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二一七章 左右逢源
    “听说你们和保时捷方面接触了?”

    宽阔豪华的会客间,钟石和高东方刚刚坐下,施特根就单刀直入地问道,“钟先生,这是真的吗?”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钟石的双眼,仿佛要看穿对方的内心一般。

    面对着对方的逼视,钟石没有丝毫的退让,应着对方的目光迎了上去,毫不迟疑地说道:“不错,保时捷先生和魏德金先生亲自登门,我总不好不迎接吧。”

    没有预料到对方如此坦诚,一丝惊慌很快从施特根的眼中闪过,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继续紧追不放道:“还有呢?难道就只有这些吗?我可是听说,保时捷方面和你们谈了不少啊!”

    因为十分恼火,所以在不自觉之间,施特根加重了语气,听上去像是讽刺挖苦,十分的无礼。

    “我做什么,没必要向你汇报吧?”

    钟石心中顿生恼火,冷冷地瞥了对方一眼,随即放倒身体,将整个人埋在沙发上,一副漠然的表情,“注意你的态度!”

    他冷哼一声,将头转了过去,但目光却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的费迪南德.皮耶希一眼。钟石很清楚,如果没有皮耶希的授意,单凭施特根一个人是不敢如此放肆的。

    高东方也是人精,故作沉吟了半晌,愣是一句话也不说。

    “呵呵,大家只是说说近来谈判的进展,不相干的话题就不要说了,以免伤了和气。”这时费迪南德.皮耶希站出来打圆场,先是安抚了钟石一番,随后板起脸,声色俱厉地对施特根说道。“冯,你是怎么和钟先生说话的?我现在以大众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命令你,即刻向钟先生道歉。”

    “抱歉,钟先生,刚才一时心急了,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海涵。”

    给皮耶希这么一训斥,施特根的气势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耷拉着脑袋,低声道歉。但是正因为低着头,所以不管是钟石还是高东方,都看不清此刻他脸上的表情,也自然不知道对方的道歉到底是敷衍还是发自内心。

    但这一切并不重要。

    钟石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嘴角边浮现出一丝促狭的笑容,说道:“皮耶希先生。你呢?是不是也对我和保时捷集团商谈了什么内容感到好奇?”

    “我?”

    费迪南德.皮耶希先是一愣,随后立刻笑容满面地摆了摆手,连口推辞道,“当然不会,这点商业规则我还是知道的。”

    看着他满脸笑容,听着如此诚挚的语气,若是换做另外的人,恐怕还真就相信他所说的。不过下一句话。费迪南德.皮耶希就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所想,只见他瞬间收敛笑容。正色地说道:“不过钟先生、高先生,保时捷那边答应你们的条件,我们这边也同样能够给予,而且还会比他们的条件更好。”

    说来说去,还是想知道保时捷方面开出的条件。

    钟石和高东方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果不其然。

    在和保时捷集团方面经历了三天的谈判。钟石、高东方和魏德金等人基本上达成了交易的大致框架,剩下的细节将由更专业的人来谈。一个星期后,钟石和高东方接到来自大众集团的邀请来到沃尔夫斯堡,双方在这里进一步敲定合作的细节。

    但是目前看来,大众集团如此急匆匆地想要商谈下一步合作计划。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听到了天域基金方面和保时捷集团谈判的消息。不管这个消息是他们自己打探出来,还是保时捷方面故意透露的,总之肯定让他们乱了阵脚,所以才出现了上面的那一幕。

    “25%的股权,加上15%的期权转让,这部分期权行权。”

    轮到高东方出场,只见他面无表情地复述道,“另外,还有50亿欧元的信用授权,这部分资金应该是保时捷集团的预备资金,用来行使剩下的期权。”

    “他们……”

    施特根又惊又怒,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他们竟然开出了这样的条件,难道他们就不害怕自己失去母公司的控制权吗?”

    “居然还不死心,对收回大众集团还有这么大的怨念吗?”

    费迪南德.皮耶希同样很意外,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想了半晌,这才悠悠地说道,“为了这个目标,居然不顾母公司的安危,孤注一掷!”

    “嘿嘿,你这话可说错了,我们和美国的那些门外野蛮人不同。”

    就在皮耶希和施特根倍感震惊之际,就听到高东方哼哼地说道,“他们是通过兼并吞并企业重组来赚钱,我们可是堂堂正正的投资人,通过长期回报来赚取利润。老实说,不管是投资保时捷集团还是大众集团,我们都只看重德国制造的口碑和品质,相信在长远会有厚报。而对于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们保持中立,不发表任何意见和看法。”

    “怎么样,现在就看你们的态度了!”

    钟石趁机挺直腰,身体向前俯,直勾勾地看着费迪南德.皮耶希,“是选择他们,还是选择你们,今天就做一个了断。”

    “对了,我想你对他们的恶意收购,早就极度厌恶了吧?想想也是,从06年他们就开始布这个局,为此甚至不惜对簿公堂,最后还如此高调地宣布吃掉你们。再想想当初你们家族的内斗,从被扫地出门到奋斗成为一家超级企业的董事长,这些年你所受到的委屈和冤枉,想必只有你自己清楚。但是可惜啊,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不放过你,还是蛇吞大象般地将你们吃下去,连我这个外人看来都觉得太过分了。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你们面前,只要你点下头,我们就即刻帮你摆平这一切,不止是因为被恶意收购受到的一切怨气。就连在此之前的一切都将彻底摆平。到时候,你将以胜利者的姿态,大摇大摆地重返保时捷集团。”

    “想想,这是何等风光和荣耀,整个德国都会因此侧目,他们会将你奉为成功翻盘的经典案例。放在商学院的MAB教材当中长久传颂。而对于保时捷家族来说,当初把你赶走的人,现在不得不匍匐在你的脚下,跪着请你饶恕他们当初的无知和短视。如此快意,难道你不想要?”

