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道神 > 第295章 第二场比试
    “帝品势力的天才,果然不是非帝品势力的天才能比的。”

    “狄元照连瞳术都施展出来了,竟然还不是钟兴霸的对手。”

    以前,乱古域有三位非帝品势力的年轻天才很出名,他们分别是狄元照、夏侯垣和南宫天骄。剑魔只出了一剑,就战胜了夏侯垣。南宫天骄倒是赢了,可以直接参加第三场比试。本来狄元照施展出瞳术后,很多武者都觉得他必胜,可惜他输了。

    即便站在古战场外,他们好似都能够感受到地面在震动。钟兴霸催动古妖战体后,明显比平常更加暴戾,直到将狄元照打的昏死过去,他才罢手。以狄元照如今的状况,能不能通过第二场比试,都是个问题。

    “打的好,打的妙,打的真痛快。”

    当钟兴霸走下战台后,雷文远便是笑着迎了上去。雷文远早就想揍狄元照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刚才钟兴霸暴打狄元照,他恨不得冲上去帮忙。可惜,天将榜争夺战有天将榜争夺战的规矩,他不能乱来。

    “你们有仇?”

    傲龙问的是剑魔,别看他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眼力还是不差的。剑魔先是摇了摇头,再是点了点头,狄元照和剑魔没仇,可是狄元照想对付剑魔,甚至想杀剑魔。若是狄元照对剑魔下杀手,那剑魔肯定不会心慈手软。

    “到底是有仇,还是没仇?”

    剑魔又是摇头又是点头,傲龙肯定不知道什么意思。好在雷文远和钟兴霸已经在他们旁边坐下,剑魔还没解释,雷文远便是将剑魔和狄元照的事情说了出来。傲龙瞅了瞅剑魔,然后便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如此。

    人不遭妒是庸才,傲龙能够成为妖帝传人,肯定是天才之中的天才。狄元照怎么说都是一品势力的天才,结果还妒忌一个下界的天才,而且还想要剑魔的命,剑魔真是倒霉。傲龙越想越觉得好笑,狄元照下来后,刚好感受到了傲龙的嘲笑。

    “该死!”

    狄元照咬着牙,输给钟兴霸,他肯定会成为笑柄。谁让他在和钟兴霸动手前,一味的贬低钟兴霸抬高自己。他对瞳术天照有信心,谁知道钟兴霸的古妖战体那么厉害,硬生生的突破了紫色火焰的封锁。

    傲龙在笑,雷文远在笑,钟兴霸在笑,就连莲儿都在笑。狄元照恨欲狂,要不是实力不够,他非得走到他们身边,将他们一个个杀死。最可恨的还是剑魔,因为剑魔没笑,狄元照觉得剑魔彻底将他给无视了。

    “很好,你们第一场比试,表现的不错。”

    古洪、苏寰宇、沐雪、剑魔、雷文远、宗仁府、钟兴霸,全部通过了第一场比试,皇甫天尊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们都是皇甫天尊选出来的,能够取得如此成绩,古帝宫的高层肯定高兴,少不了皇甫天尊的赏赐。

    唯一可惜的,就是宁思雨,输给了其他势力的天才弟子。阮星蓬输给宗仁府,他们可以接受,因为阮星蓬原本是九大天将排名中游的,宗仁府能够打败阮星蓬,不是说明古帝宫人才济济吗?

    钟兴霸和狄元照的比试,古帝宫的两位长老和八位天尊,本来就是希望钟兴霸能够获胜。狄元照和钟兴霸代表的都是古帝宫,可是说到底,狄元照并非古帝宫弟子,钟兴霸才是。

    “你们三个不要气馁,马上就是第二场比试,如果你们能够在第二场比试获胜,同样可以参加第三场比试。”

    古帝宫的长老安慰道,八位天尊以皇甫天尊为首,两位长老以古老魔为首。古老魔没有说话,另外一位长老只好安慰一下宁思雨、阮星蓬和狄元照。他们三人狄元照的伤势最重,宁思雨和阮星蓬的伤势要轻一点。

    “放心,我肯定能够参加第三场比试。”

    狄元照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吞进了肚子里,九炎狱的天才肯定和古帝宫没法比。他在九炎狱的地位,和古帝宫的苏寰宇差不多,随身携带一枚天品疗伤丹药,完全能够理解。丹药的品级,和兵器、符篆、阵法差不多。

    第一场比试后就是第二场比试,不过第二场比试一共有五组,只要狄元照不是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他便有信心恢复过来。以他的实力,想必通过第二场比试轻而易举,等第三场比试,他一定要剑魔好看。

