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三章 顶级较量(五)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大时代之金融之子-都市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四九三章 顶级较量(五)
    “你只是稍微做了一点抵抗?”

    收盘之后,满腹疑惑的周长安忍不住发起了牢骚,“不止是那篇文章,还有你在彭博上发的那些信息,难道这些安排不是想在今天将对方一击致命吗?为什么全然没有任何举动,只是不痛不痒地来了这么几下?”

    如果不是要在员工面前给徐飞留点面子,恐怕周长安的语气和措辞都会更加激烈和不客气。

    “沉不住气!”

    徐飞并没有动怒,只是淡淡地看了周长安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只是上涨了82点,这点幅度就接受不了了。你没有看出来,在开盘之初救市资金就不顾一切地买入吗?而且在我们打压的时候,你没看出来他们拼命的势头吗?”

    “这个……”

    周长安顿时就是一愣,半晌才挠了挠头,问道,“那又代表着什么?”

    原本周长安抱着极大的期盼来看钟石的救市资金在今天被打垮,但只看到了这么一出不痛不痒的闹剧,这让他感到受到了愚弄和侮辱。但是徐飞只用了轻飘飘的两句话,就将周长安的怒气压了下去。

    “诸葛亮摆空城计的故事相信你应该听说过吧?”

    对于周长安的这个回答,徐飞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解释道,“《三国演义》这么脍炙人口的名著,相信周公子你一定看过吧。就算没有看过,也应该看过相应的电视剧又或者听说过这样的桥段吧?”

    “这个我自然知道!”

    一时间周长安根本没有意识到两者之间的联系,相反还认为这是徐飞岔开话题的行为,当即再次恼羞成怒地说道,“只要是华夏人,谁不知道这个桥段?你不要岔开话题,我们正在说今天的市场……不对,你是在说钟石在摆空城计?”

    他终于醒悟过来了。

    “不错。”

    徐飞嘿嘿一笑,“不可否认的是,在股市动荡的过程当中,救市资金已经成了救命稻草,稳定住了市场。所以我们如果想要在没有重大利空消息的情况下撼动他们,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是现在天上掉下来这么一个机会,即他们的后续资金没有跟上,就给了我们一个绝佳的机会。不过如何利用这个机会,还是有很多讲究的。”

    “就好像市场了解了救市资金不足的消息,如果是经验不足的人,肯定会闻风而动。这样一来正好就进了救市资金的圈套,因为即便他们资金不足,但也有上百亿的资金,短期内稳住市场肯定没有问题。这样的人就成了悲剧,彻底地被救市资金所套牢。”

    “不过幸好也因为有了他们,所以才让我们推测出救市资金真的不足的事实。”

    说到这里,徐飞已经笑得眉角都开了,“我一直在等对方犯错误,天不负我,果然让我等到了。虽然说今天他们所做的,是对市场流言的最强硬反击。但是钟石却完全忽略了,这样所谓的辟谣,最终只是告诉市场自己色厉内荏的本质。”

    “不行,我得将这个事实告诉大众。”

    徐飞越想越兴奋,忍不住在电脑前坐了下来,略一沉思,就开始飞快地敲动键盘。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被晾在一旁的周长安愣住了,眉头紧锁地想了半晌之后,才一拍大腿道,“的确是这么个道理,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如果今天就不顾一切打击对方的话,那有可能正好撞到枪口上。如果他不作回应的话,今天的股市就有可能出现下跌,但是这般强硬的回应,的确是心中有鬼的人才这么干!”

    不过他也别指望有什么回复,因为徐飞正在埋头敲稿子,可没心思再和他闲聊。

    “喂,你好,我是周长安。”

    就在这时,周长安怀中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看号码之后,面色就是一变,随即走到无人的角落,接起了电话,“王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打来电话的是王晋凯,《财经快报》的主编。

    在这些人的圈子里,王晋凯的辈分比周长安大很多,虽然目前家世不如如日方中的周家,但也属于那些不显山露水的老牌家族,所以周长安没有丝毫的轻视和懈怠。而且对方目前在资本市场上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属于那种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在有求于人的情况下周长安对对方的态度就更客气了。

    一般来说,王晋凯是不会主动联系周长安的。但如果联系了,那肯定就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周长安也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一开口就这般问道。

    “你仔细听着,有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即将在几个小时后发布。”

    电话里的王晋凯显得相当焦急,也没有废话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刚才打徐飞的电话,没有打通。我需要你现在转告他,监管部门已经决定,将融资融券的期限从当天变为延后一天,即从T+0变为T+1。这个消息非常重要,对明天的市场有很大的影响。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我要你立刻找到徐飞并且告诉他这个事。”

    他还以为周长安在什么地方鬼混。

    “我现在正在泽康的办公室。”

    听到王晋凯的话,周长安哪里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原本他什么都不需要解释,不过出于自尊心他还是多说了这么一句,“我现在就将这个消息告诉徐飞,让他早做准备。”

    “好,那就这样了。”

    说完这句之后,王晋凯就匆匆挂上了电话。

    “出事了!”

