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三章 庞氏骗局
    原本钟意的第一反应就是钟石在动用自己的资金,特别是天域基金的资金,但是在反复念叨了几遍所谓的资本转移后,他就明白过来,投资在俄罗斯债券市场的资金绝对不会是钟石的自有资金。

    既然不会是自有资金,那么钟石就很有可能是利用自有资金进行借贷,这自然就要考虑到利率方面的问题。当今世界上,哪种货币的利率最低,所谓“资本转移”的真相就呼之欲出了。

    钟意之所以迟疑了片刻,是因为他立刻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即汇率问题。因为这部分投资俄罗斯债券的资金肯定是美元资本,钟石利用自有资金进行借贷的资金绝对不会是美元,因为他手中就握有美元,根本不必要多此一举。既然是其他的币种,那么势必要考虑汇率问题。

    但是一想到俄罗斯国债的收益率,钟意就恍然大悟了,因为这个时候俄罗斯通货膨胀极其厉害,即便是以美元计值的债券通常的票面利率都在30%以上,这些还仅仅是在半年期的短期债券上的利率。

    和这个利率相比,寻求一个汇率波动不会太大,而且利率水平较低的货币就成为了必然。在这种情况下,日元自然是借贷的首选。

    在经历了91年的泡沫经济后,日本实行了三种不同的政策以刺激低迷的经济,其中包括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实施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直接向外国进行投资。其中日元的利率在96年就降低到了一年期0.5%的水平。已经相当于白白放贷了。

    而日元汇率方面,在经历了95年日美贸易谈判达成后,一直持续上涨的日元也开始逐步回落,从最高点80:1的高价上渐渐回落到100:1的水平,并且稳定在一定的范围内浮动。

    在这种情况下,以近乎白送的贷款利率借入日元,然后在外汇市场上兑换成美元,再投入到回报率极高的俄罗斯国债市场上,就成为在对冲基金当中最为流行的投资方式。和年回报率动辄就高达三成、甚至是五成相比,日元兑换美元的这点汇率波动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了。

    “日元。对吗?”到底是研究宏观经济的。在略微一思考,将几乎所有的影响因素都考虑进去之后,钟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不错!”钟石赞许地点了点头,有些感慨地继续说道。“说来真的要感谢俄罗斯资本账户的开放。否则我们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投资机会。”

    在96年。随着所谓的“休克疗法”的进行,俄罗斯也适时地开放了自己的资本市场。虽然外国投资者可以直接进入俄罗斯市场,但是由于日积月累的通货膨胀以及资本账户并未开放。因此几乎没有多少外国投资者愿意持有卢布。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政府就推出了以美元面值计价的国债,吸纳外来的资本投资。

    此时的俄罗斯,即便是政府当局的人士,也不愿意以卢布的形式来结算薪水,因为这意味着拿到手的薪水很快就会贬值。要知道,从91年开始,卢布每年贬值的幅度都在50%左右,甚至有夸张的年份达到了100%,尽管还没有达到烧木炭不如烧纸币的程度,但这种恶性通货膨胀在现代社会已经非常罕见了。

    “是啊,回报率这么高,简直就是匪夷所思。”钟意也跟着感叹了一句,随即又想起了什么,不解地问道:“按照这么高的回报率,俄罗斯的国债岂不是风险很大?”

    年化30%-50%的回报率,对任何一个金融市场、任何一种金融产品来说,都是一个奇高的收益水平,大部分的对冲基金都很难做到这样的回报率。

    正所谓,风险越大,回报越大。既然回报率这么高,那么其中蕴含的风险自然也非常高。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这个道理钟意非常清楚。

    不过对于偏爱、甚至是极度喜爱风险的对冲基金来说,这种地方正适合他们大展拳脚。什么?厌恶风险?那干脆去买美国国债好了,收益率只有基准利率,而且几乎是一点风险都没有。

    “是的!风险非常的高!随时都有可能违约!”钟石摸了摸光滑的下巴,不住地点头,显然非常赞同钟意的这个观点,“在我看来,俄罗斯国债就是个庞氏骗局!”

