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八十四章 “老虎”的算计
    像罗伯特.赛特隆和比利.金这样的人并不知道的是,从八月的试探性进攻开始,国际游资已经将触手伸进了香港股市,九月初的大跌只是一次预演,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开始逐步地吃进权重股,恒生指数从九月初最低的12899点开始反弹,背后就有他们的身影。不过这种吃进的行为很细微,恒生指数每天最大的波动不超过五百点,与此同时,国际游资在恒指市场上开始悄悄建仓,指数的反弹又进一步被来自恒指市场空头的逼迫所压制,在这种情况下空头们足足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建立了一个头寸高达数十万张沽单的投资组合。

    自然,这些内情朱利安罗伯逊心知肚明,但是他并没有对手下的人说明,一来这件事属于高度机密,第二则是一旦股市开始下跌,这些权重股的头寸势必会出现亏损,这是他不能向投资者解释的。

    随着恒生指数连续暴跌四个交易日,老虎基金内部的香港权重股投资组合已经损失了超过五亿港币。原本建立的头寸并没有损失这么多,不过为了追求羊群效应,朱利安罗伯逊又加大了融券的杠杆,使得头寸足足扩大了一倍之多,使得亏损的额度进一步增大。

    不过老虎基金的重仓并不是放在股票这一方面,因为即便是他们再怎么掩饰自己的行为,吸纳过多的筹码的后果是可能出现在上市公司流通大股东当中,这无疑将暴露他们的身份。绝对不是他们所愿意的。因此在吸纳股票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这些吸纳就被停止了。

    而在恒生指数期货市场,这种担忧就没有必要。因为交易所只会公布各家经纪行的头寸、属于投机**易的头寸,而并不会公布持有人的身份。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大胆放心地做空香港市场。

    除了在股票市场的头寸外,光是老虎基金一家,就在15200点位置建立了超过7000张的沽单,到10月17日为止,这些沽单的盈利超过5亿港币,基本上和股票市场的损失相当。不过不要忘了。目前他们做空的股票当中。有接近一半的数目是来自融券,即这部分的头寸的“损失”并不是损失,而是实实在在的盈利。

    换句话说,在股票市场。朱利安罗伯逊的投资组合几乎是个完全对冲的组合。而恒生指数期货的盈利才是实实在在的利润。

    有人要问。这是为什么?答案很简单,即朱利安罗伯逊想要尽可能地利用最大的股票数目抛售来制造下跌风潮,继而为恒指空头头寸服务。所以他一方面买入权重股的股票。另一方面借入权重股的股票,两者数目相加,其头寸自然成倍放大,这就是他的策略。

    此时给其他人的数字是,老虎基金持有的香港股市权重股的数目大约在5000万手左右,平均价位是50港币,即这个投资组合共耗费了25亿港币。但实际上这个现货数目超过一亿手,共花费了超过50亿港币的资金。

    这个秘密组合的真实情况只有朱利安罗伯逊自己才清楚。

    老虎基金的目的还不止如此,朱利安罗伯逊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只要股票市场持续地下跌,他的整个投资组合就会持续地盈利。

    在高位建立头寸,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此时香港市场仍然是一片繁荣景象,即便是东南亚货币危机呈现哀鸿遍野的局面,香港由于其超然的金融中心地位和政治因素,股票市场不降反升,成为整个危机当中极为耀眼的一个存在。

    不过这个存在会很快成为过去。

    朱利安罗伯逊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不无恶意地想到。

    在这一点上,钟石则完全不能相比。如果说朱利安罗伯逊是一个将局面尽掌握在手中的权臣的话,那么钟石就好像是一个小蟊贼,“懵懵懂懂”“运气非常好”地闯进了空方大本营,“恰好”做对了方向,毕竟他的投资组合里并没有可以供抛售的股票,这意味着他对现货市场的影响为零。

    做股指期货没有现货市场的对冲(支撑),其效果和赌博无异。而天域基金的研究员从后来的分析当中判断,钟石这笔投资无异于“运气超好”。

    不过朱利安罗伯逊如果知道,钟石是借着他这股东风狂赚一笔的话,恐怕会气得当场吐血。

    此时的朱利安罗伯逊还不清楚,空方的大本营里钻进了一只“硕鼠”,这只硕鼠的胃口之大,几乎不在老虎基金之下。这意味着他辛辛苦苦地打压恒生指数,到头来反而要便宜这只硕鼠。如果他知道事情的真相,怎么可能不吐血?

