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2588江东有鸟,一鸣惊人(77)
    更是曹魏如今最为仇恨的敌人,若是能将他擒下,代表着步步高升,享尽荣华富贵的大好前程!!

    而后方紧随杀上而来的曹魏军将士也不落后,纷纷汹涌冲起,于是只见曹魏军前仆后继地杀向了江东军的营地,气势可谓是卷天席地。

    孙权眼神凌厉,眼看着曹魏军大举逼近,却不乱阵脚,眼见大批敌兵涌到接近营门快有数十丈时,方才一声令下,发令射击。

    随着孙权令声一落,大片的乱矢霎时飞射起来,转眼却见那些曹魏军将士刚是从营门冲入,便是遭到一波接一波的乱矢袭击,一时间死伤不少。话虽如此,但孙权的诱惑性实在太大了,依旧不断地有曹魏军将士生猛冲入,后方的骑兵队伍更是接连火速抢入。看着曹魏军如此疯态,孙权却还是巍然不动,指挥起弓弩手有条有序地发射,进行猛烈而有效地打击。

    不久后,曹昂快马赶了上来,见将士们都被堵在了营门口前,各个只管冲杀,毫无章法,一片混乱,反之敌军却是箭矢攻势凶猛,一波接着一波地有效打击,曹魏军根本突破不得,只在不断地损耗将士。

    曹昂看得眼切,立马调拨起军队另从两翼杀入营内,随着曹昂的调拨,很快曹魏军另分两路冲杀起来,眼看此状,是打算要三路夹攻江东军的营地。

    正在指挥的孙权,却一直都在留意着曹魏军,眼见曹魏军另分两路,往两翼杀来,很快就领会到了曹魏军的心思,连忙震色,分拨两支盾牌手前往抵挡,堵住准备要从两侧杀入的曹魏军将士。

    不一阵,却看营门两侧,纷纷有曹魏军的将士杀扑而来,不久便冲破栏栅,杀入营内。只不过几乎同时间,孙权调拨而去的将士纷纷赶到两侧,并各举盾牌奋力地堵截起来。话说这些江东新力军将士一直蓄势待发,眼看着同袍都在舍生忘死地搏杀,憋足了气,兼之孙权亲自留下断后指挥,这下搏杀起来,各个都是生猛无比,因此从两侧杀入的曹魏军将士攻势也因此受滞。

    眼看着战况愈烈,分分秒秒流逝,曹昂心也狠了起来,亲自率部从一旁绕走,准备要堵在江东营地后方,将孙权还有这万人军队都堵在这营内。不久后,有人迅速报与孙权,孙权得知曹昂带兵往营后绕往而去,神色一变,心知这曹昂有意将他和他这万人将士堵在营内,心里不由有些急躁起来。不过为了能够替正在后撤的大军争取充足的时间,孙权心头一横,却也不急于撤走。话说他从一开始,之所以选择留在这里断后,就是为了吸取曹魏军的注意力,让曹魏军将士的心思都在自己的身上,而忘了要重创追击他的大军,如此一来他便可在此番战败中,保存得大量的兵力,避免元气大伤。为此孙权甚至不惜将自己置身于险地之中,不愧为枭雄人物。

    当然,左右大多的将士都不知孙权的心思,这下见孙权无意急撤,有意坚守,不少将领都被孙权的意志和气概所感染,纷纷请战。于是,孙权很快就调拨了一支精锐,并由几员心腹将领统率,赶往营后与曹昂的那支人马搏杀。

    大约两柱香后,只见曹魏军由四处攻打江东军营地,尤其是正门口,曹魏军的将士集聚得越来越多,这下子众人的心思几乎都在孙权的身上,各个都想拿下孙权,立下大功。至于曹昂,其实他一开始绕往后门,更多地想法其实是想要逼孙权撤走,可万万没想到地是孙权竟然不撤,而他刚赶到后门,便遇到了一批生猛无比的江东军精锐猛扑杀来,待他回过神来时,诸军将士几乎都把目标转移到了这处营地,而忘了他们最重要的目的乃是重创追击江东军的大军人马。

    “该死!!这下诸军将士人人心思都在那孙仲谋的身上,都耗在了这里。待会就算攻破了营地,只怕江东军的大军人马已然撤远去了!!”曹昂面色连变,念头刚转,这时忽见一员江东军将领玩命似地冲杀上来,曹昂一沉色,立马举刃应战,那江东军将领袭击而来,占得先机,一来便是乱劈猛砍,不过幸好曹昂很快也稳住阵脚,一一挡下后,大约数合后,一刀震开了那江东军将领的兵刃,然后猿臂一起,抓住其战袍,将其生生拽落马下。那江东军将领刚从马上摔落,很快就有曹魏军将士冲了上来,将其擒住。

