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2577 燕北攻灭战(54)
    可当眼下当她察觉乌乌儿有可能就此离开自己,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却心伤如裂,心中空荡荡,仿佛失去了至亲一般。

    当~!

    乌乌儿重重地砸在了一处,土石飞扬。乌乌儿一对大眼瞪得斗大,口中溢血,呜呜地叫着,似乎极其地悲伤,对这世间充满了留恋。

    太戊若霜疯了,她忽然竭嘶底里地咆哮起来,她身后赶来的荒野猛士也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咆哮。右贤王却也不愧是枭雄人物,眼见此下正是机会,立即下令让麾下匈奴将士冲入营中厮杀。于是,太戊若霜疯狂地引兵杀入,匈奴人也汹涌扑上。敌军一时间可谓是群情愤涌,来势汹汹,杀气惊天动地。

    “该死!!”张辽眼见此状,不由心中一恼。此时魏延却也被敌军的气势所怯,吓得连忙撤了回来。就在此时,张辽面色强震,抖数精神,已经迅速地冷静起来,并狮眸射出两道精光,一举手中白狮月牙戟,怒声喝道:“全军听令,堵住敌军,死守营地!!”

    张辽声音洪亮,并有着一股决然刚烈的气概,随着他喝令一下,却听杀声震天,随着张辽先来的一干白狮铁骑率先冲了,而其余白狮军的将士也不落于人后,纷纷地杀上来。说时迟那时快,却看两军犹若洪潮遇上了猛火,双方霍然地厮杀起来,皆是玩命地火拼。于是,双方将士不断地发生伤亡。在混战的人丛中,却看太戊若霜状若疯狂地策马杀奔上来,那张美艳惊世的美貌甚至扭曲起来,其麾下的族人更是各个生猛,各举兵器地朝着张辽杀扑上去,仿佛与张辽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张辽面容冷厉,狮眸闪烁着骇人的光芒,在此澎湃凶厉的杀气之下,张辽如同一柄绝世宝剑出鞘,尽显锋芒,仿佛能够斩尽眼前一切,纵如是这天地,若是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也照劈无误!!

    “都给我滚开!!!”张辽嘶声怒吼,声啸苍宇,手中白狮月牙戟骤起猛落,将逼向他的荒野族将士纷纷悍然逼开。

    就在此时,一股无比凶煞的戾气轰然扑来,张辽面色一变,猝见太戊若霜一脸疯狂地杀了上来,手提那柄硕大无比的三尖骨矛,悍然便砸了下来。张辽狮眸乍射jing光,反应却也是极快,猛地挥动白狮月牙戟,挡向了太戊若霜砸下来的三尖骨矛。

    蓬~~!!

    只听一声巨响,张辽竟被连人带马地震退而去。却又看张辽脸色一阵变化,有些潮红,似乎体内血气激涌。太戊若霜猝又发出一声充满凶戾的咆哮声,猛地驰马冲起。就在此际,魏延忽然挺刀杀了上来,并急声喊道:“张将军,此女凶残,你我一同将其合力擒住,胁迫其麾下投降!!”

    “呜啊啊啊~~!!是你~~!!是你杀了本王的乌乌儿,纳命来罢~~!!”殊不知太戊若霜一见魏延杀来,反而更显疯态,咬牙切齿地咆哮起来,甚至将其麾下以及匈奴人的将士一时都吓得面色呆滞。说时迟那时快,正见太戊若霜和魏延两人交马一起。太戊若霜可谓是恨透了魏延,因此一来便是疯狂猛轰乱砸,魏延虽是膂力惊人,但却敌不过太戊若霜的天生神力。却看两人交战了不到十个回合,魏延便是险象环生。就在此时,魏延忽然眼射两道阴鸷之色,不顾太戊若霜砸向自己的三尖骨矛,却持刀搠向了太戊若霜腹部的位置。

    “来啊!!老子就算死了,也要让你腹中的野种陪葬!!”魏延竭嘶底里地叫嚣道,生死关头,却是发起了狠来,竟要和太戊若霜拼个玉石俱焚。千钧一发之际,太戊若霜猛地急收手中三尖白骨矛,并急挪身自,口中更是破口大骂:“你这无耻畜生!!!”

