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仙途遗祸 > 1191 找到问题全文阅读

1191 找到问题

甄婉秋也许是藏拙,也许是别的什么。

水馨则是心不在焉。

两人的答卷,自然都不好看。

且两人拿到纸笔时,已经较晚了,十二个“评委”都已经开始看其他答卷。原九娘故意走到了水馨身边,对着水馨的答卷,露出了几声嗤笑。

“这样的水平,也来丢人现眼!”

原九娘在后面并不隐晦的说道。

水馨想了想,没理她,继续和甄婉秋搭话,“甄姑娘,我想请教下,第一次见面时,你的侍女是抱着琴来的,想来琴道应当出众吧?”

甄婉秋觉得这话莫名得很。

她呆了呆,“……只是喜好,算不得出众。”

原九娘正在看甄婉秋那边的答卷。

闻言冷笑声,自觉拆穿了“林冬连”的阴谋,“你是想说,可惜比得不是琴么?哼,她也就罢了,琴道再高妙,难道能引动天地之力不成?林冬连姑娘,听说你可是有血脉祝福的,能施展木系术法啊?无论以前再擅长什么,如今还是专心在植物身上比较好。”

水馨微笑,看了原九娘一眼。

手下停了笔,“所以我知道,很多植物都会受到音乐影响。高深的琴技,甚至只需要琴技,就能主导植物的生死枯荣。”

甄婉秋一怔,笑着开口,“如此说来,倒是厉害得很了,听来令人心向往之呢。”

“就是,那样的琴技,难道还能被请来替你培养植物?”原九娘再次冷哼一声。

所以说,人有时候就是这么不理智。

“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需要的问题。”水馨本来并没有打算在这个花会出风头,仅仅是打算混过去就算了。

但是,发现甄婉秋的异常之后,水馨就改变了想法。

她招招手,让清浣将铃兰抱过来。

“何必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呢?”水馨轻笑一声,抛下卷子,闭上眼睛,纤细雪白的手指,在几乎同样颜色的铃兰上拨弄了起来。

之前,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这铃兰似乎会“随声奏乐”。在姑娘们品鉴诸多盆花的时候,有丝竹之声助兴。而那铃兰,就在丝竹声中,发出了类似于回音之类的声音,倒也十分和谐。

虽说那情形有些奇异,但具备回音之能的植物,至少有一种“回音花”,恰好也是凡植,就不算让人奇怪。

但现在……

为了表示对结果的尊重,奏乐声早已经听了。

在那个眉目带媚色,令人不喜的女子手指如穿花蝴蝶一般灵巧的拨弄下,伞状的铃兰,居然发出了极为清脆悠扬的琴声。声音连贯悦耳,听不出什么曲子,这些怎么都会有几分艺术鉴赏力的大小姐们,却都能听出,这是一曲春日乐章——

万物生机勃勃!

流畅而充满了生机的乐曲声中,伞状的铃兰悄无声息的调整着某些花朵的位置大,这样的举动被掩盖在了整把“伞”的摇晃下。

等到一曲奏毕,伞状的铃兰从上方看去,竟然出现了漩涡纹。但是,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外观上的差别。

原九娘憋了好一阵子,立刻就要开口,但是,另一个儒衫女子扯住了她。

“灵植。”儒衫女子道,“这株铃兰变成灵植了,从没听过的灵植。”

什么!?

原九娘吃了一惊。

不只是她,周围那些远远近近围观的女子,全都吃了一惊。刚才不打断水馨,是她们的修养。但是,真没人想到,“林冬连”不是为了展现琴艺,表示自己的才能不在园艺上,也不是为了另辟蹊径,将琴艺与园艺结合。而是……

通过琴艺,将凡植硬生生拔升为灵植!

如果说这些女子都带了自己的护卫,那么还可能先知道这个事实。可惜,并没有。园子的大小有限,带个贴身侍女就已经是极限。

是以一时间,鸦雀无声。

在这种时候,原九娘的头脑竟然转得出奇的快,立刻就了一句,“之前都不知道你对这铃兰用过多少灵石了吧!”

