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仙途遗祸 > 857 又一个真人全文阅读

857 又一个真人

那剑心期的剑修不是没有想过,这两个剑修会考虑一命换一命。据他所知,这类剑修很有可能这么做。

所以,一下没有刺中要害,却感觉到对方的血液已经燃烧了起来,这剑修是立刻就想抽出灵剑,转攻下一位的。

可是……

他没有想到,剑尖刺中的脊骨,居然牢牢的锁住了他的剑尖!

他没有想到,这明明不过是引剑初期的女剑修,居然能在血液燃烧的情况下,爆发出那样的力量,捏住了他的剑身!

他还没有想到,那个男剑修,居然能有那么快、那么凌厉的剑势!

瞬息时光,在这样的环境里,就能决定生死。

哪怕是剑心期的剑修,也并不例外!

所以……

一干受伤的道修儒修们,依然没缓过来。当然,他们也不需要太着急了。因为那剑心期的剑修,已经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

那九尾异狐的虚影也没有了攻击性,哀哀叫着出现在了尸体身上,也缓缓消散了。

付出的代价远比他们一度以为的要小。

林枫言被剑心期剑修临死的反击烧焦了所有的外皮,但看起来还能活动。

水馨已经跌坐在一边,整个身体被内部的火焰烧得通红,但她连吞了几颗丹药,又敷了伤药,似乎已经控制住了内伤。

至于剩下的人,仅仅是被盾牌的反击所伤而已。

“多亏了你们。”墨鸦检查了一下水馨才道,“那剑修虽然看来气势汹汹,但被你们炸了一次以后,已经在燃烧生命了。所以他的反击不够猛烈、恐怖。否则,他的临死一击足以杀死他们两个。”

这么一想也挺有道理的……

一众聪明人梳理着之前的那些细节……

现在追究水馨两人的身份,并没有意义。

这两人若是那神秘组织的“叛徒”,对目前的他们来说不是坏事。

于是大半人都点了头。

霍愿成还问丹药够不够。

见水馨点头,才作罢了。

只有宁朔若有所思,却也没有反对。他直接略过了这个问题,“我看我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他们想要带我们去的地方,可绝不是什么善地。但迷失古道本身并无危险,有危险的就只能是人了。而且,是能让真人级剑修为之做事的……大家都能动吗?”

弄月直接走过去,将水馨背起来,“你还是休息一会儿。”

其他人也觉得宁朔的话深有道理。

之所以宁朔一联络,就决定早早发难,之前一连串的攻击可以说是在死亡威胁下将反应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为什么?

不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么!

一个真人级就是如此艰难,真到了地方,多出几个真人来该怎么办?

如果不是怕迷路——跑快了,对本命灵植的感应就会下降——夜仙城的两人简直巴不得在这个地下迷宫里来一出玩命飞行!

此时自然是跑为上策。

不过……该往哪儿跑!?

&

周饮汾两人此时已经将盾牌的碎片,都从身体里逼了出来。

但他们不像水馨两个有装模作样的成分,之前为了保住上半身,腿上确实受伤颇重。现在就算能走,速度也会很慢。而且痛楚肯定要影响感知。

周饮汾就有些为难的道,“我们的速度只怕会成拖累。”

岳沫河则终于有空抱怨一下了,“我们要尽快赶回夜仙城!那袁安源,竟敢勾结外人……”

其他人都没吭声。

周饮汾的话很现实,但要说去夜仙城嘛……

有些人已经不确定了。

岳沫河第一眼见到袁安源时的表现很清楚——她看见袁安源时有些奇怪,却并不很惊讶。也就是说,在这迷失古道里看见夜仙城的弟子不算是件很稀奇的事儿。

在一个夜仙城弟子时不时往来的地方,居然能有一个利用迷失古道拐带孩童的组织来往,眼瞅着还有人常驻的模样……

虽然周饮汾两人是没问题,但夜仙城有问题的人会只有袁安源一个吗?

