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曹操的训子之道(上)
    而这些上将,如今可以说已成为了马军的中流砥柱,要把这些人击败,实在是如有登天之难!

    “王将军,眼下战事已经结束,不过未免敌军会复回前来厮杀,还是尽快撤离是好。不过还得劳烦王将军先是整顿部队,然后在旁掩护,毕竟我的兵部适才与贼军厮杀了一番,正是疲倦,还请让我等先是撤去,王将军再率你的兵部紧接撤走。”

    王基脑念电转,这时正听曹昂向他喊话,遂是肃色,拱手答道:“理当如此。大殿下放心交给我便是了!!但若那徐公明敢来,末将并率兵与之一决死站!!”

    却听王基声音洪亮,眼神烁烁发光,曹昂见状,不由微微一怔,也不知王基为何忽然变得如此激奋。原来,王基刚刚经过一番思考后,心里虽然明白自己尚且不如这些马军的上将,但他却不灰心,反而定下目标,决定从现在开始,一步一步地提升自己,直到能够将这些马军上将一一击败的那日。说来,王基的野心不可谓不大。而且王基更是一个一旦把目标定下了,就一定会执行到底的男人!

    “呵呵,不错的眼神。好,那就交给你了。”曹昂忽然一笑,然后向王基投以一个眼神,旋即便是转身走到自己的战马旁,重新上了马后,便往自己所率的部队赶往过去。曹彰向王基狠狠地一瞪眼后,也紧接与一干将士追向了曹彰。半个时辰后,却看曹彰率兵已经撤去了数里之外,王基眼看并无敌军追来,而且时候却也不早,天色已经逐渐显得昏黄起来,遂是下令撤军。

    殊不知就在此时,却听一阵阵鸣声,竟是战马的嘶鸣发出的声音。王基眼睛微微一睁,一脸不可置信,扭头转往望去,此时赫然正见一支骑兵,正火速奔往杀来。

    “可恶!!贼军竟如此难缠,而且他们这下出来的时机可谓是精妙绝伦,莫非是在旁边伺机已久!?”王基见状,不由面色一变,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浑身也不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说来,眼下曹昂已撤去有一段距离,就算待会听得厮杀声,恐怕一时半会也赶不及前来援救。更何况其军不久才被敌军挫败,如今士气以及力气都是虚弱,再看敌军来兵不多,大约只有数百余众,想必是早就想好一但时势不妙,便迅速逃撤而去。

    却看,那正往王基军袭来的骑兵队伍之中,为首一将俨然正是徐晃是也。而在他的身后则是马易。

    原来,在不久前,徐晃率兵正撤。忽然,马易赶了上来,并向徐晃报上一计,说眼下两部曹军应该已经会合,曹昂见自军援兵赶到,难免会有所松懈。而且以曹昂稳重成熟的脾性,他大多不会让两部军队合在一起撤走,说不定会分成两部,其中命刚刚赶来的援兵作为掩护,另外再让初败我军,士气、体力虚弱的麾下,先往撤走。如此一来,我看我等倒不如出其不意,率一队精锐骑兵复回,然后伺机再旁,一旦见得那先撤去的曹军部队,离开有一段距离,遂向留下来的曹军部队发起奇袭!

    当时,徐晃听计却也觉得是好,不过又想这刚刚才厮杀不久,眼下又是一番奔波,之后不久可能还要发起一番强烈的厮杀,这体力的损耗恐怕非寻常人能够支撑得住。而且当时看马易一脸坚定奋然的样子,徐晃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的心思,遂是拒绝。殊不知,马易却不肯轻易放弃,竭力又是相劝一番,并表示其麾下的龙翼飞骑定能完成任务。徐晃没想到马易决意如此之深,甚至被马易所触动,但未免万一,徐晃还是决定陪马易一同前往,遂令曹逵、梁习率领军部撤回。

