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二三二章 流言满天飞
    10日晚上,欧美交易时间段一开张,在伦敦和纽约的市场上,抛售港币的风潮再次被掀起。在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的带头下,炒家们再次将港币的汇率一度逼近7.75,但金管局很快就展开了反击,双方你来我往地大斗了一场,盘中港币汇率一度蹿升到1美元兑换7.7435,但炒家们又再次顽强地将港币逼回到7.7480的水平,双方在此握手言和。

    原本因为相隔了两个休息日,炒家们的头寸成本有所上升,因此港币开在了7.7485,相比前一个交易日有不小幅度的上升。金管局也打算利用这个机会狙击一下炒家,但顽强的炒家们并没有就此收敛,反倒是显示出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使得金管局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

    这一天炒家们共抛出了450亿左右的港币,成交量再次被刷新。而从八月初到现在,炒家们共从市场上抛售了上千亿的港币,消耗金管局的美元储备接近200亿之多。但攻守双方都很清楚,如果想要冲垮港币汇率体系的话,这只是一个开始。到目前为止,炒家们也只不过消耗了港府最多25%的外汇储备,剩下的一大多半还稳稳地躺在金管局的账户上。

    虽然货币市场目前仍然稳如泰山,屹立不倒,但资本市场对此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在11日一开盘,拆借利率就大幅飙升了5厘,年化达到惊人的15%。

    而金管局公布的银行结余显示。在过去的一天内,整个香港金融体系内的流通性减少了720亿港币,尽管金管局同时承诺,会注入资金增加流动性,但整个市场仍然笼罩在一片悲观当中。

    利空袭来,股市承压。

    尽管昨天的行情只能算得上是小打小闹,但今天在两天利空消息的面前,恒指开盘就跌去9点,随后股市一路下滑,简直势如破竹。很快就跌破7000点。在突破整数点后的指数依然止不住下滑的势头。继续疯狂地下探,随后又跌破6900点、6800点,最终在6750点位置遭遇到强力的狙击,虽然盘中一度下挫到6725点。但在多头一方的顽强狙击下最终勉强回吐了一点。收于6779点。

    “整天下跌了254点。跌幅3.62%。”马家瑞木然地报出一堆数字,忧心忡忡地说道,“这样下去可不行。我们都会死在里面的。”

    “是啊!”任若为也连忙附和道,“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国际炒家斗,他们资金太雄厚了,外围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再加上他们在股市里兴风作浪,我们就深陷泥潭了。”

    说完之后,他还有些意犹未尽,掰了掰手指,又说道:“知道今天有多少流言吗?别的不说,光是权重股汇丰,就有好几个流言,有说他们**资本严重超过警戒线,有说他们的核心资本保证金没有达到巴塞尔协议的最低限度,甚至还有传闻,北美汇丰在投资上出现重大亏损,可能会影响三季度财务报表盈利的三个百分点。每个传言都是有鼻有眼,根本就难以让人分辨真假。”

    “还有地产界的各种新闻。先不说拆借利率的提高对他们融资的影响,今天就有一个传闻,说港府将消减政府支出,重点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其中IFC的二期工程可能会无限期地延迟。这个消息一出,港铁、新鸿基的股票立刻下跌超过五个百分点,直接将整个地产板块拖垮!”

    马家瑞也适时地补充道。他负责的地产板块在今天所有港股当中,下跌是最为严重的,足足下跌了超过6%。

    “远远不止这些!”

    钟石长叹一口气,不无担忧地说道:“这些都还可以被澄清,只要当事人或者公司发个公告,股价还会涨上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民币是否会贬值?如果贬值,幅度会是什么样的?这个才是拖累整个港股的最重要因素。”

    当前市场普遍的看法是,在整个东南亚地区货币纷纷贬值的前提下,人民币很难保证目前的币值。因为来自国际贸易的压力会使得出自华夏的商品缺乏竞争力,而以外贸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华夏又急需要出口额度的增长,因此很难保证人民币的币值继续稳定下去。

    甚至已经有投行的经济学家建议,将人民币贬值5%到15%,这个币值将是一个合理的价格。在相关的研究报告中,投行给出了华夏前两个季度的经济增幅,明显放缓的数字强烈地冲击了每个投资者的眼球。在报告中,这些炒作人民币贬值的经济学家是这样写道:

    “……如果想要保持目前的经济增幅,华夏在进口和出口方面的顺差将进一步拉大。而这种贸易上的顺差恰恰是人民币升值的重要压力之一。但目前华夏并没有开放资本市场,货币体系的规定也是僵硬而且顽固的,但这恰恰是这个国家领导人的英明之处。利用高回报的投资来中和因为国际贸易而产生的顺差,这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缓解来自币值升值的压力……”

    “……如果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贬值,一来可以刺激外贸行业的发展,增强其竞争能力,继续拉动经济的增长。第二则可以有效地阻止资金的外流,保证来自国外投资者的信心……”