霍愿成看见一番眉眼官司之后,安元辰一脸晦气的去背了周饮汾,而卫良栋去背了岳沫河——这意味着纳兰敬晖成功甩锅,毕竟儒修的语言就颇有力量,他们背人是比较靠谱的——他自己却走到那些尸体边上,迅速的搜出了几个储物袋和一个兽魂灵器。

“大部分东西都不能要。”霍愿成说,“在这地方,只怕也少不得依靠灵器法袍之类的印记来相互指引,但灵石丹药应该就没问题。”

兽魂灵器超级好对付,而墨鸦也迅速将几个储物袋破解了。

霍愿成将大半能用的东西都交给了墨鸦。

人都是两剑修杀的。

可按照两剑修现在的身份设定,并没有储物灵器,东西都是墨鸦收着。霍愿成早看出这一点,自然就这么做了。

宁朔见他们如此,也迅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因此就转变了话锋,“我想起来,那批孩童之中,只怕就有明国大儒张煜之子。之前没有任何线索也就算了。如今有了线索……我们不如原路返回,若是救了大儒之子,只怕很多事都会方便许多——越是往北,儒家的势力应该就越不容小觑吧?”

之前有个剑心期的剑修虎视眈眈,众人顾着自己的小命都来不及,自然是想不到那些凡人孩童。

不过明国大儒之子的事情,确实是不少人放在心上的。

当时没有立刻反抗,也不敢说完全没有这个缘故在内——当时可没人知道宁朔有本事在剑心剑修的身后遮掩神识传音,能打出一波“默契十足”的反击来。

不动手的一大原因就是……

误伤了普通小孩不要紧,真要误伤了明国大儒之后,这就是一个极大地后患啊!

终归都是要离开这个位置,离开迷失古道或者更好——藏在迷失古道里的人,既然都是藏着的,也未必敢追出去吧?

宁朔这个意见,再次得到了众人的赞同。

也许岳沫河和周饮汾两人是不想同意的,但是,两人对望一眼,周饮汾还是用眼神制止了岳沫河——他也看出问题来了。

于是,一行人朝原路返回。

水馨趴在弄月的身后,默默的调整体内的伤势,略有些无语。

之前那波反击,她看着还有些惊艳来着。没想到一群本来并不相干的人,竟能做到这个地步。没料到,生死危机刚过,就出幺蛾子了。

好吧,也还算不上是幺蛾子,有些话明显没有说出口,但谁不知道,气氛已经变了啊!

躲过了“近忧”之后,就难免要有点儿“远虑”了。

夜仙城从“应该可靠”变成了“怕是和神秘组织有点儿牵扯”……

水馨也不知道夜仙城变成了什么模样,并不敢发表意见。

她还是更担心枯荣真君。

还好,林枫言看懂了她的担心,两人联手,诈了那剑修一把,没有用出太多的实力,就解决了战斗。

他们不敢缠斗啊!

要是缠斗下去,光是本命灵剑的强度,就足以暴露身份了。

刚才那种做法,只有她脊骨的强度、手心的力道,和林枫言隐隐突破速度限制的一剑,有暴露的可能——但只怕连那个死掉的剑修,自己都不能肯定吧。

希望这能避过一位真君的感知……想来那真君也不至于为一个剑修出头报仇。

事实上,枯荣真君也确实是没来。

但是一行人才往回走了十分钟的距离,水馨就低低的发出一声哀鸣,脑袋埋在了弄月的肩上。

“怎么了?伤势恶化了吗?”弄月有些担心——她倒是看出了水馨两人的战术,但剑心剑修的一剑,也不好受啊!

“没,我就是有点心悸。你知道的,我的危机预感比旁人强点。”

虽然迷失古道有吸收回声的效果,但到底旁人都没说话。

这话还是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

然后,大家也就顺势想起了,在进入迷失古道的时候,水馨就说过她心悸来着……

当时是没人在意的。

可后来……

卫良栋背着人,都没能忍住,“不要乌鸦嘴啊!我刚才那声喊都没恢复过来呢!”

