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五章 胁迫与胁迫(一)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大时代之金融之子-都市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三四五章 胁迫与胁迫(一)
    自然,在移动硬盘里的那些东西正是帕潘德里欧家族贪赃枉法的证据。为了收集这些东西,钟石足足花费了两年的时间,就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刻。

    原本钟石只是打算把这些东西当做保命符,但不想在赌场冲突之后帕潘德里欧家族毫无动静,想必当初和他起冲突的那位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不过现在看来,这些东西又有了一个新的用途。

    “如果我要是不答应呢?”

    帕潘德里欧脸色阴晴不定了半晌,最终才不甘心地问道,“难道说你会将这些东西公之于众吗?”

    “总理先生,你或许还不清楚,我为什么要买希腊的国债吧?”

    望着已经在爆发边缘的帕潘德里欧,钟石没有半分的惊慌,而是语气平稳地说道,“实不相瞒,在两年前我就开始逐步地做空了希腊的国债。虽然现在希腊经历了第一波的救援,马上就要进行第二波了。如果在这个时候不能够发生点意外的话,我所赚到的利润实在很有限。”

    “我也是没有办法!”

    最后钟石双手一摊,作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以表示自己的无辜。

    “我觉得你最好就不要离开希腊了,永远地留在这里吧!”

    看到钟石的这副表情,帕潘德里欧直恨得牙根痒痒,面部表情飞速抽搐,狞声说道,“你可不要以为我不敢这么做!全世界每年消失这么多人,我想也不缺少你这一个!”

    “那你可以试试!”

    钟石的表情也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他在气势上绝对不能输给对方,“如果我出了意外的话,我保证上天下地,你们帕潘德里欧家族的人不会有一个人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的财产将全部拿出来只干一件事。那就是全世界地追杀帕潘德里欧家族的人,当然也包括你在内。”

    “你以为整件事是我的主意吗?”

    眼见对方愣住了,钟石又趁热打铁地说道,“得罪我倒是没有什么关系,最多就是亡命天涯而已。但是如果要是得罪了我背后的势力,那么他们无疑会将你连根拔起。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你的背后势力是?”

    帕潘德里欧脱口而出问道,神色间充满了惊疑不定。

    他内心深处也隐隐地有一种疑问,即一个亿万富翁是没有这般胆量来操作政治的,钟石背后应该还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在操纵。

    但是只是一个钟石就已经让他感到头疼不已了,如果又要牵扯另一个不明的势力进来,那么就连贵为总理的他都要好好地掂量掂量了。

    “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了,那就是美国政府!”

    看到他露怯的表情,钟石哪里还不明白,当即又抛出一颗重磅炸弹。“如果我猜测的没有错的话,美国方面应该在几天前和你吹过风了吧?”

    “……”

    帕潘德里欧顿时无言以对。

    他的确想起了一桩古怪的事,即一个星期之前美国驻希腊大使突然拜访,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但中心意思只有一个,即“行事要理智”。当时的帕潘德里欧根本就理解不了这番话的意思,现在看来是对方在提前预警。

    如果说对于钟石所说的话他还只是些许担忧的话,那对于美国政府的预警他就绝对不能无动于衷了。对于美国政府的能量。作为政客的他自然是非常清楚。只要他们想,帕潘德里欧家族从历史到现在。从希腊国内到海外,任何一个蛛丝马迹都能被深挖出来。到时候他们家族很有可能**裸地被暴露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的确是“永世不得翻身”。

    “他们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沉吟了好半天,帕潘德里欧这才重新开口问道,“难道说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让你增加财富吗?这一点我可不会相信!”

    仅仅是为了一个钟石站台。帕潘德里欧对美国政府行动的动机有些怀疑,他不相信庞大的国家机器开动只是为了一个人。

    “嘿嘿,当然不是为了我。我算什么,值得美国政府如此大动干戈?”

    钟石自嘲地一笑,在对方疑惑的目光当中。淡淡地说道,“整个欧洲债务危机都是美国在背后操纵的,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他们推在前台的打手罢了。这么说你明白了吧,为了复苏美国经济、吸引资金回流、转移经济危机,美国政府不惜和欧洲打了一场经济战争。现在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美国政府的安排。现在这一切,不仅是转移危机那么简单了,而且还牵扯到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

    “想想吧,如果违背了他们的意志,我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意识到对方有服软的趋势,钟石又继续蛊惑道,“今天你可以拒绝我,作为我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关系,大不了不赚这个钱就是了。但是这就意味着你得罪了美国政府,我可以保证,我手头上的东西不会流传出去。但是你不要忘了,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我想如果你现在开口拒绝的话,那么明天或者某个时候,这些文件将充斥着全世界的网络,到时候你的这个宝座也就到了尽头。”

    “但是我如果答应了你,恐怕我这个宝座也坐不了多久了吧?”

