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2363鬼神斗巨枭,四方烽火起(51)
    却见枪若闪电,飞搠而来。夏侯渊挪身快闪,躲了过去。

    “小子,找死!!”夏侯渊虎眸圆瞪,闪过去后,迅速地做出反击,一刀奋力猛劈而去,如有力劈华山的威势。那鬼神军将领似乎没想到夏侯渊反击如此之快,还未反应过来,身体便被夏侯渊生生地劈开两半。只见血肉溅飞,鲜血更是洒在了夏侯渊的脸上。夏侯渊却灿然地笑了起来,显得无比的残忍。眼见此状,不少鬼神军将士甚至动摇起来,纷纷后退。夏侯渊正好从散开的一条道上,望到了不远处的文聘,霎时笑容变得更是灿烂几分。

    “夏侯狗贼你该死!!”文聘怒声骂道,此时正见他手持一张宝弓,早已搭弓上箭,紧接猛地拽动弓弦。夏侯渊看得眼切,面色一变。这时,猝然只听一声弓弦乍响,夏侯渊虎眸睁大,正见一根飞矢急速飚飞射来。

    “他娘的!!”夏侯渊急骂一声,紧接下一秒身体便做出了反应,挪身闪避间,一道如同飞虹般的快影从他身侧掠过,并带出一道火花。

    虽然飞矢只是擦过了夏侯渊身上的铠甲,但也传来一阵痛楚。吃痛的夏侯渊怒火中烧,咆哮一声,作势便要冲上。殊不知这时文聘屡放数箭,夏侯渊见状,发作不得,反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闪躲起来。却见几根飞矢接连从夏侯渊身上擦过,带起了好几道火花。不得不说夏侯渊倒也灵敏,否则恐怕早被文聘射中,摔落马下。在附近的鬼神军将士见状,察觉这是机会,连忙纷纷准备起来,暗中逼近,准备发作。

    就在此际,文聘似乎伤口又再发作,手中动作一慢。夏侯渊立即大吼起来,正好其麾下的人马杀至,附近正想发作的鬼神军将士立即被夏侯渊的麾下冲散开来。夏侯渊一拍战马,如同流星一般,霎是径直杀向了文聘。文聘死咬牙关,奋力张弓便射。只听弓弦乍动,夏侯渊吓了一跳,连忙挪身闪避。殊不知文聘不过是虚张弓弦,诈过了夏侯渊后,也不再做坚持,连忙拨马就撤。

    “文聘鼠辈已被本将军吓得落荒而逃,众将士听令,随我一同追杀,定要擒下那文聘不可~~!!”夏侯渊振声咆哮,随着他吼声一起,其麾下的曹魏军将士无不大受鼓舞,纷纷嘶声应和。与此同时,鬼神军的将士的士气却是一落千丈。

    不久后,两军大部人马正在厮杀的后方战场,文聘落荒而逃的消息传到。鬼神军的人马霎时士气重挫,倒是曹魏军的人马奋发起来,纷纷发起凶厉地反扑之势。同时,更有几波曹魏军的人马趁机向前方冲杀,往夏侯渊那处赶去。

    不到一阵,曹魏军已经牢牢地占据了优势。夏侯渊一路追杀着文聘,这下更是已经赶到了关口之下。就在这时,文聘痛喝一声,眼看快要坠落马下。夏侯渊麾下有两员将领看得眼切,连忙加速冲起,皆想要趁机擒下文聘,不少曹魏军将士随即反应过来,也加速冲起。倒是夏侯渊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抬头一望,正见关上出现了大量的弓弩手,并早已纷纷搭弓装弩。

    “小心!!有诈~~!!!”夏侯渊急忙大喝起来。只不过这时关上已然响起了一阵阵弓弩齐发的骇人震动。转眼只见漫天飞矢落下,夏侯渊连忙勒住战马,挥动兵器,拨挡起来。至于那些急于冲出追杀文聘的曹魏军将士无一例外,全都反应不及,连人带马都被射翻,当场死绝。

    一波乱矢过后,夏侯渊回过神来,愤怒之余,更有几分心悸。刚刚幸好他没有急于追杀文聘,否则一时之冲动,恐怕便要遭到万箭穿心的下场。

    就在夏侯渊转念间,又听关上喝声响荡,夏侯渊吓了一跳,连忙大喝小心。随即又是一波乱矢射来,夏侯渊带着人马且挡且撤。不一阵后,经过几波乱矢的强袭后,夏侯渊身边的将士已然少了大半。夏侯渊不敢怠慢,连忙拨马急撤。