“确实用过不少。”水馨坦然道,“但这一曲,依然节省了好几块下品灵石。”

“看灵气浓度是二阶灵植了。”之前阻止原九娘的儒衫女子插口。

“那这灵植有什么用?”原九娘的语气克制了一些,“用来奏曲吗?”

她虽然看水馨不顺眼,很想压她几下。

但终究不是傻子。

哪怕这株铃兰没有什么用处,有这样的能力,就代表“林冬连”很有可能制造出更有用处的灵植来!这样的能力,就算是比不上天生天目,却也不差了。

不能再当做普通的旁支林氏女看待。

“我确实不知道有什么用途。”

原九娘的态度已经有些软化,水馨却是一如既往。

多带上了几分淡淡的骄傲,“不过,如这株铃兰般催生的灵植,我催生了一株就能催生许多株。难道还会催生不出有大用的来?就这一株,能让我赏心悦耳,就是大用处了。”

&

远处,依然坐在溪水上凉亭中的一个少妇一边喝着茶,一边传音给林蓥珮,“小姑娘不错。”

林蓥珮微微一笑,回音道,“只是小姑娘罢了。”

这样的本事,可并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张扬啊!能得到灵石来滋养植物,是应该已经和林府有了默契吧?默默的听从林府的安排,总不会错。却在这儿宣扬开来,是心性不够,还是炫耀之心呢?

不过,也无所谓了。

这份能力是血脉祝福,也就意味着不会有太大的发展余地。身为女子,有先天天目,还能说逆势奋起,成就不下于男子的功业。

血脉天赋而已,却与凡人没有多少差别,终究还是身份决定地位。

林蓥珮早在“林冬连”入城的当天就知道了“娘家来亲戚”的消息,也知道了血脉祝福。但是,哪怕是有原九娘的要求,若非听说了她血脉祝福已经被略略掌握的消息,也是不会下请帖将人邀请来花会的。

因为,没有血脉祝福,或者血脉祝福没用——哪怕是林氏的旁支,也远远不够这花会的最低规格。林蓥珮才不会将人叫来,任人欺辱,落人口实。

换句话说,如果只是个来打秋风的落魄亲戚,连叫出来被人欺负的资格都没有,太掉价!掉自己的价!伤的是她自己的名声!

可既然这亲戚已经有了一个颇有用处的血脉祝福,就是另一回事了。

林蓥珮将人叫来,不管是她奋起反击,还是默默忍受羞辱,就林蓥珮而言没什么区别。反而是恰好帮自己的娘家,看清楚这个小姑娘的为人。

——现在看来,也真就是个小姑娘而已。

有些倔强,有些小聪明,很好对付。

&

林蓥珮这么高高在上思考的时候,完全没想过,她眼中的“小姑娘”虽然就实质年龄来说确实担得起这个词,但行为上……

小姑娘连她夫妻不合,只剩面子情……长辈有心让甄婉秋做某个李家子弟的小妾,引发了正室们的同仇敌忾……这一类的八卦已经全听在耳朵里了!

林蓥珮觉得欺负打秋风的亲戚掉价(觊觎丈夫的例外),水馨还觉得参与豪门宅斗掉价呢。

若非如此,就凭她这份远比法术更无声无息的打探消息的本领,宅斗简直可以成为天赋技能!

水馨选择在这个场合将铃兰转变为灵植,固然有懒得再和原九娘纠缠的原因,更大的原因,却是因为甄婉秋。

剑兰的蜕变就让她意识到了,灵植蜕变的时候,外部环境是很重要的。这个时候,植物对于外部的感应,也会出现一种极为微妙的状态。那种状态,甚至会比晋升成功后的感应,还要强大。

当然这也不奇怪,修士在晋升的那一瞬间出现的各种异相,其实也就是修士在那时候对天地的感知出现微妙提升的表现。

简单的讲,在那个瞬间,修士与天道之间的关系,远比平时更为紧密!