    “事已至此,就算不能重创江东军的大军,那么起码不能跑了孙仲谋。竟然这孙仲谋敢在这里当这诱饵,那么曹某便不客气了!!”曹昂念头一定,速是迅速向左右安排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却看曹魏军各处的攻势越来越是猛烈。孙权更是察觉到了围绕在周围的那股强烈的危机感越来越是可怕。

    就在这时,蓦然只听各处杀声轰然乍起,惊天动地。正门处,一波接着一波的曹魏军将士冒着箭雨,杀突而入。孙权见状,速是命令盾牌手以及长枪手前往阻击。殊不知没过多久,两侧皆有将士慌忙赶回禀报,说两侧的曹魏军也挡不住了,正不断杀突而入。孙权听话,面色连变,预想眼下大军应该撤出数里之外了,兼之有吕蒙指挥,应该已经做了不少的准备。

    正巧这时,有几员将领眼见局面不妙,纷纷来劝。四周的将士也恐怕孙权真的有个万一,一齐相劝,让孙权速速撤离。孙策故意犹豫起来,众人见了,都着急起来,有一员将领更是以死相逼,不少将士也跪下相求。

    “主公乃是江东之主,若有万一,我等如何面对江东父老,我等身为将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乃是最好的归宿。但主公却是不同,你乃帝王人物,将来还要带领我等江东儿郎称霸天下,举朝立社!!”

    “说得对,主公心怀大志,腹有韬略,更有经天纬地之才,必能超越父兄,带领我等江东儿郎走向这天下的最顶峰。此番失败也不过仅仅只是一个磨砺,所幸大军保存得七、八,我江东尚有争天下之力,还请主公务必善存其身,否则那些战死的弟兄同袍,岂不都白白牺牲了!!?”

    “还请主公善存其身,我等皆愿为主公拼死!!!!”

    只听喝声响亮,孙权神色虽然肃穆威凛,但碧目中却隐隐有几分泪光闪烁起来,咬紧牙关,似乎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喊道:“撤!!”

    孙权一声喊撤,于是左右将领立即领命,几人各领精锐负责护送孙权突破,另外将领皆各领其部留下断后,将士们各个神容坚定,皆做好拼死的准备。

    与此同时,却看曹魏军的人马四处冲入,目标皆是孙权,人人皆为此眼红发狂。不过这时,曹昂却带着精锐守在营后,并摆开了防御阵型,不知在等着什么。

    不一阵后,只听阵阵马蹄声起,曹昂望去,正见一队精锐飞马奔赶过来,为首一将正是面容冷酷至极的周泰。话说原来周泰从东门败走后,带着人马迅速赶往与大部队会合,途中恰巧遇到了正在指挥的吕蒙,从吕蒙口中得知孙权以身为诱饵,留在营中断后后,勃然大怒,当场拔刀,恨不得斩了吕蒙。幸好凌统护住吕蒙,周泰身后左右也连忙拦住周泰。周泰忧心孙权,当场就抛下队伍,只带着不到千余人的精锐便来营救孙权。

    曹昂眼见周泰,先是神色一变,却是被周泰浑身散发出那股恐怖的气势给镇住了。此时的周泰一身浓烈的死气,仿佛从地狱杀出的死神,目光深邃冷酷,与之对视,令人浑身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杀~!!”废话不多说,周泰一声咆哮,一挥手中黑煞刀驰马便是朝着曹昂摆下的防御阵型冲杀过去。曹昂连忙抖数精神,拧起金龙巨刃振声喝令。须臾,只见周泰悍然闯入,曹魏军将士枪刃齐起,周泰却只管冲杀,除了一些重要位置外,其他地方全然不顾,更有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可怕死气,

    生生地从曹昂摆下的防御阵型中撕开一个破口。其麾下精锐眼见周泰这般气概,皆玩命搏杀。曹昂没有预料,世上周泰和他那些部署,竟只单凭蛮力就可破开自己这防御阵型的方法,震惊之余,却也不禁心生佩服。

    另一边,却说孙权在几员将领护送之下,迅速撤走,快要赶到大营后军营地时,蓦然只听杀声乍起,竟有埋伏,几处曹魏军将士纷纷杀出。孙权面色大变,护送其的几员将领立马强震精神,各引小队人马挡住,并令其余人护送孙权继续撤走。孙权见状,不敢怠慢,此时营内四处不断有曹魏军杀入,杀声充斥天地,人人皆想擒杀孙权,换做寻常人在这巨大的压力下,恐怕早就生生昏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