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六十六章 守战法器
    除了士兵的普通军甲兵刃,还需要战守法器,于是赵然又赶到红原守御所拜见东方敬。

    东方敬笑道:“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你看一下。”说着,取出几沓符来交给赵然。

    “这些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法符,都是一阶、二阶的,二百张左右,别看阶别低,战场上还真是缺之不可……这是聚灵符,三十张,省着点用……传讯飞符八十张,这个不用省,军情要紧,用完还有……这是十张中阶和二十张低阶军甲兵刃的启用阵符,总督府那边跟你说过了吧?”

    “蒋若冰跟我说过,没这东西,军士们的军甲和兵刃就没办法和西夏军士抗衡。全军大战时用中阶,百人以下小规模战斗时用低阶。”

    “的确如此,这是最为至关紧要的符,每张启用阵符可启用三个时辰,过时失效,需要再发动新的一张。用完之后剩下的不得藏私,要如数归还。建议你最好分给几位可靠修士同时掌握,否则一旦你战殁……”

    “敬师兄……盼我点好行么?”

    “哈哈,好吧。一旦你分身乏术无暇顾及的时候,他们也能发动,确保军甲兵刃可用。你们宗圣馆人头够么?需不需要我这里分几个给你派过去?”

    “敬师兄放心,守一座小小的红原,我宗圣馆人手足够的。再说了,咱们是城下聚歼的策略,也用不了我守多久。兼且对头也来不了什么高手大修士,真要来了,哪怕舍弃这座红原城,咱们把他的大修士留下来,也值了。”

    东方敬点头道:“是这么个道理。大修士真要来了,也不会冲着你红原去的,自有龙阳祖师应付,我玉皇阁也有三位炼虚,随时可以应援。”

    给了法符,赵然跟着东方敬来到一座大营帐中,里面排列着数十件半人高的法器,赵然知道这就是战阵法器了,立刻为之精神一振。

    “对方既然轻兵偷袭,想来也带不了许多攻城法器,我这里给你拨付五件,差不多也足够了。”

    说着,东方敬指着一件半人高的弩炮,手中掐了个诀,那弩炮眨眼间伸缩开阖,涨到一人多高。

    这种战阵法器由总观器符阁的炼器作坊炼制,炼制手段与孙碧云真人炼制殿宇相似,不同的是缩涨幅度只有一倍而已,既满足了军士拖运的方便,又极大减小了炼制的难度。

    “致然你看,聚灵符安置于此……对……拨开这个关卡……这是弩箭,若是可能,使用之后尽量回收,材料不易……对,三个人操炮……什么一炮糜烂十里,不要瞎说,也就是一里左右,主要打对方的修士、法器或者大将,否则亏得慌……”

    “敬师兄,这三尊弩炮都是我的?”

    “对,你取三尊弩炮,足够了。这件是五行护城盾,需要三张聚灵符才能维持,可发大型盾光,抵消对头的佛法攻击,遮蔽正面城墙。佛法说到底,还是走的五行,不拘五行中的哪条路子,这光盾都能抵挡。”

    “这个好怪,怎么用?”

    “拆开用,城墙最左立左盾,最右立右盾,两盾之间相对之处,都在盾光遮护之下。”

    “明白了!这个是……”

    “这个是水舞龙,也是三张聚灵符,提前储备好清水,若是城墙被烧着,可以此法器灭火……放心吧,找条小河把水舞龙放进去,充一天一夜才能充满,足够使用了。这件法器一定要小心保管,最大的作用其实不是灭火,而是储备饮水,有此法器在手,便无缺水之忧。”

    辞别东方敬,赵然赶回了大君山,大君山的隐秘谷地中,红原民团正在如火如荼的训练当中。

    训练一名合格的军士是很不容易的,没有半年以上很难说能够出来成果,但时间不允许,谁也不知道吴化纹什么时候开始行动,所以只能一切从简。

    六百步卒在灵妖们赶工修筑的一道模拟红原城墙的土墙上进行训练,训练的唯一内容就是如何守城。什么战阵队列、行军扎营一概不管。

    一半人站在城墙上,训练如何使用手上的兵刃、如何以三人或五人一组与修士拼杀。另一半人模拟西夏军队攀爬城墙,或往城头射箭等等。

    骆致清正在城下扮演“敌军火力输出”的角色,时不时发出一道剑光扫向城头,或者偶尔向着上方打出一两道火符。

    他的身旁是不停嘶吼着的灵虎黄山君、灵猿通臂神君、灵羊黄角大仙等等。这几个灵妖都是攀爬的高手,登城如履平地,他们轮番上前施压,给守城的民团增加了巨大的压力。

    城头上则以蟾宫仙子为主,手中挥舞着她那杆铜臼,在一面大木鼓上不时敲击着,在训导军官的指点下掌握着反击的节奏。五色大师、飞龙子、黑白道人等等都在城墙上协助防守,或是顶住黄山君等妖的登城,或是遮挡住城下骆致清发来的剑光和飞符。

    在旁边的不远处,余致川正在奋笔疾书,杨致温则挥毫泼墨,他们两人的身边,则是忙着研墨调色、裁剪稿纸的灵狼月影。

    在城头上,赵然还看见了裴中泽、裴中泞的身影,略感诧异,连忙上前招呼。

    “裴师兄,中泞师妹,你们也来了?”

    裴中泞微笑:“赵师兄,这里很好玩啊,我过来一起加入,也学点东西。”

    裴中泽道:“我卸下了守御所带队修士之职,如今无事一身轻,你这里不是在整训红原民团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巧中泞妹子也要过来凑热闹,我便一起来了,给你添麻烦了。”

    赵然忙道:“裴师兄说哪里话,你是有三年战事经验的,正好过来指点一下这帮新兵怎么作战,欢迎都来不及呢。”

    “三年倒是有的,真正的大战却没有遇到过一次,惭愧啊。”

    “总比我这个什么都不会的新丁强吧,哈哈。”说着,赵然又将裴中泽拉到一边,低声道:“裴师兄,你看是不是先带中泞师妹回去?或者劝说她回大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