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白狮斗田豫(6)
    “因此并无胡来。倒是那张文远实在张狂极了,本将军为防其追穷来战,故留下了两百余马弓手断后。殊不知那张文远竟冒着乱矢强行突进,并又带来了八百银葵白狮将士,那八百银葵白狮随着张文远一并冒着乱矢突杀,我留下那两百余马弓手一时被其气势震住,反应过来时,张文远已经引兵杀至,故难以抵挡,最终死伤惨重,能幸免逃脱的,不过只有寥寥数十骑!”

    “这张文远果非善类,锋芒盖人。是我太轻率了,早知如此,应该劝田上将多带上些兵部,如此说不准,那张文远便不敢轻率来战。”简雍沉了沉色,眼神中瞬间流露出几分忧虑之色,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拱手而道。

    “哎,我看以那张文远的作风,恐怕就算我再带上一倍的兵力,他也会引兵前来厮杀。不过也罢,如今我军有了这二十余架投石车,却也不怕那张文远率兵前来强攻!!”田豫好像自己给自己鼓气似的,震色而道。简雍闻言,呵呵一笑,也道:“正如田上将所言,那张文远也并非不可战胜的战神,早前我军也已收集了足够的石块,以供投石车所用。若是那张文远明日果真敢来强攻,我军定能给予迎头一击,教其铩羽而归!!”

    “哈哈哈!!若能如此,那本将军可谓是出了一口恶气,众将士听令,尔等都速速回去歇息,明日准备好与那张文远的军队作战!!明日一战,我军誓必要赢得漂漂亮亮,以扬我燕国之威~~!!”田豫闻言,不由纵声大笑起来,并一副激昂亢奋的样子。

    于是,一夜很快便是过去。转眼,到了翌日午时。却说,两军将士似乎都知道今日将会有一番恶战,因此早早便已饱食。此时却看燕军营前,张辽率领麾下两万五千雄军,于燕军营前数里之外,整齐摆列。

    突兀一阵飓风来袭,沙尘飞扬,杀机四伏。两军将士都在远远的对视起来。

    此时,在燕军营寨之中,简雍面色沉凝,向田豫谓道:“田上将,那张文远带来了如此多的兵力,恐怕果真决意要与我军一举分出胜负。待会还请田将军万莫不要急躁行事,我军防事坚固,并有投石车可以反击,可谓是固若金汤。不过那张文远军中所拥有的那些战争利器到底威力如何,我军如今还未有所了解,不容大意。”

    “嗯,简大人所言极是。简大人放心,此战我定会谨慎应付,绝不会让那张文远有丝毫机会!!”田豫说罢,双眸光芒乍显,浑身更是迸发出一股强大坚毅的气势。

    “好!!”简雍似乎也被田豫身上的气势所感染,振色颔首一点,双眸的神采也变得坚定起来。

    就在此时,猝听宛若雷轰般的乍响赫然响荡起来,紧接只听擂鼓声响荡,号角声齐鸣奏起。旋即张辽军处只见一支支手持盾牌的队伍,各将士神色肃穆,踏着整齐一致的步伐,朝着燕军营寨气势汹汹地杀奔而去。

    “来了!!”在燕军营寨中的简雍面色一震,大喊一声。田豫闻言,立即震色,大声喊道:“传我号令,命两翼的弓弩手速速准备!!”

    田豫号令一落,很快便见两员快骑冲奔而起,并纷纷吆喝起来,传达田豫的号令。

    不一阵后,只见张辽军那数千余盾牌手已然逼近燕军营寨数百丈外,与此同时在后方的大军也在张辽的率领之下,不断地逼近。

    却看战场上的气氛可谓是杀机重重,大战一触即发!

    而比起燕军,张辽麾下的白狮军倒是显得沉稳不少,尤其是作为先发部队的盾牌军,各个将士都是眼神坚定,不显丝毫的慌色。倒是燕军,眼看着张辽的白狮军团不断地逼近,不少将士都被白狮军团的强大气势所慑,露出紧张之色。

    却看先发的白狮军盾牌手不断地靠近,而燕军依旧是按兵不动。不过就在白狮军盾牌手接近大约快到一百数十丈时,蓦然只听一道喝响,号声骤起,霎时间只听一道道弓弦震动的声音霍然响荡起来。转眼只见漫天的飞矢从燕军的两翼迸射而出,犹如狂风骤雨一般扑向了白狮军的盾牌手!

    “莫乱了阵脚!!众人听令,举盾相迎!!”这时,在白狮军中只听一员将领振色高呼,随着其话音一落,霎时那些白狮军盾牌手纷纷高举盾牌。

    转眼,只见两边乱矢扑来,却纷纷落在了白狮军盾牌手手中的盾牌之上,并发出一道道巨响。

    “哼!!加紧发射!!”田豫眼见此状,双眸骤射两道亮光,扯声喊道。随着田豫令声落下,不久只见燕军弓弩手的发射速度变得更快起来,霎时只见乱矢宛若倾盘大雨般落下,令白狮军盾牌手的压力顿增不少!

