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四六五章 大雪崩 二
    和几个机构一道集体抛售权重股,进而打压指数,然后导致整个市场产生恐慌情绪的行为并不是第一次在资本市场上出现。股指期货的大空头或者大多头就经常用这一招影响市场,进而在他们头寸最大的那个市场上获利。

    这种行为就是操纵市场,一定是实力雄厚的机构才能够干出来的事。当然,按照法律的规定,操纵市场是严重的刑事犯罪。

    如果是在平日里,这种抛售不会有这般的威力,因为不管是股指期货还是股票市场的成交量都在一个较为稳定的状态下,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这样获利的成本实在是高了点。但是在目前群情汹涌、虚火高涨的资本市场,这一招就有点无往不利的味道,因为这个市场聚集了大量的中小投资者,这些被统称为散户的投资者心理是相当盲目的,他们只是资本市场上随着潮流涌动的羊群,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

    只要能扛得过上涨的资金压力,徐飞这一招就能反复地使用。

    这和他在十年前干的个股敢死队手法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一次他从个股玩到了大盘。十年过去,游戏的方法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完成了资本积累的徐飞玩得越来越大了。

    “先生们,干得漂亮!”

    按照这个跌幅,徐飞的空头头寸一天的收益就超过了30%,折合成现金的话超过了15亿人民币,这个成绩不仅让众多交易员感到意外,也让整件事情的策划者徐飞感到格外的满意。

    此刻的他正用力地拍着手掌,向众多交易员鼓气道,“在泽康的未来,这一天应该被浓墨重彩地写上一笔。从今天开始,我们将转型成为全天候的基金,不管是上涨还是下跌,我们都有信心在这个市场上赚钱。”

    “不过先生们,这一波行情还没有结束,现在还没有到休息的时候。事实上不止是明天,未来的几个月内我们都不可能有休息的时间,所以先生们给我打起精神来,在事情没有结束之前谁都不能放松。”

    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之后,徐飞话锋一转,又声色俱厉地对众人说道,“我现在提出一个不太人道的建议,在这波行情之前谁都不能休假,也不能离开苏海,电话要保持二十四小时通畅状态,另外这里的事谁都不能说,包括你的太太和父母。先生们,你们有谁做不到的,现在就可以提出来,我找人替代。”

    自然,在这种时候不会有人站出来自讨没趣,也没有人敢这么做。

    “非常好,先生们都非常职业,对于这一点我非常满意!”

    看到众人一阵沉默,徐飞权当是这些人答应了,当即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现在给我对外放出消息,就说第一批的配资头寸已经濒临崩溃,4700点是这些头寸的临界点。在明天他们的头寸将被配资公司强行平掉,预计这些份额在2000亿左右。”

    “不,5000亿左右。”

    很快就有人点了点头,刚刚摸起电话的时候,徐飞的眼珠滴溜溜地一转,就制止了对话的“爆料”,又换了一个更大的数字,“这个数字应该对市场有更大的影响力。对,就是5000亿。”

    天晓得他这个数字是哪里来的!

    在场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当即分工明确地开始向相熟的经纪人、报社记者甚至是网站的版主放出料来。

    “我不得不说,你干得真漂亮!”

    回到徐飞的办公室之后,一直没有出声的周长安情不自禁地拍起了手掌,由衷地赞叹道,“虽然我是第一次看到泽康公司这么做事,但是不得不说你的手下的确训练有素,远远超过我招揽的乌合之众。”

    “我们是专业的。”

    徐飞面无表情地看了对方一眼,淡淡地说道,“今天只是一个开头,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我想你也知道,虽然你是我的客户,但是我这个人是不受客户想法的左右,甚至连情绪的影响都最好不要有。今天的事你也都看到了,有人可能会说我霸道,但是只要我还能够赚钱,就能忍耐我这种烂脾气,同时我也没打算改变这种他们认为的臭脾气。”

    “嘿嘿,有本事的人才有脾气。”

    周长安尴尬地笑了笑,他自然很清楚徐飞这番话是说给自己听的。稍微一沉思,他就机灵地转移开话题,“对了,你刚才让人传播的话,是不是对市场有用?这个配资市场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这是没话找话说。

    “配资就是杠杆操作!”

    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周长安,半晌也没见对方的视线躲闪,徐飞心中有种巨大的挫败感,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低垂下脑袋,有气无力地解释道,“如果股价出现下跌的话,那么配资公司为了自己的利益,必然会对这些股票账户进行清理,毕竟赚钱无所谓,亏钱不能亏自己的钱吧。一旦发生大规模的平仓,就如同只有一个出口,所有人都在拼命地外逃一般,你猜猜会发生什么?”

    “大规模的碾压!”

