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仙途遗祸 > 1856 根基侵蚀全文阅读

1856 根基侵蚀

乌溯对植物没有特殊看法。虽然他知道林诚欢(林水馨)南下就是为了找到那株神木的本体。所以他觉得眼前的一切很正常。

“你觉得那片‘绿海’对这个世界的存在意味着什么?”乌溯有些不耐烦了。

秋霁其实也知道。

那层绿海如果是内外世界的界限,就意味着很可能是组织加强上古封印的后手。而这个浮梦大陆,也多半和那个上古封印有关。

大裂缝、灾兽之类出现在一个不算很真实的世界,这可怕吗?不算可怕。甚至不能说封印被破坏。顶多就是封印的东西从内层闯到了外层。

但这里的植物要是出现异变……

秋霁之前自己就试探过了——这里的植物和“外层空间”的植物一样,无法被他控制。

这意味着,要么他距离本体还很遥远,要么这些植物本身就有操控者。而对方对植物的操控等级超过了他!

也许,“本体”、“操控者”就是封印本身都说不准。

植物的异变……

“这是什么新型的灾兽吗?”

秋霁的脑袋还没得出个确切结论来,一个让他在意的声音就想起来了。正是沈樱,带着两跟班也飞到了附近,倒是还没有飞到“稻草人”的攻击圈内去。

——现在正有不知道来自何处的修士,与那五个“稻草人”纠缠。

“这附近好像没出现裂缝。”沈樱的一个根本摆弄着手上的一个寻灵盘之类的东西,疑惑的道。

“要不是灾兽,这是什么东西!”

秋霁嘴角微抽的远远望了一眼。

这会儿的沈樱,有些像是没有参加万花门试炼之前的模样。骄傲骄矜,甚至算得上有几分骄纵。

这性格当然称不上好。

之前一出山门就吃了个大亏。

因为心魔的缘故,后来总算是成熟了一些。本来看着像是因祸得福。但从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看来,本以为已经去除干净的心魔,保不定还残留了一定的影响。

如今“恢复到原本模样”,倒让秋霁感官复杂,隐约觉得这保不定会是一场机缘。

“大小姐,我们又哪里知道呢?”跟班之一有些无奈的回答。

另一个跟班则有些怀疑的道,“大小姐,我怎么看着这些怪物的身体,倒像是灵谷组成的?”

“灵谷?怎么可能?这片地方可不是种灵谷的地。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沈樱嗤之以鼻道。

但这个跟班的提醒很及时。

周围也有些围拢过来观望的修士,其中也有熟悉灵谷未被砍伐时候模样的。

四周很快就传来了好几声附和。

“这么一看还真是。”

“这本来就是田庄,是个什么村子来着?”

“还真是灵谷的模样……灵谷和凡谷可不一样,那种翠色就不一样。如今是夜里,更加分明。”

“开什么玩笑呢?”当然也有人大声斥责,“就是凡谷异变成灵谷,何曾听说过,异变成如今的模样?且如今已经秋收时节,想要让凡谷异变,更不容易。终究都是非凡之物,这才颜色相近罢了!”

乌溯表示很能理解这个人的心情。

这几天他打听得清楚,这浮梦大陆的灵气并不充沛。哪怕是城区,诸多修仙门牌汇聚的城区,灵气浓度也顶多就是小型灵脉的水平。

好像灵气全都汇聚在深层的地下,根本上不来。

灵谷能够抽取深层的灵气,这是整个浮梦大陆的生命线了。没有灵谷,区区八十一城区的灵气,根本养不起多少修士。

灵谷异变成灾兽一类的怪物?

别说散修受不了,连大门派也受不了的。

——至少,这个世界的设定是这样。

“先收拾这些东西。”秋霁对乌溯道。

不同于桓综茗的“保命为上”。乌溯的“一般不考虑战斗”,秋霁一不想沈樱凑过去,二也是想要测试一下这新出现的怪物是什么水平。

他直接就从飞舟上跳出去了。

和那些“稻草人”缠斗的修士,因为“稻草人”几乎神出鬼没的“剑穗”,全都身法优秀的。驾役飞行灵器来战斗,要求还要更高。

秋霁的斗境早就跟上了道境。哪怕是赶山鞭也同样被压制到了顶级灵器的水平,身法招数什么的,都要超过那几个缠斗的修士。

当然,最重要的是……

赶山鞭一出,一怼上那那些“稻草人”,秋霁就惊诧的发现——控制植物的能力,回来了一半!

