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曹昂和曹彰
    当然马纵横为何会如此热衷,其中的理由自不必多做赘言了。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在外禀报,说有飞星的细作求见。徐晃听了,不由神容一震,速是召入。不一阵,正见一人走入,向徐晃拜礼毕,旋即便奉上了一封密信。徐晃遂是接过,然后又问了有关密信的来源,听闻是马纵横传来的,徐晃不由是精神一震,遂令那飞星细作先是退下。不一阵后,徐晃一人独自在帐中拆开了密信观看,看罢,徐晃不由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不禁呐呐而道:“原来此人乃是江东有名的神童,并且自幼便得到了周瑜、鲁肃一干孙家大臣的看重,难怪如此了得。不过这般人才,陆家自然会是小心看管,这为何忽然会跟着孙家的送亲队伍一齐来了濮阳,还跟大公子有了不菲的关系!?这其中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可主公信上却又特别吩咐,可以适当地给予这小子表现的机会。看来就连主公对他也是十分地赏识。不过,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此子确也有过人之处。”

    徐晃暗暗正是想着,忽然外头又是有了动静,并打断了徐晃的思绪。徐晃正疑今日为何忽然间这么多的情报和消息,不过很快又沉下了色,并是召入来报的将领。很快,一个将领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下便报:“回禀徐将军,适才我军细作打探得知,那曹老贼果然是派了夏侯惇前往箕关,我军细作分明是看清了其军夏侯的旗号,以及夏侯惇麾下亲部黑獬豸的旌旗!!”

    徐晃一听,不由神色一变,暗暗诧异:“竟还真的被那陆逊小儿给料中了。不过眼下还不能确定,说不定是那曹老贼的诡计,他故意让人伪装成是夏侯惇,并打着其旗号,又领黑獬豸而去,就是为了迷惑我军,诱我军前往厮杀。”

    想到这,徐晃很快神容一肃,颔首道:“我明白了,你再派人继续追踪,务必要确认那夏侯惇是否真的离开了虎牢关!!”

    “诺!!”那将领眼看徐晃一脸的严肃之色,自不敢怠慢,连忙拱手答应,随即迅速地离开了。

    翌日,正是晌午时候,徐晃正听前往打探的斥候部队遭到夏侯惇的袭击而回,伤亡惨重。徐晃大惊,忙是前往看望受伤的将士,后闻众人昨夜在打探时,夏侯惇忽然率领着一队黑獬豸杀了过来,众人一时慌乱,不到一阵便被夏侯惇引兵给杀散了,其中大半的人马都失去了联络,只怕不少人都被擒住,也仅有他们五、六人成功逃脱回来。徐晃听罢,连忙好生安抚一番,然后便速令军中一干将领到其虎帐商议。

    “将军,那夏侯惇竟然已经离开了虎牢关,还带走了他麾下那支骁勇善战的黑獬豸,如此一来,曹军便没有那么可怕了!!我看我等不如主动出击,转守为攻,杀曹老贼一个措手不及~~!!也算是为昨夜无辜牺牲的弟兄,取回一个公道。”这时,正听曹逵满脸愤慨之色地大声喊道。徐晃听了,却是神容一沉,似乎有些动心。

    “将军,就算不前往攻打,派些精锐前往试探却也是好,说不定还能一震三军士气!!却不看我军人才济济,而曹军之中,如今能够派上用场的也没几个。那曹家三子虽然凶猛,但以我看来,其尚且年幼,行事也不免莽撞,绝非徐将军的对手!!更何况,说不定无需徐将军出手,单凭大公子的本事,对付那曹家三儿便是搓搓有余了!”随着曹逵话音刚落,在旁的梁习也是肃色沉声接话而道。徐晃听了,神容沉凝起来,忽然下意识地却是望向了马易身旁的陆逊,有些示好似地笑了起来:“依孙司马之见,我军眼下该当如何是好?”

    陆逊一听,神色一怔,好像没想到徐晃的态度忽然会有所转变,不过又想徐晃乃名扬天下的上将,又岂会与自己这般小辈一般见识,遂是神容一震,起身拱手答道:“回徐将军的话,若依某所见,老贼狡诈阴险,竟然我军早有了屯守拖延的方案,自无需贸然出动。因此,某以为还是依旧按兵不动,静观其变是好。”

    陆逊此言一出,曹逵和梁习不由都是面色一沉,曹逵更是露出几分不喜之色,立是震色喊道:“且慢~!!孙司马,眼下局势正对我军有利,可我军却一味死守,不做进取,实乃懦夫之举!!”

    曹逵话刚落罢,梁习也沉色谓道:“曹将军所言是理,我军如今已歇息多日,许多将士都已经恢复足够体力,正跃跃欲试,随时都可以与曹军厮杀。我看不如还是先派一支军队前往试探,若能取胜,岂不能够振奋三军,保持我军的锋芒和锐气,也教老贼以及他的麾下不敢小觑我军!!”

