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镇仙魔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大丞相苍支
    渊兽要找人类的指挥者联盟了,可是人类的指挥者在哪儿?自从大楚的几座大城被神域军队攻破之后,整个中原之地都找不到人类抵抗的痕迹了。本来蓝星城的城主陈羲有着很高的威望,不仅仅是在中原,就算在神女国也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可是现在陈羲失踪了。

    接受不接受渊兽的联盟建议放在一边,现在谁有这个资格代表人类都无法确定了。西域灵妙宝山上的禅宗早已经关闭了禅音寺,最挚诚的信徒在外面把额头磕破也不会有人出来。极北大雪山纯阳宫里的道尊已经死去,新的掌教藏意道人也不知所踪。

    没有人知道藏意道人和蓝星城的人在一起,更不会知道藏意道人受了伤。

    至于那些所谓的大家族,大势力,谁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谁冒头,神域的军队就会先铲除谁。人类社会的应对方式再一次变得那么熟悉就好像渊兽从无尽深渊里杀出来的时候一模一样,那些有实力抗衡的家族全都缩在大城里面保存自己。

    何止是面对神域面对渊兽,当家族利益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勇气了。

    蓝星城里的人也很着急,现在他们生活在终南山的结界里很安全,但是这种安全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想把敌人从天府大陆驱赶出去,想重新生活在阳光之下。但是城主陈羲离开之前很严肃的说过,在他回来之前暂时不要主动出击。

    面对神域的军队,似乎还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办法应对。

    人类没有办法,但是渊兽却还没有放弃。

    缥缈峰

    一座位于雍州以南,原本属于南诏降族的山脉,这里曾经是七幽宫的禁地,不过七幽宫在一年多之前被渊兽夷为平地了。七幽宫的七位宫主,七位女修,用远超大部分男修行者的勇气率领弟子和渊兽决战,最终灭门。不过正因为她们的苦战,缥缈峰附近的普通百姓得以逃走。

    在充满了整个世界的阴暗和自私之中,总是会有那么明亮的闪光出现。

    现在的七幽宫旧址,已经被一群来自中原大楚的修行者占据,因为渊兽已经屠戮过这里,所以最初选择的时候想到的是最起码渊兽不会再找来。然而让这群修行者感到意外的是,他们才到不久渊兽的代表居然精准的找到了这里。

    现在占据缥缈峰七幽宫的这些修行者,原本有一个名字叫做江湖九门。在皓月城那场和林氏皇族最后的战争中,江湖九门的人损失惨重。那是一场淘汰赛,江湖九门的人拿出最后的决绝参与了进去。他们以为,这场淘汰赛不是淘汰林家就是淘汰他们。可谁又能想到,是两个都被淘汰了。

    失去了大半力量的江湖九门已经无法在中原之地立足,他们打算避开战争,找一个地方休养生息。在这期间,江湖九门损失最惨重的门派被吞并,现在江湖九门已经是一个历史,他们称自己为江湖三门。

    占据主导地位的是药门,本来最虚弱的一个门派。不过正因为他们之前虚弱所以没有将绝对实力投入到那场淘汰赛里,以至于现在的药门就已经是江湖九门之中最强大的一支力量了。药门从来都不是以修为强大见长,他们最擅长的恰恰就是药门的这个药字。

    三门之中,还有两门实力相当,一个是商门吴家,一个是器门周家。

    药门药家地位最高的老妇人已经看起来快死了,不过她这种快死的姿态已经延续了至少二百一十年。二百多年前人们就已经她活不了多久了,二百多年后她还是给人这种感觉。药门的人本来也相对低调,他们知道论修为实力没办法和强大的门派抗衡,所以他们开创了一条别的出路。

    江湖九门的人,都离不开药门的药。不仅仅是药,连器门赖以生存的造器生意药门也抢过来不少。

    药家的当家人有个很让人不好接受的名字,交做药九娘,这是一个听起来最多不超过四十岁的名字,不过这种感觉也同样让人错觉了几百年了。

    药九娘坐在椅子上眼神阴冷的看着进来的人,确切的说是人形的渊兽王者。她的眼神里都是不加掩饰的敌意,就算人类之间再勾心斗角,也不会否认渊兽是敌人的看法。现在渊兽居然就这么大模大样的找上来,她不知道这背后是否藏着什么阴谋。

    “你好。”

    最先走进来的那个人形渊兽略显生疏的打了个招呼,一个在大家族的人看来很土气也很不礼貌的招呼。

    这个人形渊兽走到客厅正中站住,微微颔首算是对药九娘施礼,然后他很客气的自我介绍:“我叫苍支,是大渊帝国的大丞相。”

