终究是常用之物,灵材的话,这傀儡的灵材委实是最好的了。而且,我手里也不只一具傀儡。”

邱珂冷笑道,“侯真人莫非没有度过此次危机的信心么?水炼坊这次的损失不小,日后想要重立声威,好的法宝不可或缺。但作为主材料的高品级灵材,现在却是越来越难找了。”

侯水遥的眉目舒展开来,“是这个道理——林道友,你有多少这样的傀儡?”

水馨挑眉反问了句,“你要多少?”

“如今时局特殊,这灵材的具体炼制,又还没有经过试验。两具换一套法袍如何?”

水馨并不是一个在乎钱财的人——总体来说,她的战利品,还是远远超过她的消耗的。

何况金身傀儡都快砸在她手上了。

但她依然认真起来,“这可是五行精金熔炼出来的东西。只要水炼坊能将它分割开来,可就是上好的法宝胚胎了。又不是说还要再浓缩的。嗯,最多四具换三套。或者三具换定制的那两套。”

看她认真讲价格的模样,另外几个真人倒是有些吃惊了。

毕竟,以水馨的美貌,在买东西这种事情上,应该是很容易得到各种优惠的。

稍微利用一下的话,还能得到更多。

所以说,就算喜欢讲价,这样的讲价方式也有点儿……奇怪?

侯水遥摇摇头,在水炼坊出事以后,第一次露出了有些真心的笑容,“也行。林道友是三套都要吗?”

水馨肯定的点头,“三套都要吧。”

然后,一个个的取出了金身傀儡。

她也没有说假话,这些金身傀儡是用来对付顶级剑修的。身体早已经凝练到了极致。类似成年人的体积,分割开来能做好些法宝胚胎了。只不过,该如何分割,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有几个真人在一边看着,侯水遥当然也不会反口不认。

他也一个个的撤掉了光球状的禁制,将那几件法宝送到了水馨的手上。

正如他之前所说,这三套法袍都是为男修准备的——剑修之中,女性的比例可完全比不上道修玄修——但说到底都是劲装的样式,男女的区别也不大。而且,法宝级的法袍,样式不能大改,大小变化却是基本能力。

水馨对这些完全可以不在意。

让水馨惊喜的是,那两套定制的衣袍,不但有衣裤腰带,甚至还是带着靴子的!

皮质的靴子显然取材于深海妖兽,柔软且坚韧。

此外,这三套衣袍都是蓝色。

一来,是水炼坊出产。二来,也是近海的特色——水炼坊炼制的大半法宝,都是在海洋中才能发挥更大威力。法袍也是如此。穿着这几套衣袍,除非海水压强达到一定程度,在海水中也能自如如天空!

水馨在这边欣赏她的新衣服——虽然看她买三套就知道,她对自己的衣服能使用多久这一点不是很有信心。

另一边,侯水遥有些无奈的对另外几个人说道,“我领着你们过来,也是想,将这些藏宝阁里的法宝都用起来。否则,只怕这里的防御,就得一天天的加强才行,还要提心吊胆的。”

说完,侯水遥将玉牌递给了桓扬,“卖出去的这三套,具体的材质之类的信息我已经删除了。剩下的法宝,信息都在里面了。”

水馨闻言,“啧”了一声,“没有神识,还真是不方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