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四八五章 群魔乱舞 三
    “不对,你们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股市还会继续下跌,对吧?”

    低头沉默的徐飞,丝毫没有注意到李菲菲三人在不经意间交换了一下眼神,几人都是喜上眉梢,安静耐心地等着徐飞入局。不过他们注定低估了这个对手,脑海中灵光一现之后,徐飞突然意识到这几人为什么要自己手头上的空头头寸,那就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即股市还会继续下跌。

    正所谓无利不起早,这些人找上自己来肯定有目的,原先徐飞还有些迷惑不解,但稍一思索就明白过来,问题的关键在这些期指空头头寸上。

    看到徐飞这么快就意识到他们的目的,李菲菲等人脸上就露出了讶然之色,相互间再次交换了一下眼神后,由李菲菲说道:“不错,根据我们的判断,目前的股市还有继续下行的可能。然而在这波下跌的前期,我们并没有获取太多的筹码,所以现在我们想找市场上的大玩家转让一些,价钱方面好商量。”

    “不错,徐先生。”

    操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洋鬼子尼克也开口道,“还是徐先生精明,在股市下跌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仓位。从这一点来说,徐先生真不愧是华夏的股神。”

    他冲着徐飞竖起了大拇指。

    “特么的,这个老外倒是个华夏通。”

    徐飞脸上笑眯眯地接受对方的应承,心中却是暗暗地咒骂道,“还学会了拍马屁这一套。不过就算是嘴皮说破,如果不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话,我是绝对不可能转让的。说不定我现在手头一松,他们之后还不知道要赚多少呢!”

    “不管你们在干什么,我都要分上一杯羹。”

    打定主意之后,徐飞就斩钉截铁地说道,“同时,我还想知道你们到底想要怎么做。据我所知的是,在救市资金入场之后,整个市场就趋于稳定下来,虽然每天的涨跌幅时有超过百点,但很快就会出现调整。如果只是想赚点小钱的话,在这样的市场是无所谓的。但是据我所知,你们想吃下我手头上的所有筹码,肯定不会只为了这么一点利润。说吧,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样吧,我们只要你手头上一半的期货筹码。”

    李菲菲等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面色复杂地看了徐飞一眼后,又朝着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最终三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了半晌之后,才给徐飞提供另外一个方案,“如果你还不同意的话,那就当我们没有提出这个意见。即便是现在我们建仓的话,相信过不了多久也能达到想要的数字。”

    “你还是在回避问题!”

    徐飞脸上明显不悦起来,“如果你能够做到的话,应该就不会来找我了。嘿嘿,说到底是你有求于我,而且还不够坦诚,真不知道这样的话李主席是怎么做生意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会谈就到此为止吧,我还有点事情。”

    说完他就打算起身。

    “嘿,我说你们都是怎么一回事,都抱着自己的那点小算盘!”

    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周长安终于开口了,只见他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摇着头道,“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合作机会,就因为大家不够开诚布公,现在闹成这副模样。我说李主席,那个消息也不会隐瞒多久,很快官方就会公开了,你居然还把这个消息当做珍宝一样,是不是太可笑了?”

    “什么消息?”

    徐飞立刻意识到了,也知道这件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却没有说给自己听,这让他心中不禁有些不舒服。

    “知道了又怎么样?”

    李菲菲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不住地冷笑,“知道了又怎么样?难道说泽康资本有这个资本吗?到头来还不是要靠我们?要知道我们代表的可不是这三家对冲基金,而是超过三十家的对冲基金联盟。”

    “好了,现在大家都摆清了态度,那我可以说说大家都有什么各自想要的东西了。”

    看了看两人,周长安双手虚压,示意两人暂时安静,“根据可靠的消息,最近政府的高层正准备进行汇率制度的改革。在目前的形势下,进行汇率改革的话,人民币的汇率可能会有一部分的波动,这是很显然的。”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这个消息不少人已经知道了,关于真实性应该有八成的可能。另外,我也不清楚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汇率制度的改革。根据李主席的分析,八成是打算将那些在资本市场上获利的资金全部截留在国内。我认为这个说法非常靠谱。”

    “现在的情况是,李主席和她背后的势力准备利用汇率改革在外汇上大赚一笔,而在国内资本市场方面,徐老板因为拥有不少的筹码,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也占据了非常有利的地位。因为入场时间晚,英曼公司也准备在股票市场上分上一杯羹,这就是大家为什么坐在这里的原因。”

    “我解释得够清楚了吗?”

    说完之后,周长安耸了耸肩,“现在大家心平气和地接着谈,到目前为止我们得到的信息都一样了,李主席方面应该不会再耍什么花招了,另外徐老板应该也能看到合作的好处了吧?”

    “虽然说我们的资本市场和汇率影响的关系并不是很大,最多一些进出口密集的行业会受到影响,而且绝大部分还是利好。但如果在这个时候爆出类似的事情,的确对股票市场是个沉重的打击,到时候跌破3000点都有可能,怪不得你们要我手头上的全部筹码。”

    徐飞这才恍然大悟道,“我一直以为外资一直在扰乱我国经济是阴谋论,现在看来的确是确有其事,而且还收买了像李主席这样的人才,实在是让人惋惜。”

    他啧啧了两声,表情非常复杂,像是在惋惜,又像是在感慨。

    “我只不过是做一些本分工作,谈不上所谓的卖国吧!”

