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四零八章 一夜崩盘(上)
    尽管许家辉和他的幕僚们紧急商讨对策,第一时间在公司的官网上贴出安抚消费者的告示,但他们还是低估了这则新闻的巨大威力。

    从上班开始,恒盛集团的物业电话就被打爆,来自全国的消费者都来询问自己房子的安全问题,以及退房的可能性。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态度还算温和,但绝大多数人上来就是一通臭骂,言语污秽不堪,中间还顺带着问候许某人的好几代直系亲属,直听得客服头皮阵阵发麻。

    另外,在深港、阳城等几个恒盛地产的小区内,业主自发地拉起了横幅,向政府喊话要求司法介入。他们甚至还表示,如果在这些事情当中政府不作为的话,那他们不排除游行的可能性。

    同时,有些业主还贴出了房子受损的照片,这些照片当中有的是墙体破裂,有的是屋顶漏水,有的则是地基下沉,虽然这些并不一定是海沙建筑导致的,但在这风口浪尖上,消费者们还是一致地将罪责归结到海沙结构上。

    尽管在其他的内陆城市,相关的情况还没有发生,但网络上已经有了抵制恒盛地产的声音,而且正在持续地发酵,相应的讨论帖达到了数十万之多。在这些城市里的建筑商,大多暂时地选择了停工,看看恒盛集团下一步会怎么处理。他们也不傻,看这情形如果恒盛集团捱不过的话,那他们就算是白给恒盛集团干活了。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原本金牌开发商恒盛集团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下面我们有请恒盛集团的董事长许家辉先生,给我们谈谈目前围绕着恒盛集团的一些传闻,也能够让广大的消费者有一个更好的认识和交代。”

    早上十点钟,一脸严肃的许家辉携带着一众高管准时出现在了恒盛集团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上。昨天晚上他向万祝心紧急求助,但对方表示这件事省里已经高度重视,自己爱莫能助。不过对方还是给自己支了一招,让他在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在会上说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尽管这个发布会召开得很仓促,但是还是有来自省内外的一百多家媒体赶到了现场。原本只能容纳五十人的会议厅,挤得是水泄不通。各种长枪短炮对准了主席台位置,就等着许家辉等人的出场了。

    “各位媒体朋友好,广大的恒盛消费者们好!”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镜头和咔咔作响的快门声,许家辉略显紧张,进行了简单的问候之后就开始说道,“本公司注意到昨天央视播放的关于海沙混入建材市场的新闻后,对此高度重视,立即安排人手对建筑材料的来源进行了排查。到召开新闻发布会前为止,排查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如果一旦发现有违反国家安全建设条例的情况出现,本公司绝不袒护,发现一例查处一例。”

    “对于消费者的担忧,我作为恒盛集团的董事长,再次郑重承诺,只要消费者能够拿出我们用海沙建造的证据,同时经过当地房屋安检局的认证,我们将全额退还卖房款给业主。更多详细的退房细节,请参照我们官网发出的消息。”

    “同时,恒盛集团在此也郑重地表态,今后一定会严格遵守国家的有关法律,从建筑的上游原材料起狠抓质量,到最终下游提供优质的物业服务,给广大的消费者提供品质更好的居住场所。”

    声明很简短,也很空洞。

    “许先生,请问你所说的海沙事情,怎么样才能证明你们恒盛集团是无辜的呢?”

    许家辉的话音刚落,就有一名年轻的女记者站起身来,大声地说道,“或者我换一个说法,即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即恒盛集团明明知道这些是不被容许的海沙,却依然装成是河沙一样地用在了建筑上?”

    “不可能!”

    许家辉深深地看了这名女记者一眼,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的建筑师和工程师,甚至包括工地上的建筑工人,都很清楚海沙是不能用于建筑上的。如果说他们知道了,没道理我是不知道的。你这么说,是不是就是在怀疑我指使了所谓的偷工减料?”

    这个大帽子一扣下来,女记者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许先生,如果业主想要退房的话,请问你补偿给他们的是当年的购房款还是现在的购房款?”

    又一名记者站起来提问道,这一次是一名男性记者,“毕竟有些业主购买你们房子这么多年,如果以当时的价格进行回购的话,他们可能要亏上好几倍的差价。”

    这个问题一出,顿时引起了全场的轰动。的确,如果说十年前以5000元每平米买下的房子,现在的市价可能达到了50000元一平米,如果再以5000元来进行回购的话,那业主简直要亏死了。

    “具体回购的价格还在商讨当中!”