    对于周长安本人来说,并没有意识到王晋凯透露这则消息的重要性,因为他根本就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但并不妨碍他从对方的语气中认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当即他走到还在埋头敲打键盘的徐飞面前,面色凝重地说道,“刚才王哥给我打电话,说监管部门即将在几个小时内发布一则消息。”

    “什么消息?”

    徐飞正在飞舞的双手立刻停了下来,狐疑地看了周长安一眼,摘下鼻头上的眼睛,镇定地说道,“告诉我他都说了什么,不要遗漏了什么信息。”

    “刚刚他告诉我,监管部门已经决定,将融资融券的期限,从T+0改为T+1。这个消息应该很快就会公布于世,最迟在明天早上,或许待会就会发布。”

    周长安想了想,组织一番语言后,这才郑重其事地说道,“他原话说会在几个小时后公布。这就是他电话里透露的全部内容,应该没有任何遗漏。哦对了,他还说这个消息非常重要,对明天的市场有很大的影响。”

    “的确会有相当大的影响!”

    徐飞叹了一口气,将眼镜往桌面上一甩,“真是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监管部门还有心思出来捣乱。这个消息有利于金融股,明天指数上涨的行情恐怕是压不住了。”

    “那会不会……”

    听到徐飞这么说,周长安明显地焦虑起来,急着问道,“就是那个……那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就是亏钱的意思。”

    “你想说的是爆仓吧?”

    看到周长安急得抓耳挠腮,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窘态,徐飞呵呵笑道,“这个你倒不用担心,依照现在的行情,就算监管层放出再多的利好消息,也不过能够维持一天到两天。想想看,在上一次下跌的行情当中,他们放出多少好消息,可照样还是止不住下跌的势头,难道现在就能了吗?”

    周长安歪着脑袋想了半晌,意识到徐飞所说的相当有道理后,这才慢慢地镇定下来。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调控融资融券?”

    这边的徐飞却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太突出的事情,股市也算是稳定了下来,为什么监管部门突然又出调控的政策?”

    “对了,他们自己很清楚过段时间就可能进行汇率方面的改革,所以趁在这件事之前把这些政策先出台了。不过这个消息好像对那些消息灵通的人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且如果出现暴跌的话,短期内市场的信心难以恢复,除非断绝融资融券,否则根本对汇市带来的利空毫无帮助。难道说,这个消息纯粹是为了帮助他渡过难关吗?”

    “谁渡过难关?”

    这个时候周长安出声问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虽然徐飞自言自语的声音已经很低,但还是被周长安清晰地捕捉到了。

    “在这个时候出台这样的政策,护盘的味道实在是太明显了,但又不是为了后面的汇率,到底是为了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监管层的目的已经浮现在徐飞的脑海中,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很显然,监管部门也很清楚救市资金枯竭的消息,所以紧急出台这则消息来影响大盘,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给对方争取时间。”

    “这里又衍生出另外一个问题来,为什么要争取时间,而不是像上一次那样,发个公文就从券商手中套来上千亿?因为券商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对这种不断抽血的行为感到不满。为了安抚他们,救市资金方面不得不出面,甚至私底下还要付出一点利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这一次募资肯定不会像上次那样顺利,还有极大可能拖延一段时间。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抽丝剥茧地一番分析,徐飞终于将这件事背后的来龙去脉想了个清楚。

    “不行,这件事不能我知道,因为我对抗不了市场。”

    虽然想明白了,但是徐飞却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即按照目前泽康的资金规模和头寸,想要和市场对抗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在势头已经被营造出来的情况下。不过很快他就找到了一条应对的途径,当他的视线落在电脑上时,一条妙计没由来地跳到他的脑海中,“对了,可以借他们的力量。”

    他所指的,自然是调动包括国际资金在内的力量,共同对抗救市资金和监管层出台的这条政策。将他的这些分析加入到这篇文章当中,只要有人能够认同的话,就会很快地出手,因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徐飞很自信会有很多机构同意自己的看法。

    “不过这篇文章要等一会再发布了!”

    敲定主意之后,徐飞又重新回到电脑旁,开始修改自己的文章,并且加入监管层即将发布的消息,“至少等到监管层发布消息之后,否则我就成了内幕交易,哈哈。”

    他得意地笑出声来。

    “这个人……”

    在一旁半晌没有说话的周长安,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半晌才悠悠地说道,“实在是太可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