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第二千一百零九章 曹家的小枭雄(中)
    “呵呵,这倒不必。就算这些人再如何煽动,对于我父王来说也无任何的影响。毕竟,我方可是有着那马孟起作为证人,此人乃是马贼的亲生胞弟,而为了指证马贼的大逆不道,马孟起更是不惜大义灭亲地作为我方证人,到时檄文一旦发出,相信天下人更多会相信马孟起的证词!更何况我父王早就有所准备,此番更联合了那在天下素有仁义之名的刘皇叔,到时只要刘皇叔响应我父王的号召,马贼便将是百口莫辩,只能坐实这弑君者的污名!!”却看曹丕双眸骤射出两道精光,浑身猝然涌荡起一股惊人的气势,并不由沉色呐呐而道:“邓展你可见识到没有,这就是谋略的威力,纵强若鬼神,一样被我父王以及军师玩弄于鼓掌之中!!若是我也能有父王这般谋略,身边也有不逊色于军师的谋主辅佐,未来我曹氏的江山,一定会掌控在我的手中!!”

    曹丕此言一出,邓展不由面色一变,抬头望向曹丕,却见其一脸皆是激奋并野望饱满的神容。

    “二殿下对于权力的追求愈发地痴迷,如今时机未到,只怕二殿下如此下去,会惹得魏王不喜。我得劝劝二殿下,让他多加收敛。毕竟魏王可不是如今的二殿下能够得罪得起的。”却说邓展脑念电转,念头一转,遂肃色道:“二殿下,恕末将多嘴,有一事想要劝劝二殿下的。”

    “嗯?你有何事要劝我?”曹丕一听,不由面色一沉,眼神猝是变得有些冷厉起来。邓展神容一肃,却是不惧怕曹丕冷厉的眼神,振声道:“二殿下,若以如今你的势力与魏王相比,恐怕是不值一提。在此之前,还望二殿下务必学会侧忍,多加收敛,并暗中尽快地扩张自己的势力,收纳人才,唯有如此,日后二殿下才能从众殿下之中脱颖而出,成为魏王的继承人!”

    “你!!”曹丕听罢,不由怒叱一声,双眸霍然瞪大起来。邓展肃色与曹丕对视起来,道:“二殿下,此乃末将肺腑之言,所谓忠言逆耳。二殿下对末将情深义重,并有知遇之恩,末将万死难报,只盼能助二殿下完成大业,如有得罪之处,但凭二殿下惩戒!!”

    “哼!!”曹丕闻言,沉吟一阵,旋即发出一声冷哼,遂是转过身,然后呐呐而道:“罢了,看在你对我确是忠心耿耿的份上,我便不与你计较你以下犯上的罪过。当然,你所说的,曹某心里早有分寸,曹某岂不知,如今的我,在我父王眼前,不过是跳梁小丑!但是,曹某迟早会让他对我刮目相看的~!!”

    “原来二殿下早有觉悟,看来是末将自作聪明。”邓展听话,不由神色一松,并随即朝着曹丕扑地而拜。

    “好了,如今洛阳局势并不安稳,你先下去安排。还有,我早前已与你有所吩咐,一旦马贼的军队往洛阳赶来,我等必须在其来到洛阳城下之前迅速撤离,这撤离的事宜,你可安排妥当?”曹丕忽然转过身子,并向邓展沉声问道。

    “禀二殿下,有关撤退事宜,末将已然安排完毕。其中,那征西将军马孟起也答应了二殿下的要求,会护送二殿下到安全的地方,才率兵赶回长安。不过那马孟起却是贪得无厌,他提出要在原先约定好的酬金上,再多加两千白银作为补偿,以弥补他和他的部下此番护送二殿下将会发生的任何损耗。”邓展神色一凝,迅速答道。

    “哼!!利欲熏心之徒!!据我所知,父王此番为了让他答应前来洛阳作证,便已经花费了大量的钱财,并且还答应把弘农、上洛两郡交予其手。没想到这马孟起竟然还贪心不足,还想从我曹家身上谋取利益!!”曹丕说着说着,不由神色变得有些狰狞可怕起来,并且眼神里仿佛流转着骇人的杀气。