    眼见着费迪南德.皮耶希眼神变得迷离起来,钟石一鼓作气,继续蛊惑道,“只要你点头,一切都唾手可得。其他的一切都由我们来做。”

    费迪南德.皮耶希陶醉了,沉迷在复仇的快感当中。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眼睛怔怔地盯着天空,没多久他脸上的表情又渐渐地变得严肃起来,双眼也缓缓合上,眉头不住耸动,滴滴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涌出来,面庞上的肌肉不住抽动。俨然一副痛苦万分的神色。又过了半天,这道痛苦的神色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静淡然之色,猛然间他睁开双眼,怒目圆瞪,表情狰狞可怖,一挥拳头重重地砸在面前的茶几上,当下大吼道:“是的。这一切是我想要的。对,就是这样,我要让他们好看,我要把那些当初看不起我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地踩在脚底下!”

    钟石和高东方的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而一旁的冯.施特根则脸色大变,喉结不住耸动,很显然想要说些什么。

    “虽然这一切离不开你们的帮助,不过你打算用这点心理战,就想获取更大的利益,这未免太小瞧了我的心性了。”

    不过下一刻,几乎是一瞬间,费迪南德.皮耶希的脸上就换上一副古井无波的表情,只见他淡淡地说道,“既然你们不远万里而来,我想至少在你们的心中,还是偏向于投资我们。现在我们来继续商量具体怎么操作吧。”

    年少得志的费迪南德.皮耶希,在经历了被保时捷家族扫地出门之后,就开始自己的上位之路,其间经历过无数的艰辛困苦,终于在花甲之年登上了大众集团董事长的宝座。多年的商海浮沉,早已经将他的心性磨炼得如钢似铁,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地被钟石蛊惑?

    “这……”

    钟石完全没有料到,对方刚才的表演竟然如此逼真,竟然把自己也骗了过去。现在想想,最好笑的还是自己,竟然天真地认为对方上套了。他尴尬地咳嗽两声,脸上难得泛起红晕,“抱歉,我有点想当然了。”

    “钟先生,你很不错了。”

    费迪南德.皮耶希不以为忤,摆了摆手,看似轻描淡写地说道,“能在你这个年纪,有如此手段,已经足够优秀了,至少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可没有那么深沉的心机。其实你应该比我清楚,以我们现在管理层的能力,不出三年到五年,大众集团就会恢复元气,继续前进。而保时捷集团如果入主大众集团的话,光是磨合重组,恐怕就要一年的时间,最为要命的是这种充足是否会真的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大获成功,还是未知之数,毕竟他们只是个小企业,还没有管理经营如此大一摊生意的经验。”

    “两相权衡之下,我认为你们选择我们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费迪南德.皮耶希最后总结道,“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们开出合理价格的基础上。”

    “不错,我们的确倾向于你们!”

    不等钟石作答,高东方赶紧说道,“不得不说,我们对现任管理层的信任,远远高过保时捷家族那边的管理层。毕竟你们的产品层次感,就不是保时捷管理层短期所能够掌控的。我们之所以接受你们的邀请,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钟石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他的这副反应落在皮耶希和施特根的眼中,无疑是同意高东方所说的举动。

    “不管最终会怎么样,我还要加入一个条件!”

    确定对方的态度后,费迪南德.皮耶希的态度明显地变得强势起来,他举起三根手指,大声地说道,“三年,我们转让股权的时间只有三年。三年后,我们要以市场价收回转让的股权。”

    “三年?”

    又是高东方,不等钟石说话,他就嘀咕了一声,只是低头思考了片刻,就果断地说道,“没问题,不过我们也有一个条件,一个不能拒绝的条件,即发动机技术的转让。”

    谈话的双方变成了高东方和费迪南德.皮耶希,而原先的主角钟石和施特根则静静地看着两人的发挥,一句话也不说。

    “发动机转让技术?”

    费迪南德.皮耶希的眉头高高耸起,想了半晌后才恍然大悟,“我说怎么回事呢,原来是这样。没问题,只要在某个规则的容许下,我们可以考虑转让这部分技术。”

    “真是没有想到,周旋了这么长的时间,原来你们是为了这个,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费迪南德.皮耶希盯着钟石,由衷地感慨道,“高先生,你真应该庆幸你找了一个好帮手。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直到现在才知道你们的最终目的。真是没有想到,将我们两个耍得团团转,最终竟然是为了这个。”

    “我可以把这个当做赞美吗?”

    钟石淡淡地说道,“只不过恰逢其会罢了,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不,不,不!”

    费迪南德.皮耶希大摇其头,“且不说你的身份,就单凭你这份左右逢源的手段,就足以成为我大众集团高管当中的一员了。我想,保时捷方面一定会非常后悔,当初放弃了你。”

    “你之前所说的报复的话,相信也是你自己心中所想吧?”他最后大有深意地问道。

    “这个问题……”

    钟石并没有明确回答,只是淡淡地说道,“最好去问沃尔夫冈.保时捷先生,我想你们很快就会变成同事了。到时候敌人变成同事,再加上原本的亲戚关系,这样的问题问他,他应该会如实回答吧?可是,谁知道呢!”

    “哈哈哈……”

    费迪南德.皮耶希放声大笑。(未完待续……)

    PS:感谢让我在想想、皇天龙、九月的一体、江南柳飞烟等等书友投来月票!昨天写得有些少了,今天多写点,上个月的惨淡已经成为过去,希望这个月情况会好转,作者继续加油,大家也要继续支持,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