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八十章 嘉靖二十五年的信力盘点
    这套活计赵然以前在谷阳县小君山就干过,可谓驾轻就熟,事情交代清楚,连同**师林致娇一道,宗圣馆全体出动,按照之前的分派,在白马院道士的协助下,开始分片慰问。

    老天爷也是应景,宗圣馆开始大慰问没两天,雪便开始飘落。连续下了七天的大雪,将草原盖得严严实实。这个冬天,红原的百姓们算是真真切切把宗圣馆的仙师们认了个大概,也记在了心间。

    连续劳累了半个多月,宗圣馆的修士们才又聚在了一处。

    盘算一番,各个喜出望外,这里还真是一片“未开垦”的土地,收获丰富!

    赵然道:“我这头发现了一个有资质根骨的,是仁多家的孩子,此外还有两个虽无根骨却有资质的,不过年龄稍微小了点,想正根骨的话,怎么也得三年后了。”

    林致娇很是欣慰:“致然,我也找到了三个,两个女童一个男童,都记下来了。先说好,那个姓卢的女孩子入我问情谷,你们楼观可别跟我抢。”

    赵然哈哈一笑:“哪能呢?问情、楼观都是一家,不分彼此,不分彼此,哈哈!”

    如这种过筛子一般搜罗弟子的方法,也是赵然首创,基本没有遗漏,宋雨乔、余致川、郑雨彤也各有发现,轮到骆致清时,他更干脆,不多时直接出去牵了个少年回来:“我的弟子。”

    赵然很是惊讶,骆致清居然愿意收徒了?连忙看向那少年,见他大约十四五岁,穿得整整齐齐,很是富贵,只是眼神有些呆板,直勾勾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不会是个傻子吧?赵然一惊,连忙查验,却发现这孩子资质根骨都不错,虽说不及曲凤和、曲凤山那般绝佳的资质,也不像封唐资质根骨两者之间的完美平衡,却也是少有了。只是这呆傻模样是怎么个意思?

    赵然问:“你这孩子,姓甚名谁?出自哪家?”

    连问三遍,这少年才好似刚刚听到一般,从莫名其妙的某种状态中解脱出来,“呼”的长出了一口气,向骆致清道:“老师,我明白了!”说完之后,又怔怔望着眼前的赵致然等人,一片茫然。

    骆致清点点头,微笑道:“明白就好。这些是你师叔师伯,唔,还有林师祖。以后再认不迟,走,回山。”拉着那少年便飘然而去。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摇了摇头。

    这次共搜罗到资质根骨齐备的少年六个,有资质无根骨的少年十八个,算得上相当不错。

    六个资质根骨齐备的,可以直接进入宗圣馆修行,其中的两个女孩子,被问情谷全部收走,赵然对此倒是没什么异议,毕竟问情谷至今只有一个三代弟子,加上预备正骨的杜家女弟子也才两个,的确太少,补充两个也是应有之意。等将来弟子多了,楼观这边有坤道可以带女弟子了比如大师兄双修拐个师嫂回来,再考虑收几个女徒也不迟。

    剩下的十八名少年,则全部收入白马院,从火工居士做起,优秀的来年进入经堂为道童,功课卓异的,每年选拔一位正骨,自此以后形成制度。

    当然,明年的正骨丹给杜家女弟子,后年的给赵昊,这是早就预定的,他们只能等两年以后了。

    赵然的打算,是每三年或五年搞一次,一批一批,将宗圣馆壮大起来。当然,下一次选弟子就不由那么辛苦,可造弟子也不会有那么多了。不过等到二十年后,先不提修为深浅,只论规模的话,应该会有些正规馆阁的气象了。

    这次大规模搜罗弟子的行动还是相当耗费精力的,宗圣馆几乎全馆尽出,每个人都累得够呛,折腾了半个月才得了这些弟子,委实不易,就算是修为最深厚的林**师,每天连续运转查验根骨的功法数十次,也几乎筋疲力尽,勉力支撑到完结,便拉着门下女修们匆匆回谷静修去了。

    等赵然全部安排妥当,已经到了嘉靖二十五年的年根底下,林**师、余致川、骆致清、宋雨乔都回去修行的修行,带弟子的带弟子了,赵然和郑雨彤却还要继续忙活,两个人相互鼓励了一番,各自回归本院,接着举办斋醮科仪。

    嘉靖二十六年的正月,赵然继续在一片忙碌中度过,他除了举办四次斋醮外,更多的时间放在大雪灾之后的灾民安顿上,包括修缮民屋、修补畜栏、清理官道等等各种事物。功德的确赚了大把,但也真是累得狠了。

    尤其今年的正旦前后,赵然收到的各种拜年飞符骤增,让他花了小一千两银子才回复清爽,想起来就感到肉疼无比。

    除了他本人外,另一个用符大户就是余致川,于师兄的飞符用量更大,令赵然很是咬牙切齿了一番。好在总观下发的嘉靖二十五年天下信力簿及时送到了手上,给了赵然巨大的心灵安慰。

    嘉靖二十五年,松藩地区的信力继续大幅度增长,一举突破三年前订立的一百二十万圭目标,达到了一百五十八万圭,增长六成多,由此终于甩掉了全省最后一名的帽子,直接挤到了第十七位!

    白马院信力值达到六十三万圭,几乎翻倍,继续保持松藩地区四县头名;松藩县今年增长良好,达到三十九万圭,排在第二;龟寿院为三十一万圭,名列第三;灵蛇院因为庄雨琪的走马上任,加上监院曾致礼的不得志,信力值的增长很是不少,达到二十五万圭。

    能够达到一百五十八万圭,稍微有点出乎赵然的预料,毕竟,收服红原三部、松藩四院尽数完成方丈的更换都是差不多年中的事情,真正要显出人数优势来,应该是嘉靖二十六年。可结果却如此令人满意,实在是个惊喜。

    由此推测,嘉靖二十六年起,等一切步入正轨,想必增长的脚步依旧不会慢上多少,保守估计,整个松藩突破两百万圭不成问题。到时候宗圣馆可用信力每年都将达到一百二十万圭以上,基本能够满足授所需了。

    从嘉靖二十三年至今,宗圣馆已经积攒了总计一百八十万圭信力,这么囤积个三年、五年,到了那个时候,甚至大炼师以下的职都可自行解决。

    在赵然的期望中,拥有五十多万人的松藩地区,其信力值也不应该止步于两百万圭,再翻一倍达到四百万圭,这才能令赵然初步满意。

    如果五年内能够达到四百万圭,宗圣馆每年可自用的信力值就是二百四十万圭,十五年后,老师江腾鹤进入炼虚境时,就不必到玉皇阁借信力了,也不会再重演华云馆孔师祖为职而加入玉皇阁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