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四八四章 群魔乱舞 二
    等到徐飞和周长安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此时的湖江路上已经是一片霓虹闪烁、灯光璀璨了,到处可见用不同语言写的广告牌,店家们则用着蹩脚的外语招呼着每一个路过的行人,如织的人流中夹杂着各式各样的面孔,构成了一幅繁华的景象。

    这条高度国际化的街道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没想到晚上竟然是这副模样!”

    在一家闪烁着巨大霓虹灯的酒吧面前停下车,徐飞看了看喧闹吵杂的四周,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白天路过这里的时候,永远是那么安静祥和。却不想到了晚上,这里竟然这般的杂乱不堪。”

    “嘿,我的财神爷,白天大家都人模人样,到了晚上总归要卸下防备,做回真正的自己吧!”

    周长安不免有些不屑,“没有谁一天到晚地戴着面具生活,就算是经常出现在新闻里的那些人也不行。告诉你,这里可是猎艳洋妞的最好地方。”

    他这般说着,脸上就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好了,咱们还是赶紧谈正事吧!”

    看到这个家伙的表情,徐飞就感到一阵恶寒。虽然他同样是个有需求的男人,但在两性方面徐飞相当克制,因为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放到赚钱上了。意识到周长安可能会大讲特讲他的泡妞经,丝毫不感兴趣的徐飞赶紧转移开话题,“你说的人就在这家fareast酒吧里?这里的环境是不是不适合会面?”

    自从发家之后,经历多年的居移气养移体,徐飞已经对这种接地气的低档场所有所看不上。再者能够和周长安交上朋友的人非富即贵,是否能够出现在这种场合也让他陡生疑窦。

    “嘿,不要看不上这样的场所。”

    对于徐飞的质疑,周长安丝毫不以为忤,一把搂过对方就朝酒吧里走去,边走边解释道,“实际上这里是内有乾坤。你上去就知道了,这里可是那些人的据点之一,里面肯定差不到哪里去的。”

    徐飞一想也对,当即点了点头。

    “每个人举起你的双手,制造一点噪音……”

    不想徐飞刚刚推门而入,一股爆炸的声浪就扑面而来。不住闪烁的灯光当中,一道歇斯底里的声音伴随着高亢的电子音乐响起。

    接踵而来的是一群红男绿女的高昂尖叫声,随即音乐明显地又加高了几十分贝,强烈地冲击着徐飞的耳膜。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等到眼睛适应黑暗的环境之后再向里面看去,只见一群年轻男女正在肆意地扭动着自己的肢体,伴随着激烈的音乐做着各式各样的动作。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一股陶醉的表情,空气中弥漫着烟酒交杂的难闻气味。

    这是一个肆意妄为、放浪形骸的场所,在烟草、酒精、荷尔蒙甚至是禁止药物的刺激下,年轻的男女肆意地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来发泄平日的压力或者寻找新鲜的刺激。

    徐飞目瞪口呆。

    他倒不是对这样的场所陌生,而是在这样的场所里谈事情,这种事对他来说闻所未闻。

    “跟着我!”

    就在这时,周长安靠在他的耳边高声喊道,“这里光线不太好,不要走散了。”

    随即周长安带头朝着酒吧的里间走去,看到周长安这般举动,徐飞立刻意识到,外面的确不是谈事情的地方,当即紧跟着周长安,缓慢地穿梭过近乎疯狂的人群,最终停在了有两名保镖看守的门前。

    灯光太昏暗,徐飞也没看清楚周长安到底朝着两名保镖展示了什么,就看见两人打开了房门。跟随着周长安进门的一瞬间,徐飞这才愕然地发现,这两名保镖竟然都是外国人脸孔。

    一门之隔,两重世界。

    门外是疯狂吵杂和无序,门内则是异常安静,而且入眼尽是奢华和低调:整个房间大约三百平米左右,全部用的是意大利ceccotti品牌的装饰,这个品牌最著名的就是完美的弧线,因此整个房间中充斥着圆润造型的装饰品,包括光滑的茶几和休闲的凳子。

    在徐飞左手的一侧有个吧台,两名身穿白衫马甲的酒保正在擦拭着高脚杯。在两人的身后,满满的一面墙上全部装着红酒,这些红酒被收藏在一个个圆形的环套当中,数道**白色的灯光打在这些酒瓶上,映照出别样的景象。

    再将视线转移到他的左手边,徐飞这才发现几名身着考究的男女正围坐在一起玩着桥牌,浅灰色的沙发摆放成一个四方形,几人分坐四周有说有笑,偌大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一瓶正在苏醒的红酒,一名身材高挑的服务生恭敬地站在旁边,不时为几人的高脚杯中添加红酒。

    “嗨,你们来了?”

    面对这幅场景,周长安没有一丝的陌生,大大咧咧地脱下西装,就朝着几人走去,“在玩什么,不算上我一份吗?”

    “周公子来了!”

