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司马之跪
    却看曹操先是对府中护卫一顿喝骂,然后急急忙忙地赶到司马懿身前。

    却见司马懿衣冠整齐,身穿一身紫金玲珑华服,这梳妆打扮,一看就知是个达官贵人,不过这下跪在这里,倒是显得十分的狼狈,周围更有不少百姓对着他在指指点点。

    此时,却见连眼睛都哭得肿起的司马懿,正见曹操赶来,不由大惊失色,连忙叩首在地,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痛哭大喊道:“某不识好歹,得罪了丞相,可丞相非但没有严惩,反而宽之对待,并交付重职与某。此大恩大德,某实在万死难报。还请丞相原谅某的无知愚昧,给某一个机会,为丞相效以犬马之劳。”却看司马懿神情真切,俨然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曹操见了,大笑两声,遂伸手扶起司马懿,并肃色振声喊道:“曹某曾歌日,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自古以来,但凡能平天下,安社稷者,必是爱才之士。仲达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行兵布阵,计谋策略无一不精,实乃天下罕见之高才。曹某只盼仲达安于曹某麾下,不会屈了你的才哩!”

    司马懿听话,不由露出一脸受宠若惊之色,连忙又是跪下,喊道:“某何德何能,能受丞相如此看重,愿效以死力,以报丞相大恩!!”

    司马懿此言一落,在周边正看的人群里,不知谁人先叫了一声好,转即众人纷纷都鼓掌叫好起来。曹操笑盈盈地看着,其实内心却是透切,心知这恐怕又是司马懿故意安排出来的一场戏。

    一阵后,鼓掌喝彩的声音渐渐停下,曹操轻一摆手,安抚众人。在曹操身后的贾诩遂好声劝说围观的百姓散去,百姓听了,转即纷纷离开。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来说话吧。”曹操意味深长地瞟了司马懿一眼后,遂是转身离去。司马懿听了,哪敢怠慢,连忙肃色答应,转即便跟在了曹操身后。许诸眼看曹操离开,自也快步跟上,见司马懿赶来,不由自主地望了司马懿一眼。正好此时司马懿也在看许诸,并露出一抹璀璨的笑容。

    “哼,这司马仲达越来越教人讨厌了。若非看在他有几分本领,虎爷就把他的头给拧了!”许诸虎容一冷,很快便收回了目光,并加快脚步,赶到曹操身后大约半丈后,便减缓了脚步,一直与曹操保持这半丈的距离。

    司马懿见许诸有意无意地似乎想要避开自己,却也不气恼,呵呵笑着,哪有适才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贾诩劝退了一干百姓之后,遂在一旁暗暗观察起司马懿俩,并是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笑容。

    一阵后,曹操回到了大厅坐定,许诸则守护在旁,司马懿紧随赶入时,正见曹操一脸寒沉肃厉之色,尤其那对眼睛好像有锋芒似的,射出两道骇人的精光。司马懿见状,顿是面色大变,急又跪扑,顿首求饶道:“臣下放肆,还请主公责罚!”

    “哼,好你个司马仲达,你以为用了那些伎俩之后,曹某就不敢杀你耶!?曹某从来就不受人威胁,要杀你也不过是一念之间。你可别忘了,我是君主,你是臣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听曹操喝声响亮,字字铿锵有力,声势骇人。司马懿听了,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连忙认错求饶,哪有丝毫傲慢猖獗的样子,甚至毕恭毕敬得让人觉得十分的卑微。

    “够了!你在我面前,也不要再装了!你司马仲达今日所忍受的一切,恰恰证明你心头极大。所谓忍辱而负重,却不知你司马仲达所负地到底是何物!?”曹操一拍奏案,然后疾言厉色地喝了起来,双眸精光闪动,死死地盯住了司马懿,那犀利的目光仿佛就像要把司马懿给生生剥开一般。

    司马懿虽然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但似乎也感受到曹操目光的可怕,浑身颤抖得愈加地厉害,这下吓得连话都不敢答了。

    “哼,你以为你如此,曹某就会善罢甘休了么!?我再问你,你身上所负到底是何物!?是你司马仲达似锦般的仕途,亦或是你司马家将来的壮大?还亦或是这!!”却见曹操的神色愈加可怕,而就在他快把话说完的时候,司马懿急是叩首在地,并发出了一声极为响亮的声音。

    嘭~~!

