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镇仙魔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为什么不问我
    展青说:“故事不算短。”

    说完之后他又挠了挠头发,憨厚的笑了笑:“也不算长其实说起来也简单,我只是做了一件渊兽都想做而做不成的事。”

    陈羲听完这句话脑子里就亮了一下,然后他被自己的想法震撼到了。等到展青开始将他的故事的时候,这种震撼越发的强烈起来,强烈到即便以陈羲的心境都觉得有些窒息。

    “离开天枢城之前,其实我整天整天的睡不着觉。”

    展青有些不少意思的笑了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他现在的体型比原来大了不少,原来他身材比陈羲还要矮小一些,现在已经比陈羲高了一个头,足有两米多。而且身体壮硕的让人吃惊,那种壮硕简直超出了人的范畴。

    “丑了?”

    或许是感觉到了陈羲的目光,展青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因为得到的力量有些特殊,所以体型也变得难看了。我倒是想变回去,不过找不到办法。时间久一点之后,我自己倒是适应了不少。”

    陈羲摇了摇头:“只是很好奇。”

    展青继续往下说:“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特别无能,整天想着如何提升实力,可是却找不到一点办法。整天想整天想,想的想撞墙。虽然你不在意,可是我在意。在我自己看来,我在天枢城里简直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的废物。”

    “后来我去找敖浅说要提升自己的时候,其实我是呆不下去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偏偏是我无所事事。与其说我是想离开天枢城找到属于自己的修行路,不如说我是逃离的。我怕自己真的变成一个废物,又或者我只是不想让你们看到我变成一个废物。”

    他坐在那,表情里没有什么负担。已经都过去的事,所以他叙述起来也不怎么沉重。

    “我离开天枢城的时候简直就是落荒而逃,我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敖浅的视线,最快的速度远离天枢城。然后我就迷茫了其实我一直很迷茫,我到底要去哪儿?我不知道要去干什么,怎么才能实现目标。我一直往南走,进了冀州本打算找个宗门修行,可是发现自己这个年纪再进宗门从头开始,其实根本没有机会了。”

    “然后我继续往南走,越走越是迷茫。然后我在兖州最南边和青州交界的地方遇到了渊兽。”

    说到这的时候展青的语气显然变了变,因为这是他的人生转折

    太阳很大,天气很热。步履沉重的展青如此颓丧却和天气无关,是他的心境乱了。当年在满天宗的时候,他是甲班最优秀的弟子。那个时候在满天宗外宗青武院,他觉得自己即便不如凰鸾院的柳洗尘,可是比起其他人来说也要优秀的多。

    那个时候陈羲不过是个小杂役,负责甲班所有弟子的吃穿住行。那个时候展青从来没有正眼看过陈羲,他觉得自己和陈羲的命运完全没有交集,他在天空翱翔而陈羲在地上攀爬。有些时候他会可怜陈羲,可也仅此而已。

    他坚信自己一定会通过大考进入内宗,一定会走进改运塔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不喜欢石雪凌,但是他喜欢被石雪凌缠着的感觉。石雪凌是青州大户石家最优秀的年轻子弟,她非但天赋好而且人漂亮还妩媚。石雪凌整天缠着他,满足了他极大的虚荣心。

    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不是改运塔。

    大考的那天,石雪凌忽然出手偷袭了他,夺走了他体内的兽魂。在那个时候,展青生不如死。石雪凌没有杀他,其实就是为了折磨他。一个本来优秀的很有潜力的年轻人修行者,忽然之间被废掉了,那种感觉会有多么无助而绝望?

    展青想过,可能自己这一生就这么完了。他被人抬着出了改运塔放在大院里,承受着所有人目光的时候他恨不得死掉。那个时候他恨死了石雪凌,但是他更恨周围那些人讥讽的目光。

    他爬着离开了考场,爬着离开了满天宗,他没有地方可去,所以他去了陈羲住的那个小小的院子。虽然破旧但是被陈羲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小院子,似乎有一种安静的让人心里踏实的气息。他躺在陈羲用一扇门板几十块青砖搭成的硬板床上,忽然发现自己在体会着的是别人的人生。

    曾经陈羲就是躺在这张硬板床上,如一台精准的机械一样生活的。展青在无聊的时候试着去感受陈羲当时的心境,然后他发现陈羲应该是满怀希望的活着的。一个没有希望的人,绝不可能有那样规律的生活。这种规律,是对未来的一种追求。