    听到周长安的话,几人就抬起头来朝着这边看去,其中一名三十来岁的女士笑了笑,扣上自己的牌,用手指点了点腕表,表情似笑非笑,“周公子,已经离约定的时间过了半个小时,你害得我们白白等了半个小时,难道一声道歉的话也不说?”

    “菲菲,咱们谁跟谁,还需要说这种见外的话?”

    周长安嘿嘿一笑,丝毫不以为忤,一屁股坐到那名女子的身边,一只手顺势就要搂对方的腰,“对了,我说的那位朋友也带来了,大家应该不会觉得陌生吧,徐飞徐老板。”

    他的另外一只手指向正朝这边走过来的徐飞。

    “徐先生你好。”

    那名叫做菲菲的女子轻轻一扭身,就避开了周长安伸出的手,站起身来款款朝着徐飞走去,伸出宛如莲藕般白皙的手臂,率先自我介绍道,“我是李菲菲,目前是英曼资产管理公司的华夏区主席。”

    “李主席你好。”

    英曼资产管理公司是全球顶级的对冲基金之一,很早就在华夏资本市场展开了业务,这位叫做李菲菲的主席徐飞之前也有所耳闻,但今天第一次见到才知道对方既年轻又漂亮,如同女明星一般光彩照人,完全不像一般的职场女性,“我是徐飞,很高兴见到你。”

    “对了,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朋友给你。”

    李菲菲笑靥如花,指着另外两名正站起身来的男士道,“这位是尼克,来自美国顶峰对冲基金,目前是顶峰的副总裁和亚洲区负责人;这位是赵威廉,同样是来自美国,underwater对冲基金的亚洲区代表。”

    尼克是一个正统的白人,身材魁梧,足足有一米九的身高,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徐先生,久仰大名。”而赵威廉则是一名混血,东方人的面孔,却有着一双蓝色的瞳孔,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他的国语则显得有些生硬,不过勉强听得清楚,也随后和徐飞打了招呼。

    “好了,大家都已经熟悉了,现在是不是该说一下我们的计划了!”

    几人打招呼的过程中,周长安始终懒洋洋地瘫坐在沙发上,一点动弹的意思都没有,见几人打完招呼之后,他这才用一种有气无力的腔调说道,“现在人也到了,我们就正式开始吧。相信大家也等得不耐烦了,早点结束早点回去休息。”

    “不着急!”

    很显然在几人当中,李菲菲是主事人。只见她非常干脆地一摆手,制止周长安继续说下去,正色对徐飞说道,“徐老板,相信你还不知道我们找你来的意思。简单点说,我们是想和你合作,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需要证明一些事情。现在我认真地问你,前段时间的股市崩盘当中,是不是你的人在操纵?”

    “哈哈,李女士,你开什么玩笑?”

    徐飞心中大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哈哈一笑道,“虽然我在市场上有点小名气,但要说撬动数十万亿大的市场,你觉得我有这个实力吗?”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一口否认了。

    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怎么可能告诉第一次见面的人。要知道这些事情如果被司法机关知道,都是很严重的刑事罪名。生性谨慎的徐飞,绝对不会承认他就是股灾的主导者。

    对于他的这番反应,李菲菲几人对视一眼之后,脸上就露出诡异的笑容来。

    “好了,徐老板,你不用否认了,你难道忘了那两名交易员吗?其中一名就是菲菲的手下!”

    一旁的周长安看不下去了,当即朝着徐飞摆了摆手道,“你干了些什么,他们全部都知道了,甚至连我都知道,所以才让我做这个中间人。这一次大家最好开诚布公地商谈一番,我敢保证这件事对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好处。”

    “是吗?”

    到了这个时候,徐飞也渐渐地明白过来,对方肯定是对自己有所需求,当即他大大咧咧地坐到沙发上,拿过一杯红酒晃了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到底,我现在还迷迷糊糊,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吧我承认,在前期的股市大跌当中,我看到泡沫破灭的可能,所以及时地止损,顺便做空了一些头寸。”

    他依然没有承认李菲菲所说的话,但是却是变相地表现出来,自己的确干了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些事。

    “这么交流才有意思!”

    李菲菲笑眯眯地坐到徐飞的身旁,“其实我们这次找你来,的确是有要事和你商量。我不烦开门见山地说,我们三家公司想要你现在手头全部的空头头寸,你不烦开个价格,包括预见到的利润。只要价钱合适,我们随时进行交易。”

    “你们要我的空头头寸?”

    徐飞的瞳孔猛然一收缩,“你们知道不知道,我手头上大约有多少空头头寸,不包括浮盈的话,这部分的头寸至少值一百亿左右。真是奇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手头上有这么多的资金了?”

    虽然华夏的资本市场对境外的机构开放,但是在资金规模和使用用途上有着严格的规定,所以境外的机构在华夏的分部门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现金来基本不可能。因此当徐飞听到李菲菲要吃下他所有空头头寸的时候,忍不住开口揶揄道。

    “这件事就不用你担心了!”

    李菲菲笑了笑,抿了一口红酒,丝毫不介意地回答道,“如果徐先生你同意的话,我们明天就能交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