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混沌剑神 > 第两千四百零九章 月神殿的人?
    虚空裂缝内,残破的还真塔已经缩小到拳头大小,正以曲线全速前进,无论是遇到多么强大的能量乱流,多么可怕的时间漩涡,还真塔都是毫不避让,化为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从中穿梭。

    且,它更是哪里危险,就专门往哪里钻。

    在这片连始境强者都要谨慎行事的混乱空间之中,还真塔是真正的肆无忌惮,横冲直撞,如一头蛮牛似得,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它。

    虚空裂缝内法则不全,五行颠倒,阴阳错乱,毫无半点次序可言,身在其中,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剑尘和凯亚也不知逃了多长时间,穿过了多少危机四伏的绝地,可缭绕在剑尘心中的危机之感,却是始终存在。

    这让剑尘明白,自己并没有甩掉后方追击的顶尖强者,反而双方的距离,还在一点一点的拉近。

    “走,我们出去!”

    剑尘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当机立断,立即出了还真塔,手持九星天道剑,在万千星光笼罩之下,全力一击斩在虚空之中。

    顿时,他身前的虚空在剧烈扭曲之下,被撕裂出一道裂缝,强大的能量波动,带着漫天剑气扩散而出,肆虐八方。

    一时间,这片本就不平静的虚空,受此干扰,立即是变得更加混乱了起来,众多能量乱流四处乱窜,带着让始境强者都要为之色变的恐怖威力打在了剑尘身上。

    然而,剑尘仅仅是身躯晃动了几下,这些威力惊人,哪怕是让始境强者都要暂避锋芒的能量乱流,没有给剑尘带来一丁点伤势。

    第十四层混沌之体,赐予了剑尘难以想象的防御力,这些能量乱流尽管很强, 哪怕是一些始境强者都能重创,但依然还没有达到能够破掉剑尘混沌之体的程度。

    剑尘毫不在意这些击中自己的能量乱流,他一手抓着拳头大小的还真塔,没有片刻迟疑,一个闪身便跨入了裂缝之中,再次回到圣界。

    随后,他再次拿出小型虚空飞船,用虚空飞船继续赶路。而凯亚也从还真塔内走了出来,和剑尘一同站在小型虚空飞船中,时刻感应着后方追击的强者。

    “后面那人,估计很快就会追上来,他有秘法能够找到我的位置,根本就甩不掉。为今之计,只有尽快的找到一座跨洲级传送阵,尽快赶到圣州。”剑尘沉声说道,然后立即拿出星空图,寻找最近的跨洲级传送阵。

    这星空图,清晰的标记着圣界四十九大洲,八十一大星的位置,以及浩瀚星空中,一些被强大星空猛兽盘踞的星域。虽然并不全面,但对剑尘来说,就如同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距离我们最近的地方,竟然是星耀州,只是距离更近了一些。”剑尘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方位,立即调整方向,以一条直线全速前进。

    宁静的时间很短暂,在他们平静的赶了三天的路之后,凯亚再次预警,而剑尘也是心生警兆,明白那名强者,又锁定了他们的位置。

    他立即故技重施,再一次遁入虚空裂缝,和凯亚躲入还真塔内,以还真塔在里面穿行。

    “这剑尘,还真是一条小泥鳅,滑的很呐。”片刻后,海山老人的身影出现在剑尘消失的方向,他盯着剑尘消失的那片虚空,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一路收敛气息,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剑尘是如何知道他在后方追击?