    对此许家辉也是心知肚明,赶紧打太极道,“这个回购的价格需要我们公司和业主进行协调后再决定。不过我们可以保证的是,绝对会给业主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个答案等于什么都没说。

    对于这样一个回答,记者们虽然不满意,但是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暗自地摇头不止。

    “许总,我有一个问题,既然央视报道了海沙充斥着整个建材市场,那是不是意味着其他的地产企业也有可能在无意当中使用了这些海沙?”

    终于,一个安排好的记者得到了提问的机会,“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我们所有的房子都不安全了吗?”

    听到这个记者的提问,在场的人莫不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暗骂太狠了。

    他这么一说,基本上将其他的地产企业也一道拖下了水,基于法不责众的道理,恒盛集团就有可能免于重罚。

    但这么一来,恒盛集团就等于得罪了所有的同行。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有人扮黑脸,自然许家辉要扮这个红脸的角色,“即便是有的话,我也可以肯定他们和我一样,是受到了蒙蔽。我们是不可能拿着自己的信誉去做这样的事情的,也不会去触犯国家的法律。我相信他们和我一样,也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句句诛心。

    全场一片哗然,拖人下水的意味实在是太明显了。

    “许老板,我这里有一份材料,可以证明海沙事件,至少公司的最高管理层是知道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男性记者扬起手中的手机,“这是我刚刚得到的一份文件,上面清楚地记录着某某地产集团的内部文件,这个文件上清楚地表明,董事长或者是总裁知道海沙这件事,上面还有明确无误的签名。”

    说罢他扬起手中的手机,向各方示意。

    小小的屏幕上,果然出现了一叠内部的文件,只是某某地产公司的LOGO被打了马赛克,最后的签名也被打上了马赛克,但其中关于“海沙”字眼的建筑材料,却显示得一清二楚。

    顿时记者就围了上去,对着那一个小小的屏幕开始疯狂地拍照起来。

    “内部文件?”

    一想起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花万朵,许家辉的心中就升腾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强自镇定了半晌,这才朝那名记者挥手示意道,“这位记者,能不能将你手中的东西给我看看。”

    众目睽睽之下,量他也不敢做什么手脚。这名记者就点了点头,将手机递送上去。

    “这是我们公司的内部文件,我一直锁在保险柜里的!”

    一看到熟悉的纸张,许家辉心中咯噔一声,再看最后签名的部分,尽管被打上了马赛克,但龙飞凤舞的字迹明显是自己的,“我一直放在保险柜里的东西,居然被泄露出去了?这是谁干的?”

    他很想大吼一声,但一想想现在的场合,还是果断选择了沉默,但一张脸阴沉得几乎能滴下水来。

    “怎么样,许先生,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在场的人都看到了许家辉阴晴不定的脸,他们也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没有人敢公开说出来。这个时候,那个递送手机的记者开口道,“或许看到这个东西,你会改变你所谓的不知情的看法吧?”

    “无可奉告!”

    许家辉怒气冲冲地放下手机,起身就走,“更多的东西,等着看公司官网发布的消息吧!”

    “好了,好了,各位先生小姐,我们的发布会到此结束!”

    主持人一看这个场景,赶紧出来打圆场道,“感谢各位的光临。请各位不要忘了,出门的时候领取纪念品……”

    后台。

    “我们被人出卖了!”

    怒气冲冲的许家辉对着一群噤若寒蝉的副总说道,“公司最机密的文件,被人外泄了。这个人肯定是花万朵,立刻让人把她给我找出来,我要她不得好死。”

    由于经常要面临拆迁的问题,所以许家辉的手下养着一批黑社会,他们经常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比如敲诈强拆之类的活。上一次勒索钟石的那帮人,就是他豢养的黑社会团伙。

    立刻就有人匆匆地去了。

    “许总,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没有出席发布会的刘远硕一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德国罗德公司方面刚刚和我们确认过,根本就没有什么叫施罗德的人在他们公司任职,他们也没有什么难民营的建筑工程,我们被骗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

    许家辉猛然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地拿起手机,要拨打施罗德留下的号码,“我们不是确认过,的的确确有这回事的吗?”

    “不用打了,我已经拨了一个通宵了!”

    刘远硕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什么形象都不要了,垂头丧气地说道,“还有那个联合账户上的钱,早已经被转移得干干净净了。就算要查,恐怕也查不出什么来。这一次,是有人在设计陷害我们啊。好狠毒的绝户计,是打算让我们倾家荡产啊!”

    他看得很清楚,从爆发海沙到国际合作骗局,这是一个丝丝入扣的连环计。

    “谁会陷害我?”

    即便情形到了这个地步,许家辉依然还有足够的信心,他很清楚目前的这一切不算什么,只要他最后的靠山没倒,他就随时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当下细想了片刻,最终一个画面突然跳跃进了他的脑海,正是钟石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莫非是他在背后设计了这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