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五二五章 生死时刻 中
    “部长,我们的人跟踪到了这里,已经初步锁定钟石先生被关押的地点。?”

    人声鼎沸的集市上,两名身着粗布衣裳的中年男子正在茶摊上喝茶,其中一名灰头土脸的男子小声地对另一名男子说道,“根据我们得知的情况,每天早上七点钟会有一辆吉普车从这里出,将东西运往山里面,大概九点多钟的时候会返回。根据我们对这里路况的掌握和判断,初步断定目标是在三十里外处,距离边境不远的一个度假村。”

    “目标还活着吗?”

    傅云天摘下草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趁机悄悄地打量一番四周,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如果目标确认死亡,我们这趟任务就不好交代了。”

    “目标应该还活着,我们可以确定这一点!”

    灰头土脸的男子拿起青边黑底的大茶碗,猛灌了一口茶之后,这才回答道,“从燕京空运过来的东西,每天都雷打不动地送过来。很显然这些东西是送给目标吃的,也只有他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如果目标出事了,我不认为他们还有闲工夫从几千公里之外的地方运送食物。”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傅云天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

    这里是彩南省最南端的一个边境小镇,因为位于山区,所以相对比较落后。不过自从通了马路之后,这里渐渐地变得繁荣起来,每天都有来自十里之外的乡民将茶叶、三七、烟丝、蘑菇等土特产挑来镇上贩卖,逐渐地这里就行成了一个专门针对外地人的集市。

    为了以防万一,此行不管是傅云天还是先遣的人员,都一副当地人的打扮。此时的傅云天,穿着一身洗得浆白、皱巴巴的蓝色衬衫,头戴着一顶已经卷边的草帽,两个裤脚高高卷起,露出毛茸茸的小腿,脚上黑色的布鞋上沾满了泥巴,两边还靠着一副装着烟丝的挑担,一副标准的当地烟农打扮。

    而他身边的那名男子,则穿着一身短打马褂,两只古铜色的手臂裸露在外,看上去就像那种长期在太阳下曝晒的农民。

    两人在这个不大的茶摊上一坐,大摇大摆地喝起茶来,周围的人看都不多看一眼,很显然两人的打扮完全融入到当地的环境当中。

    “有什么计划没有?”

    喝饱了茶水,傅云天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在自己的挑担上摸出少许烟丝,熟练地卷成一根烟,用火柴点燃后美滋美味地抽上一口,这才说道,“那个度假村周围的环境摸清了吗?还有他们人手的部署,有没有头绪?”

    经过对童晓东、冀立心等人的跟踪之后,专案组一路顺藤摸瓜,终于来到了最有可能隐藏钟石的场所,在这种情况下只差一步就能大功告成。但经验告诉傅云天,越是到最后越是要谨慎,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那个度假村我们已经查探过了。”

    那名男子咂巴了两下嘴巴,回答道,“周围一片空旷开阔地,视线完全不受影响,所以想要在白天悄无声息地摸过去恐怕不大容易。另外,根据我们前期侦查的结果,度假村的四周都有人严密看守,至少有十几个人,而且都配备有枪支。所以我们不可能在白天行动,只能趁着晚上天黑时分再行动。”

    “具体图纸我已经上交给了指挥部,估计很快就能制定一个合适的方案。”

    男子继续说道,“不过部长,目前还有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那就是这里离边境实在是太近了。稍有疏忽,对方很有可能越过山头到缅甸那边,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可就不好办了。”

    “这倒是个大问题。”

    傅云天抬头看了看周围郁郁葱葱的山头,不由地长叹一口气,“只要钻进了山里,我们想要解救目标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过这一次幸好带来了几名最优秀的狙击手,如果实在不行,就直接进行远距离的狙杀,不留活口。”

    他面色微沉,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确实下定了某种决心。

    “对了,我们要不要请边境的驻军帮忙,暂时封锁一下边境?”

    犹豫了半晌之后,那名男子小声地问道,“这样的话尽可能封锁他们潜逃的可能性。不过如果他们在驻军内部有人的话,恐怕整件事又会走漏风声。”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来处理好了。”

    傅云天轻轻地敲着桌面,过了好半晌才悠悠说道,“这件事还得通过上面。另外,缅北那边的武装力量我们也有联系途径,到时候也要和那边打一下招呼。就算他们能够逃出去,也要在那边把他们尽快地抓住。”

    这里的边境连接着缅甸北部。当初华夏内战时,一部分本国民众携家带口地逃到了缅甸北部,并且就此安扎在了那里。久而久之,那里就形成了一个以华夏人为主的地区,虽然名义上还属于缅甸政府统管,但实际上那里的人不管说的语言,还是用的钞票、写的文字,甚至连手机的通讯信号都是华夏这边的。

    虽然对面属于缅甸的国土,通过官方途径知会的话可能不太好使。不过私底下缅北地区的领导人和这边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只要带个话对方肯定会全力配合的。

    “这样基本上就万无一失了。”

    男子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心中却是不住地感慨,这个叫做钟石的家伙面子实在是太大了,不仅傅部长亲自出动,而且还动用了这么多的关系。如果能够顺利地解救出来,他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能值得如此大动干戈。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又喝了一会茶后,傅云天拿起草帽往头上一扣,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钞票,结完账后将挑担往肩头上一挑,朝着那名男子摆了摆手,就朝着街道外面走去。

    “吱……”

    一道轮胎摩擦地面的尖锐之声突然响起,正在慢悠悠行走的傅云天就感到身后有人猛然推了一下,立足不稳的他顿时打了个趔趄,随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挑担上的烟丝也撒了一地。

    “你找死啊?”