    展青在那个时候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不如陈羲。

    因为他没有希望。

    就在他准备让自己在硬板床上腐烂的时候,陈羲把石雪凌抢走的兽魂给他送了回来。

    然后展青觉得自己在死亡边缘被陈羲拉了回来,世界重新变得美好了。之后陈羲一次次的帮他,他一次次的发誓一定要报答这个男人。

    一直到离开了天枢城,他都没能做到。

    他浑浑噩噩的到了青州,看着远处一座被渊兽摧毁的村庄废墟发呆。他靠坐在一棵大树上,忽然之间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满天宗的那个破落小院里,又躺在了那个硬板床上,又变回了那个等待着腐烂的自己。

    然后他看到了一头孤独的渊兽。

    是的,当展青第一眼看到那头渊兽的时候就觉得它是孤独的。而且很奇怪,展青发现自己对这头渊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好像这头渊兽就是他自己,是他另一种形态。

    那个时候的展青跟着陈羲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所以在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那就是自己在无尽深渊里的对应兽!只有这个解释才是合理的,那种感觉强烈的让他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想要朝着那头渊兽冲过去。

    他甚至感觉的到那头渊兽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激动,也能感受到这头渊兽和自己一样的经历。这头渊兽在无尽深渊里应该也是碌碌无为的,也是弱小的,或许它在渊兽大军之中也感觉到了一种无趣,好像活的毫无意义一样。所以它离开了渊兽大军,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一样遇到了展青。

    这一人一兽就这样对视了好一会儿,然后一个开始逃一个开始追。

    逃的是展青,追的是渊兽

    展青跟着陈羲的时候听陈羲提起过,大部分渊兽都是没有自己对应人的,这类渊兽就是渊兽大军的主体,就是士兵。而这种修行者的对应兽一般来说都很强大,最起码比对应人强大。展青当时不过破虚境,而他的对应兽则达到了【仇兽】级别。

    这一路追杀,展青已经不记得跑了多久,跑了多远。直到他跑到一座大山里的时候,他已经精疲力尽。他确定自己已经再也没有力气逃走了,所以他准备拼死一战。

    他站在山脚下,拿着自己的兵器,等待着命运最终一刻的到来。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因为他绝对打不赢那头渊兽。当那头渊兽出现在展青面前的时候,展青甚至去想要不自杀算了。自杀,省得被虐,省得看着自己被咬死吞掉。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想到了陈羲,陈羲曾经对他说过很多话,这些话在展青听到的当时也许没有去触动什么,可是在面临死亡的这一刻展青忽然间想到了很多很多陈羲对他说过的话。

    陈羲说,如果必死,那么就用一种对得起的自己的姿态去死。如果敌人一口一口的咬死自己,那么最起码也要咬回来一口。既然已经要面对死亡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是啊!

    展青问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

    接下来的战斗其实毫无悬念可言,就算展青再有斗志可实力相差悬殊。破虚境和相当于灵山境的【仇兽】决战,除非奇迹出现,不然破虚境的修行者必死无疑。

    然而奇迹真的来了。

    眼看着展青就要被拍死后吞掉的那一刻,从天空之中有一声佛号。然后一个万字符从天而落,将这头渊兽直接击杀。展青抬起头往天上看,看到了一个大和尚踩着一个紫金钵从天空飞过。大和尚似乎急着去什么地方,杀了那渊兽之后根本没有停留,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也许展青只是这个大和尚救过的无数个人之一,对大和尚来说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也许这头渊兽也是那大和尚杀过的无数渊兽之一,所以对大和尚来说这头渊兽也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但是对于展青来说,不只是救命之恩那么简单

    故事讲到这的时候,展青语速开始渐缓,一般到了这个时候故事也就到了结局。展青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那强壮的体魄在阳光下就好像一头野兽一样。他看向远方,眼神有些飘忽:“无论如何,现在我可以成为你的帮手了,我终于成为你的帮手了。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从今天开始我只想跟着你,多多的去杀渊兽,多多的去救人。让自己得到的这种力量,在每时每刻都发挥最大的作用。”

    他站直了身子,张开双臂:“我不是一个没用的人了,我的力量将会改变这个世界!”

    陈羲笑了笑,格外灿烂:“你不是我的帮手,你只是你自己。我们并肩作战互相去帮助,而不是你专门来为我做些什么。”

    展青微微愣了一下,眼圈有些发红:“你为什么不问我怎么得到的这种力量。”

    陈羲摇头:“过去了。”

    展青忽然忍不住嚎啕大哭:“我吃了它我忍着恶心吃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