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十五章 省城
    “果然是历史名城,阁楼榭台都那么古色古香,这里就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里的‘王谢堂’吧……”

    走到秦水河畔,钟石打量着河边的建筑,虽然没有专业的导游相随,但钟石也看得津津有味,古代那些老建筑,在这个年代还保存得非常完好。

    钟建军跟在儿子后面,吃力地拎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眼睛紧紧地盯着到处乱跑的儿子,生怕一个不小心,钟石就跑出了他的视线。

    钟氏父子这次来南都,是为了办去香港的旅游签证的。

    过了农历年,钟石明显地焦躁起来,经常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还念念有词,和香港那边的电话打得也比以前更加频繁。

    钟父钟母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不过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儿子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自从这个儿子生了场病后,两人明显地感觉他成熟起来,特别是在卖白瓷碗那件事上,钟石表现得比他们两人还要出色。

    两人私下一商量,觉得以他们的知识水平,再想要管教儿子,已经有些不大可能了。就连香港来的大商人,在他们儿子面前,也是一副俯首听命的模样。

    如今能管教钟石的,也只有他那个堂哥了。钟意既是大学生,又生活在燕京这样的大城市,见识自然不是乡下农村人能比的。

    钟建军和刘兰两口子就趁着放寒假的时候,将他们心中的打算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钟意,钟意自然一口答应下来。只不过让钟建军和刘兰没想到的是,钟意早就给钟石收入麾下,成为第一大助力。

    钟意假意关心小堂弟,三天两头地往钟石家跑,兄弟俩一见面就躲进房间里谈话,一谈就是大半天。钟氏夫妇看在眼里,心中也落下了一块大石。

    事实上,偷偷躲在房间里的兄弟二人,基本上是钟石滔滔不绝地说,钟意聚精会神地听。谁能想到,主导的一方是个九岁的孩童,而听众是个燕京大学的高材生。

    钟石也只是讲了些国际上发生的大事,和几个主要大国的经济结构。为了不太惊世骇俗,他没有将那些复杂的金融知识、定价公式传授给钟意,可即便如此,也足以让钟意目瞪口呆、自叹不如了。

    有时候钟意也会怀疑,为什么这个小堂弟会知道这些?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过看到堂弟满屋子摆放得乱七八糟的报纸,和一大堆从香港邮寄来的资料,钟意就自我安慰道,他这个小堂弟还真是个天才。

    直到有一日,钟石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他已经在香港的股票市场上赚了不少钱,粗略地估算一下,大概有三百万港币。钟意快速地在心中计算了一番,港币对人民币的汇率是二点五比一,即一块钱人民币可以兑换两块五的港币,那么三百万港币,就是一百多万人民币。

    在八十年代中期,一百万人民币绝对是天文数字,那个时候国家干部也不过几十块钱一个月,就算不吃不喝,也要攒上个好几百年。

    钟意上了大学后,经济意识已经开始觉醒,他开始认识到,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事实,就在这个学期,一个他暗恋很久的女孩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一个富家子弟的怀抱,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要不是这个小堂弟的开导,恐怕他现在还整天浑浑噩噩地度日呢!

    现在猛然听说小堂弟竟然这么有钱,他的心思就开始活络起来了,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钟石就打断了他的念想。钟石告诉他,这笔钱是用来生钱的,现在生活无忧,根本没必要动用。末了,这个小堂弟还语重心长地告诫他,现在的钟意要一心一意地完成学业,等毕业的时候最好能争取到美国留学,最不济也要考个香港的研究生。

    至于为什么,钟石没有说,不过给了钟意一个承诺,如果他能顺利地出国,那么就会重奖他一百万港币。

    在这种利诱下,钟意自然一口答应下来,不过等他明白过来,才觉得自己有些财迷心窍。出国留学的名额虽然不多,但只要努力总会有希望的,即使考不上,也可以考取香港的研究生。

    在八十年代,香港的大学就开始在内地招收研究生,其实香港的一些大学,放在全球也是毫不逊色的,就像香港大学,一直是亚洲的顶级学府,在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的。

    得了好处的钟意,自然毫不吝啬地在钟石的父母面前,大肆地夸奖起钟石。语气之热情、用词之肉麻,就连他自己事后想起,都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钟石的父母自然对这位本家的侄子,又是村里唯一的一位大学生言听计从,自此以后基本对钟石的所作所为不管不问起来。所以钟石一对他们提起要去省城转转,两人只是商量了片刻,就拍板决定下来。