话音刚落,他的身体就是一阵颤栗。

倒不是他也察觉到了什么危机。

而是岳沫河在他的背上蹭了一下。

要知道,岳沫河可是一个长相妩媚,曲线玲珑的大美人!卫良栋又不是那等坐怀不乱的人物,被那软绵绵的东西蹭一蹭,自然就有了些许反应。

卫良栋脸黑了——所以说,不要乱动啊!

似乎听见了他的心声,岳沫河低喘一声,僵住了,随即她大声喊道,“小心,是诱情术!夜仙城有真人出手!”

又是一个真人!

所有人都要疯了。

整个火鸦城才几个真人啊!迷失古道不是说没人愿意下来吗?

这真人怎么一下子就不值钱了呢?

水馨拍拍弄月,“到前面,听我的指示走!我能记得路!”

之前引路的人,还是岳沫河和周饮汾两人。水馨的感知在这个地方不正常,但她本来也不想暴露这一点。

现在……说记住了进来以后的这段路,也是没办法。

目前出现的夜仙城真人显然已经知道了那剑心期剑修的下场,远远的使用法术。至少在这法术的笼罩范围内,这位真人是可以掌握情况的。

哪怕她也能掌握那真人的位置吧,这通道七拐八弯的,她想打过去也需要时间。那真人根本不可能说站在原地找打。

想要杀掉这个已经有了警惕心的真人,就非得暴露真实实力不可了。

幸而这真人和他们要走的路是完全相反的方向,速度快起来,还是有希望甩开的——就是甩不开,离得远一点也比较好。因为那样离枯荣真君也就远了。

——一旦暴露实力,立刻逃命!

尽管这和之前一样,等于是赌枯荣真君不会离开迷失古道,但离得远,逃掉的指望总是大一点的。元婴真君要是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她林水馨早死了千八百遍了。

&

到底隔了相当远的距离。

而岳沫河两人都是刚受了伤,身体虚弱,反而对那“诱情术”万分敏感。以至于旁人还没有察觉,他们两个就先察觉了。又是本门的法术,自然立刻辨认出来。

本来就有些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就又紧张起来。

也没人问水馨到底认不认得路——坦白说,这时候“神秘组织叛徒”的身份反而挺可靠。没人抗议的飞快跟着前面飞奔的弄月跑。

一边跑,宁朔还一边问,“岳道友,这是哪位真人,你能认出来吗?”

卫良栋也是淬体了的,跑得很快也很稳。

岳沫河倒也有这个时间来回答,却只能苦笑,“诱情术是人人必修的……”

“那这种雾气呢?”纳兰敬晖往后一指。

岳沫河和周饮汾同时在人背上往后看去,却见黑红黑红的雾气,正从背后汹涌而来!

这下不用分辨了。

“夜……夜千鸣,袁安源的师傅!”岳沫河和周饮汾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真是默契十足。

而剩下的人,就算是认不出来那黑红交杂的雾气,也知道夜千鸣的名声啊!一下子就几乎脸色全黑了。

简单的类比下吧——夜千鸣以夜为姓,地位不比火鸦城的霍真人低多少!

“快跑!”周饮汾也露出了恐惧之色,“这是‘尘梦’,连金丹真人也能毒倒,我们挡不住!”

这会儿,狭窄的环境,就成了可怕之处。

放在外面,还需要夜千鸣集中神识来指挥,但在这里,只要驱使着超前涌就可以了。

毒雾不同寻常,哪怕是迷失古道,一时半刻的也吸收不掉。

简直就如同天下大势一样势不可挡!

宁朔和霍愿成两人,先后往后面忍了一个霹雳子,又扔了一面比较粗劣的灵器盾牌。

然而,霹雳子的爆炸,迅速被淹没在红黑交杂的雾气中。而那灵器盾牌,虽然瞬间放大变形,封住了通道,可是,那轻飘飘的、看似没有任何力量的雾气,却轻而易举的将盾牌推倒,就没耽搁两秒的时间!

照这样下去,被追上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且,就在这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身后的时候,水馨却注意到——前面的那批人,距离他们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