    “却看敌军慌乱的样子,看来皆是以为我军不会复回厮杀,这下见了,不免措手不及!!不过我军兵力不多,敌军想必很快恢复,并且很可能会恼羞成怒地向我等发起扑杀。众人可准备好,待会将是一场硬仗,谁都不能掉链子,一旦冲入敌军人丛,只顾冲闯,随我一路冲破过去!!”却听徐晃嘶声怒喝,浑身气势轰然迸发。马易听了,双眸骤射jing光,一声厉喝,其身后的龙翼飞骑也纷纷高声怒喝起来。

    另一边,正如徐晃所料一般,王基眼看来袭的敌军兵力不多,而且又想自军在刚刚一段时间里,也恢复不少气力,不可能还挡不住这区区数百骑兵,遂是精神一震,大声喊道:“众人听令~~!!敌军人数不多,这下强袭而来,无疑是螳臂当车,不知天高地厚~~!!众人速速打起精神,待敌军逼近,立刻一拥而上,杀他个天翻地覆~~!!”

    王基话音一落,其身后的曹军将士速是纷纷抖数精神,各是嘶吼起来,奋然答应。不一阵后,正见天色愈暗,只不过这时徐晃却引着龙翼飞骑杀奔逼向了曹军。

    “徐公明竟然亲自率兵杀来!?”王基一眼就认出了来袭敌军中为首的将领,不由霍然色变。毕竟徐晃乃是三军统帅,这奇袭冲锋之事,理应交由裨将来做。

    就在王基惊异不已的同时,却看徐晃驰马狂奔,越冲越是凶猛。王基急是抖数精神,一声怒喝,其麾下将士连忙汹涌扑出,迎上厮杀。说时迟那时快,却看两方人马猛然交战,一方汹涌如潮,一方锋芒毕露。

    陡然之际,正听爆响连道,惨叫声、厮杀声霎时震天而起,正见人丛翻涌之处,徐晃手舞那银夔巨斧,乱砍急劈,奋然冲锋开路,那威武霸气的样子,十足一尊冷酷的杀神。而在徐晃身后,马易表现却也出色,手中银龙枪宛若活了似的,好像一条怒蛟一般,飞扑大咬,把一个个逼上来的曹军将士杀翻过去。在徐晃以及马易两人如此勇猛的表现之下,龙翼飞骑的表现却也好不逊色,却见龙翼飞骑各挺长枪,紧随在徐晃和马易两人身后一路奋力冲击,可谓是势如破竹。

    “可恶啊~~!!!”王基适才才定下目标,想要追赶上一干马军的上将,可眼下见得徐晃骁猛如斯,信心却不由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但王基还是并无退缩,紧接一声大吼,一挺手中长枪,便是杀向了徐晃。

    不一阵后,正是闯杀的徐晃,正见一个银甲曹将朝着自己杀奔过来,同时还有不少奋起的曹军将士。徐晃眼看此状,便知来的肯定是曹军之中有一定声威的将领,不过当他看到王基如此年轻时,不由微微一怔,好像没想到竟是如此年轻。

    兔起鹤落之际,正见王基率兵猛然涌上。这时,马易猛然急奔冲上,竟以一人之力,硬是挡住了一边,那悍然霸道之风,与其父可谓是有几分相似。同时,徐晃也与王基以及另一边的扑上的曹军将士霍然交战起来。徐晃何许人也,岂会因此乱了阵脚,嗷嗷大喝,浑身更是暴涨起一股可怕的气势,遂是奋力舞斧厮杀,招招凶狠,隐约之间,背后好像还显现出雷霆独脚夔兽的相势。

    “曹军小将休要拦我~~!!夔牛惊世~~!!”突兀之际,正听徐晃一声怒吼,旋即一斧猛然劈落,那可怕的气势,俨然化成了一面雷霆独脚夔兽从天儿降的相势,其中那巨大无比的独脚似要把整个大地都给践踏破裂,正朝着王基坠落而去。王基见状,不由双眸急瞪而起,忙是双手持枪挺上拦住。霎时,只听‘嘭’的一声爆响,忽听一声惨叫发起,旋即便见王基从马上飞出,然后摔翻在地!!