    傅云天心中大怒,回头朝身后看去,一辆吉普车正停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上,一名戴着太阳帽的年轻男人探出脑袋,正指着他破口大骂,“想死死远一点,别在这里耽误大爷我的路!”

    一看到有热闹,街道上的人纷纷围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少人看清楚了刚才的情况,那名吉普车在人头攒动的街道上飞快行驶,差点撞到这名“烟农”,现在居然还倒打一耙,实在是让他们感到气愤不已。

    只是这些人虽然心有不满,但也是敢怒不敢言,不说人家开着吉普,就单看这几人身上考究的衣服,就和他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喂,你是怎么说话的?”

    飞快地看了四周一眼,傅云天一抱小腿,放声哀号道,“哎呦喂,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他说得一口流利方言,周围的人竟然没有察觉出来。在他掀起的裤脚上,腿上一大块皮已经被擦没了,血水正以肉眼可见的度渗透出来。

    “哎,真惨!”

    “这几个年轻人可真缺德!撞断了别人的腿还反怪别人,这还有天理吗?”

    “打死他!”

    看到傅云天腿上的伤口,周围的人顿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矛头纷纷对准车里的两名年轻人。

    “哎,我说你这个家伙,别躺在地上装死了!”

    看到这幅情景,开车的那名年轻人勃然大怒,当即怒气冲冲地推开车门,一脚推开脚下的烟丝挑担,走到傅云天的身前,居高临下倨傲地说道,“真他妈没想到,在这种穷乡僻壤还能遇到碰瓷的。不烦实话告诉你,你惹错人了。给老子磕三个响头,我就不追究你碰瓷的责任,否则我现在就将你送进大牢。”

    华强最近很恼火,他原本是边境军队的一名士兵。但在一次走私被查处开除出军队之后,他索性就在边境留了下来,光明正大地干起了走私的买卖。最近刘有期招兵买马,将华强也招募了过来。原本他还以为自己要受重用上位了,但是有一次他偷偷打开送货的箱子,现只是一些吃的东西时,这才意识到刘有期只是把他当做个跑腿的马仔。

    一心以为傍上大腿的他心中非常不满,但又不敢表露出来,所以一直积压在心里。他不敢对刘有期牢骚,但不代表不敢对眼前这个烟农火,如果不是那么多人看着,恐怕他就拳脚相加了。

    “你赔我钱,还有我烟丝的钱!”

    先前和傅云天接头的那名男子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傅云天和他眼神一接触,只见对方微不可察地眨了眨眼,就知道这几名开着吉普车人的身份,当即更是不依不饶,一把抓住对方的裤脚,“你不赔我钱,我就报警。我知道你们是那边度假村的,如果不赔钱,我就天天去闹。”

    “妈的,找死!”

    华强眼中凶光一露,蹲下身去,抓住傅云天的衣领,指着腰间别着的手枪说道,“你他妈是不是真的找死,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

    在边境上做走私生意的人,都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穷凶极恶之人,华强也是如此。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让他觉得丢了面子,进而凶性大,甚至有了当场杀人的冲动。

    一看到对方眼中的凶光,和腰间别着的手枪,傅云天心中一凛,心中飞快地盘算起来,这事该怎么收场。他和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打过很多交道,有着丰富的经验。依照他的判断,这名叫做华强的人此时绝对是动了杀心。

    “好了,强子,住手!”

    就在这时,一直稳坐在吉普车里的另外一个人开口说话了,也正好帮傅云天解了围,只见他穿着衬衫西裤,头梳得一丝不乱,下车之后朝着地面看了一眼,淡淡地说道,“这位先生,你只是擦破了点皮,并没有断腿。”

    “是吗?”

    傅云天下意识地动了动腿,结果自然是完好无损的,不过他也够狡猾,立刻又叫喊道,“就算是没断腿,你们撞了我,至少也要给个说法吧!”

    他的这番举动,既狡猾又贪婪,实在太符合目前的这个“烟农”形象。

    “这里是五百块,拿去医院包扎一下,打一针就没事了。”

    衬衫男子眉头一皱,从钱包里掏出五张钞票,直接丢到地上,“多出来的,就算是赔你烟丝摊的钱。现在你把路让开,我们还有要紧事要做。”(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