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四十四章 泰铢崩盘(二)
    进入深夜时分,现汇市场和期汇市场同时接棒亚洲时间,关于泰铢的交易再次成为市场的焦点。

    此时关于泰铢再次遭受大规模攻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市场,其中有好几个版本的流言,其中最靠谱的自然是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再次率领国际游资发动了攻击,市场普遍认为这个消息最为准确。

    但很快,细心的机构通过盘面的分析和对消息的整合,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或者说部分事实符合流言,但仍有缪传之处。

    首先,攻击的力度不是太大,整天的交易额只有四五十亿美元,和五月份的攻击规模相比,相差的数目实在是太大;其次,按照对冲基金的惯用伎俩,在攻击前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流言传出,但这一天消息面基本风平浪静,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新闻事件,不符合对冲击基金的一贯作风。

    于是市场上有动心思的人又准备开始寻求短期的套利机会,冒死进入市场进行交易,因为任谁都不相信,单凭着单日几十亿美元的攻击规模,就想让泰国政府放弃固定汇率制,显然不大可能。

    趋势虽然下跌,但其间仍有反弹的机会。

    此时亚洲时段的交易,泰铢兑换美元的汇率停留在25.97的价位,期汇价格则为26.12。至少现汇市场的价格并没有达到BOT规定的下限,这就意味着BOT方面还有抵抗的能力。

    欧洲、美国市场相继开盘。对泰铢的买卖经过初期的试探后,成交量开始逐步增大,泰铢价位在25.97到25.99的价位之间波动,偶尔也会下跌到26的位置,但很快就被拉起来,显然是BOT在里面进行支撑。

    期汇方面,套利资金又开始出没,他们的策略有的是通过不同市场的汇差锁定利润,有的则是押注于BOT在亚洲时段的护盘,通过在欧美市场的筑底获利。这些资金和BOT自有资金一道。守卫着泰铢期汇合约的价格。

    ……

    泰国。一场聚集了中央银行、财政部以及政府经济幕僚等众多高层人士的紧急电话会议正在紧张地进行着。

    “最近三个交易日,欧美市场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抛售泰铢的风潮,相信今天白天的进攻是他们蓄谋已久的。之前通过逐步蚕食我们外汇储备的方式,在今天发起总攻。想要一举冲垮汇率制度。”马拉甲首先介绍了一下最近几天发生的情况。又将白天的事情重述了一遍。让各位参与会议的人有更明确的认识。

    “那么,我们现在到底还有多少外汇储备?”一个声音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讲述,直截了当地问起了核心问题。

    说话的人是总理的经济幕僚之一的哈瓦.察猜。是曼谷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博士学位,是一位立场趋向于自由市场经济的学者。

    在泰铢遭受第一次攻击的时候,这位教授就鼓吹放开汇率制度,一度触怒了差瓦立。但随着事态的日益发展,这位教授在整个总理的经济幕僚当中的地位也越发地重要起来。

    现在看来,很多事情都是朝着他之前预料的那样发展。但即便他有先见之明,差瓦立也不可能在97年的1月份就宣布取消固定汇率制度,这是由于泰国这几年的经济政策所决定的。

    说到底,泰国模式是抓住了其他发达地区转移资本、开拓新市场和降低劳动成本的需求,这和东南亚其他地区的国家的发展模式大同小异。在这种大环境下,固定汇率制度成为吸引外来资本和依赖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不二选择。

    但现在,这种模式走到了尽头。

    与华夏大陆提供更好的投资环境和一个近乎无穷尽的市场相比,东南亚地区毫无优势可言,这几年经济增长的颓势显而易见。而资本的利润率下降,就会主动去转移到另外的行业,房地产、股市等周转周期短、回报率高的行业成为他们的新宠。

    泡沫就这么产生了。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泡沫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破灭。戳穿泡沫非常简单,就是冲垮汇率制度。

    马拉甲心中这么想着,口中不停顿,飞快地回答道:“这个数字……如今也不需要保密了,按照目前消耗的速度,恐怕支撑不到明天的交易时间。”

    听到这个回答,电话那边就传来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显然与会的人士都没有想到情况会如此恶劣,竟然连一天都支撑不了了。

    惊叹过后,就是死一般的沉寂,半天之后,马拉甲才听到哈瓦.察猜继续问道:“期汇市场上还有多少头寸没有平掉?”