    须臾,却见魏延一刀搠空,但魏延似乎早有所料,大吼一声,顺势一刀,砍在了那太戊若霜的肩膀上。太戊若霜却是刚刚因为怕魏延伤及自己的孩儿,大惊之下,已经动了胎气,而眼下又被魏延砍了一刀,只觉腹中疼痛难耐,身子一晃眼看就要摔倒。魏延看是机会,露出一抹冷戾的笑容,他倒也并非全然没有同情心,只是眼下可是战场,面前这实力深不可测的女人对他仇恨至极,他也只能狠下死手,将其斩杀刀下。

    “魏文长!!!住手!!!”可就在此时,张辽猝然竭嘶底里地咆哮起来,气势惊人。魏延甚至被张辽的声势给吓到,手里动作一慢。而太戊若霜此时已疼得难以忍耐,虽是死咬着嘴唇,但还不禁地吭出声音,连忙拨马一转,趁机逃去。

    “快护送大王离开,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大王腹中的胎儿!!”一员荒野族的将领,疾声大喊起来。于是,只见太戊若霜麾下的将士连忙涌了上去,并开始后撤。而此时正往扑上来的匈奴人却是堵在了后方不让,荒野族的将士立即发狠起来,怒声喝叱。匈奴人的脾性好斗,却也不让。不过此时右贤王及时赶了上来,却也怕两军因此发生争执而厮杀起来,连忙喝令麾下将士让开。

    于是,随着右贤王的号令落下,虽然匈奴人万般不愿,但还是纷纷让开。

    与此同时,却看一支杀气腾腾,装甲精锐的人马已然冲到了前线。为首一员如神人一般的将领,浑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威严气息,如此神人豪杰,纵是如今这英雄百出的时代,却也是举世无双。不过此时他那双犀利无比的丹凤目下,却隐藏着几分急躁之色。

    “呃!!?为何匈奴的人马忽然后撤了!!?”此人赫然正是燕国神龙大将军关云长是也。关羽这时看得本是杀进去的匈奴将士忽然往后撤出,并快速地往两边散去。而此时,匈奴的人马已将营外的鹿角全都推翻在两侧。

    “报~~!!大事不好了!!荒野族那猛将乌乌儿似乎被敌将魏文长所杀!!而天龙上将太戊将军好像怀有身孕,就在刚刚也被那魏文长所伤,并且好像动了胎气,因此荒野族的将士阵脚大乱,此时正护送太戊将军撤离!!匈奴人也因此急撤出来,让太戊将军先是撤离!!”

    此报一出,一众关家军将士无不都是神色大变。在关羽身后的关兴以及关索都不禁皱起了眉头。关兴更是冷哼一声,道:“不知廉耻的下贱女人,到底是和哪个男人乱搞了,竟还在这时候怀了身孕,简直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笑话!!”

    “闭嘴!!”关兴却没想到,自己这一番话哪里惹恼了关羽。关羽陡然一声厉喝,丹凤目更是射出无比骇人的精光,吓得关兴不由心头猛揪,更是不禁地打了个寒战。甚至关兴还有一种感觉,若非因为他和关羽是父子,又清楚自家爹爹的为人和做派,不然还真会怀疑自家爹爹或许就是那个和太戊若霜乱搞的男人。

    而就在关兴被关羽的眼神吓得一阵呆滞的时候。陡然,关羽浑身迸发出一股极其可怕和威严的气势,猛地一揪赤兔宝马,赤兔宝马朝天发出一声咆哮后,猝然四蹄奔扬,速度快得惊人,朝着白狮军的营地冲驰而去。一干关家军将士见了,自是不敢怠慢,连忙纷纷拍马追上。

    却说此时在北平东门外,另一支关家军正朝着北平东门不断地发起攻势。只见城上城下乱矢交错,怒吼声、喊杀声一时间响荡不绝。却说,一干弓弩手领关平之命,朝着城下已形成的天然水洼之地连发飞矢,却不料甘宁麾下那支锦帆军将士在水中灵敏得犹如鱼蛟,一根根飞矢虽是射入水中,但都被他们灵敏地躲过。不过锦帆军的将士倒也是精明,故意惨叫,让关家军的将士误以为他们射中。不久后,关平再次下令让将士们下水突击。锦帆军那一干将士早就伺机等候,一见关家军的将士再次下水,立即发起偷袭。而那些关家军的将士都以为水中的敌人已经几乎解决大半,这下遭到袭击,都是料所不及。很快,又听一道道充满惊悚的惨叫声响了起来,不少关家军将士都被锦帆军的将士硬生生地拽到水底下,活生生地窒息过去。

    眼见此状,不少关家军将士都是心惊胆战,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认为这水中藏的根本就是水鬼,虽然后方有将领不断地催促,但却就是迟迟不敢下水。

    “如此下去,不知何时才能杀入东门。眼下已经过去了快有一个时辰,我可得抓紧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此时,在关家军的大阵中,关平面色沉凝,暗暗想道。旋即关平神色一肃,策马冲到了前方,并纵声喝令让将士们一齐下水,突入东门。于是,不久后只见关家军大举发动,汹涌地朝着城下水洼之地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