    却看司马懿猝然猛是叩首在地,曹操以及许诸见了,都不由神色微微一变。此时,又见司马懿抬起了头,其额头上竟是磕破了,并还流着血。曹操细目不由睁大起来,却见司马懿的目光变得坚定沉凝起来,精神奕奕的样子。

    “回禀主公,懿身上所负地实乃主公之天下!懿虽有辅佐主公取天下之心,但奈何身卑名微,若不用上一些方法,恐怕是无法引起主公的注意。再说,主公麾下人才济济,比懿还要聪明厉害的人物更是多如牛毛,懿若不用些手段,恐怕这一辈子,都将是默默无闻,当然这都是次要。最为令懿坐如针毡,辗转反侧的是懿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辅佐主公左右。这对懿来说,实在是比死还要难受,竟然如此,懿倒不如铤而走险,虽知瞒不过主公,却盼借此明以心志!!因此有所冒犯,懿自愿领罪,绝不怨言!!”说罢,司马懿遂是跪伏在地,俨然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

    曹操听了,却是眼睛眯得紧紧,好像是两条细缝,冷笑不已地盯着司马懿。

    就在此时,忽然听得一道笑声传了过来。

    “呵呵。”

    曹操听了,不由精神一震,眺眼望去,正见贾诩迈步走来。却见贾诩手扶胡须,笑容满脸,一边走来,一边不紧不慢地拱手告罪道:“臣下唐突,打扰了司马大人和主公的谈话,还请主公降罪。”

    “哼,少来给我用这一套!!贾文和你莫非不知道曹某平生最痛恨地就是有人在我面前摆弄小聪明,若他能瞒得过我,也就罢了。若是不能!他便是一个把曹某看做傻子的自作聪明的蠢货!!”曹操最后那句几乎是咆哮起来。当然贾诩很明白,曹操这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说给自己这旁边的人听的。这下,贾诩走到司马懿身旁停下后,看了他一眼后,遂一肃色,拱手向曹操喊道:“主公息怒。诩有一事不解,想要问司马大人的,还请主公允许。”

    曹操听了,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答应下来,没好气地摆了摆手,道:“问吧。”

    “谢过主公。”贾诩听了,拱手作揖一拜后,遂是转向了司马懿,问道:“贾某一直觉得很奇怪。仲达你当年在主公麾下却也算是出色,若你当初没有辞官,恐怕如今就算没有个主薄之位,也能担上参军之职。更何况凭着你的聪明才智,日后一旦有机会舒展才华,积累功绩,就算坐上贾某的这个位置,却也不一定。仲达为何却要坚持辞官呢?”

    贾诩此言一出,司马懿不由身子一震,却没有立刻答话。这时,曹操似乎也被勾起了兴趣,见司马懿不答,作色怒道:“军师向你问话,你为何不说!?”

    “因为臣下还在等候主公降罪。”司马懿头也没抬地喊道。曹操听了,不由心头一恼,忿声便道:“此时日后再议,如今你先给我如实地回答军师的问题!!”

    “诺!”司马懿听此,才抬头拱手应下,转即便站了起来,向贾诩毕恭毕敬地一拜。贾诩笑了笑,也向司马懿作揖回礼。却看司马懿身材高大,这一站起,身子比本就身材高挑的贾诩要高上几分,并且司马懿长得相貌奇伟,在这当年第一诸侯麾下军师贾诩面前,这下竟然显得气势丝毫不弱。曹操看得暗暗诧异。此时,却听司马懿拱手向贾诩答道:“回禀军师,当年我辞官的因由有三。第一,正是某才所提及的,主公麾下人才济济,某当年见并没有自己舒展的空间,又自叹才能不足,遂是心灰意冷,有了辞官之意。”

    “呵呵。”贾诩听了司马懿的第一个解释,不由轻轻一笑,而堂上的曹操也是一脸黑沉难看的神色。如此看来,司马懿第一个解释,非但没有令贾诩信服,也没让曹操觉得释怀。

    司马懿却也不气馁,紧接说道:“第二,某虽是辞官,但却想凭此能够在主公心中留下丝毫的地位。虽然微乎其微,但某所盼的也不过是一个念想,一个机会罢了。说不定这某一日,就会如现今这般得到主公再一次地器重。”

    “哦?这我倒不明白了。”这时,贾诩忽然好像来了兴趣一般,精神一震,紧接又笑问道:“天下但凡有些许才能的英雄俊杰,无不都希望能够投靠主公,好日后飞黄腾达。而若是有幸能得到主公收于麾下者,更是无不发愤图强,想要借此一展其才,好得到主公的青睐。可为何你用辞官的方式,反而会引起主公的注意呢?”

    “正因如此!”司马懿听到这里,眼神猝是一亮,好像忽然抓到了机会一般,猛地更是转过身来,更和曹操对视了起来,喊道:“正因这天下人都趋之若鹜地想要为主公效力,我司马仲达才反其道而行之,如此一来,却能更容易吸引主公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