    不久,曹魏军以及鬼神军中皆传出了鸣金撤军的号角声,听得信号的双方将士纷纷撤走。这一场战事到此告一段落。

    话说,文聘回到关中,众人见他脸上苍白,后来得知文聘中箭负伤,连忙叫来行军大夫医治。不得不说,文聘倒也是意志坚定,若是换了寻常人,中了箭,又是流矢了大量的鲜血,根本不可能在战场上坚持如此之久。文聘的坚毅,却也赢得了众人的尊重。同时众人也感到了惋惜,原本他们是有机会将曹魏军击溃,甚至击杀夏侯渊,但都错过了机会,甚至被夏侯渊扭转了局势,折损了不少的兵马。

    另一边,话说夏侯渊撤回营地后,统计一番,得知军中将士也折损了不少,虽然惋惜,但想到文聘已经负伤,并且其军伤损比自军还要严重,想到其军的士气必然受到了颇大的打击。

    因此夏侯渊立即召集了麾下一众将领商议起来,准备择日强攻虎牢关,一举将其拿下。夏侯渊麾下将领得知,倒也认同夏侯渊的主意,纷纷附和。

    这时,忽然有消息传来,由夏侯渊的次子夏侯霸所率领的上万援兵不日将至。夏侯渊得知大喜,大笑道:“哈哈哈,此番实乃天助我也!!只要取下了虎牢关,我军便可直捣洛阳,再次虎踞中原了!!”

    夏侯渊笑声一落,一众将领纷纷祝贺,各个都是精神激昂,似乎已经看到了夺下洛阳的希望。

    这时,乐进却沉凝起神色,道:“夏侯将军,末将认为眼下还不能高兴得太早。别忘了洛阳有那凤雏坐镇,此人计谋高超,古今鲜少能有与之相比。就连魏王也称其有着当年庞涓之谋。若是凤雏得知虎牢关这里出了状况,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哼!!庞士元那丑鬼有什么可惧的!!就算他谋略再高,如今司隶之中,已无上将可用,文聘小儿又是负伤,谁能挡我!!?”夏侯渊听话,冷哼一声,虎眸圆瞪,一身霸气。一众将领听话,想到夏侯渊今日几乎是凭着一己之力,扭转乾坤,不由都信心大增,纷纷附和起来。

    乐进听话,脸色不由一变,却又见众人此时信心、战意正高,一凝色,便也没有再说话。

    一阵后,众将领纷纷退出了营帐。乐进正要离开,这时夏侯渊却把他给喊住了。于是,乐进留了下来。不一阵后,营帐中只剩下夏侯渊和乐进二人。夏侯渊一沉色,道:“庞士元才华惊艳,当世无双。本将军曾在此人手上屡屡吃亏,若然此人当真来虎牢关了。那可就棘手了。”

    夏侯渊话音一落,乐进不由微微神色一怔。夏侯渊见状,笑了笑,道:“哎,刚刚我不过不想打击众人的信心和战意罢了。我夏侯妙才虽然自大,但却从来不会小觑任何一个对手。尤其是那些有着真正本事的人物。”

    乐进听话,遂是醒悟过来,肃色忙道:“末将不应该怀疑将军你的,若有得罪,还请将军责罚。”

    “好了。你我无需来这一套。文谦,我特意把你留下来,正是想问问你到底有什么方法对付这庞士元。眼下那文聘已被本将军所伤,其麾下士气低迷,眼下正是本将军夺下虎牢关的大好时机。只要把这座雄关拿下,将来就算我军败下阵来,也可退守于此关,静候局势变化,伺机再杀往司隶。”夏侯渊凝色谓道,显得稳重如山。乐进听话,不由露出几分惊喜之色。不过随后乐进却又沉起了神色,思虑起来。少时,乐进一震神容,拱手向夏侯渊道:“竟然如此,某愿率一支人马绕开虎牢关,走捷径截下庞士元的部队,为夏侯将军争取时间!!”

    夏侯渊一听,神色一震,不过刚兴奋起来的神色很快却又沉了下来,摇首道:“不可。若是换了其他人,或许本将军还愿意让文谦你冒险。但这庞士元却是万万不可,此人算无遗漏,只怕早就有所防备,一旦文谦中了埋伏,后方并无支援,岂不危矣?”

    “末将自会多加小心。就算万一真的中了埋伏,但起码多多少少也能为夏侯将军你拖延一些时间。更何况我军若要重夺司隶的话,虎牢雄关至关重要。虽然魏王并不看重此处的战事,但夏侯将军若能为他取下虎牢,想必魏王肯定会龙颜大悦。两军的局势甚至也会因此有所影响,当然这对我曹魏军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弊的。”乐进面露坚毅之色,疾言厉色地谓道。夏侯渊听罢,长吁了一声,遂是转过了身子,沉思了好一阵。

    不知过了多久,夏侯渊转回了身子,凝色道:“机会难得,你我当得进取。文谦听令,你速速准备,择日出发!!此番务必一举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