    淘汰掉的十五个年轻武者,第二场比试分成五组,每一组都是三个人。古帝宫的阮星蓬,刚好是第一组,他的两个对手分别来自太阴殿和夺命楼。他们三个人只能胜出一个,怎么赢,靠他们自己。

    一对一的对决,靠的就是实力,三人混战不一样,其中两位可以联手,先解决掉一个,然后他们两位再一决胜负。好在第一组的三个人,来自不同的三个势力,他们没有联手,直接就是混战。

    阮星蓬没有通过第二场比试,因为胜者是太阴殿的萧怡然。第一场比试萧怡然输,不是因为她不厉害,而是她的对手更强。好在第二场比试她的两个对手,实力都不如她。萧怡然的胜出,便意味着太阴殿有四位年轻武者进入第三场比试。

    第二组是两位夺命楼弟子和一位太阴殿弟子,毫无疑问,胜出的肯定是夺命楼弟子。因为两位夺命楼弟子先联手解决了太阴殿弟子,然后才两两对决。和太阴殿一样,夺命楼现在也有四位年轻武者可以参加第三场比试。

    参加第二场比试的夺命楼年轻武者有六位,太阴殿年轻武者同样有六位,古帝宫年轻武者只有三位。当然,现在说的三大帝品势力年轻武者,仅仅是说他们代表的势力,倒不是说他们就真的是三大帝品势力的弟子。比如剑魔是古帝宫的年轻武者,但他并非古帝宫弟子。

    宁思雨深吸了一口气,因为第三组就有她,参加第四轮战斗的九大天将,只有她和阮星蓬惨遭淘汰。要是第二场比试,她没法获胜,那她便和阮星蓬一样,无缘第三场比试。她一上来便是取出了雨王刃,因为她知道接下来的战斗不好打。

    她很倒霉,第三组的另外两位都是太阴殿的年轻武者,所以她只能以一敌二。要是一对一,宁思雨有信心获胜,可是一对二,她赢的可能性不大。古帝宫的长老都没有对宁思雨抱什么希望,能够成为太阴殿前十的,那两个年轻武者实力肯定不差。

    果然,事实也是如此,宁思雨和两位太阴殿的年轻武者,大战了三百个回合,还是输给了他们。最后,是太阴殿的两位年轻武者较量,太阴殿的长老都是笑了起来,因为太阴殿又有一位年轻武者可以参加第三场比试。

    古帝宫有七位年轻武者可以参加第三场比试,现在太阴殿也有五位,而且太阴殿还有两位年轻武者没有进行第二场比试,要是剩下的两位都能赢,太阴殿和古帝宫参加第三场比试的年轻武者数量,便是一样的。

    第四组出场的是范冬梅,太阴殿的长老对她有信心,因为她的实力,可以排在太阴殿前十的靠前位置。只可惜,范冬梅和宁思雨一样倒霉,因为她的对手,是两位夺命楼弟子。范冬梅以一敌二,肯定无法改变结果。

    参加第二场比试的六位太阴殿年轻武者,第一组有一位,第二组有一位,第三组有两位,第四组有一位,意味着太阴殿仅仅剩下一位年轻武者,他不是别人,正是坐在剑魔旁边的傲龙。

    夺命楼的六位年轻武者,第一组有一位,第二组有两位,第三组没有,第四组有两位,同样只剩下一位。古帝宫参加第二场比试的只有三位年轻武者,阮星蓬在第一组,宁思雨在第二组,仅仅只剩下一位狄元照,只能在第五组。

    “果然,连上天都是眷顾我的,前面四组战斗的时间,已经让我痊愈。”

    狄元照站起身来,先前的颓势,一扫而空。他的身体已经恢复,第一场比试激发了他的斗志,他觉得现在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尤其是,第五组的比试,还有傲龙,那个坐在剑魔旁边,先前嘲笑他的人。

    第五组的三个人,代表三个不同的势力,当然没有联手的情况。他们要做的事情一样,都是击败另外两个人。狄元照第一场比试输给了钟兴霸,第二场比试他肯定不能输,要不然前十就和他毫无关系。

    “没想到吧,你竟然会遇上我,真是你的不幸啊!”

    战台上,狄元照笑的极为猖狂,傲龙和尹清妍的对决,他是从头看到尾的。傲龙一招都没出,便吓得投降,在狄元照心里,傲龙就是个废物。第一场比试,十五场对决,只有傲龙一个人认输。

    他是打不过钟兴霸,可他相信,剑魔、雷文远和傲龙,都不是他的对手。剑魔不需要参加第二场比试,狄元照只能先将怒火发泄到傲龙的身上。狄元照已经打定主意,战斗开始,他就立刻攻击傲龙,要不然傲龙认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