    说来,当初曹操还以为徐晃军中多了一个高人,这高人或者能够让其军发生一些变化,改变徐晃固守其军的主意。可想必曹操万万没想到这个所谓的高人,竟然比徐晃还要谨慎不少。

    随着曹逵和梁习话音再次紧接落下,徐晃面色一凝,不由地沉吟起来。众人此时下意识地也纷纷望向了徐晃。少时,徐晃似乎有了决定,震色道:“孙司马所言,正合本将军的心意,传我号令,诸部人马皆不可轻举妄动。还有,竟然军中上下都已经恢复了体力,那么半个时辰后,我便召集三军,开始操练!!就算不与曹军厮杀,我徐公明照样可以让尔等保持锐气和锋芒~~!!”

    正听徐晃喊声响亮,目光赫赫迫人,曹逵和梁习两将听了都是神色一变。不少将领都是一脸的不明所以然。毕竟眼下分明有大好时机,但徐晃却是坐视不理,反而去操练三军将士,这实在教人匪夷所思。

    此时,却看马易也不由颦起眉头,对此也感到疑惑不已,下意识地望了望陆逊,却见陆逊一副沉凝之色,眼神发光,看他的模样好像对徐晃的命令颇为认同似的,遂也沉住了心思。

    两个时辰后,却说此时在虎牢关的敌楼之内,曹操这下正与麾下一干文武等候马军的消息。忽然,正听外头有人来报,曹操速是召入。不一阵后,正见有一将领快步走入,见了曹操后,迅速单膝跪下,振声便是喊道:“末将参见魏王!!”

    “免礼,那马军有何动静,速速报与孤!!”曹操神容一震,肃色喊道。

    那将领听话,遂是站起,然后拱手答道:“回禀主公,末将带领部下在马军营外打探了好一阵,却发现贼人似乎根本没有要前来进攻的迹象,反而徐公明大举调拨军中将士,就于营中操练起来。”

    此报一出,不少曹军将领都是大怒,认为徐晃这般不紧不慢,分明是小觑他们曹军将士。这时,贾诩却是神容一肃,向那斥候将领问道:“你可有观察清楚,这或者是彼军故意为之,就是想要反诱我军前往厮杀,却也说不定!”

    贾诩话音一落,不少曹军将领纷纷惊瞪起了双眸,这下才反应过来。这时,正听有一阵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军师所言极是。那徐公明并非泛泛之辈,而且他的为人素来稳重精细,看来想要把他诈过,并非简单之事。”此言一出,不少人旋即纷纷看去,正见那说话的人赫然正是曹昂。

    “嗯,孤本以为彼军之中有一高人,或者会带来出人意料之外的变化。不过如今看来,这高人要不就是和那徐公明一样的谨慎,要不就是地位不高,其所言的还不足以撼动徐公明的心思。”曹操面色一凝,扶须呐呐而道。

    这时,曹昂一肃神容,道:“父王,竟然如此,何不让孩儿率兵前往,将彼军激怒,如此一来,徐公明的部下难免会有所躁动,待时却又看看那徐公明能不能继续死守不动!!”

    曹操听话,一对细眸不禁微微地睁大了一些,忽然有些兴趣寥寥的样子,打了一个哈欠道:“罢了罢了。早知这徐公明如此无趣,孤倒不如去箕关会一会老朋友。眼下战事实在乏味,如此军中大权便暂且交给昂儿你,若是有何变化,昂儿你再来报与孤罢。”曹操说罢,竟真的就站了起来,旋即往后堂走入。左右见了连忙跟上。一干文武也被曹操这般决定给吓了一跳,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倒是贾诩反应是快,望向了曹昂,并露出一抹灿然的笑容。而等曹昂反应过来时,转眼间曹操已经离开了,和曹昂一样,一干文武这下才纷纷反应过来,这下连恭送曹操却都来不及了。

    “父王这下可难倒我了。”曹昂见状,不由苦笑起来,似乎缺乏几分信心。倒是曹彰一脸的亢奋之色,囔囔喊道:“大哥,父王愿意放权给你,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若是大哥此番表现出色,说不定父王一个欢喜,便把这世!!”

    曹彰口无遮拦,这世子正准备喊出,这时曹昂猝是霍然色变,怒色瞪向了曹彰。曹彰被曹昂瞪得吓了一跳,连忙便闭上了嘴巴。

    原来为了避免子嗣之争,曹操许久之前,就严令上下不得议论这世子之位,否则必严惩不饶!

    因此,曹彰也明白曹昂是为他好,才如此凶狠地瞪他,心里自没有怨恼曹昂的意思。同时,曹昂也示以眼色安抚曹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