植物,也是如此。

铃兰蜕变的那一刻,让一直和它保持紧密沟通的水馨意识到,那株馨瓶草,终究只是凡植而已。它没有说谎——植物也不会说谎——但它确实没弄明白情况!

很可能,甄婉秋并没有打断它的蜕变过程。而是她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在影响植物的进阶、蜕变!

至于她自身的意愿,会不会加剧这种影响,就不好说了。

水馨在晋升铃兰的时候,并没有感应到甄婉秋那边的恶意。

但是,整个晋升的环境,甄婉秋那边却是一个很碍眼的存在。就好像铃兰在平静的海面上搅动了一个漩涡,将所有东西都往漩涡里面拖。在漩涡的范围内,却有那么一块沉默却又坚硬的礁石,耸立在海面上,愣是没法让漩涡划出完满的弧度。

简而言之……甄婉秋她就和植物互克啊!

若不是水馨帮忙调整,哪怕再塞两块灵石,种到灵脉上,这株铃兰都不可能蜕变。

——看她的样子,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会影响植物?

水馨的好奇心已经被甄婉秋挑起了。

&

催生了一株灵植,虽然还看不出铃兰除了演奏音乐之外有什么效果——这是一株全新的灵植——水馨的地位已经不同了。

再次回到溪边的时候,水馨和她的灵植,被请进了凉亭。

按照这些夫人们的价值观来看,“林冬连”的价值,虽然不见得能和天生天目的女儒修相比,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当然也不用再掺和进“布置文比二试会场”的事情里面去。

哪怕是南方,也不会在宗门比赛的时候,大量布置灵植好么。

这些夫人们一边讨论着答案和花朵的优劣,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水馨说话。林蓥珮的态度也自然而然的亲近了许多——

“我记得先是说,你的血脉祝福能帮助你和植物沟通?那就是挺稀奇的血脉祝福了。听说我们族内,许多血脉祝福也是没什么作用的。”

水馨点头。

“就算这样,多了解些植物也是好事。”

水馨点头。

这次她心中腹诽——虽然这里的植物都很健康,但是,不少看着很绚烂的花朵,却没有多少繁殖能力。而且娇贵得很,根本没有办法在野外生存。这也算是成功的培养?

不过说起这个……

“说起这件事,我正准备请族叔他们帮个忙,只是又不好说。”

“怎么?难道是要图鉴之类,那有什么不好说的?”

“并非如此。族姐你看,我也是培养这盆铃兰的时候发现的……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到要让它发声。只是在它自己能发声以后,对这个能力做了调整。然后才发现,一些优秀的曲调,对它是有用处的,对其他植物也有。只因为它自己能发声,所以,成长的速度,也比我培养的其他植物更快。”

林蓥珮若有所思。

她对园艺也是有些了解的。否则也轮不到她来开这个花会了。

“所以冬连你的意思是,想要找乐师相助?”

水馨点点头,“就是这样。只是,要说精通乐道的人……”水馨叹口气,“首先就是儒修啊……”

林蓥珮点点头,很是认可。

“但是那样做的话,未免显得太不知礼了。”

“妹妹的乐道也是不错的。”林蓥珮自然的换了称呼。

水馨摇摇头,“且不说我的水平不够,不是这株铃兰的话,又怎能一边弹奏,一边和植物沟通呢?”

林蓥珮再次点头。

看她的表情,水馨就知道,自己的想法九成能成。

只是这时,却有一个穿着妇人装束的女剑修走了过来,走到凉亭边,冲着林蓥珮一礼,却是用的传音。

林蓥珮脸色一便,立刻看向水馨,“周永墨剑首先到了。”

水馨脸上自然不会有半点心虚之色。

看到那女剑修并不和礼仪的行止,水馨已经猜到了问题所在,“周剑首带了什么噩耗归来不成?”

林蓥珮见她这样,自然没有疑虑,脸上倒是多出了几分悲悯之色,“周剑首传信让妹妹你过去……我虽还不知道详细,但也是……妹妹节哀顺变。”

水馨早知道林冬连的父母绝对完蛋。

但看林蓥珮的态度,也猜出来了那完蛋的方式——被人杀人灭口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