    曹军一干将士看得眼切,无不霍然色变,而徐晃则紧接冲杀,引着龙翼飞骑一路挺进。不久之后,却看天色正好黑了下来,徐晃却也正好领兵突破而去。这时,却听不远处传来阵阵杀声,并有怒吼数道。徐晃却不理会,领命迅速撤走去了。

    当夜,正是二更时分。曹操正坐于虎牢敌楼内的大座之上,一脸威严冷厉之色,默不作声的样子,使他看上去犹如一尊不可触怒的霸王。

    而此时,在堂下,正看曹昂、曹彰等一干将领正是跪着。忽然,正听曹操发出一声冷哼,曹昂神色一变,忙是拱手喊道:“孩儿无能,还请父王责罚!!”

    曹操听话,眉头微微一挑,道:“哼,看来孤还是高估了你的能力,没想到你初来首战,便被敌军杀得铩羽而归,还几乎害孤折损了一员前途不可估量的将领!!”

    曹操此言一出,不少文武都是神色一变,并且不禁露出几分羡慕妒忌之色。毕竟能得到如此曹操欣赏的新人可是不多,王基能得到他这般称赞,此番虽是受了重伤,却也算值得了。

    “父王息怒!我俩兄弟也没料到那徐公明竟如此地狡诈,再说那王基无能,自不量力,才遭到那徐公明重创,与大哥有何干系!?”这时,却听曹彰囔囔叫了起来。曹操一听,顿是面露厉色,厉声便是喝道:“这分明就是你大哥调拨不当,他身为统将,若能早有戒备,并且吩咐一二,王基岂会遭此重创。如今你却还把责任怪到王基头上,简直是不知所谓!!左右,把此子拖出去,杖打三十!!”

    曹操此言一出,不少曹军文武都是吓了一跳,但却又看曹操神色可怕,都不敢为曹彰求情。这时,曹昂忽然喊道:“父王!!你教训得是,此番是孩儿调拨不当,思虑不周,孩儿愿受惩戒。但三弟年幼,刚刚一时心急,口无遮拦,还请父王高抬贵手,从轻发落!!”

    “哼!!这黄须儿自侍有几分武力,目中无人,张狂霸道,孤若不挫挫他的锐气,日后说不定他还会闯出多大的祸来!!左右还不快把这黄须儿拖下去受罚!!”却看曹操一脸不容置疑的冷厉之色。众人皆怯,曹彰听了,一咬牙,却也不反驳,眼看两个将领赶来,忿忿站起,喊道:“不用尔俩来押我,我自己会走!!”

    说罢,曹彰自己转过身子,便是迈步走起。那两个将领不敢怠慢,连忙追上。

    曹昂见状,心里轻叹一声,然后望向了曹操。这时,曹操也正眯眼看着曹昂,脸上更毫不掩饰地露出失望之色,道:“你也自行下去自领三十杖罢。”

    曹操话音一落,不少文武都露出不忍之色,同时也暗暗想曹操治军严明,就连自家的孩儿也惩罚如此严厉,神经不由都暗暗绷紧起来。

    曹昂对此却也毫无怨言,一副心服口服的模样点了点头后,遂是站起,然后转身离开。

    不一阵,却看曹昂离开,曹操似乎有些疲倦,遂命众人退下。少时,却看众人纷纷退出,却仅有贾诩留了下来。

    不久,正见敌楼之内,只剩下了曹操和贾诩。贾诩轻叹一声,然后站了起来,扶须道:“魏王如此未免对大殿下以及三殿下太过严厉了。再说大殿下此番虽然挫败在敌军手上,但统率敌军的那人毕竟是徐公明。而且,以魏王的眼光,不可能看不出大殿下并非徐公明之敌。”

    “哼,这臭小子近年在战场之上太过顺利了,若不让他受些挫折,难免有一日会夜郎自大,还有那黄须儿,也正好趁此让他收敛收敛!毕竟眼下发错,起码还有弥补的机会,并且不会酿成大祸,但若是有早一日,正是关键时候,那可就容不得他俩兄弟犯错了!!”曹操冷声喝道,眼神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