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四一六章 恐吓万克(二)
    “这一次我们的会议,主要是商讨对恒盛集团的收购。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阳城政府打算将恒盛集团的资产和海沙事件的后续处理进行捆绑拍卖,我们在此之前也表示了我们的态度和处理方案。这个方案一经公布之后,社会各界反响非常良好,所以今天召开董事会会议,对其中的细节进行进一步的补充和完善……”

    深港市万克公司总部,顶层的董事局会议室厅,王良修正在慷慨激昂地对其他董事说道,“这一次针对恒盛集团的竞拍,关系到我们市场份额和商业信誉。而且我毫不讳言地对各位说,如果能够拿下恒盛集团,将对我们开拓中端客户和低端客户都有大有裨益……”

    “董事长,夏润集团董事长宋凌先生的电话。”

    就在王良修的演讲接近**的时候,一名三十来岁模样的人不顾会议的规矩,推开门后对王良修小声地说道,这是王良修的秘书,他的神情很是紧迫,“宋先生要你现在就接听!”

    “接进来!”

    强忍着心中的不快,王良修不满地看了自己的秘书一眼,随即吩咐道。

    与此同时,他深深地看了夏润集团在董事局的三名董事一番,见到他们都面色如常,就意识到这几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你最近在参与恒盛集团的收购?”

    电话被接到了会议室内的电话上,王良修特意打开了免提,使得其他董事能听到宋凌的声音,在电话中宋凌的声音略显惊讶,向王良修质问道,“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夏润集团是个非常大的企业,业务范围也非常广泛。所以尽管它是万克的第一大股东,但万克的一举一动并不能及时地传递到董事长宋凌的案头。

    不满地看了夏润集团的那三名董事,王良修沉声回答道:“对,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我们现在正在召开董事会会议,商讨恒盛集团的收购事宜。既然您对这件收购案有兴趣,不如现在一起听听?”

    既然对方提出关注这件事,王良修索性让他一并参与董事会会议。

    “不,不,不,这件事我就不参与了!”

    让王良修感到诧异的是,宋凌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猫一样,尖声否决道,“还有,这件事你们也不要参与。”

    不止是王良修感到诧异,就连其他董事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诧之色。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和其他董事对视了一番之后,王良修不解地问道,“宋总,你这是代表自己的意思,还是代表夏润集团的意思?还有,为什么这件事我们不要参与?”

    “具体的我不能和你多说,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是,恒盛集团之所以迅速地垮台,是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这个人物就算是我、夏润集团都不敢得罪。”

    宋凌并不是一个好讲话的人,不过仍然耐心地对王良修解释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不让你们插手了吧。这个大人物刚刚打电话给我,让我劝阻你停下收购恒盛集团的计划。当然,我必须说清楚的是,我只是转述别人的话,具体怎么做还要看你自己的决定,这不是一个强制性的命令。”

    虽然说不是强制性的命令,但从宋凌的语气当中可以听出来,如果万克继续想要收购恒盛集团的话,那夏润集团是不会支持的。

    “这件事,我会考虑的。”

    对方是大股东,而且一直给予王良修和他的团队很大支持,所以王良修尽管心有不快,但仍然恭恭敬敬地表示道,“对了,那位大人物到底是谁?如果说我们不能够单独吞下恒盛集团的话,那我们也可以考虑和他一道合作,共同接下恒盛集团的资产啊!”

    只是一瞬间,他就想到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虽然说还没有放弃对恒盛集团资产的觊觎之心,但也放弃了一部分的利益,这算是给宋凌一个面子。

    “这个……”

    宋凌沉吟了片刻,还是否定了王良修的这个提议,“这个大人物的姓名我就不透露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恒盛集团就是他一手搞垮的,所以我不认为他会愿意和别人分享这个战果。好了,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不等王良修有所表示,他就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而这边的王良修,听着嘟嘟嘟的声音发怔,许久都没有说话,脸色更是阴晴不定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董,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董事会出现了一些吵杂声,各位董事们纷纷交头接耳起来,一时间议论纷纷。最终一名年长的董事实在是按捺不住了,转头高声向王良修问道,“难道说因为宋某人的一句话,你就打算不收购恒盛集团了吗?”

    收购恒盛集团的好处,不止是王良修看到了,其他的董事也都看到了,所以他们才一致地支持万克集团收购的计划。

    “当然不!”

    深深地看了夏润集团的三名董事一眼,王良修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即便没有夏润集团的支持,我们也要进行收购计划。还有,此次进行的是暗标操作,尽管投标之后政府也会公布入标理由。如果我们认为整个过程有失公允的话,那我们保留控告此次招标公平性的权利。”

    他这段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顿时让董事会的杂音消失得无影无踪。

    ……

    另一边,宋凌挂断电话之后,想了半晌,又给钟石去了电话。

    “钟生,是我,小宋啊!”