倒不是说他能控制那些“稻草人”,而是赶山鞭对“木系”的压制回来了!

那些“稻草人”和其他修士斗得有声有色。

可一旦是秋霁赶山鞭的虚影卷过去,还没应敌就先萎靡一半。

哪怕秋霁连当前被控制的境界都没有发挥出一半来,他一加入,也立刻就改变了战局!

身在战场的修士也好,围观的修士也罢。

当然看得出秋霁那“天生克制”一半的状态。

跃跃欲试的沈樱立刻就迟疑了下来,“怎么回事,那修士是使用了紫气吗?”

“并没有。刚才那几位修士里,宫长生大师倒是使用了紫气,但对那怪物的克制,倒像是比不上这一位。”

“说起来,这位似乎就是徐师兄说的,前掌门失踪后收的弟子?”

沈樱听到后面那句,反而立刻瞪了指出秋霁“身份”的弟子一眼。

“核心!这新怪物可有核心么?”沈樱将声音扩大到了全场可闻的程度。这也是对抗灾兽的“经验”,只要是相似的“灾兽”,核心都在相似的位置。

探明了位置,后面就会好对付得多。

秋霁百忙中看了沈樱一眼。

“稻草人”看着是稻杆扭结而成的身体,但不管是他还是那个叫做宫长生的修士,对它们造成的破坏都能很快被弥补。

克制是克制,要说彻底破坏,找到核心什么的,都没做到。这些稻草人最显眼的那双和稻谷无关的眼睛,也已经被证明了不是核心。

不过……

秋霁赶山鞭一扬,一条赶山鞭就仿佛分裂成了数十条。数十条赶山鞭一个头,握在了他的手中,化作了一张大网,将一个“稻草人”裹住,向上一扯!

但是显然,这一扯,受到了极大的阻力。

别看“稻草人”撒欢似的在地面上乱跑,看着不像树木有根系。被秋霁这么一扯,眼睛尖的人就看出来了。

“稻草人”的脚下,貌似有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细须,扎在了地上!

宫长生眼神一厉,这个中年男子的一柄飞剑,就带着紫光,从那些黑色细须上一扫而过。

秋霁眼神一言难尽的看了宫长生一眼。

——这修士长着一张与“紫霞门宫侑真人”基本不同的脸,但这柄飞剑,怎么看都是宫侑的“极光剑”啊!

剑的外表一模一样,操纵飞剑的剑法,也分明是宫侑所学。

但这时候也顾不上这么多,得到帮助,秋霁轻松的将那稻草人“拔”了起来,赶山鞭的虚影一搅,这一次,“稻草人”化作了无数的“草屑”,毫无光泽的“草屑”,四下飞散。

眼睛尖的同样能看到。

在“稻草人”被彻底拔离地面的时候,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并且极力挣扎着向下。

也就是秋霁动手速度够快。

而当“草屑”飞散,又很快就从“枯萎”的状态,变成了仿佛燃烧余烬一般的黑灰。

秋霁微微摇头。

——这玩意没有核心,根本就不是浮梦大陆定义的“灾兽”。

他有心想要继续动手,但是乌溯远远的传音给他,让他停下。

秋霁扫了一眼,也就住手了。

他已经示范了该怎么对付这种“稻草人”,也是该让其他修士自己试验一下这种与“灾兽”完全不同的怪物。

看着更多修士围上来,秋霁反而后退,又退回了乌溯操控的飞舟边。

沈樱从自己的飞绫上跳了下来,飞到了秋霁的身边,上下打量了几眼,不客气的道,“那是什么东西?”

“我哪里知道?”

沈樱“哼”了一声,“你要是不知道,怎么会恰好有克制它们的灵器?”

