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汉龙骑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好上了
    “其实如今的右北平与前汉有很大的不同,面积要更大,因为前汉时期的右北平郡治是在平冈,道出卢龙,达于柳城;自建武以来,陷坏断绝,垂二百载,而尚有微径可从”。

    这是田畴的原话,说的是自光武帝以后从卢龙塞到柳成的官道被损坏,不过还是有一些小路可行的,而这一线路经田畴描述后大家已经在脑海里有了一个清晰的印象,那就是经卢龙塞退进入滦河上谷,而后在这片艰难的地区行军五百余里后在平冈转而东向,穿越鲜卑的牧地后再次进入东汉边境的山脉不久就会到达白狼山,而此时距离柳城的距离已经不足百余公里了。

    当然这是一条秘密行军的路线,想要出其不意自然要这样,如果是光明正大,那就不用这么费事了,世上本就没有路嘛,多走走,不就走出一条从卢龙塞到柳城最近的路了,可真这样,那还怎么奇袭,到时候不被包饺子就阿弥陀佛了。

    “那我们就这么定了,一等开春,咱们就对乌丸主动出击,如果这次能够将右北平乌丸捣毁,德然你绝对能成为‘正式’县令。”

    刘澜暗自点头。从这点来看,公孙范的确是为了他当上卢龙令卯足了劲,不是忽悠他玩的。

    “放心吧,如果这件事真成了,你的功劳也不会小,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如假包换的卢龙令,到时候说不得还要叔法多多提携才行啊。”

    “哈哈,德然说笑了。”公孙范哈哈大笑,“不过真像德然说的那样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义不容辞的。”

    林风点点头。

    随即,两人人又对关于如何防备乌丸人的入寇和如何偷袭乌丸人展开了更为详细的筹划。虽然两人都没有任何守城经验。这也是刘澜当初为何没有驻守故安的主要原因,但后世电视看多了。历史小说看多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再说两人都不缺乏实战的经验,尤其是刘澜‘歪门邪道’一大堆,那点子层出不穷,因此,两人在刘茵的面前讨论的那叫个热火朝天,当然刘澜还不忘借机推销他的环首刀和床弩改良法,只不过这都是要卖钱的。

    对于二人的讨价还价还有对付乌丸的鬼道道一边的刘茵多少有种感觉那就是这俩人怎么看都有些狼狈为奸的味道。一个个都透着奸商的本质,一开始刘茵还有极大的兴趣旁听,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两人身上的‘铜臭气’。原本吧,她还算是半支持刘澜去偷袭乌丸人的,可那些馊点子一出,刘茵都开始有些同情乌丸人了。

    这俩人也太坏了,不,应该是疯狂!他们难道把乌丸人当猪了么,还美人计。就没这么恶搞的,你当这是盖两床被窝做梦吗,这也太荒诞不经了!刘茵一瞬间有种感觉,如果刘澜日后真当上了卢龙令。再有公孙范或是他背后的公孙瓒这一(后台?盟友),那大汉朝边境就真要鸡飞狗跳,用刘澜那句话就是绝对的前途无亮啊!

    为了不让自己彻底崩溃。刘茵默默的选择了离开,离开充斥着各种猥琐。荒诞的厅堂,入了内室。

    “咦。她怎么走了?难道是咱们的手段太高明了,她都不忍再听了么?”公孙范玩味道。

    “就没你这么整的,说吧,现在人都走了。”刘澜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道。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公孙范笑着说:“带上你的人和我去卢龙。”

    “门都没有。”

    “带你的兵呢?”

    “矿山百姓怎么办?”

    “那就你和我去,你想带谁去都成,怎么样?”

    “这个,我要考虑。”

    “好吧,那我就先回卢龙了,随时欢迎德然前来。”

    送走了公孙范,刘澜又闲了下来,不过他确实要考虑前往卢龙寨的事情了,不是说矿山不好,而是太好了,让人连那一点仅有的野心都磨灭殆尽了,这是刘澜不敢想象的,他不敢想今后一直活在矿山是什么样子,那不是他要的生活,所以他才会拼命的学习汉朝文化,为的,就是再一次的崛起。

    而这一天终于要到了,虽然卢龙令还是未知,但他不得不尝试,虽然他还有再去公孙瓒手底下打工的可能,但自屠杀黄巾事件后,这样的想法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必须要掌握话语权,所以他必须成为老板,而不是打工仔。

    刘澜去找郝好,之所以是郝好而不是刘茵是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在哪刘茵都会跟着自己,可郝好却不一样,不是说他比刘茵更独立,而是因为矿山就是她的家。

    当刘澜出现在郝好家时,他却发现了几位老熟人,除了其余二女(赵雅,梁双)外,居然还有张正,而且看张正那尴尬的表现刘澜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小子是和其中一个女女好上了,上去撞了撞他的肩,很猥琐的问道:“和哪个好上了,狐媚子赵雅还是梁双?”

    张正顿时一脸菜色,赶紧把司马拉到了一边。

    “司马,你就别瞎猜了。这要是被阎然知道喽,那我就惨了!”张正一脸苦瓜象的说。

    “什么,什么,你啥时候和阎然好上了,我靠,我还真没想到你这暗度陈仓的手段够高明的啊。”

    刘澜难以置信的说,而听司马这么一副大惊小怪的意思他却是心中一苦,这事矿山人尽皆知,他本以为司马啥都知道了,可没想到司马却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亏他还以为司马是故意拿他与赵雅梁双开玩笑揶揄呢,早知道就不说了。

    刘澜看着张正吃瘪的样子如同吃了好几只苍蝇,脸色要多难看就多难看,而一直没露面的阎然好像是知道了心上人的尴尬终于出现了,原来这妮子听说司马来了,有些面皮薄躲起来了。

    不过当他发现阎然出现后张正哪个乖巧样子却是一阵大笑,还真没想到张正这大男子主义的并州汉子居然也是个‘疼老婆的主’,难道真应了那句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个阎然就是他的死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