    徐飞的这个比喻,让周长安瞬间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这个消息放出去之后,所有人都会清楚明天的行情是什么样。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住手中的盈利,或者避开下跌,他们只能选择卖出,大规模的卖出只会导致一个结果,那就是股市的剧烈震荡。”

    “不错,这就是我放出这个消息的目的。稍等,我接一个电话……”

    对于周长安的领悟,徐飞显得相当满意。刚刚话里带话地敲打了对方一番之后,他正准备再安抚一番对方,毕竟对方的身份尊贵,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怀中的电话振动了起来,冲着对方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之后,他走到窗边接起了电话,“我是徐飞,你是哪位?”

    “我是王大伟。”

    面对着徐飞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对方并没有表现出来过多的恭维,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单刀直入地问道,“今天的行情是你们造成的?盘中大手笔的权重股抛售,怎么看都不像是基本面的变动造成的。再联想起前几天股指期货空头头寸突然暴涨的事,不难猜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大伟也是资本市场的一位牛人,这位就职于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以价值投资见长。通常他的持仓在几个月甚至是几年内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动,但是如果将这个持仓周期放长到五年以上,就能够看出王大伟投资眼光的独到了。

    过去的十年内,他成功地将他旗下管理的两支基金带领到了整个市场的最高峰,足足收益了八倍之多。在他的持股当中,很多股票都持有了超过五年之久,其中很多医药、环保题材的股票上涨了不止十倍。

    如果说徐飞是私募基金的一哥,那么王大伟就是公募基金当中的佼佼者。

    “你在说什么?”

    对于王大伟的问题,徐飞选择了装聋作哑,“王大伟,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可是操纵市场的重罪。虽然我偶尔会走点灰色路线,但这种明确犯法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去做的。拜托,现在虚旺的行情难道我看不出来吗?实话告诉你吧,在半个月之前泽康公司就已经清空了所有的股票头寸,现在我们只持有现金,完全没有在市场上做任何的操作。”

    “真的不是你们?”

    王大伟极度怀疑的声音从话筒当中传了过来,显然对徐飞的这个解释并不太满意,不过他不是监管层的人,自然不会太操这个心,“我不过是问问。对了,徐飞,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件事如果搞得太大,恐怕会引起某些部门的注意,所以不管这件事是谁做的,我觉得他们都不应该太过分才是。”

    “这些话,你最好给他们讲吧。”

    徐飞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地说道,“反正我是不打算牵扯到这场混乱当中。抱歉,我还有个电话,就不继续和你聊了……”

    就在这时,他办公桌面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对着手机那边的王大伟说了声抱歉之后,他就接起了另外一个电话,“喂,我是徐飞。”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一直无所事事地周长安看着徐飞的几部手机、办公电话轮番地响起,徐飞有些电话敷衍两句,有些电话则是压低了声音密谈一番,还有些电话只是打些场面功夫,但就是这样也耗费掉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

    终于电话声彻底停歇下来。

    “我在想,如果将这个事登在报纸上,会不会效果比较好?”

    一直停在徐飞办公室的周长安倒并没有闲着,左思右想之下倒是想出一个他认为的好主意,“将可能配资股票被强平的消息登在报纸上,明天应该起到更大的轰动效应。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对了,报社方面我可以去联系!”

    “你还没有走?”

    周长安一开口,徐飞这才意识到周长安还在办公室内,当即就想发火,因为他给员工制定了一个铁规则就是不能偷听他的电话,不过一想到周长安的身份,他又强压下怒火,淡淡地说道,“不必了,这件事自然有人去办。如果你有心的话,会在后天的报纸上看到,而不是明天的报纸。”

    “这是什么原因?”

    周长安很是困惑,想了半晌之后这才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是在明天的报纸,而是在后天的报纸上?如果是明天,那打击的效果不应该是最好的吗?我可想不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以后就明白了!”

    徐飞像是疲惫了,冲着周长安挥了挥手,就慢慢地眯上了眼睛,也不做过多的解释。

    尽管心中有很大的疑惑,但周长安还是很识趣地退了出去。只是他心中暗暗地下了个决定,看看事态的发展是不是按照徐飞所说的那样发展。

    ……

    6月19日,受到配资盘平仓的消息影响,指数开盘之后就出现了暴跌的迹象,开出的指数整整比前一天的收盘数下跌了100点,权重股无一幸免全部出现下跌的行情。而在中小市值的股票上,抛售的行情更是此起彼伏,很快就出现了大规模的跌停情况。市场可谓是一片惨淡,绝大多数的投资者都在不计成本地抛出手中的股票,下跌的行情已经吓破了他们的胆,没有人再提什么牛市这样的话。

    当天足足下跌了307点,跌幅达到了6.42%,继5月28日后再次创下了一个千股跌停的现象。距离最高点5178点来说,4478点的收盘指数已经下跌了13.5%。

    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五个交易日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