秋霁有些头痛——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

但还没等他开口,另一个气定神闲的声音代他回答了,“当然是因为,他修炼的其实是紫霞门的传承。”

乌溯寻声望去,顿时大喜,“苏大……”

被桓综茗扯了下,他总算吞下了第三个字。

苏倾冲他点了点头,说出大实话,“沈固与其说是教导了他,不如说是保护并指引了他。”

沈樱当然不认得苏倾。

可苏倾在这个浮梦大陆,却是将实力保持在了金丹级别,她本人又没有掩饰那高出筑基法力一层的气息。

加上徐复……

沈樱的脸上,一下子恭敬了许多,“前辈可是紫霞门真人?”

苏倾矜持、淡定的点头。

秋霁忍不住眉眼抽搐。

“看来徐复都已经和你们说了。”苏倾道。

明明传达的基本没有好消息,沈樱却还是松了口气。她想起什么,立刻问道,“真人,请问,家父是否……”

“他受裂缝影响,到了紫霞门就伤重倒地,至今还在救治。记忆也受了影响。不过,性命修为都会无碍,只是需要时间罢了。”苏倾和蔼的道。

沈樱又松了口气。

因为人多势众,又掌握了“稻草人”弱点的缘故,一拥而上之下,那几个“稻草人”在短时间内就被收拾了个干净。

他们也都注意到了衣着不凡,气度更加不凡的苏倾,纷纷围拢过来。

却又不敢靠得太近,飞行的高度都要低一些,远远的观望,耳朵却竖得高高的。

苏倾却没理会她们,而是看着秋霁三人道,“你们一个修炼的就是紫霞门的功法,两个带着紫云令,怎么都滞留在此?”

秋霁无言以对。他修炼的也是这个世界的紫霞门的功法么?

桓综茗却淡定道,“时机不到。”

——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时机不到。

苏倾笑道,“身怀紫云令,就意味着我们认可你们有自行领悟‘紫气’的可能。但要获得真正的传承,还是要上山门。若是能自行领悟紫气,也就自行成为紫霞门正式弟子。”

秋霁眼角再抽了下。

如果被水馨看见,一定要感慨这位的高冷崩得厉害。

不过,只要知道秋霁的身份,就肯定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

苏倾已经传音过来。

“你们三人,要尽快搬离彩云坊的修士聚集之处。桓综茗,你去凡人聚集之地,好好的观察凡人一段时间。不能说话就别说话。乌溯,你去所谓的王族那儿求个官,不许与教化相关。秋霁,你若能听我一言,也去王族求个官。”

——苏倾是白天就已经到了王城。

只是一直没有露面罢了。

传音之后,苏倾摆手阻止了明显胆子比其他修士更大,又想要说些什么的沈樱,飞去了“稻草人”肆虐的那片农田的上空。

有挡在路上的修士纷纷让路。

苏倾飞到了农田上以后,就开始念诵《悯农赋》。

不用说,又是她丈夫叶久的作品。

苏倾的性格看似平易,也有过自毁根基改变战局之举。但能抓准那渺茫的可能去改变,本也就说明了她冷静的性格。

她做史官,是因为她一直就长于此道。

也因此,她不是不会写诗文,只是她写出来的东西,往往过于冷静客观,用来做判定、审判是很好的。缺乏丰沛的情感。

需要“主观”的时候,只能用别人写的。

随着《悯农赋》的声音出来,本来被肆虐得狼藉一片,处处坑洼的地面上,开始有淡淡的紫光流转。

形成了一条略显黯淡的紫色河流。

早已经“死无全尸”的稻谷在紫色的河流中融化,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地面上重新生长了出来,恢复了原本硕果累累的样子。

苏倾伸手一招,就将其中的一根稻穗招到了手上。

稍稍检查了一下,就递给了秋霁,“你看看。”

秋霁这会儿眉眼也正常了,郑重的接过了稻穗,“这是坏事吗?”

“你说呢?”苏倾反问。

正常情况,苏倾这么一番操作,这片稻谷应该就成为灵谷了。现在还不过是凡物,秋霁还隐约有了能控制的感觉……当然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