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渔色大宋 > 第1077章:重回应天府
    “雇佣军?”

    赵构有种被噎到的感觉,雇佣是什么意思他知道,军是什么他也知道,两个合在一起他就不懂了,这天下还能有这样的养兵方式?诸国君主能容许这样一支军队……

    等等!别人不好说,但是有徐子桢这块招牌在就说不定了。

    赵构忽然有点明白了,徐子桢如今身披两国驸马的皮,和大理又不清不楚的,跟大宋这边就不说了,真要是神机营弄出这种名堂来,只要不是在这几国之内搞风搞雨,只怕谁都不会刻意去针对他。

    以前他是皇子时或许不会想那么多,会认为这样一支不可控的队伍必须铲除,但是现在他已经身为帝王,看事情的角度和以前不同了,国与国之间哪怕签了和平协议也不是真的那么和平的,说不定为了些利益就会动手脚,明面上碍于一纸协议不好动,私底下是肯定不会太平的,派自己国内的细作有风险,也没那么多的专业人手,可神机营就不同了,只要出钱,再基于保密的情况下,什么事都能让他们干,干完后拍拍屁股走人,什么线索都不会查出来。

    到时候吃亏的那方去找神机营质问?人家干的本就象是镖局一样的活,对雇主必然是保密的,能查出什么来?回到原来的话题,这周边几国都和徐子桢关系密切,谁还能真的下死手去灭了那两千来人不成?

    赵构忽然心中灵光一闪,他似乎有点明白了,这不是徐子桢另一种赚钱的方式,而是在赚钱的同时还保护了这伙人,不然这些人的身份很尴尬,无论哪国都不太愿意让他们留在自己国内,毕竟这是一伙杀星,又不可能完全掌控,太危险了。

    徐子桢顿了顿又说道:“方腊死了有些年头了,当初造反也是迫不得已,有好日子过谁愿意造反,我卜大哥也早就想通了,他恨的只是当初那个腐朽不堪的大宋,恨的是逼得他们吃不饱饭的贪官污吏,却并不恨大宋,我这么说,七爷你能明白么?”

    赵构默然,点了点头,他是个聪明人,这番话怎么会不明白,徐子桢也是借这番话在提醒他,希望他能做个有道明君,不然朝廷一旦腐朽,就算卜汾不率神机营反他,天下还是会有其他人反他的。

    徐子桢笑了,他知道自己这话起了作用,结合之前的那些胡说八道玄之又玄的东西,他相信赵构现在已经明白了将来的为君之路该怎么走了,当然,他要是继续当个昏君,徐子桢也拿他没办法,只不过眼前的这关过了就好,将来的事他也掺和不了,他已经决定撤身退出,再卷入朝政他就会真的断了后路。

    不过没关系,现在已经和原本的历史轨迹偏差开来了,不说别的,光一个秦桧就没了原本历史上掌控大宋朝堂的机会,六贼也全都灭了,何况还有李纲马春林韩世忠宗泽等名臣良将,至少现在的大宋比历史上的那个大宋英勇得多,干净得多。

    徐子桢不再多说,握了握赵构的手道:“好了七爷,我该走了,你就先在这里养着身体,等我好消息吧。”

    赵构迟疑了一下,问道:“叛军人数不少,光靠张叔夜怕是难剿,还是调韩世忠来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不需要。”徐子桢依然拒绝,笑得意味深长,“苗刘兵变之事,三年前我虽没告诉你,但不代表我什么都没做。”

    赵构微愕,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

    房门开启,徐子桢没有再多说什么,只与门外的燕赵拥抱了一下,就此扬长而去,留下赵构独自一人坐在屋内,怔怔的看着徐子桢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

    秋风微凉,银蟾皎洁,已是三更时分,应天府外一处林子中闪过一道黑影,站定后左右观望着,月光洒在脸上露出真容,正是徐子桢。

    这里离应天府城门不远,以徐子桢这个角度看去,能隐约看到城头上梭巡值守的叛军,而离这里约二十多里处则是张叔夜与他的人马驻扎之所在,两边相距这么近,随时都可能出现你偷我营我偷你城的情况,所以徐子桢不得不谨慎些。

    借着月色,徐子桢悄无声息地穿过林子,来到一座乡间宅院外,确定四周无人后他摸出一把钥匙开了门,溜了进去,转眼来到宅中后院,钻入一间毫不起眼的屋子中。

    小半个时辰后,徐子桢出现在了另一间屋子里,这是他十分熟悉的地方,因为这就是他曾经在应天府中的家,而刚才那个乡间宅院与这里之间有条地道,当初他就是靠着这条地道才安然离开而没有惊动任何人的。

    回到阔别以久的家中,徐子桢长长的吐出口气,这里是安全的,地道也肯定没人发现,因为他当初为什么离开应天府的事赵构是心知肚明的,不过是演戏而已,当然不会把这里的地道暴露出去,甚至连搜查也根本没人来搜查过。

    于是,三年前他悄悄的离开,三年后他又悄悄的回来了,借着月色他稍微察看了一圈,家里的一切摆设都基本还是老样子,就是各间房中的积尘厚了些。

    “睡一觉再说。”徐子桢打了个哈欠,嘟囔了一声后回了自己曾经的卧室,然后就这么心安理得地睡着了。

    第二日,徐子桢穿着身儒衫,头顶假发上戴个东坡巾,漫步徜徉在应天府的街上,左看右望。

    三年未回,应天府似乎还是老样子,就是比以前冷清了些。

    苗傅刘正彦兵谏抓了皇子逼走了官家,然后以八万卫戍军锁城闭关,如今的应天府无论是谁都不得随意进出,城中百姓各自惶惶,街上自然也就冷清了下来。

    徐子桢走了一阵颇有些无聊,摇头嘀咕了一声:“造孽啊。”然后抬头认准一个方向大步而去。

    他去的方向正是应天书院,曾经他任典学使的那个地方。

    今日初一,恰逢书院社日,又是内外院学子们畅谈之日,今天的明伦堂外依然聚了不少人,只是气氛不太对,看上去人不少,却是安静之极,每个人脸上带着愤怒与不甘,却没人说话,只齐齐用目光注视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