    他讨好地对着话筒说道,语气之恭敬、态度之谦卑,简直是前所未有,如果王良修等人看到这一幕,怕是连眼睛都要惊诧得掉下来。

    在98年的时候,当初还没有坐到夏润董事长的宋凌,受命参与了保卫香港股市的行动。但是以他的能力和财力,根本就无济于事,差一点就耽误了国家的大计。在危难关头,钟石横空出世,不仅挽救了当时的香港,也挽救了宋凌的前途。

    大难不死的宋凌,自从坐上了青云直上的快速列车,只用了短短十年的时间就升到了夏润集团董事长的宝座,这其中就有当年成功保卫香港的功劳。只是他很清楚,这些功劳全部是钟石的。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工作和生活一直在香港的宋凌,一步步地看着钟石成长到了今天的巨头,甚至达到了一跺脚就能使得港岛抖三抖的角色,这种变化让他目瞪口呆,内心充满了巨大的恐惧。

    不错,就是恐惧。

    所以他才在钟石面前自称“小宋”,尽管他的年纪比钟石大上很多。

    “原来是宋总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对于宋凌的这种讨好,钟石并没有刻意反驳,也没有坦然接受,只是淡淡地问道,“相信宋总出马,整件事应该是水到渠成了吧?”

    “这……”

    宋凌犹豫了片刻,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钟生,我将你的信息原原本本地转述给了王良修,并且还厉声训斥了他一番。不过我听他的口气,似乎不太愿意放弃收购恒盛集团这件事啊。”

    “哦,居然还有这种事?”

    钟石的语气明显地有了几分不快,这让宋凌心中就是一紧,“怎么着?宋总的话王良修也不听?”

    “可不是嘛!”

    感受到钟石的怒意,宋凌赶紧撇清自己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虽然说我是第一大股东,但是这帮人时常违背我们的意愿,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要不是看在他们能赚钱的份上,我们早就想把这帮人踢走了。”

    “别的不说,就说我们旗下的地产公司夏润置业集团,已经和万克集团发生了好几次正面的冲突了。钟生,你说这都是我们旗下的公司,双方合则利,分则害,这么简单的道理应该没人不懂吧。但是这个王良修,硬要把双方的关系定位于竞争对手,时不时地和我们打对台戏,使得我们损失惨重。”

    “嗨,要不是既定的政策支持,我早就想把他们一锅端了。”

    说到最后,宋凌明显地有些唉声叹气起来。即便贵为夏润集团的董事长,他也没办法掌控全局,万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怎么着,宋总是打算把管理层踢走,还是打算将万克的股份转手?”

    钟石听出来一点意思,看来这个宋总是打算找人联合,整治一下这个不太听话的万克管理层了,“不过我对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兴趣。宋总,你找错人了。”

    虽然万克集团很出色,但是有了华德地产,加上吞并下来的恒盛集团,钟石在地产上的布局已经达到了,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再进行盲目的扩张了。

    “这样啊,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钟石的这个表态,让宋凌大为失望,不过他很快就摆正自己的心态,“那我再另外找其他的人看看。话说回来,钟生绝对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除了你之外,其他没有人能够一次性掏出这么多的现金了。”

    “嘿嘿,你这句话说得太夸大了,我可没有那样的能力。”

    钟石打了个哈哈,回绝了宋凌最后的挽留,又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这么说,万克的问题上,宋总对我一点帮助都没有了?”

    “当然不是!”

    尽管心中相当失望,但是对于钟石的要求,宋凌可不敢有半点的怠慢,当下拍着胸脯说道,“即便王良修和他的团队愿意,但我也绝对不会同意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展开紧急董事会会议否决管理层的这个方案。”

    “不过钟生,现在有一个问题非常迫切,那就是我们公司在万克集团里的股份也不过20%左右,即便我们提出否决方案,也只是一小众。但如果钟生能够联系到更多的股东一起倡议的话,那整件事就十拿九稳了。”

    宋凌虽然答应了钟石的要求,但他实在是有点力有不逮,所以还是小心地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万克集团是不是也在香港上市,我相信那些买了他们集团股份的基金还是会给我一点面子的。”

    钟石淡淡地说道,语气当中却是透露出一股唯我独尊的霸气,“另外,如果有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吃进一部分万克的股份,这样的话我们的话语权至少在四成到五成左右。”

    “那就最好了,最好了!”

    宋凌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这么一来,整件事的确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