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三十一章 巡查
    事情谈妥后,赵然准备回去,却被宁守御拉住了:“方丈,有个事情,想跟方丈打个商量。”

    “哦?守御请讲。”

    “不知白马院还需不需要耕地?”

    “当然需要!莫非守御愿意继续拿出河边的耕地来?”

    “是,照目前看,三里禁地还是太多了些,其实用不着的,我打算再退出一里来,大约总有三千亩好地。”

    “哎呀,老宁啊,贫道代白马院,代红原百姓感谢守御所啊!这可是大好事、大善事啊!真正体现了军民鱼水一家亲啊!放心,一切比照成例来,每亩地给守御所供粮一斗!”

    正说着,就见远处一匹红马奔驰而来,马上翻身下来一个典造房的火工道士,手中捧着一份公文,几步来到赵然面前递了上来:“方丈,有急文。”

    赵然接过来打开,看完之后沉吟片刻,向宁守御笑了笑:“老宁,不好意思,今晚我就不在你这里用饭了,让李知客和关堂头代替我,好好敬一敬军中的诸位将士们。”

    宁守御道:“实在是遗憾得很,不过方丈既然有事,末将是不敢搅扰的,末将和李知客、关堂头也没怎么热闹过,今晚一定和他们不醉不休!”

    赵然辞别红原守御所,赶回白马院,监院袁灏、都厨雷善、都管谷腾丰等人齐聚赵然的方丈书房。

    赵然扫了一眼,笑道:“来得那么齐么?也好,咱们都说说吧,堂堂叶大都讲,这又是要闹哪一出?”

    他此番赶回白马院,是因为杜腾会给他送了一份急信,说是刚刚得知,都讲叶云轩马上要到松藩,实地了解松藩当前的布道事务,并在天鹤宫召集一次议事,讨论基层布道之策。

    杜腾会在信中猜测,或许此事与岳腾中等人那份谏书有关,提醒赵然切莫大意。

    随同杜腾会的来信,还有一份转发自玄元观的公文,玄元观说,都讲叶云轩将于二月初前往松藩,就有关布道事宜进行全面深入的了解,请天鹤宫及各县道院做好接待准备云云。

    袁灏接到公文后不敢怠慢,立刻催促赵然回转白马院,同时将三都中剩下的两位也都请了过来,一起商议应对之策。

    听赵然问及,雷善先道:“四年前,叶都讲就来过松藩,当时将松藩搅得鸡犬……嗯,人人自危,当时以白马三部闹得最凶,在白马三部的带动下,松藩各部也都纷纷吵闹起来,向叶都讲反应和举报各种情况,最后连天鹤宫杜监院都被请到庐山协助核查去了,方丈不可大意。”

    袁灏道:“方丈,此事怕是别有用心,下官怀疑,叶都讲此来松藩,当与我白马院有关。”

    赵然看了看都管谷腾丰:“老谷,你怎么说?”

    谷腾丰沉吟片刻,道:“方丈不是和玄元观云楼监院有旧么?能否和云楼监院通个气,问问?”

    当下,白马院这四位碰到一处,仔细商议应对之道。商议了许久,结合袁灏等人经历过的上次经验,拿出来的方案是:抓紧时间重新梳理白马院的账簿,但凡有问题的,赶紧先弥补上;重新整理白马院这三年来各项档籍卷宗,手续不齐补手续;做好对叶都讲一行的接待工作,认真考虑好巡查的路线和时间;与筇河部大土司美思提前通气,搞清楚美思有没有参与这件事或者有没有参与的念头,最好通过美思,了解到丹木、完丘两大土司的态度和行动。

    这些事情,由袁灏、雷善、谷腾丰三人分担了,赵然则去玄元观打听叶都讲此行背后的内因,而且在聂都讲巡视红原的时候,赵然也会因病卧床他和叶都讲可是公开翻过脸的,见面会很尴尬。

    距二月已经没有几天了,估计叶都讲已经在来松藩的路上,赵然也必须快一些赶到玄元观,早日查明原因也好早日做出正确的应对。

    南归道人如今已将白马院钟楼当成了临时寓所,此刻正在百无聊赖的俯视着道院中人来人往,听得赵然唿哨召唤,精神一振,展翅来到方丈院。

    赵然抱拳:“南归主任请了,贫道要赴青城山一行,还请主任助我。”

    说罢,赵然跨上雁背,在灵雁的展翅中冲天而去。

    那三位已经不是头一回见这场面了,可依旧是敬畏、艳羡不已,望着飞上高空的赵然,齐齐躬身:“恭送方丈!”

    虽然是连夜赶路,但灵雁已经到过青城山多次,早上天明之际,便熟门熟路落在了丈人峰下,赵然整理衣冠,上前递帖。

    门口值守的客堂道士对赵然很是熟悉,连忙将他引入:“赵方丈此来是为了见哪一位?”

    赵然道:“贫道打算拜见云楼监院,不知他老人家可在?”

    “赵方丈来得不巧,当家的不在,出远门了。”

    “敢问是去了哪里?可否告知?”

    “小道还真不清楚,方丈可愿意见另一位当家?”

    “哦?刘方丈在?不知他有没有空闲?”

    “刘方丈在的,赵方丈且在屋中用茶,小道去禀告一声。”

    过不多时,客堂道士回来道:“赵方丈,刘方丈在的,但要请您等上一会儿,他正在房中会客。”

    “无妨……薛知客在不在?”

    正问时,知客薛腾谦已经赶过来了,见面大笑:“哪一阵风将你送过来了?哈哈!”

    薛知客出面,赵然自是不用在客堂相候,直接进了薛腾谦的屋中。

    坐下之后,赵然也不客气,直接就问:“薛知客,你知道叶云轩到松藩的事情么?”

    薛知客给赵然端了茶过来:“我一猜你就是来打听这件事的。叶都讲去松藩,是因为岳腾中他们几个联名送了道文书……”

    没等他说完,赵然气愤道:“越级上书,这不合规矩。这道谏书我在天鹤宫杜监院那里见过的,杜监院还在考虑呢,他就报到玄元观来了。他岳腾中也是总观下来的,当年好歹是典造院右典造,堂堂高道,竟然也干这种不合规矩的事情,当真是令人不可思议!”