    “可惜,老夫神识无法锁定你,否则的话,就凭你的实力,休想在老夫眼皮子底下逃这么长时间。”海山老人恨恨的说道,虽然他是太始境强者,神识无比强大,但剑尘与他之间,始终保持着超过他神识笼罩范围的距离。

    并且,凡是与推衍相关的秘术,在剑尘身上都将失去效果,令得他不依靠自己的天赋秘法,根本就无法寻到剑尘的踪迹。

    可当他通过天赋秘法,赶到剑尘所在的位置时,剑尘却早已换了方向离去。他若是继续以直线追击,那极有可能会与剑尘偏移路线,从而使得他与剑尘之间的距离,被不断的拉大。

    因此,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不得不停下来,重新感应剑尘的位置。

    如此一来,就使得他这位太始境的顶尖强者,在这片浩瀚的星空中追击仅有无极始境的剑尘,都是倍感吃力。

    骤然,空间被撕裂,海山老人尾随着剑尘身后,再次钻入了空间裂缝之中,在环境恶劣的虚空裂缝之中,继续上演着一场生死追逐。

    海山老人进入不久,剑尘便察觉到了,他无法捕捉海山老人的位置,但心中的危机,却是倍感强烈。

    这一次, 他显得从容了许多,不慌不忙的控制还真塔继续用之前的方法赶路。

    就在这时,剑尘目光突然一凝。在前方,他发现一具尸体正缓缓飘来,这具尸体尽管已经毫无生命气息,但身上依然有一股浓郁的威压弥漫开来。

    还真塔在剑尘的控制下,在这具尸体面前停了下来,剑尘将这具尸体抓入塔中,然后继续赶路。

    还真塔内,被剑尘抓进来的这具尸体,正浑身僵硬的躺在地上。这是一名中年男子,长有四目,显然是其他种族,而在他的眉宇间,有着一个手指大小的血洞,贯穿整个脑袋,显然已经形神俱灭。

    “无极境九重天!”目光打量着这具尸体,剑尘心神微微一震,他立即断定了这名男子的修为与境界,竟与虚空战船上的一剑平,是同等境界的强者。

    更让他心惊的是,这名拥有无极境九重天修为的男子,看起来,似乎是一击毙命。

    连无极境九重天这等强者,都能做到一击毙命,那出手杀他的人,又该是何等修为?混元境?还是太始境?

    不过剑尘并不怎么关心这个问题,他的目光落在了这具尸体的手指上,那枚佩戴在食指上的一枚空间戒指。

    这名始境强者虽然已经陨落,但他的空间戒指,并没有被取走。

    剑尘的目光闪烁了几下,便是缓缓的将这枚空间戒指取下,神识探入其中。

    顿时,空间戒指里琳琅满目的物品,便是呈现在剑尘眼前。这名陨落之人显然极为富有,各种神丹,神级天材地宝等宝物是多不胜数,堆满了偌大的一片地方,就连五彩神晶,也找到了三千多颗。

    就在这时,剑尘的瞳孔突然一缩,翻手间,他已经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令牌出来。

    这令牌通体莹白,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皎月光辉,一轮巨大的明月,被烙印在上面。

    真正引起剑尘关注的,而是这令牌的一面,龙飞凤舞的刻有“月神殿”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月神殿?”剑尘低声呢喃,记忆之中,那一身白衣胜雪,宛如月中之仙的皓月仙子,突然浮现而出。

    皓月仙子,早已离开云州多年,前往冰极州的月神殿,至今都查无音讯,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一时间,望着令牌上的三个古朴大字,剑尘似神游天外,怔怔出神。他把玩着手中的这个令牌,无意间,看到了这面令牌的背面。

    这令牌的背面,刻有三个古朴的大字“南破天”。

    “南破天!”一看见这个名字,剑尘心神骤然一震,双目中绽放出炯炯神光。

    这个名字,他曾不止一次的从皓月仙子口中听到过,此人,乃是皓月仙子最大的仇人,就连皓月仙子元神转世到下界的天元大陆,也全是拜南破天所赐。

    如今,南破天的名字,竟然出现在这面令牌的背面,剑尘哪里还不明白其中的意义,这说明南破天,是月神殿的掌权人。

    “此人难道是月神殿的人?他又是被谁所杀?是皓月仙子?还是另有其人?”当剑尘的目光再次落在这具尸体上时,顿时变得复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