    这句话,引起一片讥讽的笑声。

    可是当苍支那种超强的实力气息释放出来一些之后,这些讥讽的笑声立刻消失了

    苍支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来,和药九娘面对面坐着。这种不礼貌让药九娘厌恶,可是她却知道现在面临什么样的处境。这个看起来很和善的渊兽王者,强大的令人心悸。而在她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种恐惧渊兽开始给自己取名字了,渊兽开始建立国家了。

    这似乎更加的让人担心,但是很快,她就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了。

    苍支看了一眼年迈的药九娘,有些好奇的说道:“我本以为找来的地方有着很多人类修行者之中的强者,现在看来你就是主事人,而你的修为之力虽然不错,但还远远不够成为人类的指挥者。噢,我的意思是说整个人类的指挥者。”

    他摊开手,就真的像一个人类那样,带着些无奈的说道:“我派手下出去打探人类现在都隐藏在什么地方,回报说在缥缈峰看到了有人类修行者出现,本来我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可以见到境界更高的人类修行者,不过看到你们这么弱,我还是有些失望。”

    “道理其实很简单,如果你们势力真的强大的话,犯不着连我们都避开,居然考虑在一个已经被我们渊兽夷为平地的地方隐藏起来。可对于你们来说的一个好消息就是,我现在需要表现出和人类联盟的诚意,所以你们是幸运的,因为你们将得到我们的帮助。”

    药九娘冷哼一声:“这还真是讽刺,渊兽居然会大模大样的坐在我面前和我谈什么合作。”

    苍支笑着摇头:“看起来你似乎觉得这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那么可能是因为你活的太久了,但是和我比你应该算是小娃娃才对。以我对人类的了解,活的太久的人往往都会有一种让人不理解的愚蠢的固执。”

    “你闭嘴!”

    一个药门少年站起来,指着苍支嘶吼了一声。在他看来,药九娘是药门的老祖宗,老祖宗就代表着药门的荣誉,现在一个渊兽日此的诋毁老祖宗,他无法接受。

    “看吧。”

    苍支笑了笑:“这种不怕死的锐意,还是在年轻人身上多一些。可是,如果锐意不结合头脑的话就更加愚蠢。”

    他看了那个少年一眼,然后那个少年就向后飞了出去,直接撞碎了墙壁落在远处,然后在一瞬间身体就化成了黑色的脓水,居然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可苍支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看了他一眼。

    “我刚才允许你们愚蠢一次了,我不会允许我的合作者愚蠢两次。”

    苍支说道:“其实你们也应该能够理解,我用了合作这两个字,是足够的给你们面子。虽然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明白人类这种讲面子的事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但还是决定尊重你们的生活习惯。我在照顾你们的情绪,不代表我真的很在意你们。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我可以随随便便把你们从这个世界上抹除。而且你们千万不要尝试着怀疑我,我认真起来你们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你到底想干嘛!”

    药九娘几乎是嘶吼着问出来,那个少年的死对她来说刺激很大。

    “给你们指一条路啊。”

    苍支依然温和的微笑着说道:“在我进来的时候你们满是敌意,当我说出我是大渊帝国的大丞相的时候,你们满是轻蔑。或许在你们看来我们渊兽是低等生物,就好像你们眼里的老鼠或者其他什么。可实际上呢,在我们眼里你们何尝不是一样?现在我表现出强大的力量之后,你们只剩下了怕。”

    他扫视了那些人类的修行者一眼:“真可悲,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曾经统治了天府大陆很长一段时间的人类的姿态。我倒是更希望看到你们高傲一些,看到你们强势一些不过这样也好,接下来的事我们就免去了商量这个繁琐的步骤。”

    苍支往前探了探身子:“我听说,人类之间的谈判很复杂,很伤脑筋,对吗?”

    药九娘不说话,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她本以为哪怕自己在实力上不如这个渊兽,但是在作为人类是万灵之首的地位上也可以蔑视渊兽。然而对方的咄咄逼人和说话的方式,让药九娘觉得自己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扯掉了。

    苍支见药九娘不回答,耸了耸肩膀:“那么好吧,既然咱们省去了那个步骤,我就直接一些。我来找你们是合作,当然如果你们不同意就会变成我们强迫你们去做。如果你们同意,最起码现在这个屋子里的人,也就是说地位相对较高的人将会活下来。如果是我们强迫你们去做,那么你们都会死。”

    药九娘几乎是颤抖着哀求:“你们到底要干嘛?”

    苍支道:“我不知道你们听没有听到一个传闻,林氏皇族的圣皇子林器平得到了我们渊兽的力量,而且还得到了分裂真身的力量。现在天府大陆最强大的不是人也不是渊兽,而是神域的军队。现在我们有共同的敌人,那么短暂的联盟就成了必然的事。我想要的,就是去尝试林器平是如何做到那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