    “二殿下,这马孟起乃是豺虎之辈,自从魏王与他结为同盟后,他便想尽办法地来占魏王的便宜。而且,二殿下却不见此人,仅仅是为了两郡之地,以及一干财富,便不惜背叛其兄,如此反复无常的小人,魏王理当尽早和他脱离关系才是!!”邓展闻言,也露出了几分忿色,咬牙喊道。曹丕听了,不由一肃神容,长吁了一声后,似乎恢复了冷静,呐呐道:“这马孟起毕竟是我父王的女婿,而当初我父王正是为了对付那鬼神马纵横,才不惜把我的妹妹曹节下嫁于他。毕竟这马孟起在西北的实力不容小觑,而眼下细心一想,马纵横一旦得到洛阳后,为了尽快平复司隶,肯定会向司隶各郡出军。如此一来,马纵横势必将与马孟起有所一战,而上洛、弘农两地就于长安附近,马孟起得到这两郡后,自然会提防马纵横前来夺取,说不定此下马孟起已经调拨了长安的兵马前来,准备与马纵横厮杀。而且,那马孟起的野心可不少,但若有所机会,他肯定也会觊觎我等如今脚下所在的皇都洛阳。

    而一旦这马家兄弟开始互相残杀,我父王正好可以趁机广发檄文,到时刘皇叔自然会立即号召,率领北疆异族以及其麾下精兵悍将杀向马纵横的辖地。如此一来,马纵横必将阵脚大乱,到时就算他身边有那号称才华无双的凤雏庞统,恐怕也难以化解此番劫难!!说不定很快这天下第一强人,便将于这个历史的大舞台中落幕!!”

    曹丕说着说着,不禁咧嘴笑了起来,眼里闪烁精光,并不由地振奋起来,紧接又道:“还是父王厉害啊,这谋略可谓是滴水不漏,恐怕在他决定把上洛以及弘农交给马孟起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算定了会有如今的局面。难怪智若军师,也曾奉劝我,千万别在我父王面前弄些小伎俩,因为我家父王才是名副其实地天下第一兵略家!!”

    当夜正是三更时分,却说在不久前,大雨已经停下,在荀恽的要求下,马纵横让麾下将士四处收集柴木,然后擦干,遂架了一个平台,并又把擦干的干草放在平台里面,最后更由马纵横亲自把荀彧安置其中。当然,最后点火的工作,马纵横交给了荀恽。荀恽忍痛地点着了平台,旋即叩头三拜,并向其父做出了承诺。熊熊大火不久便吞噬了荀彧的尸体,马纵横看着火光,神色默然,眼神里藏着几分敬佩几分唏嘘以及几分无奈。

    随后,马纵横便让一干将领在洞穴里歇息,其余士卒则在外面歇息,并又令人轮番在外面看管战马。而眼下虽然已是三更时候,但马纵横还是丝毫没有困意,他独自地站在一旁,遥望着星空,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这时,却听一阵马鸣声响了起来。马纵横神色一肃,正听有人来报,赵云率领着一干将士赶了回来。马纵横不由神容一震,遂是赶往。

    不一阵,赵云正见马纵横与几个护卫赶了过来,忙是下马拜见。马纵横一举手,示意赵云不必多礼。赵云会意,遂向马纵横报道:“禀报主公,末将率领弟兄们前往洛阳城下打探,发现城中虽然兵力不多,但守备森严。并且末将还发现竟有数千人马往洛阳南面赶路,若云所料无误,这些人马应该是赶往颍川与那荀攸的部队会合。”

    马纵横听罢,不由下意识地颦起眉头,呐呐而道:“曹军连夜从洛阳撤去数千人马,望颍川而去。如此看来,虽然洛阳守备森严,但实则曹军并无意守下洛阳。眼下只不过我军尚未杀往洛阳城下,否则一旦洛阳的守兵发觉,恐怕早已撤去。”

    “听主公的意思,莫非是认为这些守兵不过是个幌子?那曹子桓竟然无心守下洛阳,为何又要如此做呢?”赵云听话,不由露出几分疑惑之色。马纵横听了,冷声一笑,道:“这不过是那曹子桓的小伎俩,他故意摆出严守之势,正是为了唬住我军。让我军不敢急于杀往洛阳,如此一来,他又能拖延我军一些时日。”

    “好个曹子桓!据荀公所料,不久之后,那大耳贼将会出兵偷袭主公的辖地。因此他自然希望尽量地把主公拖在这里,并加以消耗。待不久之后,一旦老贼向天下广发檄文,那大耳贼自从北面呼应,大举讨伐弑君者的旗号。而若是主公在此之前,并无防备,定将阵脚大乱!”赵云不由眯起了眼睛,凝声谓道。马纵横倒是笑了笑道:“小贼的伎俩不外如是,更赚不了我。我倒是希望这曹家小贼足够的自大,到时一旦牵招的兵部赶到,我便迅速率兵杀往洛阳,一旦这曹家小贼逃之不及,便将成为我的阶下之囚!!”

    马纵横此言一出,浑身更是涌发出一股惊人的自信。赵云听了,不由心神一壮。这时,忽然有一阵声音传了过来。

    “主公所言极是。恽有一计想要献与主公。”

    马纵横闻言,下意识地望了过去,正见荀恽就在不远的地方,正往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