    “庞氏骗局?”钟意就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不会这么严重吧,好歹是以一个国家的信用作为担保的,应该不会轻易违约的。”

    他们口中所说的庞氏骗局是一个在金融领域极其著名的骗术,因为是一个叫做查尔斯.庞兹的人“发明”的,因此在东南亚地区又被称作庞氏骗局。

    其实这个骗局的原理非常简单,即先以一个宏大的投资目标作为诱饵,吸引投资者集资,许诺以高额的利润回报。由于这个投资计划并不存在,因此也不存在什么回报,而投资者的利润则是从下一批入局的投资者的本金中支付。当第一批投资者看到高额的利润回报后,这种投资模式和口碑就不胫而走,这样带来的效果是更多的投资者将金钱投入到这个子虚乌有的投资目标当中去。

    庞氏骗局用华夏成语来说,就是典型的“拆东墙补西墙”,又或者说成是“空手套白狼”。

    这种骗局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才能继续维持下去,一旦资金链破裂,这个骗局立刻就会现出原形。后世的“麦道夫骗局”就是一个典型的庞氏骗局,受骗的人甚至包括华尔街很多名流,甚至自身就是顶级银行家的那种人。

    自然,俄罗斯国债的发行是为了募集财政资金,其本质和庞氏骗局并不相同,但是很有可能运行的原理已经有些相似了。在俄罗斯国内经济一片低迷当中,其财政收入恐怕难以持久地支撑这种高额利率的债券发行,在这种情况下,用新发行的债券来偿还旧的债券的本金和利息就成为了必然。

    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很有一天就演变成这样的局面,即由新发行的债券募集来的资金不足以偿还旧的债券的本金和利息,那么还可以偿还利息。如果连利息也不能偿还,到时候即便是以俄罗斯政府信用作为担保,也只能宣布违约了。

    虽然有投资者也能意识到类似的风险,但是30%-50%的回报率摆在这边,不由得他们不去进场博一把,这就是一种典型的侥幸心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赢家,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是输的那个。

    当钟石说到庞氏骗局的时候,钟意才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俄罗斯虽然这几年经济不景气,但是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知道前苏联可是一直和美国掰了近半个世纪的强国啊!

    “真的很难说!”钟石摇了摇头,“我已经决定将在俄罗斯债券市场的投资撤出。因为一旦违约的话,进行债务重组,这些资金就基本上打了水漂。”

    国家不会破产,这是一句名言。但在现实中,国家是真的会破产的。在不久之后,阿根廷就将经历一次甚至是几次的破产过程,在最后债务重组的过程中,大部分的债权人被要求债权计减80%,即八成的投资别想要了,最终阿根廷政府会付剩下的两成债务金额给这些债权人。

    其中就发生了让世界大跌眼镜的事情,美国的一家对冲基金不同意阿根廷政府这样的做法,选择将阿根廷政府告上了法庭,官司旷日持久地打了十年的时间,也没有任何结果。而这家对冲基金在这种情况下,竟然瞅准了机会,在某个港口扣留了属于阿根廷政府的一艘军舰,让整个世界都大为震惊。

    这些自然都是后话。

    钟石说从俄罗斯市场撤出投资,风险方面固然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更为重要的是,席卷整个东南亚地区的货币危机就要发生了。这场危机不仅席卷了整个东南亚地区,而且最终演化成一场灾难性的金融危机。美国资本利用东南亚地区的经济问题,给这些经济刚刚腾飞没几年的国家上了一堂极其生动的货币课程。

    听说钟石要从俄罗斯市场上撤出,钟意就放下心来。兄弟两人望着碧蓝的海面,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当中。

    “飞哥,听说你最近在泰国发了大财,是不是要提携一下兄弟们?”就在钟氏兄弟难得享受这片刻的宁静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钟石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向着出声的地方看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几个身穿花色衬衫,脖颈之间挂着粗大金项链的年轻人正朝着他的方向走来。几个人边走边说,谈吐粗鲁且大声,一路走来,让四周的人纷纷侧目不已。而几人对此视若无睹,依然自顾自地大声吆喝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个什么德行。

    这四个人还没走到钟石面前,一股暴发户的气息就迎面扑来,让钟石原本高耸的眉头又皱深了几分。(未完待续……)

    PS:非常感谢书友鑫哥好投来的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