    虽然在3月份刚上台不久,诸葛馆政府就声明,保证经济增长速度达到8%,通胀小于3%,人民币不会贬值。但从前两个季度的统计数字来看,这个目标显然比较难实现,所以人民币贬值的呼声再次甚嚣尘上。

    当然,除了呼吁人民币贬值的声浪外。还有另外一种声音,即人民币不会贬值。这种声音则是以斯坦利香港公司的新任首席经济学家谢安迪为首。

    谢安迪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先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后来跳槽到了新加坡麦克奎瑞银行,在去年刚被斯坦利香港公司挖来担任亚太区的首席经济学家。

    和大多数外资投行首席经济学家不同的是,谢安迪是个特别正直、敢于直言的人,根本不受外国资本的控制,因此在香港乃至华夏的金融圈都很重视他的意见。

    在七月份发布的一个经济形势报告当中,谢安迪直言不讳地提出,华夏政府不应该在此时考虑货币贬值。在文中。他尖锐地指出。所谓的建议货币贬值,本质上是一种阴谋。因为一旦宣布贬值,将立刻会产生连锁反应,不止是原本投资在华夏内地的资本会加速外逃。就连东南亚国家的货币也会跟着继续贬值。

    而一旦陷入到这种怪圈当中。其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竞相贬值。所出口的产品价格只会越来越低。而一旦进口国发动贸易战争,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到时候不止不会拉动经济增长,还会对出口行业造成重大冲击。到时候破产、失业、通货紧缩等问题将接踵而来。

    且不说对全局的影响,就光是香港市场,就会因为人民币最终是否贬值而产生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不止是针对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而且还影响到港币乃至整个香港经济,按照谢安迪的观点来说,正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这也是为什么,这几个月来,香港股市一直萎靡不振的重要原因之一。

    飞快地将这些观点在脑袋中过了一遍之后,钟石才长叹一口气,说道:“现在市场上还有另外一种观点,即‘港币美元化’,撤销港币的发行,将流通货币全部换成美元,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国际炒家就没有理由进攻香港了。哎,真是让人无语!”

    “港币美元化?”马家瑞轻笑了一声,不屑地说道,“将发币的权力拱手让人?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中央政府怎么可能同意这种观点?就连港府都通过不了!铸币税落在他人之手,放眼全世界,也没有哪个主权国家会这么做!”

    “你说的对!”钟石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即解释道,“我只是打一个比方,现在市场上各种消息众说纷纭,真假难辨,但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投资者的决策。所以,这一点也可以被我们所利用,我们也可以放出消息去,对我们有利的消息!”

    “我们?”马家瑞和任若为的表情很错愕,半晌之后,马家瑞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而任若为却是一指墙上的电视机,不无讥讽地说道,“难道就凭他吗?这也太儿戏了一点吧!”

    墙上的电视正在播放着财经节目,安德鲁西装革履地坐在那里,接受主持人的访问,看似头头是道地讲解着今天的股市行情。

    虽然安德鲁在金融圈小有名气,但这种名气也只限于某个圈子。相对于整个大局来说,他所能起的作用却是极为有限。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想要和国际炒家唱对台戏,很多人心中都没底。虽然这两天,安德鲁在电视节目上大肆鼓吹港股已经见底,但接连两天的下跌已经让他的信用度严重受损。所以想要通过他来发放消息,影响全局,在任若为看来,却是有点痴人说梦。

    马家瑞没有说话,看了看电视上的安德鲁,又看了看一脸自信的钟石,忽然他好像意识到什么,一双眼睛不住地在两个场景之间变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错!”看着不敢置信的任若为,钟石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今天港股下跌得那么厉害,明天应该会出现小幅度的反弹。不过在我等的消息还没来之前,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具体的计划的。你们就拭目以待吧,到时候肯定会吓你们一大跳!”

    “但愿如此吧!”任若为不满地嘟哝了一句,随后又提醒道,“今天又花去了五亿的资金,虽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是动用了一小部分的资金,但如果按照这个势头下去,港股跌到5000点都是有可能的,你要有心理准备。”

    由于天域基金内的大部分资金都是钟石的,所以即便是任若为想要反对,也只能是旁敲侧击地暗示钟石。

    “另外,如果港币真的守不住的话,到时候不止是你,就连我们也会跟着遭殃的!”想了想之后,任若为又补充道。

    钟石没有说话,只是蹙起眉头看了看任若为,突然一个念头止不住地从他的脑海中冒出来,“这个家伙很可怜!”(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赌鬼不是我、帅哥007号投来月票!近来又要开始忙得焦头烂额了,不管怎样,书还是要坚持写的,尽最大努力坚持写~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未来虽然很艰难,但相信只要耐心地坚持下去,一切不如意终会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