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一八一章 回乡
    既然已经达成了意向,双方马上变得一团和气,开始聊天谈地起来。在百富勤那位代表的几番暗示之下,苏普利也意识到对面这位金主对目前印尼的话事人苏哈托很不感冒,不过他原本和苏哈托就不是一个阵营的,再加上他的大老板又有和苏哈托集团较劲的心思,自然不会对目前的总统说什么好话。

    原本能被派来公关,就说明此人八面玲珑,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而且会刻意奉迎。钟石不知不觉间竟然对这位苏普利产生了不少的好感,心想自己如果将来制止印尼政府残暴行为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借上不少的力量呢。

    这般想着,他也一改原先傲慢的态度,开始以平等的姿态和苏普利交谈。如此一来,气氛变得更加和谐,不知不觉,几人就谈了两个多小时。

    在另一边,会计师团队和律师团队终于将所有的细节敲定,拟订好最终合同,请来两位最终的大老板。钟石大笔一挥,在合同后面签下自己的名字,这笔交易就算正式生效了。

    这一次钟石是以天际线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名义吃下这项资产的,并没有动用天域基金,一方面是由于做金融的实在不好掌控实体公司,另外就是天际线控股、投资、金融等公司的账户里躺着的钱太多,虽然大部分都拿去做债券的投资,但是还余下不少,这部分的钱也要流动起来。

    只是这个董事会的人选相当让人头疼,因为这家公司总部是在印尼。钟石手头上目前可用的人手不多,管理型的人才就更少了。不过现在这家公司还处于亏损状态,一两年怕是也看不到盈利的可能,因此随便找个人挂个董事的名义就行了,而且他的股份也不算多。

    看来再次招揽人才的计划又要提上日程了,钟石有些苦恼地想着。不过目前由于行情不好,跳槽的人也不会很多,但是只要付得出高薪水,总能够挖到合适的人才。

    不过这些事都要等到年后再做了,因为此时距离农历新年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既然赶上是新年。钟石索性在所有人的长假里又加了一个星期的假。这样包括马家瑞的团队在内,所有人都能舒舒服服地过个新年。

    尽管世道不算太好,但是这毕竟是香港回归之后的第一个新年,隆重的庆祝活动还是少不了的。港府方面在维多利亚港也足足放了几十分钟的烟火。庆祝回归之后的第一个农历新年。

    这一个晚上。钟家人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年夜饭。饭后,作为小一辈的钟意、钟石、钟小慧等年轻一辈陪同老爷子,一道在房顶看烟花。

    “热闹倒是热闹。可这里终究不是故土,还是少了一些味道。”

    看了半晌,钟方卓突然意兴阑珊,长叹一口气,有些感慨道,“香港虽然好,可这里终究不是我们的故土,还是回去住比较好。”

    “爷爷,我觉得这里挺好的!”钟小慧撇着嘴,显然有些不乐意,“不管怎么说,香港的经济可是比内地要发达许多,而且气候也不错,除了时不时有台风之外,其他的都比老家好。”

    想了想之后,她又歪着头说:“就是白话太拗口,不好学。除了这个,其他的都挺好的。”

    钟小慧自从毕业之后,就来到香港,先是进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半年之后又进入华德地产。不过她玩心很重,实在是安静不下来,上班一段时间之后就辞职不干了,现在整天东奔西走,直接变成了一个背包客。

    故土难离对于现在的钟小慧来说,基本上只是个名词,她脑中根本就没有相应的概念。反倒是已经在社会上打拼了很久的钟意和钟石,知道老一辈人的观念,所以在很有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色之后,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闭口不谈。

    “你知道什么?”钟方卓冷哼一声,不满地看了钟小慧一眼,“你一个大姑娘家,成天跑来跑去,像什么话?”

    钟小慧一听,就撅起了嘴,不满地朝着钟意、钟石看了看,见两人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就有些负气地反驳道:“爷爷,时代不同了。不要小看我们女的,你看那谁谁谁,不也照样当上了大官吗?我啊,以后要学她,也做出一番事业来。”

    她说的是港府立法院的院长,成方安生,一名颇有个人魅力的女性官员,就连特首都要卖她几分面子。

    “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考虑个人问题了!”钟方卓何等精明,根本就不接这个茬,马上就将话题转移开,“怎么样,有没有看得上的?”

    “爷爷……”钟小慧的脸立刻就羞红了,拖长了声音,不满地叫了一句,随即就背过身来,不敢再面对一脸笑意的钟方卓。

    “好了,姐,你不要说了!”钟石轻咳一声,终于站了出来,“爷爷,你是打算回去看看,还是打算定居?”