    三月的南都城,春意盎然,正是旅游的好季节,尤其是几个著名的景点,每天都有不少的人流。

    此时不像后世,每个周末休息两天,时不时还有长假。即便如此,腰包渐渐鼓起来的人们,还是很乐意趁着有空的时候,出来游玩一番。

    在熙熙攘攘游览秦水河的人群中,古怪精灵的钟石和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的钟建军格外的显眼,小的蹦蹦跳跳,大人跟在后面随时伺候着,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游客,都忍不住会心一笑,想起自己小时候的顽皮和父母的呵护,比起眼前这对父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水河说大不大,要是走马观花,半天的时间就游遍了。如果真的是细细逛来,恐怕要一整天的时间,其中的那些文化底蕴和历史典故,更是要慢慢体会。不过钟石只是享受来到大都市的感觉,对这些古老的建筑,只是粗略地看一眼。

    南都市,位于长河之畔,是华夏南方一座仅次于离海的大城市。南都历史悠久,是华夏四大古都之一,有“六朝古都”的美誉,是华夏汉王朝和汉文化的重要代表。

    华夏有五千年的历史,在如此悠长的历史中,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汉人屡次遭受异族的侵犯,特别在晋朝,异族屡次进犯,史称“五胡乱华”,是汉民族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危机,几近亡族灭种。生活在中原一带的汉人纷纷南渡,从泥河流域大规模迁入长河流域,在长河下游建立了东晋,继续和侵占了中原地区的胡人抗争。

    当时的东晋王朝,国都正是定在南都,因为北方中原地区已经被胡人所侵占,以南都为中心的东晋王朝作为汉人的正统王朝,传承了正宗的汉人文化。自此,南方汉人政权和北方胡人政权,开始了长达300年的对峙。

    再后来,隋朝统一了华夏,朝廷正朔也再次北归。其间经历了风风雨雨,最终北方强势崛起的蒙古人消灭了汉人政权宋,汉人第一次在自己的土地上完全的、彻底的丢失了政权。

    蒙古人统治不到百年,汉人王朝明横空出世,在“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下,汉人将蒙古人赶回草原,明王朝定都南都,再造华夏。

    明末,在关外崛起的满清人入侵了华夏,最终夺取了政权,他们在长河下游一带遭受最强烈的抵抗,于是满人在这里大开杀戒,屡次犯下屠城的恶行。

    到了近代,汉人又一次再造华夏,同样是定都在南都。因此按照历史的发展,说汉人的正统在南都,一点也不为奇。

    钟石先前经过的黑衣巷,就是东晋时豪门大族故宅的旧址,王谢是指当时的王导和谢安为领袖的两大门阀,两人先后做过东晋的宰相,是当时的名门望族。

    “爸,你把行李放旅馆里面好了,还怕别人偷吗?又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站在王谢纪念馆前默默回想历史的钟石,只觉得胸中有股豪气翻腾,让他久久不能平静,连眼眶有些湿润都没有察觉到。

    跟在钟石身后的钟建军奇怪地望着儿子,钟石已经足足在纪念馆前站了半个钟头,也没见他有其他动作。钟建军狐疑地顺着儿子的视线望去,只发现“王谢纪念馆”几个字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在他所受的教育中,为了照顾少数民族的情绪和促进民族间的融合,历史书中对这些事情只是粗略地描述,不会大书特书一番。这样做固然是好,不过也造成年轻人对本国历史的一知半解,甚至在后世,有所谓的“历史学家”跳出来对武穆公岳飞指手画脚,大言不惭地说他不是民族英雄。

    悄悄地擦拭了眼边的泪水后,钟石这才发现自己的老爸,还拖着个沉重的行李箱,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钟建军闻言后脸上就是一热,心中那点小心思给钟石说破,纵使他身为长辈,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爸,咱们先找个旅馆,把东西放那里,然后去国父陵看看!”

    钟石不等钟建军回话,就私下拿定主意,他推了推还在发愣的钟建军,朝附近一家旅馆努了努嘴,示意钟建军就入住这家旅馆。

    这家旅馆是最近的,钟石体谅老爸,不想让他再劳累。钟建军一把拉过往旅馆门前走去的钟石,正想告诉他,在旅游景区附近的旅馆比一般旅馆要贵不少。

    “钱,哥们有的是!”不等钟建军把话说出来,钟石就不屑地说道。这句话又让钟建军好一阵发呆。(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谢谢大家的支持!)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