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悍斗血战(上)
    “眼下敌军人多势众,若无徐将军的救援,恐怕莫将关难抵彼军强攻,我必须尽量争取时间!”赵云这下念头一转,遂是拍马冲出,震色喝道:“常山赵子龙在此,尔等鼠辈谁敢与我一战~!?”

    正听赵云喝声一起,吕布军中,刹地沉寂下来,似乎都在诧异赵云竟然还有勇气向他们挑战。于是转即很快便是连阵躁动之声,一一迭起。正见吕布军前军阵中,各员将士争先向魏延请战,原来都是看赵云受伤,想要趁机击败这位列英雄册十大高手之一的赵云,好让自己扬名立万!

    “哼,这赵子龙不惜负伤而出,看来是要拖延时间,好让那徐公明的援兵赶到。”魏延脑念电转,但也不敢擅自做出决定,遂命人快速赶往禀报吕布。

    却听赵云搦战了好一阵时间,吕布军中却无人出来应战,不过很快鼓号猝起,正见敌军阵中一员手提大刀的魁梧将士冲了出来。

    “哈哈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今日便让老子砍下你的首级,至此名震天下,享誉荣华富贵!!”正见那魁梧将士眼里尽是贪欲之色,喝罢,便一拍战马,冲飞而出。

    赵云冷哼一声,他虽然有伤在身,但魏延派出这般寻常货色来对付自己,也未免太小瞧自己了,这下立刻策马而出,挺枪应战。

    须臾,正见两人交马,那魁梧将士来得甚猛,提刀就劈。赵云挪身快闪,旋即凌厉出枪,刹时正见枪出宛若蛟龙之势,一枪便是搠中了那将士心窝。那将士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便被赵云挑翻落马,眼看死绝。

    “哼,无能之辈!谁敢再往厮杀!?”魏延见那将士须臾就被赵云击败,不由面色变得有些阴沉,大声喝问。随着魏延话音一落,几员将士纷纷叫喝起来。魏延点中一个,那人转即挺矛策马杀出。

    “嗷嗷嗷~!!俺正是威震河北的玉面小飞龙!!俺一套家传七十二路矛法,不知杀了多少名将,赵子龙今日便要你成为俺矛下亡魂~!!”

    正听那人喊得甚是真切,赵云听了,不由也微微一皱眉头,神容有些凝重起来。电光火石之间,正见那人霍地逼上,刹便抖矛搠起,速度虽然是快,但徒有虚表,在赵云眼里,更如软绵绵一般。不过赵云不敢大意,只怕这是虚招,挪身闪躲一阵后,那人露出一个空档。赵云便是使诈,反而收枪提备。

    “哈哈哈~!!你死定了!!”那人见赵云一退,连忙提矛去刺,但适才一阵发猛,这下竟然后力不继。赵云这下终于看出此人是虚张声势,气得大喝一声,猛地一枪搠出,不但将其长矛震得脱手飞去,更是旋即一枪猛往其咽喉扎入。那人突兀被赵云扎中,双眸瞪得斗大,好像无法置信,自己竟会被如此轻易击败。

    “看到没有,那赵子龙也并非不可战胜。如今他连战两将,已然力疲,加上身上负伤,已是强弩之末,谁敢再往厮杀~!!”正听魏延扯声吼起,但那对狻猊大目,却闪着几分阴鸷之色,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抹奸笑。

    随着魏延喝声一起,不少人激奋起来,立是纷纷拍马出阵。刹时,正见一人争先冲起,杀往赵云。赵云面色一凝,挥枪一起,迎住那人,斗不到五合,杀之!

    紧接两人齐出,一左一右,舞起两般武器,杀气腾腾地杀向赵云。关上的裴元绍以及一干将士见了,不由纷纷怒声大骂。转眼,正见赵云又是迎住两将,斗至五、六回合,搠中左边那人面门。转即,又是两合,右边那人胆怯逃去,被赵云一枪ci中后背,遂是摔落马下。

    “嗷嗷嗷嗷哦~~!!赵子龙,你莫要太嚣张了~~!!我魏文长今日一定要与你一决胜负,是个英雄的话,有种别逃~!!”这时,正听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吼声,震荡而起。正见魏延提刀策马冲飞杀出,身后更是霍地显现出一面可怕的狻猊凶兽相势。关上裴元绍见了,气得满脸通红,嘶声便骂:“好个无耻奸贼,他娘的,我看他一开头就是看出他那些窝囊的部下不是赵将军的敌手,却又无意鼓舞众人前往送死,好让赵将军筋疲力尽,再来厮杀!!好个不要脸的东西,谁当他部下,谁倒霉~!!”

    正听裴元绍竭斯底里地吼起,声音颇是响亮,刹时魏延军部之中响起一阵哗然的躁动之声。魏延暗暗听得耳切,气得咬牙切齿,怒声骂道:“娘的!!是谁在诬蔑老子!?待老子取下这赵子龙首级后,定不饶你~!!”