    帕潘德里欧权衡利弊了好长时间,最终才颓然地说道,“我如果这么做了,就是将责任推卸给民众。一方面是来自欧盟的指责,另外一方面则是在野党的猛烈抨击。如果公投通过的话,希腊将很快破产,到时候我就是光杆司令一个;如果公投不能够通过的话,我这个始作俑者也要承担很大一部分的责任,到时候即便不下台,恐怕也要面对着各种不亚于现在的诘难。”

    “但是你保住了一个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政治上的名声!”

    对于帕潘德里欧的矛盾想法,钟石洞若观火。如今想要说服对方,只能祭出政客最看重的东西了,“这样一来,在历史上你只会作为一个无能的政客而存在,而不是一个贪腐的总理。要知道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你和你的家族将一辈子被钉在耻辱柱上了。”

    一般来说。人在职业上的选择有三个方向:从政、从商和从学术。从商是为了追求财富,投身学术是为了探索未知世界,而从政的人大部分渴望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即名声。

    相比起财富和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从政的人更珍惜的是自己的名声,甚至有时候达到了一个病态的地步,因为他们清楚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未来的历史,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将铭记在史书当中。如果仅仅是因为无能或者怠政等原因,那最终在史书当中记载的只不过是一个中庸的角色。但如果是贪腐被记录在史书当中的话。就真如钟石所说的那样,“永远地铭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给我一点时间,我要好好考虑考虑!”

    帕潘德里欧摩挲着移动硬盘,脸色变幻了好半天,最终向钟石和江山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出去,随后看似手一滑,移动硬盘就掉进了水杯当中。

    看到他这副模样。钟石和江山哪里还不明白,当即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钟生。你怎么了?”

    两人走出总理官邸,在门口阶梯处的时候,钟石突然打了一个趔趄,眼疾手快的江山赶紧扶住他,连声问道。

    “我没事,只不过是有点腿软而已!”

    钟石长吸一口气。哆嗦着从怀中掏出烟盒,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后深吸一大口,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这才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发誓,这种事只有这么一次,今后不可能再有了。”

    “是啊,我也是怕得要死!”

    即便是神经粗大的江山,到这个时候也感到阵阵胆寒,他抹了抹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同样颇为后怕地说道,“差点就出不来了,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在这个时候,陆虎的车开了过来,当他看到两人苍白如纸的脸色,当即跳下车来,快步走到两人前面,关切地问道:“钟生,没事吧?”

    “没事!”

    钟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朝着对方摆了摆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免得夜长梦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三人上车后,借着夜幕的掩护,黑色轿车很快就消失在了雅典的街头。等开出了好久之后,陆虎这才继续问道,“你们两人怎么这样的脸色?”

    “我们刚刚威胁了希腊总理!”

    江山抢着说道,“对方说要把我们永久地留在希腊,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啧啧啧,如果没有美国政府做挡箭牌的话,说不定我们真的就永远地留在这里了。”

    “什么?”

    饶是陆虎见多识广,听到这话也不禁大惊失色。他通过后视镜看了看钟石,发现对方毫无说话的意思,就知道江山所言非虚,当即一踩油门,又将车速提高了一个级别,希望能够借助这个举动来获取多一点的安全感。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车速的猛然增加,并没有让沉思当中的钟石回过神来,他仍然在默默地念叨着这句话。

    ……

    无独有偶的是,现在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同样在念叨着这句话,他正是钟石的老冤家,乔治.索罗斯。

    当钟石的飞机在香港机场定下行程之后,索罗斯就清楚了对方的行程。很快他的私人飞机也从肯尼迪机场出发,直奔雅典。

    在钟石到达雅典之前,索罗斯需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以便清楚钟石在希腊的一切行程,包括会见了什么人。

    他很清楚,钟石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希腊。再加上之前知道的这一切,他已经可以断定钟石要和希腊的政要商谈一些事情。但是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情,他还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可以根据前期的准备工作推测出一部分来,这就是他为什么不远千里迢迢地跑到雅典来的原因。

    从钟石降落在雅典机场的那一刻开始,他的行程就落在了索罗斯的眼中。但是让索罗斯感到意外的是,钟石等人足足在酒店蜷缩了两个星期之后才行动,他曾一度怀疑自己的侦查被对方所识破,想要另外换一套人马继续行动,就在这时钟石终于行动了。

    当钟石进入总理官邸的那一刻,索罗斯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即打算威胁希腊总理。

    在索罗斯原先的预期当中,钟石应该出现在罗马。但是当他越是了解欧洲的局势时,就越发地意识到这个时候让希腊再次动摇起来远比让意大利动摇起来更为重要,因为意大利是一个大型的经济体,影响因素很多,政治只是其中微小的一部分。而对于希腊这种小国来说,可操作性就大很多了,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一旦希腊再出现幺蛾子,那就意味着爱尔兰、葡萄牙等同样受援的国家也可能出现同样的事情。

    如果说前者可能动摇欧盟根基的话,那么后者就是直接将欧盟掀翻在地,然后狠狠地踹上两脚。(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星稀月朗投来月票!感谢书友摩卡飞的打赏!推荐的温度已经开始退去,很高兴这段时间又有很多新的书友关注本书,真心希望本书的成绩会越来越好,比从前更上一个台阶,当然最重要的是有各位书友的大力支持,本书的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