    即便是有着政府机构在后面支撑,但各个做空的势力仍然是一盘散沙,对冲基金们互相不信任,而大投行、商业银行们更是对得罪政府的行为“退避三舍”。一方面他们不敢违背美国政府的意愿,另外一方面他们也不愿意得罪香港政府又或者是其他地区的政府,因此整个行动中都是以对冲基金为先锋,而其他的金融机构则作为摇旗呐喊的小卒子。

    他们可以向香港的同行借入短期贷款,他们可以对投资者吹风,他们可以让对冲基金使用自己的经济席位,但是让他们冲锋陷阵,就有点强人所难了。朱利安罗伯逊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纠集了一批自己的人马对香港股市进行进攻。他知道,只要他成功了,在后面观望的其他资本会迅速跟进。

    相当一部分的对冲基金跟随着索罗斯去了其他地区,例如印尼和韩国,而索罗斯对印尼的看好也使得印尼盾在短期内反弹,一时间成为比较坚挺的货币,这无疑分担了部分香港市场的压力,但是这种分担在数目庞大的国际游资面前基本不够看。

    跟随在老虎基金背后的游资,其仓位和投资策略也不是朱利安罗伯逊能够掌握的,毕竟人家没有这个义务向他说明。朱利安罗伯逊对此也毫无办法,因为这是一个松散的联盟。

    所以这个联盟中钻进了一只硕鼠,所有人都没有在意。不过即便是他们留意到了,也只能捏着鼻子任由这种情况的发生,因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10月20日,星期一,香港股市一开盘,就爆出一个低点,整整比上一个交易日的收盘数字下跌了138点,这意味着前两个交易日的细微反弹全部化为乌有,乌云重新笼罩到恒生指数的头上。

    对于这个开盘数字,市场早有相关的分析,第一是因为新台币莫名弃守,导致整个市场重新对货币产生恐慌;第二则是恰逢“黑色星期一”十周年,市场的信心受到考验,因此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分析人士认为,今天的下跌可能无法避免,但是投资者不应当轻易地抛售手中的股票,毕竟“黑色星期一”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投资者应当留心晚开盘的欧美股市情况,如果相关市场表现良好,下一个交易日或许会出现强力的反弹,这种情况是投资者需要把握住的。

    由于香港市场和夷洲市场的关联性并不是太大,因此这些股评家们并没有将新台币弃守当做太大一回事。

    当天毫无疑问,亚洲货币市场再次出现波动,台币贬至30.45元兑1美元,为自1987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短期内下跌超过4%,而相应的夷洲股市下跌301.67点,这完全是信心不足的表现。而钟石所押下重注的韩元下跌至历史新低位,兑换美元的汇价跌至924韩元兑换1美元。刚刚稳定没有多久的泰铢则继续下探底线,盘中一度下挫到38泰铢兑换1美元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香港股市自然是一片飘红,除了少数几支股票外,盘面上的大部分股票都在下跌,其中尤其以金融板块下跌最为严重。而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国际游资趁机大肆抛售,打压指数,也使得投资者产生普遍的悲观心理。

    这种悲观直接体现在股市上,尽管一些上市公司反应较快,在第一时间就发表公告,说明自己公司的基本面、预期盈利等方面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在这种大环境下,这种公告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股价仍然是一个价位接着一个价位地下跌。

    最终到收盘时候,恒生指数跌破13000点重大心理关口,收于12970点。整天下跌630点,跌幅达到了4.63%。

    ……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收盘之后,宋凌看着盘面上的数字,同时转动着手中两个硕大的健身球,表情很冷漠,有些漫不经心。

    夏润集团盘中也曾一度遭遇抛售压力,不过在宋凌的指挥下,很快一大笔钱就投入到夏润集团的交易当中,股价渐渐地被稳定下来,截至收盘为止,夏润集团的股价只下跌了2%,成为整天表现相当优异的几支股票之一。

    就在宋凌微眯着眼睛,半睡半醒之间,突然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办公室。宋凌很讨厌这个打搅他休息的电话,不过还是强忍着心中的不快,接起了电话。

    “宋老弟,我是华夏远洋的张柏青啊。最近怎么样啊,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啊!”话筒那边响起了一道热情洋溢的声音。

    宋凌就是一愣,随即嘴角边浮现出一丝微笑,终于来了吗?(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辐射源投来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