    “就凭你这无耻狗贼,怕是还未杀到关下,就被我家赵将军给杀了~!”裴元绍立刻又是回骂一句,话音一落,其身旁的将士也纷纷怒骂起来,由其几个裴元绍的原部下,更是问候起魏延的一干祖宗,骂得不堪入耳。

    “哇啊啊~~!!气煞我也~~!!”魏延被骂得一肚子都是火,眼睛刹地红了起来。就在此时,正见不远处的赵云猝是转马逃去。魏延以为赵云胆怯不敢前来厮杀,更加以为赵云乃强弩之末,哪里肯放弃这成名的机会,立刻纵马狂奔,急追其后。说时迟那时快,正见魏延含怒而追,追得甚是火急。转眼间,眼看魏延便要追上赵云,猝地正见赵云猛是回身,并且须臾之间,气势猛涨而起,恍然如见一头凶恶的麒麟扫动起围绕着熊熊烈火的尾巴击来。

    “麒麟烈焰枪法—恶麟摆尾~!!”

    正见赵云一招回马枪赫然杀出,魏延仓促之下,只能提刀而挡,正听‘嘭’的一声暴响,赵云蓄势而发的一招回马枪,刹时把魏延杀得连人带马暴退而去。魏延更是一时身形不稳,眼看就要摔落马下。赵云急拨转马,麒麟目猛暴精光,正要趁机一举击毙魏延时,孰不知浑身内伤发作,五脏六腑如似倒滚一般。

    而被赵云适才所散发的恐怖杀气,吓得一阵心惊胆跳的魏延一看,连忙抖数精神,连忙拍马冲起,举刀杀向赵云。

    就在此时,关上忽地响起了鸣金号角之声。赵云一听,神色一紧,忙是转马就逃。魏延见状,却怕他故技重施,余悸未散,一时不敢急追。一阵后,眼看赵云渐渐逃远去了,魏延这才反应过来,知道这不是诈,暗叹自己错失良机,不由怒声骂道:“哼,什么天下十大高手,不过尔尔,今日且饶你狗命,他日必取你项上首级!!”

    耳听魏延如此无耻地骂起,裴元绍一干人等各个气得都涨红了脸,怒声大骂不止。魏延却也不理会,冷哼一声,便策马退回阵中,却见其麾下将士各个投来的眼神都有些怪异,其中不少人甚至有几分怨恨之色。

    “哼!!一群蠢货,竟然相信了敌人的鬼话,本将军不欲与众人争功,才给尔等机会,尔等倒不识趣!!”魏延冷哼骂道,摆着一张大黑脸,众人却也是怒不敢言,无奈只好强忍。

    与此同时,在后阵中,吕布听闻魏延并未能趁机击杀赵云,反被赵云击杀了不少部将,不由露出几分恼色,遂不再浪费时机,下令攻关。于是,很快正听鼓号齐鸣,魏延一听,立刻震色,喝令诸将引兵冲杀。孰不知,经过适才的事情后,诸将皆有所提备,有失动力,都迟疑起来。

    “他娘的,军令已出,谁再敢怠慢,休怪老子无情~!!”魏延见了,气得咬牙切齿,怒声喝道。随着魏延此言一出,其麾下一干将士才纷纷强打精神,引兵冲上。

    另一边,赵云回到关中,裴元绍以及一干将士见他面色发白,不由都吓了一跳,急是拥上问候。赵云一摆手,眼神凌厉,问道:“徐将军可已率援兵到了!?”

    裴元绍一听,不由神色一变,不敢回答。赵云不由面色一变,怒声喝叱:“我分明吩咐你,只有援兵到了,方可鸣金。徐将军竟是未到,为何擅自下令鸣金!?”

    裴元绍这下被赵云一骂,脸上不禁露出几分委屈之色,但却不敢反驳。一员将士见了,忙是圆场道:“赵将军息怒。裴将军却是见赵将军连番与敌将厮杀,又见那魏延凶猛,恐赵将军伤势愈加严重,方才下令鸣金。此更乃我等众人一齐相劝,赵将军若罚,便把我等一齐罚了罢!”

    这将士话音一落,一旁的将士也纷纷认罪。裴元绍看了,好不感动,正要喊话。赵云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裴元绍一眼道:“罢了,眼下战事正经,待战事结束,我再寻你算账!!”

    就在赵云话音刚落,杀声愈亮,赵云急赶到女墙边上看望,正见敌军的部队已经开始压上,不过赵云仔细一看,却见这些人马似乎动力不足,士气不高,不由暗暗一喜,腹诽道:“看来彼军将士都怨恨魏延狡诈,看来这魏延此番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想到此,赵云立刻强震神色,命众人打起精神,准备应战。在赵云鼓舞之下,众将士奋起而应。不一阵,正见魏延引兵扑到关下,赵云一声令下,关上便是乱箭骤起,射得魏延军一阵混乱。

    “盾兵何在,快快赶上掩护~!!”魏延见状,急是喝起,不过负责指挥盾兵部的将士,似乎都战意不高,领着盾兵不紧不慢地赶上。而魏延军似乎都不愿死战,纷纷躲避箭雨,刹时阵型越来越是混乱。

    “魏文长你这无能之辈,真是气煞我也~!”此时,已从后阵赶到中军之前的吕布看得眼切,不由大怒,急命鞠义引兵压上接应。鞠义听令,立刻快发号令,其军士气与魏延军却是迥然不同,各将士纷纷各引部署,快速扑涌杀上。吕布也不怠慢,遂令左右,命后军队伍,紧接跟上,一干使用攻城利器的部队各做准备,随时强攻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