    “蹲下!!”刚刚发令的那白狮军将领反应却也是快,疾声大喝发令。随着他令声一落,只见那数千盾牌手立即纷纷单膝蹲下,并迅速地靠拢在了一起。于是只见众人所举起的盾牌,宛若形成了一面宽阔的盾墙。而众人则躲在了这面盾墙之下,并在燕军乱矢疯狂地猛袭下,保得了周全。

    “不愧是那张文远的部署,经验果然老辣,不过却也别以为本上将并无对策!!”田豫眼看着此状,眼里精光闪动,并迅速地向一旁一员将领投去眼色。那将领会意,立即拱手,然后便拨马迅速离去了。

    过了一阵,却见燕军的乱矢攻势渐渐变得缓慢起来。就在这时,蓦然一阵喊杀声从左边传了过来,正见一支七、八百人的燕军轻骑队伍,各举长枪正往那些白狮军的盾牌手袭击而去。

    “将军,不好!!左边有一支敌军轻骑来袭!!”

    “别慌张,听我号令,速速往后方撤走,保持队形,不要着急!!”那统领的白狮军将领并无乱了方寸,并迅速地发号施令。随着其令声一落,那数千盾牌立即纷纷站了起来,并往后方缓缓撤走。

    “雕虫小技!速出百人快骑,随我同去!!”另一边,正引兵赶来的张辽,眼见此状,狮眸骤射两道精光,冷喝一声,一挺手中白狮月牙戟便是策马奔飞而起。而就在张辽冲起来的瞬间,须臾便见百余银葵白狮将士各是驰马冲起,纷纷追向了张辽的身后。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燕军那七、八百余轻骑便要杀至白狮军的盾牌手一旁。这时,那统率这盾牌手部队的白狮军将领立即抖数精神,震色喊道:“众兄弟举牌拦住,不必惧怕与敌军厮杀~~!!”

    此言一出,霎时只听杀声惧起,那些白狮军的盾牌手立即纷纷各举盾牌冲向了来袭的燕军轻骑。

    “哼!!就凭尔等这些盾牌手也敢妄想挡住我等燕军精骑,弟兄们给我冲溃敌军!!”那统领这支燕军轻骑的将领眼见白狮军的盾牌手竟然反扑过来,眼里凶光迸射,大喝一声,提枪驰马便是率先杀突起来。

    转眼,只见两支队伍相遇,并迅速开始了厮杀。盾枪交接,人马相撞之间,只听杀声震荡,混杀之际,人仰马翻,两军一来便是拼杀激烈。

    只不过幽州以及北境一带,素来都是盛产良马之地,并常出精锐骑兵,当年公孙瓒麾下那支赫赫有名的白马从义正是出自幽州。因此燕军的骑兵战斗力自然不容小觑。

    转眼,只见那支白狮军盾牌手的队伍被撕开了一处破口,而燕军的轻骑则蜂拥从那破口生猛突进。

    “坚持住,本将军来也!!”就在这时,蓦然一道惊人的吼声响荡起来,宛若百兽之王的雄狮咆哮。随着这吼声震荡,那些原本显得有些力不从心的白狮军盾牌,霎时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纷纷奋起拦击。

    “杀~~~!!”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一人一骑猝地从一侧撞入了燕军轻骑的队伍之中,并且紧接便开始了疯狂而凶猛的反击。混乱之中,只见那人厮杀捣乱之处,燕军的将士纷纷人马四翻,惨叫不断,整支队伍竟被那人硬生生地截开了两半。

    “不好,是那白狮张文远!!张文远杀进来了!!”一员燕军轻骑看得眼切,不由急喝起来。却不知随着他这一叫起,四周的燕军轻骑都是吓得面色大变,一时间都慌乱起来。而此时那些白狮盾牌手纷纷反扑而起,加上张辽麾下的银葵白狮了也迅速杀至,因此白狮军瞬间扭转了局面。

    就在此时,忽闻一阵鸣金示意撤军的号角声响了起来,那统领燕军轻骑的将领本就见势不妙,有撤走之心,眼下听了,连忙大震神色,大喊撤退。随着其令声落下,那支燕军轻骑立即纷纷慌忙撤走,一时间阵型全无。

    “诶。我军将士的素质比起张文远麾下的白狮军实在差太多了。适才那支盾牌队伍,眼见我军轻骑来袭,立即便是先撤出我军弓弩手的攻击范围,以免遭到两方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