    李菲菲则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徐飞,一点羞愧的神色都没有,“鸡蛋先有了缝儿,苍蝇才会叮上去的,这个道理我相信徐先生不会不懂吧。说起扰乱经济秩序,我可不认为我做得比徐先生你更好,毕竟你可是整个市场公认的‘股神’呢!”

    她着重地强调了“股神”这两个字,很显然是在提醒徐飞,这个头衔的背后到底是哪些肮脏的勾当。

    这个圈子很小。

    “我实在想不到,我有什么理由将手头上的头寸卖给你们。”

    徐飞也不恼火,只是笑眯眯地回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即便是我不卖给你们头寸,我也能享受到这一次股市下跌带来的好处。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告诉我为什么要将到手的利润拱手让出去?”

    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意识到,整件事对自己极为有利,即便自己不出卖任何的头寸,国际炒家也会乘着这个机会在外汇市场上翻云覆雨。这也意味着,自己对这三人的组合并没有任何的需求。

    “呵呵呵,你先看看这个!”

    李菲菲早有准备,从包中掏出一份厚厚的文件,直接摔到徐飞的面前,“2001年,你联合上市公司的高层,通过虚报财务报表的方式坐局,卷走了至少15亿的财富;2004年,你和其他的大户联合共5亿资金,在中部银行上给巨大基金做局,导致它们损失超过3亿,差一点清盘破产;2007年,你在农产品期货市场上操纵大豆合约,至少赚了15亿;2008年,在山城啤酒上,你又再一次出现,不过这一次是给某基金输送利益。”

    “这样的案例都在这份文件当中,还需要我多说吗?”

    随口说出几个徐飞操纵市场的案例,李菲菲的嘴角就翘了起来,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明显变了脸色的徐飞,“虽然说之前你都安然无恙。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连最高的司法机关都介入到资本市场操纵的调查当中,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力度。虽然我不会将这些东西泄露出去,但却不能保证万一有人泄露出去,徐老板还能够继续享受今天的生活。”

    “对了,听说你最近玩的套路是收买美女军团,让她们陪伴上市公司的高官,抢在公告发布之前入手。为了拿捏住上市公司的高官,甚至还搞出不雅录像这一套。啧啧啧,徐老板真是神通广大,手段花样百出,真是让小女子佩服不已。”

    “三分之一,最多出让三分之一给你!”

    徐飞脸色铁青,重重地把手头上的文件往茶几上一摔,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要和我讨价还价,否则我立刻翻脸!”

    **裸的威胁,而且正拿捏在徐飞的七寸处,让他连反击的手段都没有了。

    受制于人的情况下,徐飞很快就做出了最有利的选择。在心中快速盘算了一番之后,他知道这一次自己不放血不行了,当即给出一个他最能接受的条件。

    看到徐飞这副模样,李菲菲妙目流转,又和其他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就果断地说道,“好,成交!”

    她也清楚不能过分逼迫对方,否则真的有可能造成鱼死网破的局面。

    “这下好了,我们可吃定操作救市资金的那帮家伙了!”

    看到徐飞最终同意合作,作为中间人的周长安非常高兴,举起酒杯猛灌了一口,随即恶狠狠地说道,“高东方和钟石那帮家伙,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这一次正好狠狠地抽他们一耳光,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有了外国对冲基金的撑腰,周长安的底气比先前足了太多。

    看到周长安这副模样,余怒未消的徐飞无奈地转过头去,叹了一口气。他很清楚周长安在这么做之前,肯定和李菲菲等人达成了某种利益协议,否则他不会置自己的利益于受损的地步。

    “什么?”

    就在众人皆大欢喜之际,只见李菲菲的脸色突然大变,一双杏仁眼瞪得圆圆,极其严肃地对周长安说道,“周公子,你在说什么?钟石?”

    “是啊!”

    周长安还未察觉到异常,随口回答道,“你们也知道他吗?原来这家伙这么有名?”

    李菲菲顿时不说话了,和尼克、赵威廉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人的脸色也随即沉了下去。

    “怎么了?”

    徐飞也意识到场面有所不对,当即问道,“这个家伙怎么了?为什么一提到这个家伙,你们全部都变了脸色?”

    “这个家伙……”

    很显然徐飞和周长安都没有听说过钟石的大名,但是像李菲菲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听说过钟石就非常失职了。她低下头沉吟了片刻,最终才幽幽地说道,“是金融市场的一个传奇,一个活着的传奇。毫不客气地说,在西方金融市场,没有人敢惹这个家伙,包括我们。还有,世界上最顶尖的对冲基金或者金融机构,都和这家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更为惊人的是,就连美国政府和欧洲的某些国家,在一些时候也需要他的帮忙。”

    “这么牛叉?”

    周长安惊讶地张大嘴巴,舌头几乎都要掉到地上,“你们是不是在开玩笑?这家伙不过三十多岁,而且在救市队伍里不过是个顾问的角色,连决策权都没有。我说你们有必要这么害怕他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整个计划极有可能是钟石谋划出来的。”

    李菲菲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徐老板,关于我们的交易,我想我们要重新商量了。”

    她竟然打起了退堂鼓。

    “不是吧?”

    徐飞和周长安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还咄咄逼人的李菲菲,在听到钟石的名字之后竟然打起了退堂鼓,这让他们觉得相当不可思议。想了想之后,周长安就拍着胸脯道,“如果是因为钟石这个人,李主席大可放心,这个人交给我了,到时候我让他消失就是了。”

    “当真?”

    李菲菲面露欣喜之色,一把抓住周长安的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的计划就有成功的可能!”

    “当然!”

    美色当前,周长安的魂魄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去了,浑浑噩噩地就应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