    在现汇市场上卖出美元,在期汇市场上买入美元泰铢合约,是套期保值的一种方式,只是后来两个市场都遭受攻击,BOT只能在两个市场上同时保护泰铢,由此消耗了大量的美元资金,这也是外汇储备为什么会急速流失的原因。

    “由于对预计的估算不足,因此期汇方面的头寸几乎没有平掉多少,目前至少有价值200亿美元的头寸在手。”听到这个问题后,马拉甲的心头就是一沉,语气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如果宣布泰铢贬值,期汇市场立刻应声下跌,到时候这些多头头寸就是一个不住亏钱的大包袱。

    由于外汇储备的数额一直是高度机密,知道的人并不多,那些低级交易员们就更不知道了。他们大多只是听命行事,负责一定权限内的期汇交易,也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方面的机密。

    “哎……”哈瓦.察猜猛然一跺脚,恨铁不成钢地怒斥道:“现在还想什么呢?还不赶快让人把所有的头寸全部清空。能挽回一点是一点。等到头寸消减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就宣布自由浮动吧!”

    这个时候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除了哈瓦.察猜外,其他参加会议的人要不就是不断地谈起,要不就是三缄其口,根本就没有一点建设性的意见。

    马拉甲做了个手势,和他一同参与会议的一位货币专家就推门出去,布置平掉头寸的事宜。

    接下来讨论的事情渐渐地转移到泰铢自由浮动后的善后工作上来。

    “按照你们的估计,如果一旦宣布泰铢贬值,市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又或者说预期的价位是多少?”差瓦立终于开口说话了。之前他只是默默地听着,并没有给出太多的意见。但是这种态度就说明,总理先生已经间接地同意泰铢自由浮动了。

    马拉甲看了看其他几位货币专家,见他们都点头示意。就小心翼翼地回答道:“20%到30%。具体的情况还很难说。不过依照我们初步的估计,应该在这个范围之内。”

    电话那头又传来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回差瓦立并没有再次沉默,立刻问向财政部的官员:“如果宣布泰铢贬值。国内的金融机构将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情况非常糟糕!”一道冰冷的声音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这是新任的财政部长卡哈蒂,虽然上任没几天,但已经将整个经济形式摸了个一清二楚。

    又是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这一场电话会议给与会者带来的惊讶实在是太多了。

    原本金融机构方面的问题是属于中央银行管辖的,但是由于众多金融机构处于技术性破产的边缘,财政部就接管了这些机构,勒令他们在一定时间内提交重组方案,剥夺**资产等,企图在最短时间内通过重组、兼并等方式重新成立新的机构,重新恢复存放贷的业务。

    “对于实体经济的影响呢?”哈瓦.察猜突然说道,不过随即他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是否会产生金融危机,如果是那样,就大大不妙了!”

    货币危机好解决,但是一旦产生了金融危机,整个经济活动的供血系统就会出现问题,这是极其致命的,危害性甚至十倍、百倍于货币危机。

    “……”差瓦立彻底沉默了,半天之后才说道:“明天早上九点,卡哈蒂和马拉甲,你们二位到我的办公室,我会专门就这个问题和你们进行商讨。”然后,他又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其中有经济学家,有财政部官员,也有税务专家,想来是商讨宣布自由浮动之后的事宜。

    这场会议就这么草草收场了,因为更深层次的问题已经不适合再讨论了。

    马拉甲刚回到办公室,就看到副行长沙旺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边走还边大声地嚷嚷道:“谁让你平掉欧美市场上的多头头寸的?谁授予你这个权利?你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我会立刻上报给总理先生,让你明天就走人!”

    看着如同小丑一般的沙旺,马拉甲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悲哀,他半瘫在宽大的座椅上,连手都懒得动一下,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们已经没有美元了,很快就会宣布泰铢自由浮动。”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顿时将一秒钟前还气势汹汹的沙旺击了个粉碎,就看见他脸色瞬间苍白如纸,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大,在“噔噔”地往后倒退几步后,这才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

    香港,天域基金内部。

    原本还算风平浪静的期汇市场出现大量的泰铢抛盘,汇率价格接连下跌了好几个基点,让几乎所有的交易员都猝不及防。他们在惊慌失措之余,纷纷开始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我预料的情况终于发生了吧!”钟石满面笑容地转过头,对站立在身旁的三个人得意洋洋地说道。

    安德鲁、马家瑞和任若为,三个人望着盘面上瞬间出现的一条长长红线,全部呆木若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未完待续……)

    PS:一天码出两章实在不易,尤其是专业的内容还要查很多资料,希望大家看在作者如此卖力的份上,多支持一下,求月票,求订阅,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