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魔门败类 > 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 承诺
    天虚堡一处地宫内的一件不大的房间内,林皓明正盘膝打坐。这是他离开界带的第九天了。

    当日来到镇魔堡之后,很快就传送到了天虚堡,也顺利的见到了翁夫人。当翁夫人见到背上的石若兰,甚至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跑了过来,一把接过了自己的女儿。

    很快,林皓明就被带到了这一处地宫,地宫不小不过他被翁夫人安顿到了这个房间之中,而翁夫人显然是去给自己女儿解毒了。

    林皓明一路上也一直观察石若兰情况,知道虽然看似危急,但实际上只要把毒素去除,休养数年就不会有太大问题,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时间一点点在打坐恢复之中过去。

    第九天的时候,林皓明法力和神念已经基本恢复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大门轻轻的被推开,一名少女轻盈的走了进来,朝着林皓明微微施礼道:“林仙师,主人请您过去!”

    少女只是一个凡人女子,不过此女林皓明之前也见过,当初也是她受翁夫人的命令带他到这里休息的。

    “嗯!”

    林皓明发出了一声鼻音,随后就站起身来,跟着眼前少女走了出去。

    穿过一条走廊,走了并没有多远,到了一处不大的厅堂之中,少女停下了脚步,柔声道:“林仙师在这里稍等,主人马上就到!”

    林皓明听她这么说,也就大摇大摆的坐下了,少女则立刻转身出去,但很快又端上了一盏灵茶。

    林皓明看了看,拿起起来,还没有喝,眉梢一动,就把茶又放下了,看向了之前自己进来的门口,一个人影很快就出现在了那边,正是翁夫人。

    林皓明立刻站起身来,朝着这位大神通之人施了一礼。

    翁夫人摆了摆手道:“不用多礼了,这次小女能活着回来,多亏你了,小女在昨日已经清醒过来,并且把其中发生的事情也已经告诉我了,我真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会施展寄神术这类秘法,真的差点害了若兰的性命,不过我倒是有一个疑问,你怎么知道对方施展寄神术的?”

    听到这话,林皓明倒是没有紧张,反而微笑着解释起来。“翁前辈,其实当时我也是猜测,并没有十足把握的,至于为何能猜到,主要也是发现此人行为有些古怪,明明是男子,但举手投足之间,会不经意做出一些女子才会做出的举动,我因为本身修炼的是魔族改动过的功法,也就知道此类秘术,更知道一种破除的手段,所以才有了那种结果。”

    “原来如此!”翁夫人听到林皓明如此回答,默默的点点头,似乎真的相信了林皓明的话。

    其实,在回来之后,林皓明就思索这个问题如何回应,而正真正思考如何去应付的时候,林皓明回想那药康的举动,就发现,此人虽然表面装作男子样子,但实际上的确偶尔会做出一些女子动作,林皓明就前后数次看到他类似女子一般的撩起鬓角发丝,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回答,如今看翁夫人,想来多半也问过石若兰,那药康的情况,说不定石若兰也会想起这些与众不同。

    事实上,林皓明的猜测还真的十分准确,翁夫人的确已经询问过石若兰这些,如今林皓明再这么一说,虽然还有些怀疑,但至少信了七成了。

    “本来说好,让你一路上照应一下若兰的,谁想到已经远远超出照应的范畴了,当时的情况,你一个人要面对三个同阶存在,换做一般人,恐怕早就逃走了,你能留下来,一来证明你实力的确非同一般,二来也说明你是个守信之人,虽然你是囚犯身份,但以后在虚界,只要你做出让我都无法弥补的事情,我可以保你无事。”翁夫人也不罗嗦,在解惑之后,直接说出了让林皓明心动的话语来。

    “多谢翁前辈!”林皓明知道,这次的付出果然没有白费,心中也颇为激动的感谢起来。

    “不用谢我,这是你应得的,对了我听说你准备冲击太虚,可还有什么需要?”翁夫人直接询问起来。

    “暂时没有什么需要,该准备的,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林皓明这方面倒是真没有太多需要。

    翁夫人见他这么说,倒是一时间觉得没有办法报答对方,有些愧疚起来,想了想,取出了一块玉简,按在了额头上,好一会儿之后,这才丢给了林皓明道:“既然你不需要东西上的帮助,那么这玉简你收好了吧,里面是我当年进阶太虚的一些经验心得,相信会给你有所帮助的!”

    “多谢前辈!”这心得体会,的确对林皓明来说,此时是最需要的,自然也不再推辞,大喜的收了起来。

    见他收起来,翁夫人这才点头问道:“你还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提出来,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前辈,我的确之后就打算冲击太虚,不过此事毕竟需要一个安全环境,不知道前辈可否提供这样一处地方?”林皓明想了想提出了这个要求。

    “这个好吧,我这地宫深处有一处元气汇聚之地,我还布下了聚元法阵,算得上是极佳的突破瓶颈之地了。”翁夫人听了,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多谢前辈了!”林皓明再次感谢了一声。

    “我说了,你不用如此谢我!”翁夫人柔和的说道。

    “石姑娘怎么样了?”林皓明看似关心的问道。

    “她体内剧毒清除的差不多了,不过身子还很虚弱,没有数年的时间恐怕难以恢复,好在没有受到太大伤害,如果再晚十天半个月,恐怕就真要有损根基,这一生和太虚无缘了,这也是我为何感激你的原因了。”美妇庆幸道。

    “如此我也放心了!”林皓明虽然早就知道会如此,但此刻还是露出了一丝放松的心思。

    翁夫人看到之后,嘴角却闪过了一丝笑意,真想说什么,忽然之前那个凡人女子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道:“主人,有人找您,并且送上这玉简!”

    “什么人?”翁夫人有些不满少女出现,但还是拿起玉简看了起来,很快脸上浮现出丝丝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