    虽然钟方卓没有明说,但是钟意和钟石都从他字里行间捕捉到想要归乡的信号。虽然香港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是老人家始终是老人家,故土难离的情结无法改变。而且,他还很难得地没有在几年前先提出来,显然是考虑到了其他人的感受。

    这几年来,他眼看着钟家从一个贫困的家庭变得富裕,而且还有更富裕的趋势。别的不说,就说钟意,几乎每天吃饭的时候,他怀中的电话都是响个不停,而且还经常出差,每次都能去好几个月。

    另外一个孙子,钟石,则是更加忙碌,经常整夜整夜的不归家。虽然他也想过钟石有可能是通宵达旦地玩乐,但通过仅有几次的家中来人。他从访客身上察觉到的那种严谨、认真的气质,以及那种对钟石若有若无的敬畏,就认识到自己的这个孙子不可能是个玩物丧志的败家子。

    既然事业有成,而他们又帮不上忙,再加上年纪稍大,实在融入不了香港的圈子,钟方卓就动了回乡的念头,只不过要顾及到儿女方便孝顺和他们的事业,钟方卓这才没有马上提出来。

    不过此时,他望着满天烟花。却是再也按捺不住。终于试探性地说出了刚才那番话。

    “要是能够再回去常住,当然是好。”钟方卓看了一眼钟石,见他脸色都变了,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地咽了回去。“不过每年回去住上三五个月。我这个老头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一听到这个。钟意和钟石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钟意更是笑道:“爷爷,如果每年回去住上两三个月。这个就没什么问题了。你放心,剩下的事都由我来安排。”

    “不用劳烦你了!”钟方卓微微摇头,“我就去你姑姑家里小住一些日子,等我想回来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们的。”

    原本是这样,这一下钟意和钟石彻底明白了,也长松了一口气。虽然吴建丽前几年来过香港,逢年过节也经常打来电话,但是毕竟没有在一起生活,所以钟方卓的心里还是有点遗憾。

    这下全家人还能说什么呢,在商量了一番之后,就决定在二月中旬全家北上,陪着老爷子住上一段时间。当然,钟石、钟意等人是没有时间陪伴的,他们手头上有大把的事情要忙碌。

    2月16日,钟氏一家人坐车过关,先来到深港,然后乘坐飞机到江中省,准备在这里再换乘车,到江东市。

    听说大老板出动,在江中省的华德地产的高层自然是严阵以待,早早就预备好了一切。下了飞机之后,钟意看到一排溜的轿车车队,心里就有几分腻歪,留下一个总经理之后,就打发其他人离开了。

    张伟自然也开车前来迎接,他的文化传播公司开得有些惨淡,不过原本这就是玩票性质的,他也不是很在意。反正还是能继续折腾下去,他自然也乐在其中。

    “小子,有半年没见了吧,又赚了多少钱?”在恭恭敬敬地和长辈们打了招呼之后,张伟就嬉皮笑脸地将钟石拉到一边,挤眉弄眼地问道,“不过我估摸着你小子没赚多少,这不是东南亚经济危机嘛。”

    “知道经济危机?呵呵,你不错嘛!”钟石笑了笑,“不过你既然开口问我,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吧。你也不想想,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亏损呢?”

    “不是吧?”张伟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下来,“这也能赚钱,你也太厉害点了吧。不是说,经济危机,股票的价格都下跌得厉害吗?那你还能怎么赚钱?”

    敢情张伟对资本市场的认识只限于股票这一块。由于内地市场的股票一直都没有做空机制,也没有匹配股指期货,因此只能通过低买高卖的方式来赚取炒股的差价。所以当张伟听到钟石没亏损的时候,心中的惊讶就可想而知了。

    “……”钟石自然是无言以对,沉默了半天之后,这才转移开话题,“最近家里一切都还好吧。对了,我的那个什么,什么项目怎么样了?”

    “什么项目?”张伟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不由地苦笑道,“我说表弟,你也太豪气了点吧。投资一亿美元的项目,你竟然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要知道这曾经可是轰动全省的大项目啊。就在昨天,还有人向我打听你来着呢!”

    “现在不是我话事了!”钟石摸了摸鼻尖,神情有些不自然,“现在是意哥全权负责,项目也划归到华德地产名下了。对了,姑姑、姑父呢,他们都还好吧?怎么没看到他们?”

    “哎,别提了。”张伟一边打火,一边叹气,“本来昨天,我爸我妈都来了南都,不过江东市出了点问题,他们连夜赶回去了。”

    说完之后,他又看了钟石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忍住,“你要有心理准备,我爸在江东市干不了多久了。”

    “什么,这是怎么一回事?”钟石大奇,打开窗户的手就停了下来,忍不住追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干不了多久了?你赶快和我说说!”

    “还不是有人眼红,准备下来摘桃子啊!”对于官场那一套,张伟可是比钟石熟悉得多,“这两年江东市发展得不错,有人就惦记上我爸的位置了,想方设法把他弄走呗。不过你放心,你的投资倒是没什么问题,人家也要政绩不是?”(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赌鬼不是我、kalm大神、_绊笾酒窝﹖投来月票,谢谢大家的大力支持!作者会继续努力,争取把书越写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